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是魔鬼吗第8章在线阅读

作者:王老吉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个时辰了,整个儿端本殿里只太子所睡的东暖阁里灯火通明。

梅怜宝一进了殿就被两个大太监挟持了,一个扭住她的膀子,另一个则利落的夺了她的金簪。

梅怜宝吓的出了一身的白毛汗,张着嘴久久才合上。

到底是她天真了,以为拿个金簪就能自己做主去死。遇着真正掌事儿的,担得起她这条贱命的,自己想死都是死不成的,就比如此时掌握了她的一切的太子孟景灏。

这人就是她的天老爷。

德总管收缴了她的金簪,一个眼色下去,就有两个大宫女上来要搜她的身。

“很不必。”梅怜宝躲开了这俩宫女的手,往旁边一站就主动解下火狐裘扔到地上,她里头穿了一件翠色小鸾凤云肩的袄,下头是一条绯色织金四季花卉马面裙,都是她侍寝后新得的赏赐。

“我这辈子,只我的章哥哥可脱了我的衣裙,拔了我的发钗玉环去,别的人,我可是抵死不从的。”一边说着一边把袄子、裙子都脱了下来,只剩里头一条红绡抹胸儿裹着她沉甸甸的肥嫩。

早在梅怜宝开始脱袄子的时候,德总管并一干太监宫女就垂下了头去。再是低贱的家姬,此时她还能爬上太子的床,那身子便不是他们这起子阉货能看的。

“梅姑娘请进去吧,太子就在那幕帷帐后头等着您。”德总管垂眼躬身道。

却原来梅怜宝脱衣裙的地儿和太子所在的暖阁紧隔了一层厚重的藏青帐子,怕是梅怜宝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里头那男人早一清二楚了。

“那口碗莲呢,把碗莲给我,殿下的谕令,我可得好好遵从才是。”亡羊补牢,希望为时不晚。

垂着眼的小德子微哂,一个手势下去,很快便有一个大太监将碗莲捧了来,奉到梅怜宝手上。

将小小一口碗莲顶到脑袋上,梅怜宝撩飞眼角,微抬下巴,扭着腰身儿,娉娉婷婷的就走了起来,头上那盛着水的碗莲不用手去扶都稳稳当当的。

不过顶盆小莲花,有什么难的,她可是练过的,顶着厚厚一摞书本都能走出青楼花魁的步态和身姿,一扭腰一抬臀都好像能带出一缕靡香儿。

梅怜宝一点也不怯,掀帐子就走了进去,迎头便撞进了太子的眼睛里,去了金冠博带,穿着家常的四爪蟒袍,套着薄底青缎软鞋,背着手,就那么活生生的立在梅怜宝眼跟前,她在他眼里亦看见了活生生的自己,忽的她就笑了。

一笑倾城那靡艳色仿佛能腐烂了谁的心似的。

一股酥麻感从四肢百骸猛烈火辣的往尾椎骨就那么忽然的凝聚了去。

梅怜宝眼尖的看到,那原本平坦坦的龙爪处凸起了一块。

她又笑了,眉梢眼尾都透着一股儿坏气。

什么坏气?

你明知道她是个坏女人,却依旧寻着坏气往她身子上凑,这坏气就成了毒,毒里湿津津的是艳,偏偏就想在她一身的艳糜里腐烂,烂了肉,化了骨,瘾头却越来越浓烈。

这一失足,再想做回好人那是不能了。

由佛入魔易,由魔再去做佛,那是不能够了。

背在身后的手是紧紧攥着的,并不长的指尖把手掌心戳出了五个血痕,太阳穴处一鼓一鼓,好像随时都能钻出个什么似的,掩在袖子下的手臂上,青筋也该是暴起的吧。

孟景灏只觉自己看见的不是个女人,五颜六色,光怪陆离,透明的薄膜下一头野兽在呐喊,在吼叫,在挣扎着想要破膜而出,他看见的分明是撑起九条尾巴,光着身子在媚惑他的妖狐……

这妖姬!

