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惹断红颜旧之白玉糕(10)

作者:南归阻雪 来源:17K小说网

一个长着山羊胡子的老大夫掩着口鼻,小心翼翼的往草棚中走。那个断腿的男人看见大夫,十分诧异。

大夫放下药箱,给他诊治腿伤:“小王爷让我来给你们治疗伤口,一切费用都是他出。”

男人眼中滴泪:“就算治好了,也不过是废人一个。”

赵越尧从外面走进来:“只有丧失斗志,颓丧的人才是废人。没有腿,你还有手。只要能动,就能好好活下去。”

“接下来整个矿场我会重新制定挖矿的计划,每个人都有合适的事做。”

这番话点燃了男人的想要活下去的心,不知道矿场会变成什么样?

豆子在傍晚的时候被一车车运了进来,所有正在挖矿的人们都被通知暂停挖矿,下午小王爷有别的事情交代他们做。

一个头发结块,瘦弱的女人摸着自己小孩枯黄的头发:“阿难,你要听话,知道吗?”

小孩子饿的眼珠子都凹了进去,但还是乖乖的说:“娘不用担心,大人让我做什么,阿难就做什么。”

孩子乖巧,因为不听话的活不到现在,女人心酸的将孩子抱在怀中,盼望小王爷不要因为矿民□□的事情,将气撒在他们头上。

孩子的爹本来想带着女人一起走,但是女人舍不得孩子,留了下来。

矿场的中央架起了数十口大锅,下面就是熊熊燃烧的柴火。因为背靠南凉山,树木繁茂,他们不缺柴烧。

大锅中煮着洁白如玉的汤汁,闻起来清香扑鼻。女人被分配去搅拌锅中的汤汁,小孩就在旁边看着柴火。

这个活儿可比挖矿轻松多了,虽然热的汗珠子滚落,至少不用花大力气,虚弱到眼睛都昏花了还要弯腰工作。

锅中煮到沸腾之后,赵越尧手中拿着粗盐提炼出来的黄色液体,给每个锅中都倒了一勺,然后继续让女人们搅拌。

在热气与搅拌下,锅中的白色汤汁逐渐变成了絮状物。有人以为自己将锅中的汤汁弄坏了,吓到咣当一下将勺子掉在了锅中,跪下请罪:“小王爷,我不是故意的!”

赵越尧也是第一次做白玉糕,惊奇得很,想将勺子捞起来自己搅拌,被周启时拦住:“这可是滚烫的水,你爪子不想要了?”

周启时自己倒是伸进去将木勺捞起,像玩杂耍似的,迅速在手上过了两下把木勺晾凉,这才递给赵越尧。

赵越尧哼了一声,完全没有不好意思,慢慢在锅中搅拌,白玉糕出现雏形。

最后一步,就是用竹编的小框子往下压,这样就能得到一块完整的白玉糕。

赵越尧手笨,将锅中的白玉糕边角压碎了。那些女人们个个都小心翼翼,锅中的白玉糕每一块都十分的完整。

将白玉糕从锅中捞出来,里面就只整下微黄色的,清亮的水。

赵越尧记得,这水能清热解毒,喝着没啥坏处。就让人将水倒出,给那些在矿场驻扎的府兵们送去。

那些矿民们也分到了一些。

小孩子小心翼翼的喝着碗中的热水,热水下肚,将整个身体都滋润了一番。

矿场不缺木柴,但是缺人力。没人会特意费时费力的烧热水给他们喝,想喝水,就只能喝凉水。就算是在滴水成冰的冬天,能做的也只是用体温将冷水慢慢弄温热。

那些提心吊胆的人们,在热水喝下肚的那一刻,心终于安定了,小王爷没有因为那些暴民而迁怒他们。

他们这些人,就像是污水中的虫子,在恶劣的环境中挣扎着生存,周围一点点变化都能要了他们的命。恶劣的天气,突如其来的病,上位者的心情......

但就算是如此,他们还是想要活下去。

做出来的白玉糕,不论是煮汤,炒着吃,炸着吃,味道都很美味。

周启时第一次吃到这样柔软的食物,眼睛一亮。入口像肉一样,却没有盖不住的腥味儿。炒的偏硬,则很有嚼劲儿,吃着让人觉得痛快。

晚饭的时候,所有的矿工都被叫住,让他们不要离开。

一个老人有些不安:“大牛,该不会是那些人牵连到我们了吧?”

女人紧紧的抱住自己孩子,明知道这样做作用不大,但她还是用自己仅有的身躯来护着年幼的小孩。

不少老人浑浊的眼中满是悲伤。

管事轻咳一声,吩咐人让他们排好队:“一个个哭丧着脸做什么,给我们小王爷平添晦气!”

