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重生之影后的算命群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和衣倒人怀 来源:晋江文学城

轰隆隆……

天空中白雾如涛,两艘庞然大物对峙着。

另一艘从云雾间显形的粟舟,通体森然漆黑,船尾隆隆地喷着焰尾。

船头的驾驶舱内,约有十余名器修聚精会神地运气开阵。数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侍女,将一个穿金戴银的公子簇拥在正中。

“龙头凤翅?”

那公子不屑地点了点对面,嘲笑道,“哎哟哟,这是从哪个犄角旮旯的粟舟,居然敢如此嚣张。”

他一说话,那些美貌侍女便应和着嘻嘻笑起来,果然像极了一群莺莺燕燕。

“……”

宋有度从驾驶舱中探出半个身,冷眼扫视着那公子。

他不喜交际,面对生人时话更少,只干巴巴道:“让路。”

“嘿,脾气还挺大。”

对面那公子嗤笑一声,目光变得不屑而嘲弄,“蠢货……还从来没有人,能叫本公子让路。”

宋有度皱眉,面无表情道:“你挡我的粟舟,究竟有什么事。”

公子“嚯”地扬眉,悠悠道:“什么事?你说呢?龙与凤乃是至神之兽,数遍整个三界仙家,也就穆家的图腾是白凰,金桂宫的图腾有金龙。”

他拖长了腔调:“可本公子还没见过,敢有什么人把龙凤合起来用的。今儿个远远望见,不免好奇顿生……”

声音转冷,那公子阴恻恻地道:“——想瞧瞧是什么样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敢凌驾于穆家与金桂宫之上!”

“唉呀小少爷!您可别生事儿啦!”

一个管家模样的老头匆匆跑上来,挤开公子身旁的姬妾,苦哈哈地劝道:“咱们马上就到六华洲了,何苦跟这么个小破木船计较呢,您说是吧?”

——也难怪这群人看轻。宋五的粟舟,一没有冰冷的铁甲舰炮,二没有声势浩大的器修们操纵。两相对比之下,的确有些寒酸。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一艘粟舟乃是宋有度的心血之作。作为主材的木料,还是虚云道人尹尝辛借了蔺负青的图南剑,亲自从主峰上那株老神树上伐下来的。

只因为蔺大师兄不喜欢太花里胡哨的装扮,这粟舟就修得大巧不工。

其实内里设有近两千个机关,精妙至极,日夜运转不息,宋有度只要搭配上两个自制的机甲人偶就完全可以独自驾驶。

对面那船上的老管家显然没有足够的眼力。

可他人精,知道这段日子里各地的天之骄子都会来赴金桂宫的盛宴。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呐?

可惜主子不争气。那公子明显骄纵惯了,嬉皮笑脸道:“薛管家,本少就玩玩,玩玩嘛。我此前还没坐过这粟舟呢,粟舟上不是装有大炮吗?”

公子拍掌,皮笑肉不笑地道:“来啊,给本少开炮,把这粟舟上的龙头凤翅,给本少轰下来。”

宋有度怒道:“你有病?”

“少爷哎,”老管家忙不迭地劝道,“老爷说了,金桂试不比寻常场合,叫少爷千万收收性子呀……”

公子竖起眉道:“本少哪儿耍性子了!你想想,我们与穆家并称三大仙门世家。这小子敢凌驾于穆家之上,岂不是也骑在了我们头上?”

“我又不杀他,就给他小施惩戒,主家会很高兴的……穆家那位雪凤凰穆仙子,说不定也会赏识本少一眼。”

“小少爷!这……”老管家还待再言。

公子却刻薄地咧了咧嘴,“好了,别废话。”

“本少说,开炮,轰下来!听不见吗!?”

……

虚云的粟舟上,蔺负青已经裹着裘袍从舱内踱出来了。

几步远处的甲板上,方知渊正对叶花果道:“怎么,有人拦路,难道宋有度对付不了?”

“不是不是不是……”

叶花果把头摇的像拨浪鼓,她可怜兮兮地眨眼,“小小、小五说,待会儿他可能会开炮,叫叫……叫我来先知会一声,可别惊扰着师兄——”

姑娘话音未落,下一刻,粟舟的舟身剧烈撼震!

茫茫大雾之中,天地灵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位于船头的三颗龙头聚集而去。

那张开的黑黢黢的龙口中陡然射出危险的红芒,正如血盆大口一般。

巨响如雷,震耳欲聋!

一道灼热赤焰,轰然射出!!

宋有度脸上古井无波,松开了拉扳机的手。

前方黑烟滚滚,夹杂着飞溅的火星。

你不是要开炮?