“阿奴,弹琴!”孟景灏“嚯”的转身,大步坐到暖炕上,往引枕上一歪,便是看向梅怜奴,他得用梅怜奴洗洗眼睛,净净心。

梅怜奴被瞧的脸红,温顺的应是,重又操起了琴弦。

梅怜奴自小被梅严德厌弃,将她扔在狗窝里养大,两个月前才被太子偶然救出,一见之下惊为天人,遂弃了梅怜宝而疼惜梅怜奴,并决定带回姐妹俩,在发现梅怜奴不仅什么都不懂,纯洁如白纸,连说话都不利索的时候,立马请了四个嬷嬷专门教养她,有时甚至亲自指点她练字、画画、弹琴。

在孟景灏来说,梅怜奴有如今的模样,是他一笔一划,按着自己的喜好在她这张白纸上描画出来的,在很有成就感的同时,对这个白如纸的孩子更多了几分信任和爱护。

更别说,梅怜奴的容貌很像观音,有她在身边时,他心里很平静祥和。

对于一个能给他片刻安宁的女子,他多给几分宠爱又有什么呢。

她比梅怜宝可好多了。

他坚信,如若梅怜宝入宫,必是妲己褒姒之流。

为防有心人发现梅怜宝并利用她,他就把她弄到了身边,他得把这个女人看押在身边才能放心。

他修的是克制的帝王之道,和父皇不同,他坚信自己能够抵抗的了梅怜宝的美色。

与此同时,他还想用梅怜宝助自己修习克制之道,再也没人比梅怜宝适合做他的磨刀石了。

之所以宠幸她,却不是他受不住诱惑之故,而是他坚信一点,堵不如疏,一味儿的把这块艳肉吊在嘴边却不吃便心心念念,念念不忘,越是不忘越是想得到,一旦爆发将不可遏制,而偶尔的宠幸却不沉溺却是正正好。

再有时,拿她磨练自己,自己能忍住诱惑而不动心,克制之道才更加稳固。

身为帝王,整个天下都在掌心,若不能很好的克制自己的妄欲,国将亡矣。

故此,梅怜宝暂时不能杀。

看着梅怜奴的脸,思绪纷飞,想到此处,孟景灏才又看向梅怜宝,这一看却吓了一跳,这妖姬头顶朵莲花,正跪在他的脚踏上眼巴巴的瞅着他呢。

“滚下去。”孟景灏没好气的一指琉璃宫灯下,“那里跪着去。”

身上背着黑锅呢,梅怜宝不敢说话,老老实实的去跪着。

她跪着,梅怜奴却坐着,心里很不平衡,便是撅嘴道:“殿下为何罚阿宝,阿宝那么喜欢殿下。”

“你还有胆问?”孟景灏从那肉嘟嘟很适合啃咬吮吸的小红嘴上移开视线,瞥一眼梅怜奴洗完眼睛后又厉声道:“谁娇纵的你动手打孤的侍妾,真当孤不舍得赐死你吗?孤若要你死,你有九条命也不够用。”

“哪有九条命,就一条,还捏在你的手心里。”梅怜宝嘀咕。

“你说什么,还不认错?放肆的东西。”孟景灏虽气恼,然而语调平淡,脸色深沉,五官不动,一点也看不出他的真实情绪。

梅怜宝忙道:“这不是一时忘了吗,是我绊的她,我就绊她了,怎么摔不死她,摔不死摔坏那张丑脸也好啊。”

孟景灏胸腔起伏,“嚯”的起身,大步走近梅怜宝,捏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一双龙目正对着那被红绡抹胸儿裹出的深沟……

转身,孟景灏捏了捏手指,背对着梅怜宝已是恢复了平静,重又歪腻到引枕上,拿过放在炕头紫檀木矮柜上的玉如意把玩,羊脂玉的材质,摸起来油光水滑……

油光水滑……那沟壑……那玉山红缨……

打住!

