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小弟,大哥不出城!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努力梗 来源:飞卢小说网

叶笑刚刚回到那个关押自己的院子的门前,就与吴府的家丁撞上。

他们手里面拿着四五尺长棍,眼色凶狠,却又带着恐惧。

叶笑有些迷茫,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叶清神色阴沉地赶过来,看着不敢上前的家丁,沉声呵斥:

“还愣着干什么?把她抓起来,带去你们吴大娘子的门前!”

吴玉琴,她怎么了?

一棍子落下来,叶笑的腿上挨了沉重的击打,随后便跪倒地上,被家丁们绑起来,带去吴府的主院。

叶笑一到那里,发现几乎所有的人都聚集在那里。

就连刚刚替她削木簪的温停云,也在人群里面,只见他皱着眉头,看着房间里面。

叶清环视一圈,问道:“二娘子可找见了?”

家丁摇摇头:“已经派人去寻了,还未曾找到。”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叶笑已经感觉到此处的异样,就在这个院子里面,充斥着浓重而又刺鼻的血腥味。

还没有等她想清楚各种缘由,便听见叶清的怒问:

“妖女,自从你到青城,吴家大娘子就待你如同家人,并没有半分的菲薄,如今你被关起来,她也力求你的安慰,她也不过才十六岁,你到底是存了多么恶毒的心思,才会这样的残害她!”

叶湄有些迷茫。

“她......死了?”

一直不曾说话的赵师傅走出来,说道:

“她死了,心都被人掏走了,那样一个好的姑娘,死相极为凄惨!而你却背着所有人从被关的地方出来了,不是你又是谁!”

剜心?

叶笑忽然想起,刚刚风隼在屋内兴奋地拍着她,说他找到了要给玉书的那颗心,又记得他说,这是他最后一次来这里了。

原来,他找到的那颗心,是吴玉琴的。

叶笑嗓子十分地干涩。

吴玉琴那样好的一个女孩子啊。

“不是我做的。”叶笑抬头,“我刚刚同温小郎君在一处,他可以作证,不是我做的。”

她满怀希冀地瞧着温停云。

温停云朝着她笑了笑,便走出来,对着叶清鞠了一躬。

“叶伯伯,我可以作证。”他抬头看向叶清,“方才我确实瞧见她了......”

叶清面色沉重肃然,说道:

“温停云,你要说实话。”

温停云声音沉稳:“叶伯伯,我确定,我方才是瞧见她,从吴娘子的房间里面走出来,衣裳还沾着血迹。”

赵师傅站出来,指着叶笑:

“妖女,你还有什么话辩驳!”

叶笑面色苍白,眼睛直直地瞧着温停云,看了他一会儿,旋即轻笑了一声。

“没有了,这确实是我做的,我就是见不得她那副伪善的样子,你们不觉得恶心吗?”

“你!”吴府的家丁情绪激动。

叶湄也红了眼眶:“她那么好的人,你连她一根手指头都不如!”

旋即,叶清回头吩咐人将叶笑绑在了吴府的府内的的神坛上,暴晒在烈日炎炎下。

时间过了好几个时辰,她在烈日下面也就晒了很久,本来就不轻的伤就更加严重了,嘴上都已经裂的开了口子,嘴角稍微一牵扯动,就有丝丝的血迹渗出来。

系统:宿主,你还好吗?

叶笑:不好。

接下来,她打算将计就计,叶清他们不是想要她的血吗,那就任由着他们放去。

最好,他们能把她给放干了。

她原先虽然是假装做着戏,但是还是对温停云抱有一丝真心和期待,但是如今看了,这人的心肝是真的黑到底了。

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就算是死,她也要挣扎着最后一口气,去恶心他一把。

这天变得也很快,还没有到下午,便已经乌云密布。

下了雨之后,各处潮湿,瘟疫会蔓延地更快。

叶清紧急地汇聚了城里所有生还的人,预计在半个时辰内开始放血,救人。

叶笑被绑在高高的架子上,下面的人来来往往,那些染了疫情的人就像是盯着肥肉一样地盯着她,丝毫不掩饰他们眼中的贪婪。

温停云拿着一会儿准备用的道具上来,给她为了一些水。

叶笑看着他,声音沙哑:

“多谢。”

语气生疏而又淡漠。

温停云端碗的手停了一下。

“无妨。”

叶笑笑了笑,说道:

“天要下雨了,温郎君的腿是不是更疼了?”

