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丧尸下的地球婆娑红衣

作者:玩泥巴 来源:飞卢小说网

休牧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屋内点着烛火,一名丫鬟靠在床边酣睡,休牧突然想到老爷爷还在外面等自己!于是悄悄爬起,见自己身上已经换了衣服,虽然有点大!休牧小心翼翼系好腰带,从丫鬟身边溜下床!

“魏良我儿!”

休牧刚打开屋门,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吓得一个哆嗦!一听是从远处楼台传来的,休牧拍了拍胸口,悄悄溜了出去!

休牧在镖局内东躲西藏,倒也没被发现,就在休牧发愁找不到出去的路时,听到了微弱的哭声,休牧顺着哭声,来到另一个庭院,只见一个小女孩独自坐在池塘边哭泣!休牧觉得看着身影有点眼熟,于是小心翼翼走过去!

“呜呜呜~!”小女孩穿着粉色衣服,手腕上系着一圈小铃铛,泪水将睫毛都打湿透了!

休牧走近一看,是白天救了自己的那个小妹妹!

“你怎么了?”休牧不在躲藏,来到小女孩面前问道。

小女孩抬头一看是休牧,眼泪婆娑说道:“我哥哥是不是死了?”

休牧内心咯噔一下,刚想说话喉咙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说不出一句话!

“呜~!”小女孩眼泪汪汪看着休牧,见他不说话,哭的更凶了!说道:“哥哥说要带我去看桃花的!”

休牧不知怎么办才好,在小女孩身边坐下,说道:“以后我当你哥哥,好吗?”

小女孩一听,也不哭了,眼睛圆圆的看着休牧,点点头!

“我叫小凤!你呢!”小女孩看着休牧问道。

“我叫休牧!那我以后喊你小凤妹妹!”休牧伸出手说道。

“嗯!那我喊你牧哥哥!”小凤也伸出手,和休牧握在一起。

“魏良我儿!”

魏人王独自坐在楼台之上,一边饮酒一边悲呼!

“嗖!”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潜入龍威镖局!魏人王耳根微动!

“谁人闯我龍威镖局!”魏人王运足内力大呼一声,目光锁定在偏院一处,从楼台一跃而起直奔偏院!截断黑影去路!

两人一碰面就大打出手!转眼之间已过数百招!不分胜负!镖局内的护卫迅速点起火把前来增援!其中两名护卫抬着一个长长的剑匣!

在火把照耀下,这才看清黑影是同休牧一块过来的老头!定是见休牧久久不出,前来寻觅!魏人王与老头对了一掌后各自向后滑行几步!

“老爷!接剑!”师爷在一旁喊道!

魏人王伸手变成鹰爪状,运足内力一吸!匣中之剑脱颖而出!一把黑色长剑落入魏人王手中!名曰战雄!剑在手!魏人王更加如虎添翼!

老头缠双目的绷带无风自动,粗短的双手从背后剑鞘拔出最长的那柄剑!剑出鞘那一刻,众人眼前一亮,犹如皓月!

大战一触即发!两人以电光火石般速度交手在一块!魏人王起初借着酒劲并不察觉,可交手几百回合后!难免会摸清对手一些招数!魏人王看向老头越来越疑惑!

老头察觉到了魏人王的微妙变化,当两人双手握剑再一次比拼内力时,老头借助魏人王的内力将自己高高弹起,在夜空中将剑收入身后剑鞘,犹如月食!

这时休牧与小凤从一旁跑了出来!休牧抬头一看那人正是老爷爷!想要跑过去,却被护卫一把拉住!“老爷爷!我在这!”休牧奋力挣扎喊道!却被护卫牢牢控制住!

老头的目光在休牧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后化为一道黑影离去!

“老爷爷!老爷爷!”休牧看着老爷爷从夜空中消失,喉咙都喊哑了!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低头抽泣着!

