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逐云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谢清世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敢!奴婢不敢!”凤千叶额头沁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丹唇翕合,艰难地吐出求饶。见夜寒岐这架势,她这酒是不喝不行了。

凤千叶索性了接过酒杯,递到唇边一饮而尽。

大殿上的人都被这一出吸引了目光,殿中静谧无声,无人敢在此刻声援这倒霉的宫女。

岐王面无表情地盯着易了容的凤千叶片刻,不禁觉得有趣又可笑。

而饮完酒的凤千叶跪在地上,垂着脑袋,纤细的玉指紧紧握着空酒杯,心里把夜寒岐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起来吧。”冰冷而玩味的声音传入凤千叶耳中。

“谢殿下。”她闻言起身,恭敬地颔首侧立到一旁。

见那暗色的地板上留下了一抹水迹,夜寒岐危险地眯起眼眸。

凤千叶只作若无其事,心里头思索着自己要怎么将这令牌悄无声息,不被察觉的放在夜寒岐身上。

无意中,目光落在了面前冷峻的男子侧脸上,凤千叶有些怔楞。这个眉目可如画的男人,撇去冷漠无情,怎么看还是很帅的,凤千叶这样想着。

“倒酒。”还在思绪中,冷冷的声音又响起,拉回了发愣的凤千叶。

她微微颔首,依言上前,只在片刻,心又生一记,只见她脚下一滑,重重跌在岐王膝前,却不引人注意。

“岐王饶命。”她迅速爬起低头谢罪,可余光只见男人稳坐如山,目光平静如水看着殿中水袖翻飞的舞姬。

凤千叶撇撇嘴快速地斟好酒,退到了一旁,但目光却是看着皇上右手下方的年轻男子。

见他带着探索地意味望着自己,凤千叶红唇弯起一抹得逞的笑。

就在刚刚,在她摔在岐王膝前时,已经悄无声息地将令牌放入岐王垂在膝旁的袖内。

年轻男子会意地勾唇一笑,面上得意地昂头灌了手中把玩的酒。

殿中一曲舞毕,岐王收回了放空的视线,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身侧的女子,便自斟自酌地倒起了酒。

可正当他轻嗅着那醇厚的酒香,要启唇轻抿的时候,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父皇,儿臣听闻皇叔近日频繁出入军营,不知是否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身着四爪蟒袍的太子施施然地站起来拱手作揖道,目光有意无意的触及那个不动声色的人。

“哦?”着明黄色龙袍的夜泽韬眼底闪过一抹阴狠,看向岐王,用目光询问事情的真实性。

“并无此事……只是太子,要好好保管此物才是。”岐王放下酒杯,抬起慵懒的眼眸,简单的答道。随后从衣袖里拿出那手掌之大,刻着繁复花纹的金色令牌来,交与了身旁立着的太监。

一番行云流水,夜寒岐又执起了酒杯,只是垂眼望着杯中酒的目光冷若冰霜,仿佛要从里面掉出了冰渣。

见着太监手中的令牌,皇上阴沉地扫过太子一眼,只是一瞬间,面上很快无意地掩过了波澜,浮上了欣喜:“这不是前些日子太子遗失的将军令吗?真是多亏岐王把这将军令牌找回,朕重重有赏!重重有赏!”手中握着令牌的手却青筋暴露。

片刻之后,殿中又热闹了起来,只是各怀鬼胎,都在想这堂堂太子,竟然将军令牌弄丢,还是让岐王来提醒,真是丢人至及。

见这歌舞升平里,处处藏着明争暗斗,与深不可测的心思,凤千叶悄然地退出了殿中。

“嘶。”退出殿后的凤千叶倒抽了一口凉气,揉了揉发酸的肩膀,心想她的单子总算是完成,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她真是一刻都不想呆下去。

下次有关岐王的单子,她还是少接为妙!银子没了可以再赚,可她小命没了,那可什么都没了。

望了望无人的四周,凤千叶点脚一跃,灵活的身子便身轻如燕地快速在屋顶上穿梭。

眼见着就要出了宫门,忽然,背后一道寒气袭来。

惊得凤千叶手忙脚乱地堪堪避开,转过脸一看,才知是那讨人厌的岐王。

只见岐王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二话不说,犀利的掌风便对着她袭面而来。

凤千叶利落地歪头避开,面上一凝,暗骂这岐王变态!

要知道他这招招出手,可都是想置她与死地!

暗骂着,步步退后的凤千叶迎了上去,利落地接过了夜寒岐的狠招。

可几番过手后,凤千叶武功终不敌夜寒岐,气势很快便占了下风,不出半招的功夫就被岐王抑制住了手脚。

“怎么?玉佩是不想要了?”夜寒岐擒住凤千叶乱动的手腕,用他低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要!谁说不要!”凤千叶抽了抽被禁锢的手,有些吃痛,却不甘示弱地喊道。那玉佩对她极为重要,怎么会不要!

