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无限流玩家退休以后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桑沃 来源:晋江文学城

9月30号,十一假期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写字楼里的各位已经没有心情工作了,上午9点半,打卡后半个小时,已经有人穿着小西装,拿着钱包跟手机,从写字楼各座的门口晃出来了。今天的天气,真正的秋高气爽,每当遇到温度适宜,阳光美丽的日子,陈旭在办公室里总是坐不住的,强烈的渴望出走,随便去哪里,就只想被自然的气息包围着,脑袋里不装一丁点的工作,可是每一次,她又都不停地抑制自己的欲望,逼着自己梳理流程,看报告,跟各部门去进行无休止的沟通。如今真的可以随时随地去享受自己曾经那么渴望的东西,陈旭整个早晨都笑眯眯的,想一会儿磨好了咖啡,要去换那件青花瓷的棉布旗袍,还有白色的小皮鞋,化一个淡妆,去外面走一走,买束鲜花回来插在瓶子里,一会儿放在试吃的台子上。

陈旭又磨了各4份的耶加雪菲和秋橙瑰夏,又写了两张卡片:

耶加雪菲:花香扑鼻,柠檬香酸质,浓郁怡人,口感柔软顺滑。

秋橙瑰夏:柑橘风味,杏桃甜,咖啡果肉的余韵。

后厨里,兰秋还在忙碌,他今天打算在10点之前做出来两款小点心,一款奶油泡芙,一款烤土豆泥,一甜一咸。

陈旭搞定自己的事情,将将9点,去楼上换了衣服化了妆,原本想跟兰秋打个招呼再出去的,看看那个小朋友,丝毫没有留意崭新的她,索性自己悄悄出了门。外面的阳光不由得让人眯起眼睛,风抚过*露的手臂跟小腿,让你感受到大自然柔软的爱意。巷子里还安安静静的,偶有几个学生,不乏年轻的情侣,周身荡漾着甜蜜,周围的空气都跟着缠绵起来,年轻真好!

陈旭走出巷子,去了对面写字楼群里的花店,挑了一束羞答答的红玫瑰,用报纸包好,捧着它们在周围随意走一走,深深吸几口早晨的好空气,北京难得遇上这样的日子,可以洗洗饱经风霜后满目疮痍的肺,然后整个人从里到外的清透,然后被喜悦和满足充满、溢出、覆盖。

陈旭回到店里的时候已经9点半多一点了,兰秋在后厨给泡芙填充奶油,烤箱里放着土豆泥,一屋子的香气。陈旭去吧台后面找到花瓶,接了水,把玫瑰枝剪好斜切面放到里面,整理一下形状,嗯,很漂亮。

烤土豆泥已经好了,兰秋把它们盛在大号的透明玻璃碗里,奶油泡芙放在竹制的托盘上,底下铺着烘焙油纸,摆放的整整齐齐。兰秋将东西收拾好,捧着烤土豆泥的大碗出来,看到倚着吧台穿着旗袍画着淡妆的陈旭,旁边有一束插在玻璃瓶里的红玫瑰,这一幕,娇艳端庄。兰秋愣了愣,随即笑的灿烂,“陈旭,你今天可真好看。”他开始用陈旭的句式夸奖她,“改天给你画一幅肖像吧,送给你做生日礼物怎么样?”

“真的吗?你可真好!”陈旭很高兴,“这件旗袍,是我工作第二年去瑞蚨祥订做的,现在我还穿得下哦。”陈旭很得意。

“你穿旗袍很好看!”兰秋上下左右好好端详了几遍,很认真地说。

“哈哈,我觉得也是,所以打那年之后,每年的生日月我都会去订做一件,你会一件一件看到的。”陈旭笑得很开心。

两个人在门口把试吃的东西准备好,已经10:10分了,巷子里的行人已经多起来了,很快招揽了六七个路人,有人说以前是这儿的老顾客,不知为什么突然关门了,陈旭老老实实的回答,这里原来的老板移民了,自己盘了这家店,还是咖啡馆,还有好吃的点心,还多了好看的书跟漂亮的纸笔,店里重新装修了,十一假期后的第一个星期六开业,欢迎大家的光临,并顺手在递给客人的宣传页上写上开业的日期:10月14号。有人夸陈旭的咖啡做的香浓,豆子烘焙的地道,陈旭就高高兴兴的在人家的宣传页上手写了“7折”递给人家,告诉客人开业那天您来,你的单给打7折。有人夸兰秋的点心好吃,兰秋就拿小纸口袋给人家包一颗泡芙或者几个烤土豆泥,让客人带走,还在宣传页上画一个今天明媚的小太阳给人家。