温停云摇了摇头,眼光里面有些不解,他安静地看着叶笑的眼睛,问出了很久以来他的疑惑:

“你为什么不难过?”

叶笑也看着温停云,笑着说道:

“我为什么难过?你在我身边,我是如何都不会难过的。”

温停云也学着叶笑平日疑惑的样子,疑惑地歪头:

“那你恨我吗?”

叶笑摇摇头,“我不恨你的,也不怀疑你,就算你现在跟我说,说我是妖的消息不是你放出去的,你指认我也是有苦衷的,我就还是会相信你。只要你说,我就信。”

天渐渐阴沉,叶清他们下面的事情都准备地差不多了,病人们就快排好了队。

“吴玉琴不是你杀的,你为什么要承认?”

叶笑已经支不住气了,也只能撑着气回答,强带着笑容:

“吴大娘子心系青城百姓,她待我不薄,我愿意成就她的念想。”

她咽了口气,努力抬头看着温停云,强撑着笑脸,“再说了,不是郎君想要我死吗?”

她的意识渐渐模糊,后面的事情,叶笑都已经完全都不记得了,只记得隐隐约约之间很多人来到她面前,她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地流失。

她是不是又死了……

等到她睁开眼的时候,却是在风隼的山洞里面。

还没醒过神来,就看见蓬头垢面的风隼,他的眼睛里面一片猩红,满眼的绝望与悲伤。

她想要起身,却被后面一双手轻柔地扶着,她回头一看,就瞧见叶湄轻轻地将她扶在怀里。

“别动,你现在身体虚弱。”

“大娘子,怎么了?”长久暴晒,声音都粗粝了很多。

叶湄听着,有些心疼她,面对叶笑,她心里有些歉疚。

她不该因为她是妖,就鲁莽地给她扣上嗜血杀人的帽子,不分青红皂白。

而就是这个被冤枉的妖,明明知道自己被冤枉,却愿意把自己献做刀俎,甘愿成为所有人的药引,救赎整个青城的人。

如果不是爹爹他们及时地护住她的心脉,恐怕叶笑便会失血而死,而叶家所有人,都将会歉疚终生。

“今日不该带你来的,但是关于你的清白,须得你亲眼所见。爹爹他们都在外面,温郎君......也在。”

在叶湄的叙述下,叶笑渐渐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在叶笑奄奄一息的时候,赵师傅做了法术,在这个洞里面,寻到了吴玉书,顺带着循着的,是满地狼藉的心脏还有......才被换心成功的吴玉书。

原来,狼妖幼年被吴玉书所救,经她精心照料才能够得以恢复。

彼时的小狼妖眼睛受损,不记得恩人的模样,却牢牢地记住恩人身上的香气。

后来凭着敏锐的嗅觉,狼妖找到了恩人,便是吴玉书,多年感恩,狼妖对恩人一见倾心,后来得知吴玉书不久于世,便千方百计地替她去滥杀无辜,夺人心脏,但却无济于事。

直到最后,狼妖束手无策,把主意打到了吴玉书仅剩的至亲---吴玉琴。

风隼面色狰狞,打断了叶湄。

“闭嘴!”

叶湄冷哼一声,“可是他没有想到,当年救他的人,恰好是被他剜了心的吴家大娘子。”

吴玉书身体不好,带回来的小动物都不能放在身边,全都是由吴玉琴一手倾心照料,其中有一只小狼不服医治,愣是在她的胳膊上咬了一口,留下了一个伤疤。

赵师傅说若是能够及时取回心脏,吴玉琴便可以死而复生,所以后来,叶清便也将吴玉琴的尸身封在棺椁内带了过来。

而狼妖在见到吴玉琴手上伤疤的那一刻起,便已经开始疯魔。

听完了整那件事的来龙去脉,叶笑扭头,安静地看着魔障的风隼,他就守在吴玉琴的旁边,一句话也不说。

“这些,都是他告诉你的吗?”

叶湄点了点头。

“他想要赵师傅帮忙,把妖丹放在吴玉琴的心里面,让她死而复生。”

叶笑了然,又想起了青城的那些人。

“病人都救好了吗?”