“那就乖乖地别动!”夜寒岐压制着嗓音威胁道,说着手上又加了力道,防止她乱动。

湿热的吸气钻入凤千叶的耳蜗,搔搔痒痒,有些酥麻。夜寒岐这突如其来的暧昧动作不禁让她有些脸红,暗暗咒骂他伪君子!

“好,我不动,你放开我。”凤千叶抿着红唇,妥协地停止了挣扎。

殊不知就在这刻,夜寒岐快速地交替了手,一手擒住她,一手而上,往她的面上袭去。

可也就在这掩耳不及迅雷之势,一股凌厉的掌风从他身侧袭来。

“皇叔莫不是喝多了,对这样姿色的女子下手?”只见攻击岐王的人便是前几日在客栈找凤千叶谈交易的夜沧澜。

夜沧澜抓着夜寒岐的手腕,面上挂着若有若无地笑意。

“自然不是。”夜寒岐眼眸一冷,松开了对凤千叶的牵制。只是一瞬,一红衣女子不知从何处而来,揽住了凤千叶的腰肢就飞身而去。

夜寒岐眉头一拧,正想去追,却被夜沧澜拦了去路。

“皇叔真是有个好脑子。”夜沧澜挂着阴测测的笑意,讽刺道。今日如此他也能化险为夷,算是他失了策。

见两人早已消失在了上空,夜寒岐面无表情地轻瞥了一眼挡在他身前的人,转身一跃而下。

“死人妖!你是不是想等岐王杀了我,给我收尸才出现!”凤千叶狠狠掐了一把身旁人的腰,质问道。

这次出任务,她为了以防万一,特意嘱咐了凌煜萧在宫外与自己接应,没想还是差点栽在了夜寒岐的手里。

“嘶……小叶叶,疼啊!奴家这不是来了嘛!”凌煜萧如柳的腰肢一扭,吃痛求饶道,手上不忘轻轻地将凤千叶脸上的人皮面具揭了下来,一脸嫌弃地丢到地上。

“这副模样可一点都不适合你!”

凤千叶摸了摸自己光滑如玉的面颊,皱着鼻子,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哼!要不是看在你及时出现,我今天如果有命回来,定要好好治治你!”

“天地可鉴良心啊!小叶叶,奴家可是出卖了色相才给你搬的救兵……”凌煜萧竖着三支,似对天发誓状,不满道。

“出卖色相?你……噗哧,凌煜萧你真行!还好夜沧澜没识破,不然你完了!”凤千叶先是柳眉颦蹙,顿时又了然地捂着笑。

她还在奇怪太子为何会出手救自己,原来……虽然这件事情关乎着凌煜萧的名誉,可是她还是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完全无视身旁某人怨念的眼神。

“喂!凤千叶!你再笑,奴家我可是要生气了!”

“好好!对不起,我不笑!可是,我真的忍不住……”说着,凤千叶难忍地径直笑出了声。

交谈之间,两人回到了客栈,凌煜萧还想看看凤千叶有没有受伤,却被她赶了出去。

延伸阅读

无限之我有亿万个电影世界家族大比  http://www.cnk88.cn/dkm6.shtml
“父亲大人,那就一言为定了,不许反悔。”班冬露出狡黠的笑容,然后不给班图尔特·军说话

[综影视]难忘旧时光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cnk88.cn/g8zt.shtml
林锐运球过去。过了半场之后,无视要球单打莺歌,直接指挥打战术。莺歌的位置太差了,他进

踏尘仙孤刑罚  http://www.cnk88.cn/6p97.shtml
星启大陆,荆薇帝国辖下,天南行省靖安府。靖安府境内第一宗门——天玄宗,坐落于府道南部

快穿:我是铁骨少年郎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cnk88.cn/y6ka.shtml
季星在收拾要带去偶像练习生的行李,虽说节目组通知里表明大部分日常用品都已经替他们准备

从零开始的综漫生活第七章  http://www.cnk88.cn/uqw2.shtml
如果你问马智郁五天之内救了两个人的感想是什么,她给你的回答一定是——啊,其实没什么感

网王 真田同人 莲漪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cnk88.cn/s8rp.shtml
白巧与丹药入口即化,李涵文几乎都没怎么品尝到巧克力的味道就消失在了他的嘴里,这让他的

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cnk88.cn/gj8s.shtml
殿内突然沉寂了下来,刀疤男皱着眉若有所思,地上跪着那人,更是瑟瑟发抖不敢说话。不过一

岳银瓶传海难  http://www.cnk88.cn/xb43.shtml
1857年9月10日,来自美国各地的淘金者队伍,那搜载满黄金的著名“中美号”汽船遭遇

花花修恋记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cnk88.cn/ua38.shtml
“小姐,你真要去找那个小偷?!”金锁将自家小姐换下来的男装收拾好,看到自家小姐对着铜

我,真的不想当穿越者之会员身份(求收藏)  http://www.cnk88.cn/608.shtml
挂断电话后,姜春晖看向阮文超的眼神都变了,如同看到财神爷,救世主。就连姜可人也是诧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晋匪王在线阅读第十节