一直将到12:00,来来往往的人一直不断,陈旭和兰秋很开心,宣传页都送光了,泡芙还有1颗,烤土豆泥只剩下碗底的碎屑了,昨天做好的黑森林,得亏在冰箱里留了一点,拿到外面的早都干净了,陈旭冲的咖啡都被喝光了,桌子旁边的垃圾桶里丢着一堆一次性的小纸杯。兰秋把最后一颗泡芙送到陈旭嘴里,陈旭喝掉一次性纸杯里最后一点危地马拉,真好!两个人笑眯眯的看着彼此。

巷口停下一辆白色的奥迪Q5,一个穿着卡其色休闲裤、深蓝色棉布衬衫和棕色系带皮鞋的成熟男人走下来,看着相视而笑的两个人走过来。陈旭背对着巷口,兰秋先看到他,男人面带疑惑地直视兰秋。“先生,不好意思,我们今天的试吃活动结束了。”兰秋笑着开口。陈旭转过身,看到走来的男人,“王北?!”陈旭惊呼,“你今天怎么到这里?”

王北把视线挪到陈旭脸上,不解的问她,“你这是在做什么?”

陈旭看着他,有点不好意思,像做坏事的小孩儿被大人抓了现行,“我开了家咖啡馆。”陈旭指一指身后的店面。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王北追问。

“大约两个月以前吧。”陈旭回答的老实。

“张琳呢?怎么没见他在这儿。”王北看看兰秋,继续。

陈旭都不敢直视他了,略低低头,声音小了一些,但很平静,“我离婚了,两个月前。”

王北惊讶到无措,突然有点空白,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又转头深深地看看兰秋,“他是谁?”王北指着兰秋,显然是误会了点什么,口气开始变硬。

陈旭抬抬头,重新看着王北,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口气变重,“我的合伙人,兰秋,点心做得很好吃。”想想又加了一句,“前天他来应聘,很巧可以做很好吃的点心。”

陈旭回身,对兰秋说,“王北,我大学同学,外经贸的金融学教授。”

兰秋很快把自己切换到大三学生模式,赶紧朝王北点点头,“老师好,我们进去吧,您也尝尝我做的点心吧。”兰秋笑的像头顶的太阳。

三个人把门口的东西收回咖啡馆里,陈旭招呼王北来吧台坐,自己去拿了昨天用的那套冲咖啡的工具,在储物格里拿了一套湖蓝色的咖啡杯碟,陈旭知道,这是王北喜欢的颜色,这套是专门给他留的,新磨了肯尼亚的豆子,这一款有浓郁的霉果果香,紫葡萄的酸质和浆果的果汁口感,还有些许焦糖甜感和巧克力的尾韵,这是王北会喜欢的味道。陈旭磨咖啡冲咖啡的整个过程,王北坐在吧台对面的凳子上,一直看着她,没说话,他不知道从哪里问,该怎么问。陈旭这个过程脑袋也一直没闲着,她不知道从哪里说起,该怎么说。陈旭最好的朋友满打满算也就4个,王北和李维是她大学同班同学,毕业后,陈旭和李维来北京工作,王北考到外经贸的研究生,然后又读了博,然后在外经贸任教,直到现在。彼此认识在最好的年纪,谁对谁有没有存过些什么心思,十六七年过去了,早都不记得了,但是在这个城市却一直彼此陪伴着鼓励着,太知根知底了,最傻逼的一面都彼此见过,最脆弱的一面也是,最美好的一面也是。大家在彼此眼里,王北看到的是陈旭,一个完整的陈旭,不是注册会计师,不是美股上市公司总监、不是咖啡馆老板娘,只是陈旭;陈旭看到的是王北,一个通透的王北,不是博士,不外经贸教授,不是上市公司的经济顾问,只是王北。陈旭把咖啡冲好端给王北的时候,兰秋已将试吃的各类收拾干净,在冰箱里把留下的四分之一的黑森林切了一块,放到白瓷盘里,放了漂亮的小叉子,轻轻放到王北右手边。王北看看兰秋,点点头算是致谢,兰秋也点点头,捧起托盘去了后厨,关好了门,他知道王北要跟陈旭说些什么,他应该不方便在场。

王北喝了口咖啡,嗯,味道果然好,陈旭看着他的表情,知道他是喜欢的。王北推推眼镜,还是打算开口了,“陈总,你今天就放假了?不去上班,在这里做试吃活动?”