咱就先开一个给你瞧瞧颜色。

微微震荡的甲板上,方知渊扶着蔺负青,刀锋似的目光含怒扫了叶花果一眼:“你话没磨叽完宋五就开炮,那要你这句话有何用!?”

叶花果吓得哆嗦着哭:“对对对对不起二师兄,下下下次我一定不不不结巴巴巴……”

蔺负青的目光越过方知渊的肩,忽的“咦”了一声。

宋有度这一炮的威力他是知道的,寻常玄铁根本承受不住。可当黑烟渐渐散去,对面那粟舟竟没有被轰成碎片。

有一座圆形的防御法阵散着微光,像钟罩般将粟舟笼了进去。

蔺负青这个时候才正眼打量这艘拦路的粟舟,眼神一下子就凝在船头雕刻着的图腾上。

那图腾通体赤红,雕刻三重烈火,中间是一头昂首题蹄的麒麟——

朱麒。

这是六华洲三大修仙世家高门之一,方家的图腾。而三重火,则是外地旁系的象征。

难怪来人如此嚣张跋扈,竟是个旁系的方家公子!

这回前往六华洲,等同是到了半个“自家地盘”,耀武扬威去了。

谁曾想,半路本欲捏个软柿子找找乐,却踢上了虚云宗这块铁板。

对面甲板上,一片惊惧的沉寂。

器修们骇然,美貌侍女们失了颜色。

那公子望着法阵外的滚滚浓烟面色煞白,腿一软,簌簌发抖着跪倒在地。哪里还有半点嚣张气焰。

若不是……有主家赏赐的阵法护持……

老管家面如土色,知道这下出事了。连忙挤到了船头,冲宋有度连连作揖道:“得罪了得罪了,哎呀这位仙长,我家少爷他方才喝了点儿酒,不免胡说八道。您息怒,息怒,莫要见怪呀……”

他擦擦虚汗,又道:“我家小少爷乃是浣洲方家家主独子,年纪小不懂事,得罪了仙长,不敢请教这位仙长名号师承……?”

不得不说这老管家还真有几分心计。一番话看似告罪求饶,其实是借此抬出自家身份。最后那句问话则是隐晦地叫对方知难而退,休要继续招惹的意思。

可惜宋有度是个直脑子,听不出来这些弯弯道道……当然,对他来说,听不听得出其实也无甚区别。

但见年轻的器修冷哼一声:

“虚云五弟子,宋有度。请了。”

短短一句话,几个字,却如晴天霹雳般落在那方家公子和老管家的头上!

虚云宗!!

那个仙界最神秘、最古怪,却同时也是最传奇的宗门——

宗主尹尝辛渡劫期的修为深不可测;六位真传弟子,无一不是各领域的奇才鬼才。

哪怕立宗时间短的可笑,外门弟子弱的可笑;哪怕常年避世不出,几乎没什么威望信誉……却依然能叫整个仙界不敢轻视。

而且——

公子浑身抖如筛糠,几乎要昏过去。

他怎会惹到了虚云宗的头上!!?

谁不知道虚云宗的第二位真传弟子方知渊,曾经和他方家有着血海深仇!?

虽然都传方知渊脾性恶劣,与其他虚云弟子不合。可虚云宗素来护短,万一这个宋有度想替他二师兄出气,那那那……那他哪里还有小命在!?

薛管家脸色更白,他比公子想的更深一层:能叫虚云第五位真传弟子宋有度亲自驾驶的粟舟,什么人才有资格坐!?

难道说……

“大师兄,二师兄。”

宋有度口中冒出的六个字,轻飘飘地击碎了老管家最后一丝希望。

宋有度转了个身,冲正走近的几个人影扬声道:“如何办?再轰上八.九炮,这阵法应该能轰破。”

粟舟上本来就只坐了六个人,宋五这一炮轰下去,当然是所有人都聚过来了。

蔺负青不语,眸底划过一抹暗光。

他天性散漫淡泊,不喜欢把别人往死路上逼。尤其如今,对面这一众人在魔君眼里,弱得和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无异,他连小惩都不屑。

若是别家不长眼的闹事,蔺负青也就挥挥手放走了。

可是,既然是朱麒方家的人……

蔺负青的目光徐徐落在身旁。

方知渊漠然抱臂而立,面上无悲无喜。

……那个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疯狼崽子,终于在岁月的磋磨中成为了威严冷傲的狼王。

收敛了獠牙与尖爪,压抑了桀骜与放肆,哪怕面对曾经残虐自己的敌人,也不会勾起半点不理智的情绪。

可他的旧伤,当真已经不会痛了么?

