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我是地球神猫奴

作者:半饱就好 来源:纵横中文网

被张氏禁足后唯一觉得高兴的,就是林喻乔了。

她五岁了啊,五岁了。除了婴儿时能睡到天亮,只有现在算是因祸得福,被禁足不用请安才能睡个懒觉。

但是相比于林喻乔的满足,李氏这边就不好过了。

李氏因为被张氏禁足还取消了管家权,心里十分不忿。明明是何庆芳先在席宴上挑衅自己,林喻琪也是欺负了自家女儿,结果张氏那个偏心的,对她们的处罚是一样的。李氏因着是管家太太,失去管家权自觉收到的惩处实际上是比何庆芳还重的。

并且李氏回去后,陈良侯林子荣也身体力行的表示了对她气到张氏的不满,好几天没有进正院歇息,一直都在书房自己安睡,把李氏更是气的不行。

一直在心里暗骂陈良侯是个捂不热的,这么些年下来,还是对自己一丝温情也无。遇到事情从来没有站在她面前考虑过,对自己生的孩子也是十分冷淡。真要是对陈氏感情那么深,还续什么弦。

但是陈良侯可以不看重她,李氏却还需要笼络着他。儿女皆未长成,她嫁到侯府这些年也认了命,不该她的就不伸手,世子之位,前世夺不来,今世也没得了缘法,就没有再盯着。

但是该自己孩子的,她也不能放。孩子们已经没了父亲和祖母的重视,要是母亲再在府里说不上话,他们娘几个还不知道要被欺负到什么境地。

这些年岁李氏也不是白长的,陈良侯不来正院,她就找人请他过来。虽然李氏叫禁了足不能出院门,别人却可以进来。世上人都要讲个知礼孝道,世子林喻琪总不好不去她那里请安。

李氏心里明白,甚至连何庆芳都看得出来,她和几个孩子加起来,恐怕在陈良侯和张氏的眼里也及不上林喻琪的一根头发丝。然而在几个孩子都没挣出各自的前程之前,他们娘几个都还要背靠侯府作为倚仗,因此,只有拉拢好林喻琪,在府里才能有个好日子过。

在早上林喻琪给她请安的时候,李氏刻意在他面前哭诉,“你二婶在席上说了不该说的话,却把我也给带累了禁足。琪哥儿,你爹也生着我的气呢。”

这些年林喻琪在李氏的刻意讨好下和她处的还不错,林喻琪性格也算端方。之前没说到跟前还能装作不知,如今既见李氏向他诉了苦,也不好不劝两句。果然到了晚上,陈良侯又回到正院歇息。

可见在陈良侯眼前还是林喻琪说话顶用,李氏第二天也让厨下去给林喻琪送了八宝鸡汤,表示自己承他的情。

如今重活一世李氏也算看得明白。世间事皆有表里,在没有两全其美的情况下,宁肯舍得面子,也不能折了里子。

她对几个孩子也是这么要求的,就算委屈也要和林喻琪搞好关系,陈良侯最重视林喻琪,看到他们与林喻琪关系好,也能高看他们一眼。但是要记住,妒忌和攀比是没用的,接受现实努力上进才是唯一的出路。

现实就是如此,人力无法改变,就要坦然接受,有朝一日努力混出个人样来,比林喻琪还有出息,这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报复。

所以大儿子林喻城从小就努力上进,小小年纪一路读书考出了举人。李氏是明白的,林喻城眼里始终带着锋芒,维持他拼命努力的正是那一份怨恨和不甘。

这一世也如上一世那样,林喻城和林喻琪同时生病,陈良侯高价寻得了血参却都用给了林喻琪。要不是肯定知道林喻城能好起来,再经历一次那样的艰难时刻,李氏想杀了陈良侯的心都有了。

但是林喻城硬是熬了过来,在知道他被陈良侯放弃后,李氏从他眼里看到了明亮的光,她知道从那一刻起,林喻城彻底对陈良侯死心了,他开始逼着自己长大。作为自己实际上的长子,陈良侯这个父亲靠不住,他就要努力出人投地,成为弟妹和母亲的依仗。尽管艰难,他也做到了。

当前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李氏如今也不求别的,只要自己的儿子有出息,女儿乔姐儿嫁的好就心满意足了。