陈旭看看他,平静,微笑,“我辞职了,两个月以前。”

王北直接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你离婚!辞职!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说一声吗?!今天要不是我正好碰上,你打算什么时候说?!”他有点愤怒。

陈旭之前工作不顺心,生活不顺心,总会约他跟李维出来喝两杯,吐吐槽,诉诉苦,那一刻陈旭是个没长大的小姑娘,要不是偶有一次,他参加一个关于企业内部控制的论坛,刚好遇到陈旭作为优秀从业者与大家分享经验与感想,那天,陈旭穿着精致的职业装,化着精致的妆容,带着很职业的微笑和颇为陈旭化的修辞跟语式,穿着黑色高跟鞋在台上踱着小步子,或陷入沉思,或娓娓道来,或欢快,或深沉,或严肃,或幽默,眼睛一直亮晶晶的,台下一遍又一遍响起掌声,还有笑声,这些人精一样的企业家,不会轻易欣赏谁的,台上这个端庄得体的女子,让大家觉得舒心。那一次,王北觉得陈旭不仅仅是他认识的那个陈旭了,那一刻他作为一个职业人被强烈吸引,他想起,大二的时候,陈旭是院里的演讲比赛冠军,写的一手好稿子,带的一身好台风,她从来都不是漂亮姑娘,皮肤略黑,饱满的额头,细长的眼睛,很东方的长相,一直大方爽朗,男生跟她相处起来很轻松,这些年下来,王北几乎忽略了他们之间的性别差异,他们这一代几乎都是独生子女,陈旭、李维和他,他们三个一直以亲人一样相处着,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两个月了,他丝毫不知道,这个月初还去给李维庆祝生日,她居然装的没事人一样,什么都没说,王北觉得自己被陈旭当成外人一样,他在情感上有点失落的愤怒,但更多是心疼,这么些事情,集中爆发了,她一定忍得难受,却又自己一个个默默受着,说出来总要舒服一些,可她固执得让人心疼。

“你打算什么时候说?!一直瞒下去吗?!”王北的声音又攀上一个高度,几乎是在质问陈旭。兰秋在关着门的后厨都听到了喊声,他甚至扭扭头看到王北在情绪里通红的脸,却不知他从来都是温文尔雅,带着干净睿智的书生气,说话缓慢而柔和,是很少会激动的人。兰秋看陈旭低着头,赶紧回过头来假装做自己的事情,却把耳朵立起来,仔细听着外面发生了什么。

陈旭知道王北是在心疼她,当年她结束了4年的初恋,在酒吧里自己喝得不省人事,酒吧服务生不知怎么拨了王北的电话,让他来接她回家,他当时在读研二,他把她扛到附近的快捷酒店里,等她醒过来。半夜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王北坐在床头,手指的烟头在黑夜里忽明忽暗,他听到她的声音,起身开了灯,陈旭拿胳膊挡着灯光眯着眼,王北用严肃的声音叫她起来喝水,她看见他的眼里布满红血丝,她直起身接过他手里的水,王北瞬间抬起手来,几乎要抽下去,陈旭下意识的往后缩,不敢看他,然后听到王北的咆哮,“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危险的,要是遇到坏人你今天就完了!!!”陈旭始终记得那一刻。王北不在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担心她会受伤,会伤心,会扛不住。说来也巧,陈旭到目前的人生里只有过这两段感情,结束时都被他第一时间发现了。

陈旭知道自己这次有些任性,不知怎么回答,指指蛋糕,“你还没尝一尝这块黑森林呢,很好吃的。”

王北已经被气的不知说什么,拿手指头指着陈旭,“你行,你可真行!!!”