“真要是追究你们,小王爷怎么可能还自掏腰包,让人给那些受伤的人看病呢?”

“一个个都没脑子,让你们别走是因为小王爷说了,大家最近都比较辛苦,让你们每人领一碗白玉糕带走。”

矿民的白玉糕没有用复杂的烹饪方式,只是放到撒了一点粗盐的水中煮了一下。

饶是如此,白玉糕入口的时候,还是让那些人全部都升腾起了久违的幸福感。

小孩子迫不及待的吃完了一整碗白玉糕,心中对小王爷这个人涌出了无限的好感:“娘,你说我们明天还能吃这么好吃的东西吗?”

女人用了巨大的克制力,忍着诱惑,只吃了一半,她想留一半明天给孩子吃。

“阿难,别这么贪心,小王爷对我们很好,你要惜福。”

小孩子吸着手指,眼巴巴的看娘亲收起来的半碗白玉糕。女人拍拍他的背,将他头发上的枯草摘下来:“快睡,明天让你吃。”

阿难第一次那么期待明天的到来,以前,他巴不得睡觉的时间能久一点。这样就可以不用去做繁重的活儿,也不用看到娘与爹被打和受伤了。

“娘,爹呢,他去哪里了?”

女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中溢满泪水。她想告诉孩子真相,又怕孩子伤心,只能含糊的说:“大人让你爹去做别的事儿了,睡吧。”

草棚中劳累了一天的矿民们第一次吃饱喝足,胃部没有灼烧的痛感,早早就进入了梦乡。

与之对比的是赵越尧,躺在硬板床上翻来覆去。褥子不够软,被子有股霉味儿,房间太阴暗狭窄,这些都让赵越尧辗转反侧,孤枕难眠。

终究是睡不着,他一气之下掀开被子,穿着中衣想去找周启时。

周启时睡没睡,他却是不管的。

夜色如水,银光洒在了大地之上,天上一轮明月亮晃晃的,将地面照的清晰无比。

赵越尧走到房门前,轻轻的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响应。又敲,里面还是没有声音。

“肯定是睡着了,哼,看我将他吓醒。”

赵越尧骨子里有些恶劣,如果自己过得不好,别人大概率也别想安生。

他拔下头上的玉簪,从门缝中伸进去,将门栓抬起来。矿场这边的房间简陋的很,两人住的这种地方,有个门栓就是加强豪华版,别的方面就不要想了。

悄悄的推开房门,撩起床帐,周启时果然在被子中睡得正香。

赵越尧眼睛弯弯,唇角抿着,两指并拢就去摸他的痒痒肉。

在胳肢窝挠了半天,床上的人还是闭着眼睛,一点反应也没有。赵越尧觉得怪没意思,收回手准备离开。

但是周启时的脸好像很奇怪,在月光的照映下,他的脸慢慢变得青白,就跟话本中的僵尸一样。

赵越尧心里发毛,他该不会是遇上鬼了吧。南凉山那么多树,也算荒郊野岭。要是有一个吊死鬼上了周启时的身,那他不就危险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周启时,我对不起你!

赵越尧警惕摸索着慢慢往后退,此时一阵冷风吹过,将门“嘣”的一声紧紧关上了。周启时的手指在床铺上微微动了一下,握成爪状,整个人从床上跳了下来!

只见他睁开双眼,眼中毫无感情,像野兽一样竖瞳并泛着绿光,直勾勾的看着赵越尧。就像是,像是想将赵越尧吃掉一般。

赵越尧吓得魂飞魄散,推开门就要跑。结果被身后的鬼拎着脖子,动弹不得。

“呜呜,求您放过我吧,鬼大哥,鬼大姐!”

周启时凑到他耳边,阴森森的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投,哈哈哈,老夫终于能开荤了~~”

“啊啊啊!!”

赵越尧吓得剧烈挣扎,却被鬼紧紧抱住,脖子上传来了牙齿的轻咬,这鬼真要吃人。

被吓懵了,赵越尧反倒傻乎乎的动也不敢动。泪珠子挂在睫毛上,要掉不掉,看的周启时心里软成了一泡水。

本来只是想着逗人,却没想到真将人吓到了。

周启时轻轻的叫他:“小王爷,我吓唬你的,你别怕啊。”

赵越尧怯怯的看着他,用手轻轻的摸着周启时的脸,感受到了人类温热的触感,这才抽泣着哭出声。

“吓死我了,呜呜!”

回过神的赵越尧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与愚弄,转身捡起地上的门栓,就跑着来打周启时。

周启时比赵越尧高半个头,因为理亏,并没有还手,在房中逃窜:“你不是自诩是赵国的话本丞相吗,全国的话本你看了前面就能猜到后面,怎么这次猜不到我是骗人的?”