现在被张氏禁了足,李氏也不怎么担心,她对现在侯府什么情形也看的明白。张氏到底春秋渐长,管家理事精力不济了。林喻琪一时半会儿也不会马上成亲。就是成亲了,刚入门的世子妃在自己没犯什么大错的情况下也不能立刻管家,毕竟现在自己这个侯夫人做的比上辈子好太多了。

就是张氏也不能马上让自己把管家权交给世子妃,让外人不知情的会以为世子妃刚进门就夺了婆婆的管家权,这话说出来也不好听。

所以李氏估摸着张氏把管家权收回去只是为了给自己个教训,让她和二夫人何庆芳别那么针锋相对。等到她去服个软认个错,管家权还是会回到她手里。

但是现在李氏自己不想退让了,这些年她一点错都不犯,将侯府打理的妥妥当当,对林喻琪也对得起良心,落到陈良侯和张氏的眼里却还是一点好都不赚。每次都是何庆芳先挑的事,凭什么她要一直让着她。

所以李氏禁足的时候也没闲着,把之前自己整理好的各项账目和下人奖惩的簿子一样没给张氏。没有这些早做好的成例,张氏好些年没有管过家,突然一大堆要操心的事涌过来,必然要吃不消,少不得着急忙火的累出点好歹。

也算为自己出了口气,下次看张氏还敢不敢随便收了她的管家权。

至于林喻乔遣人来说《女经》很多不认识的字,因此不想自己抄,李氏也没什么异议。她本就觉得这次的事林喻乔有委屈,只气张氏不公平和林喻瑄欺负人,也没想让林喻乔自己抄,心里估计林喻瑄也不会那么乖的自己抄。就让人去外院找林喻宁,让他身边的书童代林喻乔抄了书。

等林喻乔的禁足解除,已经是近年根了。

乖乖的随着李氏去慈心堂给张氏磕头,张氏看着心情还好。等林喻乔认完错,张氏又让她给林喻瑄捧茶,“你是做妹妹的,以后可不能没个礼数再和当姐姐的顶起来。”

林喻乔听话的给林喻瑄奉茶,林喻瑄面无表情的接过。看着林喻瑄脸上没有笑影,张氏又敲打她,“你是姐姐,也是府里姐妹中最大的,更要知道礼数,平日里对底下弟妹慈爱,等以后出了门子,也不会叫别人府上笑话侯府的家教。”

何庆芳暗地里掐了林喻瑄一把,笑着为林喻瑄解围,“府里姐妹中瑄姐儿最疼三丫头了,有什么好的都先想着三丫头,连玫姐儿也得靠后。”

林喻瑄也皮笑肉不笑的对着林喻乔说,“是啊,我最疼乔姐儿了,前些日子是乔姐儿没领会我的好意。”

林喻乔在心里撇嘴,你能有什么好意,我可巴不得你不要“疼”我。

李氏也和林喻乔心有灵犀,也道,“疼爱不敢说,咱们也不盼着能从瑄姐儿这得什么好处,以后有什么活尽管让底下丫头干,别支使我们乔姐儿才是。”

二夫人何庆芳对李氏恨得要死,碍于张氏就在眼前不敢造次,只得讪讪的说,“大嫂可真是针眼大的心,孩子们一点子小误会就记仇到现在。”

张氏心底也知道二夫人何庆芳本来就是张狂性子浑不吝的,平日里无风都能搅起三层浪,而现在李氏儿子出息了,早在府里站稳了脚跟,脾气也渐大,不像前些年那样还遇事让着她三分,这俩人如今要是掐起来就是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让谁。

有些头疼的抚了抚额角,张氏现在看到李氏和何庆芳对上就胸闷头疼。心里想着赶紧给林喻琪娶进来孙媳妇,也好不用陷在李氏和何庆芳中间看她们你来我往的掐架。

于是也不去看她们,自把林喻乔拉过来叫她一起说话。

林喻乔今天来时穿了一件窄袖藕色绫袄,外面是青缎掐牙背心,在领口滚了一圈白生生的兔毛,衬的小脸更是粉面桃腮,让人心生怜爱。

虽然对于两个媳妇张氏各有偏向,孙子中眼里只有林喻琪一个,但是对于孙女,却没什么成见,都是一样看待。只是因为日常里和何庆芳走得近,也就和林喻瑄姐妹更宽和些。

摸着林喻乔的小脸儿,哄她吃炕桌上的茶果,张氏问道,“乔姐儿如今读的什么书啊?”