“牧哥哥!”小凤见休牧这么伤心,拿出手绢帮他擦拭眼泪!

“老爷!要去追吗?”师爷在魏人王身边问道。

魏人王抬手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没说,看着手中的战雄向书房走去!来到书房,魏人王看着墙上的一幅画像坐了下来!

这时夫人来到院子里,头发有些凌乱,在人群中似乎寻找着什么!当看到休牧时,夫人眼前一亮,走过去仔细对着休牧身上观察了一番!深情喊道:“良儿!真的是你!”夫人眼中尽是疼爱!一把将休牧抱在怀里!

“良儿啊!你把为娘想的好苦啊!”夫人抱着休牧一阵痛哭!

“不!我不是!”休牧赶紧摇头想要挣脱!

“咳咳!”师爷用力咳嗽一声!摇着扇子走到休牧面前,扇子里亮出几把刀刃!微笑看向休牧!休牧识趣的闭上了嘴!

“来!良儿!凤儿!”夫人起身一手拉着休牧,一手拉着小凤,满是疼爱说道:“跟娘回去,娘啊给你们讲故事!”所有护卫让开了一条路!

老头离开龍威镖局后,独自在不远处的一座阁楼顶上喝酒,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支飞镖!老头用手指夹住,往上面一摸!印有一个“关”字!

第二天,魏人王决定带上人马亲自去一趟秦岭!找回魏良的尸首,当然休牧也要一同前去!夫人一听休牧要离开,死活不同意!魏人王无奈只得点了夫人的睡穴!

“牧哥哥!”小凤在休牧临走前将自己手上的铃铛解开,戴在了休牧的手腕上,小凤说道:“牧哥哥!这是保平安的铃铛!是娘从寺庙求来的!”

休牧看着手腕上的铃铛说道:“小凤妹妹,你把铃铛给我了,那你不是没有了吗?”

小凤上前在休牧耳边说道:“我还有一个!”

龍威镖局大门前,魏人王召集了数十名精英护卫,每人配备快马准备出发,休牧被一名精英护卫带着骑同一匹马,小凤在门口目送爹爹与休牧离开!

一路快马加鞭,几天之后,魏人王一行人到了巫山脚下,已是夜幕降临,进入一家野外客栈,休牧被护卫从马背上抱下,跟随魏人王进入客栈。

进入客栈后,休牧感觉这里不同寻常,客栈楼上楼下几乎坐满了人,有男有女带着兵器,穿的衣服也各有不同!

“小二!”魏人王带着休牧与两名精英护卫来到楼梯口旁的一处空桌坐下,其余人没有空桌全部在外面!

休牧感觉周围好安静,楼下的客人几乎都往楼上看,休牧好奇抬头向楼上看去!这时一些花瓣从楼上落下,几名穿红衣的女子从楼梯慢慢走下,休牧看到这些姐姐好奇怪!穿的衣服都太小了,肚脐露在外面!脸上戴着面纱!

楼下所有人目光落在几名红衣女子身上,只有魏人王若无其事的喝茶!从休牧身边走过时,其中一名红衣女子身上掉下一个荷包!她好像并不察觉!

休牧见状捡起荷包上前喊道:“姐姐!你的东西掉了!”几名红衣女子转过身,眼中带笑看着休牧!

咔咔!休牧听到身后传来许多慢慢拔剑的声音!

红衣女子接过荷包,伸出红色尖锐指甲的手摸了摸休牧的头!转身离开了!

休牧回到长凳坐下,看到所有人都握着兵器,魏人王端着茶杯说道:“你知道刚才那些是什么人吗?”

休牧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啊!”随后只觉口渴端起茶杯喝下。

魏人王靠近休牧耳边说道:“她们都是婆娑宫的人,专杀小孩!”

“咳咳!”休牧倒向一边呛的鼻孔直冒水!

这时几名穿白衣的年轻道姑走过来,为首的道姑拱手道:“魏前辈!在下玉真派冰怡!”