赵越尧气喘吁吁:“混账东西,话本能和现实相提并论吗。穷秀才是能娶大官的女儿,还是有美艳的狐女当小妾,享齐人之福啊?”

周启时看他活蹦乱跳的样子,松了一口气:“投怀送抱的女子,小王爷难不成没遇到过?”

赵越尧停下来,仔细的思索了一番:“没有,像我这样英武不凡,又有家世的好儿郎,这不应该啊!上次和褚念那家伙去序花楼,竟然也没有遇到对我有好感的姑娘。”

这换成天书中写的各种话本,他英俊有钱还有家世,就是妥妥的霸道总裁。霸道总裁,身边怎么能没有红颜知己呢?

周启时听见序花楼这三个字,唇角微抿,眼中黑压压的,像是深渊一般,透着股凉气:“呵,今日去逛花楼,明日是不是就要将相好的纳入王府了?”

这话说的,怎么听着怪别扭。

赵越尧想了想,丢下手中的门栓,坐在床上挤过去挨着周启时,发丝柔软,乖得不得了:“下次啊,我请你去序花楼喝酒听小曲。但是不能点姑娘,我可没那么多钱。”

周启时看着窗外的月亮,也不知怎的,听见不能点姑娘。就舒缓着,心房开出一朵朵五颜六色的绚烂小花来。

“好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闹了半夜,赵越尧打了一个秀气的呵欠,眼角沁出泪来,迷糊着下床就往门外走。

却不小心踩到那根落在地上的门栓,身体不受控制的就要往后滑倒。周启时时刻关注着少年,第一时间就将人拉了过来。

因为滑倒的惯性太大,周启时没稳住,两人双双摔在了床上,木板床“吱呀”一声,灰尘四散,轰然倒塌。

第一时间听见动静的管事只穿了一只鞋,就带着人慌张的跑了过来,几只灯笼将整个房间都映照的清清楚楚。

“周公子,您怎么将床睡塌了?快来人,将周公子从里面救出来啊。”

“咳咳!”

赵越尧咳嗽着,撩开面前的帐子,看见十几个人围着他们:“干什么!”

管事顿时卡壳,如同晴天霹雳,看看赵越尧,又看看周启时:“这,小王爷,都是小人脑子抽了,小人告退!”

延伸阅读

哀哀父母又一只前男友  http://www.abrasivepaper.cn/nrki.shtml
黎瑶。虽然穿书,但是她知道,自己在一岁的时候,还曾经有另外一个名字,那是……戚明瑶。

噬天魂诀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abrasivepaper.cn/yvz.shtml
和襄不知他为何相邀,但很是信任,当即点头,尾随心正进了禅房。禅房离俗客的舍房只需穿过

王牌第一废婿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abrasivepaper.cn/gwrs.shtml
暴戾的一句宣言之后谭永辉再次毫不客气地捏着青年精致的下巴就吻下去,陈赫嘉被迫昂起头来

方舟领主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abrasivepaper.cn/ah27.shtml
当南次郎和他说要准备回日本长期定居的时候,龙马其实是拒绝的,对一个路痴来讲,去新环境

追仙之仙域传说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abrasivepaper.cn/xcqm.shtml
当夜,贾政带着些怒气去了荣熙堂。这些年贾政很少来王夫人院子过夜,大部分时间都在书房读

电视剧《杉杉来了》同人之美丽绽放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abrasivepaper.cn/agg6.shtml
大乱斗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中央秘境内充满了杀戮,随着时间推移,奴隶相遇的几率大大增加,

史上最强勇敢系统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abrasivepaper.cn/xmyn.shtml
“同志们,刚才团长通知我,让咱们连抽调几名战士配合其他连的战友,到山后面去排雷,我们

外挂傍身造就世界最强之第五章  http://www.abrasivepaper.cn/aqjc.shtml
“妹妹,昨日听说你病好了,感觉可好?由于你昨天已睡下,所以我就没过来看你,不要怪我哦

谛悲赋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abrasivepaper.cn/6ebx.shtml
一个药囊怎么会有那么大的作用,可若是没用的话为什么又传了这么多年,在科技如此发达的现

吞天决强行办出院  http://www.abrasivepaper.cn/bjzy.shtml
第二天一大清早,医院打来了电话,两人匆匆洗了一把脸赶到医院,主任医生通知两人去缴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稀稀那些年在线阅读玄梦寺

    夜深人静,月朗风清,一个瘦黑的身影正在宝相端坐,双手于丹田处微握,五点白光在双手之间时隐时现,淡白色的雾气似乎想凝聚,可是却始终不能,于是少年一脸严肃的脸色突变得痛苦起来,似乎正在承受着千斤之重。他始终坚持着,似乎不达成目的誓不罢休,因此汗珠从他紧绷的脸上急急滴落,终于达到了他承受的极限了,一口逆血