“孙女如今在读《女经》和《千家诗》。”林喻乔放下手里的玫瑰腌卤,一本正经的答道。

“恩,乔姐儿如今看着长大了。”张氏看着林喻乔乖巧有礼,心里也欢喜。府里三姐妹都是嫡出,但是林喻乔小小年纪就长得非常不错,比之堪堪可称为清秀的林喻瑄和眉目平淡的林喻玫,以后可能更加有大造化。

以前张氏还遗憾侯府还有众亲戚中男儿长得都不错,但是女孩就都长的一般。现在看到林喻乔越发出落得好,心下不免多加了几分爱重。

看着林喻乔似乎是挺喜欢桌上的一道桂花莲蓉酥,张氏就叫人把点心再做一笼送到林喻乔的院里,还对她道,“以后没事了乔姐儿也多来祖母这里陪祖母说说话。”

林喻乔心底有点小小的惊诧,赶紧点头应答,又撒娇讨好,“那孙女也就常来祖母这里蹭吃蹭喝了,祖母可不要嫌烦。”

“看来老太太有了三妹妹这样的灵巧人儿,就不稀罕我们这些不讨人喜欢的了。”

听着张氏让林喻乔多去和她说话,经常去慈心堂找张氏说话的林喻玫就半真半假的说着酸溜溜的话。叫张氏轻轻拍了拍后背,笑骂,“你这个猴儿,平时让你来都嫌烦,如今倒来说嘴挤兑我。”

林喻乔三姐妹各怀心思,都捏着性子陪张氏嘻嘻哈哈的说话,一时气氛倒是热闹融洽。

等到从张氏那里出去,林喻乔和李氏一起去会芳院,趁机也和她说了张氏让她常往慈心堂走的话。

李氏想了想,对林喻乔笑道,“既然你祖母让你常去,那你想去的时候就过去,陪她说说话也是你的孝顺了。”

底下还有一句没说,压在嗓子里。李氏心知也就这阵子了,等着过阵子林喻琪要说媳妇,林喻瑄要说人家,你看你祖母还有心情叫你去说话。

如此又过了一阵子,陈良侯晚上回房时,和李氏道,“今年节礼你给安乐侯府送的礼再重三分。”

李氏就知道,这是世子夫人定了。

伺候完陈良侯更衣,李氏给他奉上一盏热茶,问到,“妾身知道了。可是琪哥儿媳妇定了?”

陈良侯点头,“差不多,等年后让琪哥儿亲自相看相看,点头了,就开始换庚帖。”

李氏心想,该来的终于要来了。也不知道前世是不是也有林喻琪亲自相看这一茬,那时候她和侯爷已经差不多说不上话了,侯爷早就不来她屋里。

这一世她活的坦荡,因此也没什么畏惧,任她金惜燕本事再多,也不会怕她。

就在李氏等着前世的儿媳再度进门,做好心理准备要压她一头的时候,林喻乔也在数着日子盼林喻城回来。

过年林喻城总要回来过的,但是他们书院比前世的大学放假且晚多了,一直到腊月二十才能回家。

早上从慈心堂回来,李氏忙着料理家事,快过年一堆事儿,林喻乔也不想烦她,就自己找乐子玩。

想着很久没去林喻琪的同心堂里看过鹦哥了,就索性去同心堂玩。

刚带着人走到半路,就看到林喻琪和陈良侯一起从书房出来,看到林喻乔,陈良侯把人抱起来,“乔姐儿你怎么又来前院了?”

“我要去看看大哥哥,想着大哥哥回来这么久,我还没告诉他我给他的准备的好东西呢!”

“咦,乔姐儿给我准备了什么好东西?”林喻琪把人从陈良侯怀里抱过来,故意看了她空空的两手,点着她鼻尖问。

“等到了哥哥那里,就会出现了。”

林喻琪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抱着林喻乔回了自己院子,心里大概能猜到林喻乔说的礼物是指什么。

在同心院的游廊下转了一大圈,也没看到以前挂在那里的鹦哥儿,林喻乔失望的鼓起腮帮子,拉着林喻琪问到,“鹦哥呢?”

陈良侯也好笑的看着,林喻琪身边的大丫鬟碧云赶紧上前道,“回三小姐,天冷了怕鹦哥儿受不了,故搬到屋里去了。”

“那你带我过去看。”

林喻乔一边指挥着丫鬟带路,一边拉着林喻琪一同过去。

“大哥哥,你没回来时我就提前教了鹦哥儿说话。且让它说给你听!”