陈旭抓住他的手晃一晃放开,“别生气了,我不对,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在微信里拉一个群,跟大家说我离婚了辞职了?还是约大家出来说?还是怎样?我不知道,就想先拖一拖,等咖啡馆开业你们总是要过来的,你们问起张琳的时候我再说,到时候又那么忙,你们一定不会拽住我问什么的,然后就这么过去就算了。”陈旭又去拽一下王北的胳膊,示意他坐下,“可是今天这么巧被你逮到了,你怎么来这边的?你们学校离这里挺远的。”赶紧转移一下话题。

王北坐下,又喝一口咖啡,“我叔叔公司在对面,他找我过来有些事情。”他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抬头直直看着陈旭,“你还好吗?”语气里透着心疼与担心。

“嗯,没事儿了,都是我自己决定的,你放心好了,没人敢欺负我的。”陈旭笑起来,想让他放心。

“怎么突然这样?”王北还是不放心的问。

陈旭想找一个更合理一些的理由,却还是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不想再那样生活下去,特别强烈,一时都忍不了了,就干脆遂了自己的心愿。”

“张琳就由着你这么作?”在王北眼里,张琳是个再好不过的丈夫,大家聚会时,连鱼刺都给陈旭择干净,这么多年一直没孩子,张琳什么都没说过,陈旭出来找大家玩儿,张琳给她足够的个人空间,太晚了会打电话叮嘱,会来接她回家,他跟陈旭的朋友们相处的都很好,他们始于相亲,一直被认为是相亲成功的典范。

“我没作。”陈旭觉得有点儿委屈,“只是想换个生活方式。我们很和平分开,装修的时候来看过一次,我不想他再帮我做什么了,就这样分开就挺好的。”

“结婚这么久了,你怎么舍得?”王北有些叹息,陈旭、李维和他,三个人就只有陈旭结婚了,李维工作忙的可以死人,有点儿空闲,要不去相亲,要不去约炮,一直没安定下来;他自己更可笑,小的时候觉得足够优秀才可以找到好姑娘,一直不停地武装自己,过程有两段短暂的感情,几乎都没了印象,一个身体很软,一个头发很香,现在她们应该都做了母亲,而立之后居然无节操地爱上自己带的女研究生,看着她在他办公室里跟大家嬉笑怒骂,满嘴跑火车,疯疯癫癫的样子,觉得生活都生动活泼起来,明年夏天她就要毕业了,王北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自己这段一直掩盖着的见不得人的单方面爱情,他都没敢跟姑娘说过他爱她,只在自己熬得难受的时候,大家喝得微醺的时候跟陈旭和李维诉苦,陈旭劝他等到姑娘毕业,或者行为上逐渐亲密一点,先起到暗示的作用,毕业后挑明,也许就成了;李维劝他直接趁着喝多把人睡了,一了百了。

陈旭一直低着头,对王北的问题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他,眼神里都是无奈,“我在我们的婚姻里无法得到内心的平静与幸福,我始终感受不到。”语气很肯定。然后又笑笑调侃自己,“这样都过了8年,居然看上去很恩爱的样子,我们是不是也很厉害?金鸡百花奖欠我一个最佳女演员,哈哈!”笑声有点干,自己都接不下去,“8年,抗战都结束了,我们也该放过彼此,解放一下自己,你说是不是?”

王北不知道回答什么,只是越发心疼她,他完完整整地看到了她的第一段感情,甜蜜的,伤心的,痛苦的,吵架,喝醉,痛哭,哭到整个人都在抽搐,他都见过;又完完整整地看到她的婚姻,周到的甜蜜,他以为婚姻就该是如此,他未曾料到她感受不到幸福。

“我们三个又都单身了,你的小姑娘怎么样了?我开业的时候趁机带过来好不好?我也见识一下好不好?”陈旭又没事人一样笑嘻嘻地说。

“嗯,我看看吧,应该可以。”王北低头轻咳,有点不好意思,随即想起什么,“李维呢?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他说,还是我跟他说?小心他跟你急!”

“我今天晚上打电话跟他聊聊吧,你都跟我急成这样了,他还能怎样急。”陈旭笑笑。

王北终于拿起小叉子吃了一口蛋糕,表情亮起来,“这个真的好吃!”

陈旭把兰秋从后厨喊出来,“早就跟你说了,这小朋友做点心很好吃的,而且乖巧又懂事。”兰秋不好意思地低头抓抓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

陈旭终于想起午饭,问王北“回学校有事吗?没吃午饭呢吧?我准备做耳光炒饭,留下来吃吧,你好久都没吃过我做的东西了吧。”

“嗯,好。”王北恢复大学教授的样子,很难想象与刚才的咆哮的男人是同一个。

陈旭去后厨做饭,兰秋和王北留在外面,老师和学生的标准对话,一问一答,问得严肃,答得认真,兰秋故意释放一些自己是好孩子的信息出来,王北也姑且相信,但也十分感觉得到这孩子是有心思的孩子,以后且看。

三个人还是吃了顿开心的午餐,王北临走的时候,抱了抱陈旭,“有事儿别老自己扛着,累不累?有我们呢。”

陈旭红了红眼睛,重重的点头,“嗯!”