“嗯,他们都很感激你。”

“是吗……那就好。”

叶笑眼皮合不上了,她靠在叶湄怀里,说道:

“困了。”

吴府。

叶湄陷入昏迷,无论如何都醒不过来,叶清和赵师傅等人都束手无策。

她是妖,加上体内瘴气重,又失血过多,除了神仙,谁也救不过来。

叶笑一睁开眼,就看见叶湄红肿的眼眶,她笑着打趣:

“哟!这是谁家的小花猫啊!”

叶湄有些生气:“你还笑!”

此时温停云走了进来,端着药碗,坐在她的床前。

叶湄识趣地离开了,他们之间应该有一些误会要解开的。

温停云仔细地吹着药,一口一口送进叶笑的怀里面。

“烫不烫?”

叶笑笑盈盈地说:“不烫。”

“郎君给我送的这个药是什么药?瘾毒吗?”

她弯着眼睛,笑意莹莹地抬头看他。

温停云拿着药的手一顿,他缓慢地抬起头,安静地看着她。

他忽然就笑了出来,诡异而又妖魅。

“乖乖的,什么都不要问。”

叶笑往后退了退,这一瞬间,温停云眼中的黑色迅速地蔓延。

别后退。

叶笑抬起头,迎着巨大的压力,问道:

“郎君,看别人痛苦挣扎而不得解脱的样子,很有快感吧。”

温停云安静地看着她,听着她讲。

“我这几天想了很多,郎君,我想着你对我的态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现在仔细想了想,应该是从在马车上拦下你的那一天开始。从那个时候,你就在盘算着,怎么将我宠到云巅之上,再由着我自己重重地摔下来。你盘算着,给重病的人们下了瘾毒,一方面享受着他们自相蚕食的快感,另一方面,又算计着让我暴露身份。”

叶笑越笑越大声,眼角眉梢都在笑。

“可是郎君不会知道吧,我不会难过,因为只要你在我身边,我无论如何都不会难过的。我不会从云巅上跌下来,直到,我想通了所有的事情。”

叶笑很无奈,耸耸肩,说道:

“如你所见,我现在很痛苦。没办法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聪明。”

温停云眼中的黑色逐渐氤氲,紧紧扣住叶笑的手腕。

“郎君啊,你这样将我算计在心里,我也没有什么好感谢你的,那就祝愿你从今以后啊……”

“富贵平安,再无真心可以托付。”

她的声音渐渐轻了。

叶笑眼前的事情开始模糊起来,但还是继续说着。

“我第一次见到郎君的时候,趴在墙头听父子上课呢。就记得夫子说了什么...’生刍一束,其人....美如玉’,我不大懂,只觉得这句话只有郎君衬得上......”

温停云的眼里面似有动容。

“生刍一束,其人......美如玉啊。”

叶笑的眼睛慢慢闭了下去,变回了一只猫,安详而又静谧的沉睡着。

温停云有些束手无策,他眼里很茫然,想要将她放在怀里面捂着,似乎这样子,怀里的小猫儿可以变得暖和一些。

等到青城恢复的也差不多了,叶清等一行人也就准备回九灵村了。

赵师傅也要带着温停云回上京了,不仅仅是受了温家的托付,更是受了国师的嘱托,要将人安全带到。

两拨人作别后,便分道扬镳,各自乘上马车出发了。

“郎君的腿这几日还疼吗?”赵师傅关切地问着。

温停云摇摇头,温声道:

“多谢赵师傅了,好多了。”

前几日赵师傅在吴府附近看见一只狼,神态龙钟,亦是倾颓之态,仔细才认出来是风隼。

几日不见,竟然风烛残年至此。

它在门口等他,将口里吊着千机草交给他,口吐人言:“这是她托我交给温停云的,是她最后的心愿。”

赵师傅自然知道这个“她”是谁,叹叹气,接过来便走了。

回头的时候,见那只老狼正围着吴府,瞧着里面笑靥如花的吴家大娘子,久久不肯移步。

赵师傅回过神来,不自主地说:

“那就好,总算也不辜负了她的心思。”

话才一出,赵师傅就变了脸色,连忙去看温停云。

只见他仿佛什么都没听见,淡然地看着窗外的天空。

赵师傅才安了心,连忙转移话题,道:“青城这个地方也不能多待,也是个不省事儿的地方,疫情刚落下就出来那样的事情,哎!”