魏人王说道:“原来是玉真派的晚辈!坐!”

几名白衣道姑坐下后,休牧发现后面还跟着一个清秀的小道姑,有模有样的拿着一把小剑,小道姑一看长凳坐满了,冲休牧微微一笑,在他身边坐下!冰怡说道:“魏前辈!听闻婆娑宫最近又出来祸害江湖!掌门派我们前来探探情况!魏前辈这是要去哪?”

魏人王说道:“我有一支镖在秦岭被劫,我过去看看!”这时隔壁桌上有三人起身准备离开,戴着斗笠!悄无声息从魏人王身边经过时,魏人王开口喊道:“站住!”

三人停住了脚步,其中一人回头笑道:“这位爷,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吗?我向您赔罪!”说着拿起桌上的茶壶准备斟茶!另外二人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走到休牧和小道姑身后!

冰怡给小道姑使了一个眼色,小道姑立刻会意,假装喝茶,手摸在剑上!

给魏人王斟茶的人突然亮出短剑刺向魏人王!魏人王抓住此人的手腕直接旋转一百八十度,啊!传来撕心裂肺的碎骨声!整条手臂算是废了!

“总镖头!”外面的精英护卫听到声响,全部拔剑冲了进来!

另外两人见状亮出衣袖内的短剑,刺向休牧和小道姑!早有准备的小道姑用剑鞘挡住两人往下刺的短剑,冰怡则一剑出鞘,将两人封喉!向后倒去!休牧吓了一跳,看了看小道姑,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两个死人!

魏人王对抓着手臂的人说道:“回去告诉你们主子!我一定让他血债血偿!”说完一掌打在此人胸口将他震出门外!

客栈恢复了平静!魏人王与冰怡继续谈话,休牧看着身边的小道姑,心想她和小凤妹妹一样厉害!于是凑过去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说完若无其事的坐好!

小道姑凑到休牧耳边轻声说道:“我,叫,月,芳,洲!你,呢!”

休牧凑过去说道:“我,叫,休,牧!多,谢,大,侠,救,命!”小道姑看向休牧“咯咯”笑了起来!在休牧耳边轻声说道:“那,我,以,后,喊,你,牧,儿!”

休牧在小道姑耳边轻声说道:“那,我,喊,你,洲,儿!”

夜深,客栈关门打烊!休牧与洲儿告别后,和魏人王同睡一个房间,过了许久,外面的天空飘起红色花瓣!客栈外的护卫刚想拔剑,却个个瘫倒在地!

魏人王盘腿坐在床上闭目养神,休牧睡在一旁,就在休牧半睡半醒之时,小鼻子轻轻一吸,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

魏人王耳根微动,伸手变成鹰爪状一吸,桌上的剑匣飞掠而来!随后纵身破窗而出!休牧赶紧从床上爬起,躲在窗口向下观望!只见客栈外早已被无数红衣女子围住!最前面停放一座高台大轿!大轿周围被长长的红纱挡住,隐约能看到轿内卧躺着一个戴着面纱的女人!

魏人王将手中的剑匣竖立在地,看向轿内说道:“九天夜蕾!快把解药交出来!”

轿内的女人轻声说道:“魏人王,你还是如此狂妄!”声音不大每个人却听得很清楚,给人一种压迫感!

“哼!那你是要我动手了!”魏人王一甩衣袖说道!

“你先跟我的死侍玩玩,看看你有没有长进!”轿内的女人手指轻轻一挥!几名红衣女子摇起了铃铛,六名原本抬轿的男子上前!脸上画着浓妆,强壮的身体与露脐的衣服显得格外古怪!目光犹如一滩死水!

六名男子一拥而上!魏人王用拳脚将六人打的骨骼尽碎,翻倒在地!可六人仿佛不知疼痛,尽管全身骨骼尽断还是爬了起来,扑向魏人王!