下午兰秋回了学校,晚上10点左右的时候陈旭做好了心理建设给李维打了个电话,对方简直要从电话里冲出来,陈旭又来一遍自己很好,没事,咖啡馆要开张了,记得来呀之类的,最后李维突然安静下来说,“旭宝宝,你要快乐!”那一刻,陈旭心里揪得发疼。结果快到11:30,陈旭准备睡的时候,听见楼下有车停下,开车门,关车门,然后听见李维的声音大声喊她,陈旭赶紧下楼开门把他拽进来,再喊警察都招来了。李维穿着睡衣睡裤跟拖鞋,一看就是撂了电话直接窜过来了,李维顺着陈旭拽他的手,直接反把陈旭拽进自己怀里,李维足足有185cm,陈旭整个人都被包裹起来了,陈旭挣扎一下,反而被抱得更紧了,可是一句话都没有,刚才咆哮的架势都没了,就静静地抱着她,直到陈旭被他箍的有点疼了,他突然张嘴,“今天不见见你,我不放心。”随即把陈旭扳到眼前,认真看着陈旭的眼睛,双手捏着她的肩,这样过了一小会儿,笑容跟语气都开始变痞气,“今晚怕不怕?要不要哥哥留下来陪你?”

陈旭一脚踹到他膝盖上,“滚蛋!马上预审就要开始了,你不赶紧养精蓄锐,发什么骚?!”陈旭红着脸臊他。

李维痛哼着摸自己的膝盖,“你好狠啊!”随后站直摸摸陈旭的头,“你这样我就放心了,早点休息。”摆摆手出门开着他骚包红色的切诺基就颠儿了,前后有10分钟?陈旭怔一怔,马上又笑了,这一天不好的情绪都被他冲没了,可以安心睡觉了。

延伸阅读

混沌之第二世界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fjqd168.cn/g97q.shtml
“杨环拜见太子殿下。”杨环上岸后,面带微笑,对着楚天羽深施一礼。“免礼。”楚天羽微笑

无上星魂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fjqd168.cn/anhk.shtml
随着两位主持人落下的话音,舞美灯光顿时梦幻起来。穆明雪一袭白裙,坐在繁花装扮的秋千上

二次元人渣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fjqd168.cn/dmmn.shtml
“你疯了!”如果说刚才断了几节还有得修补的话,那现在就已碎得彻底了,连补没有地方补了

皇洲仙魔录成交,美色  http://www.fjqd168.cn/xb95.shtml
月光洒落一层白银,倾泄一地萧条。“你说沈冰雪会不会知道真正推她入湖的人是沈冰心。”屋

洪荒便利店在线阅读回故里终成慕家人  http://www.fjqd168.cn/lf5.shtml
第七章回故里终成慕家人那三个大字董韶华和方巧巧也看见了,想过慕宣身份不低,却没想到竟

莫问星河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fjqd168.cn/pxbe.shtml
那太乙金精可是好东西,五百斤上好的钢铁用三昧真火炼制也不过只能炼出一克。现在可是有着

[综漫]人格补全计划在线阅读沉寂七载,苦尽甘来!  http://www.fjqd168.cn/uqnc.shtml
天历八百三十六年,九州大地经数百年连绵战火的洗礼,终于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最强大的

带着炮灰反派崽崽和主角结婚了之第九章(9)  http://www.fjqd168.cn/6yb9.shtml
星灿国际学校不像他以前上的三中,需要在高二才分文理,这所学校重理科一入学便是理科模式

青橙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fjqd168.cn/ng57.shtml
咸鱼女配养崽日常/夭野晋江独家发表第一章虚无空间中。六个穿着玄色长袍的老者们,正合力

[综]可是我又忘記了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fjqd168.cn/g3lq.shtml
血腥与黑暗的88天结束,港口黑手党在横滨的地位至此无人撼动。处理完后续事宜,卖身给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ABO]日在ABO在线阅读第七章

    带队回宿舍,龚箭的笑容一直很美好,至少他身边的陈善明是这么觉着的,何晨光、王艳兵和李二牛进了楼第一件事就是返身趴在墙边研究还在外面的教导员。“我怎么觉着教导员这笑有点假啊!”王艳兵戳戳何晨光。“那是相当的特别假!”何晨光复议。李二牛干咽了下,问:“你们觉得这笑熟悉不?新兵连第一天,他就这么笑,然后…