他们到了堂屋,碧云已经叫人把鹦哥儿提过去了。虽然很久没见过了,但是那鹦哥儿机灵,还能认出林喻乔,马上就开始叫着,“万水千山总是情,喊声哥哥行不行!”

“行行行,大哥哥,日久不见无恙乎!”

听着鹦哥儿这两句自问自答的话,林喻琪失笑,虽然是小孩子的把戏,但是知道自己在外妹妹还惦记他,心里也是挺暖和的。

其实他刚回家时院子里伺候的丫鬟嬷嬷就告诉他了,他不在的日子里三小姐经常来他院子里逗鹦哥儿。那鹦哥儿还挺亮的嗓门,晚上他在房间里看书,就总能听到它在喊什么万水千山总是情,心里还纳闷。日子久了林喻乔也没再过来,他也没空去想这鹦哥儿,原来完整的话是这样的。

“妹妹既喜欢这鹦哥儿就拿去玩吧。”林喻琪对于鹦哥儿什么的玩意也没兴趣,本来就是哄小孩子开心的东西,早想拿给她一直没机会,后来她禁了足也就忘了。

“乔儿知道大哥哥最好了!”

笑的两个眼睛眯成弯弯的月牙状,林喻乔摆手,“不过鹦哥儿还是放在大哥哥这里吧,要是给了我,平日就没借口来哥哥这里玩了!”

林喻乔这话说的实在,陈良侯和林喻琪都给逗乐了,拉过人来捏捏脸,陈良侯大方的许她,“那乔儿喜欢鹦哥儿么,喜欢的话爹再给你找只更好看的!”

“父亲送我只碧眼猫儿吧,要小小的,纯白色的。”林喻乔前世就想养只猫,但是那时候省吃俭用要买房子,自己都快舍不得吃喝了,既没精力也没余钱去做猫奴。

好容易这一世富贵了,既有钱又有时间还不用自己照顾,林喻乔赶紧抓住机会,用脸蹭着陈良侯的掌心卖萌,表示自己可喜欢可喜欢猫儿了。

老男人果然受不住会卖萌的小萝莉这一大杀器,一激动就买买买。

“成,赶明儿找到了就给你抱过去!”

林喻乔心下欢喜。就教了两句话,她既玩了鹦哥儿,又讨了林喻琪和陈良侯的欢喜,现在还得了一只猫,一本万利啊。

延伸阅读

品尊窗帘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gv07.shtml
品尊窗帘加盟项目主要承接办公窗帘、学校窗帘、机关窗帘、包括布艺窗帘、纱帘、卷帘、电动

永大办公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bohc.shtml
永大办公加盟详情永大(中山)有限公司,创建于1984年,是一家集自主品牌和研究开发、

方缘水处理设备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nkz9.shtml
方缘水处理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设计,开发,制造,为一体的水处理企业。公司拥有一批长期投

盛雄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yah2.shtml
盛雄力和持续发展能力,以求为客户提供更好更出色的湖南长沙激光打标机产品和服务!盛雄激

左右欧包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g67k.shtml
左右欧包的新品欧包,每一款都是别具匠心的艺术品,在选材方面,选用了环保的原材料,用纯

茗超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x1je.shtml
茗很工业胶带项目介绍:茗很工业胶带的生产商苏州茗很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与2001年5

夜猫化妆品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u7pv.shtml
展程国际商贸(北京)有限公司创立于2012年,公司主要经营化妆品、服装等投资业务,旗

博恩五金锁具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dcqh.shtml
博恩五金锁具,官方指定授权总经销德国多玛、盖泽、博恩门控五金系列。广泛应用于国内外重

瑞泰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duhe.shtml
瑞泰毛绒公仔总部是公仔、玩偶、娃娃、空调被、抱枕、家居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茂岳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a82t.shtml
茂岳车间隔离网少售是河北省安平县车间隔离网锌钢护栏厂的产品,其公司位于河北衡水市安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书信]上清道友,在吗第三章在线阅读

    “果然和我、阿不,和朕想的一样!”李世民心中一喜。他最怕的就是像国库、粮仓这些重点建筑不能分配属性点,不过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他操纵意念,将意念移动到国库的加点旁,很快,一条信息浮现了出来:“大唐国库:年收入为3400万贯,D级国库。““是否强化大唐国库?分配属性点后,大唐国库将拥有如下属性:年收