“看你们能不能挡住这个!”魏人王一掌震碎剑匣!唤出战雄一剑横扫!将六名男子拦腰斩断!翻倒在地!

“嗖!”从大轿内飞出两条红布,随后轿内的女人在红布中急速飞向魏人王!亮出黑色尖锐指甲的手!魏人王一剑斩去!那女人竟徒手接住魏人王的剑!随后悬在空中双手变成利爪对魏人王连发数百招!两条红布则如灵蛇一般将魏人王越缠越紧!魏人王应接不暇一阵剑舞斩碎红布!最后两人对了一掌!魏人王向后滑行几步!那女人则飞回了轿内!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以至于被魏人王斩碎的红布还飘在空中!

“万骨锁心手!”魏人王双手握剑看向轿内说道!

休牧在楼上看呆了!自始至终那女人的脚尖都没落地!突然从隔壁传来一阵声响!休牧一惊,想到了洲儿!于是赶紧跑出房门!只见几名红衣女子倒在楼道血泊中!怀中抱着昏迷的洲儿!休牧赶紧跑过去摇了摇洲儿,小声喊道:“洲儿!快醒醒!”洲儿虚弱的睁开眼睛,嘴唇微动却说不出一句话!休牧见房门开着,往里一看,正是那几位道姑,冰怡虚弱的用剑支撑着身子,看向休牧喊道:“快,走!”说完便倒在了地上!

休牧二话不说,背起洲儿就向楼梯走去!刚一下楼!休牧听到别的房间传出声响!休牧赶紧躲在楼梯边观望!这时从柜台漏出一个头!对休牧使了一个眼色!休牧一看是小二!于是背着洲儿躲进柜台!一进柜台休牧发现所有的店小二都躲在这,掌柜也在!

“你,们,不,跑,吗?”休牧小声说道!掌柜小声回道:“我,们,习,惯,了!你,要,跑,的,话,从,后,门,走!”说着指向客栈后面!

“那,你,们,保,重!”休牧对着店小二和掌柜一拱手,背着洲儿从后门悄悄离开了!休牧刚出后门没多久,听到客栈内传来一阵惨叫!几名红衣女子从后门追了出来!

休牧背着洲儿在荒郊野外拼命的跑!时不时回头观望红衣女子追来了没有!跑了很久!休牧实在是跑不动了,喘着粗气停下了脚步,汗水将衣服都湿透了!

“洲儿!别怕!”休牧回头看了看洲儿!洲儿轻轻点头,用衣袖帮休牧擦拭额头的汗珠!

休牧一看洲儿能动了,喜上眉梢,背着洲儿继续向前走去!不一会儿,一片悬崖挡住了休牧的去路!休牧小心翼翼走到悬崖边,趁着月光看到下面黑压压的一片!很是吓人!旁边立了一块石碑,上面刻了三个字:断情崖!

“没路了!”休牧转身,却看到一名红衣女子站在不远处!走了过来!

休牧一咬牙,顺着悬崖边飞快向前跑去!啊!谁知脚下一滑!休牧与洲儿一同掉下了悬崖!就在这时!从上面飞下一根红布!休牧说时迟那时快!双手死死抓住红布!与洲儿吊在悬崖半空中!

“嘶~”这时红布与岩石接触的地方出现了断裂!休牧的双脚拼命在悬崖峭壁上蹭!希望能踩到点什么!终于休牧踩到了一块向外凸出的小石块!这时红衣女子从上方看向悬崖下!向休牧伸出了红色尖锐指甲的手!

休牧看了看红衣女子!又看了看脚下的万丈深渊!仰起头说道:“你会杀我们吗!”

红衣女子轻轻摇了摇头!看向快要断裂的红布,示意休牧赶快上来!休牧看向背后的洲儿说道:“洲儿!你先上去!姐姐说不杀我们!”