    端端正正地坐在堂前的县令爷,竟是一个看上去年岁将将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虽然看上去尚显青涩,但他脸上着实有一种县令爷不怒自威的表情;如和上位者一般高高在上的气质。“砰!”县令爷狠狠一拍堂台。“兀那三个人犯,怎是不懂规矩,庭堂之上,为何不下跪!”“我等无罪之有,为何要下跪。”其声音落下,不论是应之前还是李

  • 我有一座监狱在线阅读第十章

    而吉姆和韦伯的震惊之旅才是刚刚开始而已!接下来的半天时间,他们又是领着秦津羽做了球性的训练,而又是一波惊叹。三分线之内不管是哪个点的定点投篮,急停跳投都是百分百的命中率!一开始还啧啧称奇,而再到后面看到秦津羽在三分线外,有人防守的情况下也是能够保证百分之百的命中率之后,他们就不淡定了。“上帝,秦你真

  • 幸福小区七号楼之血染清风驿(8)

    大哥,这清风驿站既然不好通过,那咱们难道就不能绕着走么?咱们绕开主路行不行?杨习小声道。西糊子你这明显就是不知道啥叫清风驿。胖子立马显摆起来,对于这些个地理杂文,胖子最是了解。胖子早年曾是个教书匠。在峡口镇方清堂教过几年书,至于后来为何落草为寇,他自己不愿提,别人也不好问。这清风驿曾经也是一夫当关,

  • 我在洪荒重生了十万次为人谨慎苟道长

    又是一年清明,秋雨绵绵,滴滴答答地嘀嗒于青石板,永定城内亦是不复曾经的繁华,原本熙熙攘攘的街道冷冷清清,整个城池都弥漫着清冷的气息。而清风和腐儒孔德两个狗东西倒是忙的开心,一个做纸钱祭慰亡灵,一个写字赞颂先祖,赚了个盆满钵满,曾经一个星期才舍得去一次的临仙阁,整宿整宿在里面花天酒地。清风还好,只是眼

  • 申氏画师在线阅读第四章

    颓唐地摊在客厅的地板上玩了一晚上的**,直到第二天清早闹钟零响,柯湛忽然从地上一跃而起。精神奕奕地从衣架上卸下那件昨天依旧没来得及洗的职业正装,柯湛将上面的名牌取下来,挥手把衣服往洗衣机里面一抛。反正就要被开除了,干脆怎么高兴怎么穿。他随即从衣柜里捞出一件V领短袖T恤往身上一套,牛仔裤,板鞋,穿完又

  • (伏黛)盈盈一水间第五章在线阅读

    既然对方都要求我们再拍几张照片过去,就说明我们家太宰入了对方设计师的眼。但那通来电来得过□□速,让我一个经历风浪的女人差点乱了阵脚。我捏着手机呼出口气摁下了接通键。“雨宫小姐,我们的设计师对……”和我对接的工作人员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那边传出来的背景音——声音听起来比较陌生。“我要看你家艺人穿着白衬衫在

  • 降服我的星座美男在线阅读第5节

    景瑟看了眼来人,并不认识,知道是找慕容天泽的也就不说什么了,希望自己不耽误他的事情就好。“老大,这是粥。”只是老大这个词儿听得景瑟很是别扭,还老大呢,你咋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你先喝点儿粥吧。”见景瑟的表情并不像是认出了黑小宝的样子,慕容天泽就让她先喝粥,想着应该很长时间没有吃饭了。景瑟这会儿也是

  • 七十年代重新生活之乱世酒家(四)

    阿宝在酒楼门口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直到太阳临近落山,才从横街的巷子里瞧见老板娘的身影。“老板娘,老板娘,你可算是回来了,要是再不见你回来,阿宝可得关了门让大伙都出去寻你去了。”厨子手里拎着一筐还挂着水珠子的大白菜,隔了大老远就扯着嗓门喊。降红没说话,只在门口驻足,看了阿宝片刻。阿宝站在门边上,也没说

  • 指愿在线阅读第四章

    冬宁也算小看了方丽。隔天的碰面,她以为会出现两方尴尬的局面。事实是,不自在的只有她一人。方丽还是老样子,轻声软语的和她交代工作,对于昨夜的电话,只字未提。其实俩人心里都清楚,有些东西已经变了。下午,冬宁又被叫到了会议室。凌云手里拿着一封档案袋,说话仍旧是开门见山的风格。“明天来个新人,你把工作跟她做

  • 行者在线阅读第6节

    头一天上课,作业不多,也就做做预习,看看书。张晓菡侧头时陈薏茹刚刚放下笔,她肥着胆子凑上前去瞅了一眼,正巧陈薏茹回头,两人撞在一起,张晓菡捂着被撞的鼻子往后仰了仰。陈薏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听到笑声的赵志义也转了过来:“怎么了怎么了?”陈薏茹没搭理他,只看着张晓菡被撞得微微红了的眼睛:“撞得严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