  • 得道为尊在线阅读第二章

    害死国公府小姐,这罪名可不轻,想来她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此倒是便宜了贾史氏,一下子除去两个碍眼的人。想到这里,方菲菲惊出一身冷汗。她反反复复仔仔细细又过了一遍贾婉的记忆,尤其是出事之前。当时原身带着丫头从祖母院子里请安回来,正准备回房,有个丫头说花园里有株玫瑰开了罕见的五色。国公府都知道老夫人最

  • 加勒比海盗同人 永远的自由海第10章在线阅读

    许好确实被骗了,但是那件事也不算是一个特别不好的结局。虽然当时的许好无比希望自己的善意不要被中年叔叔辜负,但是许好的老师和朋友们守护了许好的善良,给了许好可以继续帮助别人的信心。许好更加珍惜这里的日子,但,也还是会常常想念江周。不知道是不是越是想念的人,就会奇迹一般有一种可以感受大事发生的超能力。许

  • 转瞬而逝的青春烟火第7章在线阅读

    “今天又是新一轮的天下第一选举,得到天下第一令牌的可到万三千万大人的酒楼免费消费。”一位小厮站在台上喊了起来。“那我还要换么”一个看上去魁梧的男子立马跳了出来。“您这天下第一大力士的头衔已经有七年没变了,只不过今天还是要换一换了。”“和谁?”“就是您身后那位姑娘。”而这时刘寒刚好走了进来,便太口说道

  • 玄天情尊劈柴斧头当木雕工具?(7/x咸鱼求收藏)

    第七章:唐风一脸无辜的看向何炯,耸耸肩。“何老师,我做人呢,很低调的,你不问我哪好意思开口。”你敢说你低调?黄雷瞪大了眸子,他请唐风去家里吃饭,每一次都是他老婆亲自下厨。这待遇也是没谁了。最关键的是唐风只给他老婆雕刻了一件作品。花了他三千呢。最让黄雷不能忍受的是,唐风还在木雕不显眼的位置上,刻着几个

  • 栗子店情事在线阅读第三节

    临也在没有被带走的日子里,依旧跟着哥哥上山下海,做着些锻炼,见识着不同的人,直到有一天。这天,天清气爽,临也跟着龙一起到菜园里去摘菜,却听闻,有一伙海贼来到了这里。来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小村庄,企图抢点物资。临也看向龙,问到,“哥哥,怎么办?我们要冲出去么?去帮助那些村民么?”龙看向村庄里的喧闹,迟疑了

  • 梅花烙·恶女难驯在线阅读第五节

    宫中本就风云变幻,危机四伏。有人落寞,就有人得意。皇上的宠爱不过是一朝恩宠,一日喜,一朝冷落,一日忧。“我一个人到御花园去走走,你们无需跟着。”她像是在跟自己的婢女说话,又像是自己在自言自语。宫女们都没有理她,有的还在一旁嘲笑着她,根本都未把她当做宫嫔来看待。现下也已将是秋季,御花园内的花朵,也唯有

  • 执手错肩在线阅读第6章

    紫禁城外,一个捏这拂尘提着灯笼的小太监,从紫禁城西角门往外探头探脑的望着风声,远远站着的城门戍卫应该也是事先打点过了,对他鬼祟的状态也不闻不问。原来他是西宫李明达手下听差的常随小太监,此刻正奉了大太监李明达的令在这传接消息。另一面,西宫景妃已经产下男婴,西宫上下无不欢喜异常,此时李明达已经按之前与景

  • 重生柯南之黑衣组织副总纪事在线阅读第七章

    浓绿的海岬上修建着一座广阔庭院,在地势最高处占地几十亩,俯瞰着无边的海景。庭院里有一株形如华盖的巨大古樟,樟荫覆盖下,朱顶飞檐的小亭子,白石围栏的活水池塘,水声淙淙,偶尔有鱼跃出水面。池塘里荷花粉翠,太湖石古意森严,一座精雕细琢的石拱桥越池而过。走进这座庭院,石晶觉得太静了,静得她不敢再往里迈步。罗

  • 我不是天文学家收徒

    于是南音便起身,又手冥想出灵力,然后四处观察房间,发现并没有攻击对象。便来到窗前,打开窗户。心想,不知道现在的我从二楼跃下会不会受伤。思量片刻,便一跃而下,轻松落地。如今已是十二月,冷风呼啸。若唤在平常,姜越洋只穿这么点单薄衣服,一定浑身发抖,可如今迈入引灵之境,浑然不觉寒冷。南音望向四周,发现一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