休牧用尽全部力气!托着洲儿踩在自己肩膀上,让她向上爬去!红衣女子接住了洲儿!接着又对休牧伸出手!休牧刚想往上爬,脚下的石块一松!身体悬在空中!接着红布断成两截!休牧的手本能的向上抓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抓到!

“洲儿!”休牧大声喊道!趁着月色看了洲儿最后一眼!掉下了万丈深渊!

洲儿睁大眼睛看着眼下这一幕,身体挣扎着微微颤抖!却说不出一句话!泪水顺着脸颊滑落!红衣女子抱着洲儿,转身离开了!

延伸阅读

星际猎人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uandai.cn/xbkc.shtml
早在日月出现之前,精灵们响应维拉的召唤向西方福蒙之地开始大迁徙时,就有眷恋广袤中土和

魔神的终极进化之第九章  http://www.shuandai.cn/a1pv.shtml
不多久后,夜澜轩在彭管家和一众暗卫的簇拥下睁开了双眼。“追,派出全部暗卫给我追!一个

lol:七酱,别抓上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uandai.cn/xge1.shtml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三排书架已经被填满了,第三排前面两个书架也满了,莫云舒展筋骨,这一

快穿之反派死于话多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shuandai.cn/gg4q.shtml
第三章一场雨过后,次日早上的空气格外清新,程林夕下楼都能闻到两边绿化带泥土的芬芳。被

神豪!首富只是顺便的事之单手镇压憎恨巨鹰!女王无敌!【求收藏】(8)  http://www.shuandai.cn/sre6.shtml
十八中操场上,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冰雪讲台上,寒风呼啸,雪花飘落,至今还回荡着女武神

风之奇迹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shuandai.cn/gd0c.shtml
简流云表演结束,导演也只是对她点头让她回去等消息,简流云退出来时看到他们开始交头接耳

我与霍格沃兹的故事幽冥出手!殊死搏斗!(求鲜花,求收藏!)  http://www.shuandai.cn/uwag.shtml
“道友不要误会,本道幽冥和黄泉乃是多年好友,实不忍心见他陨落,所以这才贸然出手相救。

都市之随身宝箱系统南小安  http://www.shuandai.cn/gkop.shtml
“什么规律?”柏崇明懵逼地看着林疏莫,“你知道什么了?”林疏莫丢下“自己悟”三个字,

从尘埃到传说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shuandai.cn/pflp.shtml
2叶萌有点为难。难不成要她一一再送回去吗?江辰看她。“你想要我收下?”“倒也不是……

网游武侠:开局获得北冥神功第六章  http://www.shuandai.cn/g5do.shtml
秦馨苑和郑钧今日喜提故城一块地,俩人合计着回去接儿子一块庆祝。毕竟为人父母,郑开元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老婆是牧师在线阅读第6章

    “还记得爷爷以前讲给你的死复生吗?”“当然记得啦,死复生是一品的评判之一。”“到了一品,就是神了,神的判定各自不同,千年前始皇帝一人因为王霸真气凌驾于所有真气之上被称为一品,五百年前我们先祖因为青莲剑锋锐无比,割裂一切,又被称为一品,而死复生也是有记载的一种标准。”一位八九岁的粉雕玉砌的小孩和一位坐

  • 神奇宝贝之秩序崩坏第6章在线阅读

    看着她那笑容满是憔悴,全然没了之前的天真烂漫,老者顿时感到心疼,他有些后悔他那么做了,戳到了她的痛处,便想着用关爱她来弥补。“额,那个你叫什么来着,哦,柳疏影既然你已拜我为师便随我来吧。”老者说。“嗯,走吧。”柳疏影回道。随后老者便带她瞬行离开了仙山,不一会儿就到了老者居住的小竹屋中。这时在仙门的一