前几日刘阿婆和她的几个儿媳全部死于非命,死相极为凄惨,均被人割了喉咙,倒挂在家门口,硬生生是被人放干了血,也不知是谁干的。

真是惨绝人寰,丧尽天良。

叶灵儿看着温停云面色淡淡的,便拉着他的手,道:“温哥哥不开心吗?我给你讲个开心点的事情好吗?”

“嗯。”

灵儿眨着眼睛,说道:

“就讲叶姐姐吧。我第一次见叶姐姐的时候,叶姐姐给我变了一个戏法,她跟我说,闭上眼睛,然后再睁开,就可以看见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了,然后哥哥你猜怎么着了?”

“哥哥猜不到,你说吧。”

灵儿笑盈盈地眯着眼睛,继续说道:

“然后姐姐不见了,我就看见哥哥回过头来了。”

温停云闭上眼睛,仿佛看见那人说着:

“生刍一束,君子美如玉啊。”

他睁开眼睛看着马车外走马观花似的风景,眼睛里面满是不解。

延伸阅读

网游之神域剑魄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zaox.com.cn/p764.shtml
这是六年后,发生在四区执行外勤任务的事情。平子丈一刀结果垂死挣扎的喰种,他急促地喘了

亲一下,都听你的之你是怎么进来的?(9)  http://www.zaox.com.cn/avyb.shtml
这里的饭菜看上去就很可口,一叠叠精致的餐点摆放在面前,每一碟都像大师级的厨师做出来的

超神之龙珠归来在线阅读圣诞快乐  http://www.zaox.com.cn/upz1.shtml
‘自由派’组织总部的上空,穆晓叼着一块蛋糕,时不时扬扬脑袋把蛋糕往嘴里倒一下,两只手

吾乃二郎神杨戬之来点狠的?来点狠的!  http://www.zaox.com.cn/gvws.shtml
各位书友,觉得本书还能看下去的可以评论区留言或者送花,让我知道还是有人看的,我也好有

我的呆萌老公在线阅读沈府命案  http://www.zaox.com.cn/x34h.shtml
时间推移,夜已经很深了。银瞳的鲛人似乎也开始觉得疲倦,没过多久,就伏在桌案前沉沉睡去

[快穿]皇帝哥哥画风不对之生化危机一(5)(10)  http://www.zaox.com.cn/yps1.shtml
彼得松了口气,现在能瞒多久是多久,到瞒不住的时候再说。由彼得带路,三人决定和失散的雇

捡到一只小狼狗之你的事情是我的事情!(7)  http://www.zaox.com.cn/dih5.shtml
夜晚,安静的西城,忽然开始放烟花了。绚烂的烟花在天空闪现,看起来像是节日一般。“按照

超武公寓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zaox.com.cn/n8gg.shtml
天空灰暗的吓人,本来有些凉爽的微风也渐渐的变的寒冷了起来,在华山之巅,凌空盘膝坐着一

我的黑店叼炸天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zaox.com.cn/gst8.shtml
京州。坐落于华夏近一千万平方公里版图的核心大脑处,亦是华夏的首都,国际各界的交流中心

狼先生请不要吃我在线阅读亲戚  http://www.zaox.com.cn/dpsy.shtml
由于王晴的维护,杨景吾也不再训杨伯衍了,席上对杨泽连连夸奖,还问他想报考哪个学校。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渣男改造系统[快穿]在线阅读钓蛤蟆

    这蝗虫要有灵,一定会吓得屎尿失禁,都说老虎屁股摸不得,这何止是摸老虎屁股呀!这是扇老虎耳光啊!还是一下接一下的扇!蛤蟆怒了,你找死也不是这个找法啊!李珂觉得钓竿一沉,立即抬竿!至少四两重的蛤蟆被李珂提溜起来!赶紧将口袋一伸,直径三十厘米大的尿素口袋已经张罗在蛤蟆下面了。这一下蛤蟆算是跑不了了!不管蛤