  • 特种兵:我是复仇者!在线阅读第4章

    漫天雷霆,原本气势汹涌,转眼间却是随着一声咳嗽,尽数消散!楚王眸子微颤,方才咳嗽声对于别人来说或许一头雾水,可是,他身为渡劫期强者,却是清楚的听出,那声音,就是来自王海!雷霆消失,威力减弱几分,姜云见此机会,哪里还会留手!心头对于这个羞辱自己夫君的人早已经恨透极了。“楚王受死!”一声冷喝,长剑爆裂,

  • 京都贵女手册在线阅读第2节

    ‘啾啾啾.....’一阵清脆的小鸟叫声吵醒了罗宇那还在沉睡不止的大脑。‘有没有搞错,哪来的鸟叫声,真的是吵死人,星期六都不让人好好睡。’嘴上嘟哝着,眼睛从来没有打开过,翻个身,他又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下。‘?.....’莫名的感受到皮肤的触感有些不对劲,而且床也没有以前那么柔软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坚

  • 岳冢在线阅读第1章

    高利贷公司。楚枫端坐在办公桌前,耐心的看着合同上面的条款。身后站着一排凶神恶煞,纹龙画虎的光头大汉,整整齐齐而立,嘴角挂着冷笑。在楚枫对面,是一名穿着唐装,一脸‘社会人’表情的光头男。“小枫啊,我和你父亲也算认识,那你就是我的侄儿,你遇到难处,当叔叔的当然要帮一把,合同你好好看看,免得你觉着当叔叔的

  • 极限兵王第4章在线阅读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餐厅,服务员一看见她们赶紧前来招呼,恭敬有礼的引她们到位子上坐。阮梦璐上次就是在这家餐厅看见司空玉茹和男伴一起用餐,不过她却故意不道出真相,有心想试探司空玉茹的问说:“来过这里用餐吗?”“嗯,这是第二次了。”司空玉茹边翻着菜单边回答。阮梦璐其实很想问她上次一起来的人是什么关系,不过

  • [HP]密室里的怪兽之东海论剑

    司马平并没有要求他们马上给答复,而是说完之后,又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酒家内,王海心和李诺归相对而坐,相坐无言。“其实那种地方咱俩去个大点的城镇花点钱就能找到在哪,没必要和他去哪个东海论剑。”王海心说到。“不行的海心,就算咱俩打听到了在哪,就凭咱俩的能力和声望,那个黑市进不进得去都两说。”李诺

  • 寂静小镇之反抗

    男人粗壮的喘息声,一下子清晰落入萧瑶的耳朵里。萧瑶稍稍一偏头,就看到了一个浑身赤、*的男子躺在他身边。脸上带疤,就连身体上也布满了类似鞭痕的伤口,既狰狞又可怕。萧瑶一张小脸吓得又是惨白一片,她缩在角落,闭着眼也忍不住发抖。“公主,他又聋又哑,手上脚上又被绑上了绳子,行动如此不便,你无需害怕。”晏子柔

  • 我对家信息素真香在线阅读第5章

    黎辰身高1米78,站立摸高是2米40,标准篮球场的篮筐的高度为3米05,三分,过人,扣篮。黎辰就差最后一个,就接近完美了。听到怀特的弹跳能力,黎辰心里面是无比兴奋的。一个篮球的直径为24.6厘米,黎辰只要加上90厘米的跳跃能力,就能持球达到3米3的高度,减去球的直径,黎辰还有几公分的剩余。一分不多,

  • 玉梳子在线阅读第十章

    一觉醒来,苗慧觉得自己神清气爽,脑子特别清楚,摸了摸贴在肚皮上的神奇宝贝蛋,“早安啊,吉利蛋。”蛋蛋贴在苗慧的肚皮上,暖烘烘的温度让蛋蛋变得懒洋洋的,蛋蛋慢悠悠地晃了晃。吉利蛋,不对,是好运蛋,苗慧突然想起来,吉利蛋其实是好运蛋的进化型,而神奇宝贝从蛋里面出来,都是原型,然后,通过训练家或者是饲育家

  • 诛怨在线阅读第8节

    许嘉航特意绕过去,想提前看看舒锦,结果一走进去,就发现火光冲天,许嘉航有点不明所以,瞥了在一边的杨丽一眼。杨丽喜滋滋地迎上来:“老板,你提前回来了。”“是。”“舒锦姐还在里面拍戏呢,估计还有一会。”杨丽可被舒锦带成了个人精,背着许嘉航给舒锦发了个短信通知她许嘉航来了,叫她一会早一点出来。“嗯。”杨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