  • 天仙地尊传在线阅读第五章

    “没有啊,怎么了吗?”面不改色的,洛璃看向父亲。“...没什么,吃早饭吧。”重新拿起报纸,高坂大介再次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而洛璃看到父亲高坂大介没有怀疑的样子,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心的吃起了早餐。反正时间还早,洛璃索性慢吞吞的一口一口的吃着。直到洛璃吃完一半的时候,桐乃才慢悠悠的从洗浴室走出来。显然

  • 王者荣耀:从零开始第三章在线阅读

    莫三郎见谢生冷着脸不回答的样子,眼中更加急切,眼巴巴地道:“我说真的,我一见你,便心生欢喜,我想请你与在我一起……”系统语气冰冰凉:【拒绝他,别犹豫。】谢生:【……】“我不能与你一起走,”谢生弯弯嘴角潇洒拒绝,系统正欣慰着,就听谢生提议道:“不过你可以住我这里。”系统:【???】莫三郎眨眼之间又从失

  • 都市之神级强化系统之有女如烟

    陈阿娇还没有说话,就见端着菜盘过来的店小二笑着说:“这位公子好眼力,自从文帝和当今即位后,我们老百姓的日子是越来越好过,所以逃难的和犯罪的都少了很多,我们做生意也安心许多,这样的太平日子这可是以前都不敢想的!”陈阿娇想起前元三年的七国之乱,记得母亲每天都抱着她,周围至少会有五六个护院在她们周围,皇亲

  • 最强武神的日常之初中第一架

    九月一日正式上学,哥几个早早到了学校。班里还有同学没来。若云已经到了座位上,哥几个有意无意的坐在她旁边空的座位上聊天,偶尔借着话题搭讪一下若云。若云是个很认真的女孩,我们问的什么问题,她都会回答,有些问题她还会认真的想想在回答。比如小白问她,你还有初吻么?若云问,亲脸算不算初吻?我们说不算,若云就说

  • 据说江湖有雨?之家族祭祀,末法时代

    乾皇帝星,晋国,卧龙村。蔚蓝天空中,有洁白云儿翻卷,微风清凉,很容易让人感觉神清气爽,心情愉悦,入目,百花齐放,瑞彩缤纷,一条巨大的山脉如同真龙摆尾匍匐在人间,一座座山峰巍峨高大,有淡淡的云雾缭绕在苍翠的老林间。一条如同白玉条带般的河流绕了几个弯围绕在形同青牛般不大不小的村子里外,渐行渐远,直达天际

  • [综]当织田信长成为审神者在线阅读小子玩不死你

    “嗯,好”林安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这也是他给林国福的承诺。姜凯没想到林青瓷会让林安跟着一同前去,顿时脸色不善的朝着林安看了一眼,却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得笑着对林青瓷说道。“青瓷,马上就要上课了,我们赶紧回教室去吧”林青瓷,林安和姜凯三人一同回到教室,林国福早就已经安排好林安在林青瓷的身边。姜凯看到林安

  • 武侠之超级宝塔在线阅读第1节

    “小鱼别睡啦,我有事要告诉你。”刘莉莉一脸激动大喊大叫的跑过来,像是民国时期街头挥舞着报纸扯嗓子喊号外号外的人。“什么事这么夸张,你的大嗓门都快把我耳膜刺破了。”于小鱼从趴着的课桌上抬起头。“我和你说,我们班下学期要和二班合并。”刘莉莉一屁股坐到于小鱼前面的座位上,表情一脸认真。“不会吧,这么突然,

  • (仙侠)我是系统在线阅读送信

    陈烨体内的灵气虽然只有四阶,但他的心神确不输于身旁的陈晴。小树林距离两人也不过百余米,他们二人同时觉察出异动。“烨哥哥,来人似乎不弱于我!”陈晴眉头微蹙,轻声道。“不错,一个是天祭初期的苦修,另外两个……其中一个只不过聚灵七阶,另一个也到了聚灵十阶,不过……气息感觉好熟悉。”陈烨心神凝视,缓缓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