  • (火影)千手家的水中无月在线阅读第二节

    这个时候林枫发现赖老师居然眼神一直就停留在自己的特殊位置,这让他无比尴尬,当他转身拉上拉链之后,赖老师才回过神来,一张脸蛋都袖透了!林枫这时才发现一直没注意的班主任,居然是一位美女,此时在他的眼前的赖老师,一身职业装,却带着一丝羞涩,明眸善睐,俏鼻挺立,唇袖齿白,身前的坚挺呼之欲出!如果早发现新年级

  • 比翼龙凤之第六章

    却说元憬,在外头疯玩儿了一天,约摸傍晚的光景,才不紧不慢地晃回了平南王府,照样是爬墙回去,书言可就惨多了,怀里还要护着那盆刚长出伞状叶子的荷花。“我说世子爷,这花又不是什么值钱物什,您回了府,想要什么,管家皆能一应给您弄来最好的,何必自个儿劳心劳力地买,小的抱这么大一盆,都快要累趴了。”书言也是因着

  • 惊世医妃山海象王

    第八章山海象王“小姐若是不走,杨山奉陪于此!”“小姐不走我也不走。”“紫莺小姐待我恩重如山,我怎么可能一走了之!”听到这话,四周的护卫武者纷纷表态,每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一股决然的气势。好强的凝聚力,这杨紫莺能将身边的护卫都如此忠心不二也是不凡。“为什么幻形境的妖兽会追踪你们?”韩风不解道。幻形境的妖

  • 穿成反派大佬的眼中钉之战灵术,生死考验(7)

    这团蓝幽幽的光球很清晰,光芒也很明亮,即使现在还没有接触到,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巨大能量。我终于要开始修炼战灵术了!此刻,小山极力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清除了心中的杂虑,便开始全神贯注的催动灵力,在他灵力的召唤之下,那团蓝幽幽的光球,朝着小山胸口的方向缓缓飞了过来。这时,

  • 系统给我假剧本[快穿]之考试(2)

    下午老师就抱着卷子进了班级“开始考试,每个同学都坐在课桌的两端,禁止作弊,虽然只是入学的一次摸底考试,也一定要认真对待,这也关系到你们考试以后能不能挑到自己喜欢的座位,和自己想做的职务。”老师拿着卷子查好每竖排的人数,把卷子递给坐在第一位的学生说“往后传。”接着教师里就一片安静。只剩下翻阅卷子的声音

  • 战御苍生之跟踪(10)

    启程出发的,不止曹焱兵三人。一个瘦的像毛猴一样的孩子骑着一鹿身鸟头的怪兽正风驰电掣的往北区这里赶。男孩一脸坚毅:姐姐,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人界某处偏僻的小巷。一个身穿黑色常服的青年,左手怀抱一本古老的牛皮圣经,低着头慢慢的走,零碎的头发挡住了那双毫无感情的眼睛。巷子的前方有一群二流子在殴打一个长的挺帅

  • 综漫之挂逼吊打次元世界之请叫我雷疯

    泰昊等了一会远处还是没有回话。楼下有人大喊:“刚才是谁泼的热水扔的板凳。”楼上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不用谢,请叫我雷疯。”下面的人大喊:“雷什么雷,三十几个大妈都让你给砸住院了,下来跟我们去警察局走一趟。”楼上:“我是看大妈们跳舞肯定是口渴,然后给她们弄了点水,我是看她们太累,给她们搬个凳子让她们坐

  • 战力爆表的我今天也在穿梭救人之第一章(1)

    夏日的清晨总是带着无限的光明与希望,新的生命也总是带着一股蓬勃的生机,让人由衷的感到幸福,无疑,此时水上家正被喜悦与幸福包围着,水上严一郎看着躺在床上的爱妻和被妻子抱在怀里的女儿,脸上是止不住的傻笑。“小妹妹什么时候能醒?”同样赖在床边的水上修糯糯问道,只有两岁的他是水上家的大儿子,圆嘟嘟的小脸上,

  • 穿成七零美寡妇第3章在线阅读

    林希在下班回家后梳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有一个自称是天道的声音找到了她告诉她,嘿这个世界是一本书,你是主角,现在有小怪兽来打家园,你需要拯救世界。先不说这其中的逻辑有多匪夷所思,就单从字面意义上来说,主角,拯救世界,我拿什么拯救??金钱吗?还是传说中的主角光环?而且从今天天道的描述中,那些掠夺者都带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