不过是习惯了而已。

蔺负青忽然开口:“沈小江。”

“啊……!”沈小江是刚从房间跑出来的,他哪里见过粟舟开炮,早已经被这阵势给镇住了。突然被蔺负青这么一唤,砰砰乱跳的心脏猛然提到了嗓子眼,“是……是!”

“你入我虚云外门,主修的是轻身功法‘无痕诀’……”蔺负青淡淡道,“我问你,大多弟子都选择一门攻击或防御的功法来修,你为何要择‘无痕诀’?”

沈小江又闹红了脸。

“因为……”

他犹豫了一下,继而一咬牙,眼睛亮亮地喊出了实话:“我听说,‘无痕诀’是外门功法中唯一的一门大师兄也修习过的!弟子仰慕大师兄,所以想选大师兄修习的功法!”

蔺负青颔首微笑,雪袖如流云般一拂,拍了拍小孩的脑袋,“那很好,我给你瞧瞧,什么是真正的‘无痕诀’。”

说罢,他足尖一踏。

一道白影便飘然自粟舟上飞了出去。

万丈高空之上,大雾弥漫,风流狂涌!

蔺负青衣袍猎猎翻卷。他微昂着一截纤柔的颈子,眸色淡雅,清隽的体态舒展得从容自在。

前一刻还在自家粟舟的甲板上;下一刻,他的人已经位于对方粟舟的正上方!

沈小江骇然失声:“没有……没有灵气波动!?”

这是怎么回事!?

他眼睁睁见着蔺负青如白鹤展翅般凌空御风,却分明没有感知到大师兄动用灵气!

方家粟舟上的众人顿时乱做一锅粥。公子的脸惊恐地扭曲:“开炮!开炮!!一群废物,别让他过来——”

“怎么可能!?难道‘无痕诀’可以……可以仅靠轻功就能腾空飞跃!?”

沈小江震撼地喃喃自语,又不敢置信地抱着头,“可、可是这怎么可能!??”

哒地一声。

神容清寒的白袍少年,单足踩在方家粟舟的主桅杆之上,淡淡道:“晚了。”

万籁俱静。

蔺负青背负双手,抿唇微笑。他如寒山之巅,那轻飘飘一缕卷了珠雪的湛然清风。

“我已经……过来了。”

延伸阅读

天衍问道录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amzqbc.cn/b0e3.shtml
凌然朝着声音的发源地赶去。没等他走远几步就听到自己的正前方的树被连根拔起,不待他多想

梅花烙之我是福晋马上滚  http://www.amzqbc.cn/p56w.shtml
“你说你,你对象跟人睡就睡了呗,你还非得去捉奸在床干啥。”张术通笑着凑了过去,直接就

天源界之逆天神尊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amzqbc.cn/xzla.shtml
第二章知道这些小家伙其实是另一个世界重要的式神后,千手柱间向宇智波斑提议:“斑,我们

南笙姑娘梅开二度姻缘来  http://www.amzqbc.cn/6yah.shtml
人就是这样,别人越是不说她就越是好奇。知道在沛孺这里得不到答案,可是也按捺不住那颗好

女配只想收集物资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amzqbc.cn/y387.shtml
凛乐吓得差点叫出来,“师尊,都这么晚了,您找徒儿是有什么事吗?”要知道她刚来那会儿,

有美人兮窥东墙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amzqbc.cn/gacf.shtml
嘿。牛皮啊,兄昳。友谊赛都整出来了,直接说要考核他的实力不久得了吗。整那么多虚头巴脑

武斗至尊之崛起在线阅读相忘于天涯  http://www.amzqbc.cn/x7fx.shtml
吃过饭后,冷杰如同来时一样,在沉醉有些诡异的目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搁下饭碗,一

花吃了那妖兽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amzqbc.cn/y92c.shtml
“找到了,还在这里。”宗政斓手里拿着木桶,朝着身后的苏糖示意。这木桶是上次打水,被那

[全职高手]西安肉夹馍vs上海小笼包魔族少女  http://www.amzqbc.cn/dwkn.shtml
一名披着羊皮大衣形似魔族的人在魔兽森林间穿梭。定睛一看竟是一名魔族少女。少女在参天大

润玉x魏无羡-涉川陈情令之十二品造化青莲,三清  http://www.amzqbc.cn/pii8.shtml
盘古真身有混沌之眼,上可窥三十三重天,下可观幽冥,四方八极亦可纵览。巫体状态的盘狂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宠物小精灵之传奇路程在线阅读第7章