  • 贫民魔法师在线阅读第8章

    在阳光医院。夏梦、李思、颜绾、宋之松,他们四人正陪着欧阳震宇准备进入手术室,主治医生是吴大为。此时的欧阳震宇看着李思充满了恨意,他特别想等他腿好了之后揍她一顿,好好的整整这个野蛮的女人。紧接着李思慢慢地走进欧阳震宇,向他说了句对不起,结果引得他一阵数落。“哎哟,你不是跆拳道黑带吗?不是很厉害吗?你现

  • 末世之丧尸领主腐朽和神奇

    唉……这个调皮鬼,一大早的,还能不能让人睡觉了?“哥,我肚子饿,想要吃炒饭,你现在能不能做一份炒饭给我吃啊?”杨小雅,看着张皓之,笑得更甜了。张皓之,只觉得困意一起,忍不住是打了一个懒洋洋的哈欠,回道:“你啊,这天还没亮呢,你就像只老鼠一样出来找吃。”“我才不是老鼠呢。”旁边的杨小雅,赶紧可爱地摇摇

  • 灵调局在线阅读第六章

    我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好像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游离,直到我的耳边传来几声乌鸦嘶哑的鸣叫。我慢慢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灰蒙蒙的天空,我微微动了动僵硬的脖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膛。我的心还在跳,我竟然没有死!我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荒凉的土地上,身旁有些枯树,那枯树上站着几只嘶鸣的乌鸦。我猛然间一回头,发现我的

  • [斗罗大陆]重生琴缘第2章在线阅读

    王生十五岁,王源五岁。王生领着王源在镇子里晃荡,看到衙门口很多人挤在一起,就靠了过去,想着能不能有人可怜他们给点历练值买个馒头吃。原来是白日门的长老在此摆阵招募弟子,镇子里不超过十岁的孩子几乎都被家里大人领了过来,试试看能不能被白日门长老看中,从此一飞冲天。王源长期饥一顿饱一顿,个头很小,嚷着要看白

  • 弑妖之路第二章在线阅读

    红毛心说,没想到这小屁孩的想法那么恶趣味,还给自己送福利啊。“是真的吗?只要我表演吃奶奶,你学会了,就放我走?”红毛战战兢兢的小声道。“是的。”乐小天淡漠道。红毛顿时一脸的兴奋,内心的猥琐全部在脸色呈现出来,他起身,转身,一脸痴像的看着十步之外的那个美女。美女瞬间吓道了,道:“别,你别过来,你去吃别

  • 大隋传奇似是故人来

    蓝雪正望着大海出神,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叫她,“同学,同学。”蓝雪回过头,身后是一个年轻人。蓝雪有些狐疑的指了指自己,“在叫我吗?”年轻人笑着指向蓝雪脚边的方向,“可以帮我捡一下球吗?”蓝雪低下头,自己的脚边不知什么时候停靠了一只沙滩排球。一定是自己刚才太入神了,竟没发现自己脚下有一个球。她马上捡起球递

  • [HP]自作多情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0001章道心种魔大法!云南,大理,无量山!无量剑派“帅,真TM帅!”“无极师弟闭关也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这次出来,他的实力又提升了,想必,已经是把我们无量剑派的内功修炼到了极致了!”“无极师弟,可是我们无量剑派的绝世天才,入门三年,一年的时间掌握我们无量剑派所有的剑法,剑术远胜二代弟子!”“不止如

  • 狂才系统在线阅读第9节

    第二天,肖战再去片场的时候,发现王一博居然请假了!而且昨天晚上就走了!难道是回湖南电视台录节目了?肖战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日历,应该还有几天才对啊。这次怎么走的这么早?不知道为什么肖战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以前王一博每次走的时候都会提前打个招呼,可是这两天怎么了?难道真的在躲着自己?从昨天早上开始肖战就觉得

  • 都市捉妖大师在线阅读第6章

    路上行走的四人,慢悠悠的来到了公共网球场。在这时的美国网球是一项很流行的运动,所以路上看到肤色各异的人背着网球晃荡来晃荡去也并不觉得有多新鲜,然而如今奈川看到这空无一人的公共球场才觉得新鲜。矢野奈川向前走去,扯了扯网球场外的铁围栏,嗯,挺牢固的,里面的场地也很干净。“为什么只有我们,其他人不来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