    第七章监视器的另一端,气氛一片沉默。濑吕范太看过四周,过了会,才超小声地开口,“确定爆豪现在不在这里……对吗?”又是一阵沉默。随即,如一颗石子落入溪流,瞬间激起千层浪。“吓到我了!轰君和姜桑,这两个人……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动作,那眼神,啧啧,怎么看都像是有猫腻吧。”“难怪爆豪今天一整天脸

  • 星际精灵蓝多多之蓝含雪第五章

    从刚才起周围就很吵,所以他其实是被吵醒的。伊洛不清楚自己沉睡了多久,只知道脑袋昏昏沉沉的,眼皮和身体都很沉重,动一动就会感觉到僵硬。旁边似乎有人,他不知道是谁。不过,奇怪的是伊洛并不觉得不安,反而觉得对方有一种莫名亲切、熟悉的气息,虽然相当微弱,但的确存在。他刚刚苏醒,尽管睁开了眼睛,可实际上视线很

  • 妖孽横行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六章村长的考验】清晨!空气十分的清新,悦耳的鸟鸣之声不断的传来,我从帐篷当中爬出来,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外边熙熙攘攘的声音。忽然,我发现小狐狸不见了,随后我赶快跑了出去,当我出去的时候,我彻底的惊呆了,小狐狸正在浴血奋战和一群大公鸡在交战。而且周围有一百多人全部在围观看着,

  • 我跟我的狗灵魂互换了第四章

    “你也很好看。”叶莞说完这句话之后脸瞬间就红了起来,她歪着头紧咬着唇,完全不敢直视顾米的脸。叶莞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那句话的,实在是太羞涩了。系统看了看正在害羞的叶莞,又看了看假装自己很专心,其实差点没拿绷带把叶莞整个人都包起来的顾米,它的内心突然有点崩溃。系统觉得,它以后还是不要给自己的智障宿主

  • 来自千年前的丧尸王鼎内异象

    过了好一阵子,箭雨随着大雨一起消停了,天明此时已经完全醒酒,他壮起胆来,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面前的是一幕幕惨状:众多下人被乱箭射死,有的被穿透身体,有的残肢断臂,有的眼睛被射穿,有的万箭穿心。周围树木花草也没有幸免,多被射断,房屋千穿百孔,犹如刺猬一般。他走在村道上,到处都是他在族长家中看到的一样,

  • 妖管局:不死神兽,风狸!17年6月(下)

    会穿越的道士梦指黄金著目前的外挂只是穿越,主角是个向道之心颇坚的职业道士,走颂黄庭这种路线……我兴趣不大。不过主角没什么QD男主常见的那些让人反感的特质,妹纸应该看得下去。空间炮灰生存作者:幽幽弱水多谢阿糊的推荐。之前那本亡灵阶梯作者的新文(汗,我开始想说九重地狱的,觉得不太靠谱度娘了一下才发现是亡

  • 一岁一枯ABO第六章在线阅读

    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你们说校花和校草是一对的吗?”“应该是吧,我看他们总在一起。“班里的女生叽叽喳喳。谁叫他们总是引起话题的热点。傲清沐静静趴在桌子上,眼睛有睁不开。好困啊,最近不知怎么搞的起来越贪睡了,算了算,也一个月没见冷晟枫了,也不知道他还好吗?都怪学校封闭了高三,说是为了提高成绩,害我跟

  • 忆驷之第三章(3)

    回到宿舍,只有木柴还在,胖子和眼镜都已经出去了。木柴正在打**,急匆匆看了我一眼,便又埋头到电脑中。我拿起了毛巾,牙具,还有洗面奶塞入了背包,又带了两件用来换着穿的衣物和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整理好背包,就直接出发了。做地铁到火车站时,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我在车站的kfc窗口处买了两个汉堡和一份薯

  • 小道而已在线阅读第四节

    午后,魏静庵穿过一道道长廊,看着下人们来往井然有序,个个有礼有节,端的是大家风范。偌大的王府近来愈见清冷,两位主子好像比赛似的,一个巡视驻地,一个拜师求学,轮着天南地北地到处跑,刘管家乘机将府里做了几次大清洗,找出了不少不明目的的暗桩,经历了小王爷的逃家后,更是让一群护卫丢脸至极,恨不得每个角落都有

  • 男主今天翻车了吗在线阅读第三章

    绕开人们的视线,野狼来到那条野狗最后被拍摄到的地方,然后四周查看了一番。很快,他便发现身处的小区于另外一个小区相隔的墙壁,有一处是用栅栏隔开的,而且已经破旧,有个大窟窿。那只狗显然是从这个窟窿钻过去离开的。对面明显是个类似于仓库的建筑,这么不起眼的地方根本没必要安装监控设备。看来那条野狗就是从这个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