孟景灏垂下的眼睛里森森杀意爆满又克制的隐去,再抬头云淡风轻,一派高深莫测。

“敢做敢认,孤倒也欣赏你这不知吃了什么得来的底气,但孤赏罚分明,对朝政如此,对内帷诸小事亦如此,你所犯之罪,足矣赐死数次了,只孤念你、念你……”孟景灏想不出来梅怜宝有什么长处可以让自己网开一面,总不能说:念在你长的很妖孽,有助于孤修炼克制之道吧。

孟景灏无语,气氛一时凝滞,虚空里点了点梅怜宝,但也不好直接骂她没个贤惠处,那般就暴露了他想饶她一回的心思,便是囫囵过去这个“念在”,直接道:“你若能在不碰孤的情况下,让孤宠幸了你,孤就饶你一命,否则,一杯毒酒少不了你的。”

延伸阅读

幼小珠心算加盟  http://www.hotelclearinghouse.com/glld.shtml
义乌市珠心算推广培训中心是经义乌市教育局批准成立的珠心算教育专职机构,中心为浙江省珠

青嘉加盟  http://www.hotelclearinghouse.com/xxzf.shtml
青嘉铁礼品厂以其创新设计、精湛工艺、好服务而受到国内外客商高度赞誉,公司自2000年

高丽世家橱柜加盟  http://www.hotelclearinghouse.com/pftz.shtml
高丽世家橱柜总部全面推行品牌扩张战略,以韩国高丽世家有限公司为营销中心,高丽世家橱柜

小明医声加盟  http://www.hotelclearinghouse.com/gmj0.shtml
暂无

华信加盟  http://www.hotelclearinghouse.com/gmxp.shtml
山东邹平华信烤漆设备厂专门从事家具喷烤漆设备、汽车烤漆设备、工业涂装设备制造销售。通

知音洗衣加盟  http://www.hotelclearinghouse.com/s4xi.shtml
美国知音国内外集团,总部坐落在美国特拉华州纽华克市繁华的商业区,是专职从事干洗连锁经

芭琳加盟  http://www.hotelclearinghouse.com/pyhu.shtml
芭琳墙纸总部经销批发的壁纸、墙纸、壁画、壁布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金鼎山加盟  http://www.hotelclearinghouse.com/ppf7.shtml
金鼎山包装设备是从事液体、饮品灌装包装机械、水处理设备的开发、制造、营销和服务的高科

彩虹部落加盟  http://www.hotelclearinghouse.com/absj.shtml
彩虹部落家纺布艺总部经销批发的抱枕、靠垫、抱枕被、枕芯、棉麻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

西狗精选超市加盟  http://www.hotelclearinghouse.com/0ux.shtml
作为跨境O2O新零售企业,西狗国际近年来在业务布局和发展上都取得了显着的成果,西狗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七星剑皇之惊人的表现(3)

    叶烁一路上被补人们照顾的舒舒服服,像头猪一样的生活,非常的享受。”突然叶烁挥了挥手让队伍停了下来,叶烁仿佛闻到了什么感觉到血腥味极奇的大,弥漫在整个周围。”叶烁闭上了眼睛,发现自已的精神力变的十分强大。”叶烁用精神力探测了一下,发现一个妖兽在跟着他们背后。以现在的他跟本不是那个妖兽的对手,要是以前的

  • 火影之最强火遁在线阅读第2章

    车在飞行着,像是在山洞里又像是在管道里。“我们在巨人的场子里”文豪大喊道。“你昨天晚上玩**来着吧,这是现实!”文迪大吼。“不是,我看动画片来着”文豪反驳道。两边有无数的叉路,真的很像是在巨人的肠道里面。文迪的脚一直在刹车板上狠狠的踩着。车子一点减速的迹象都没有。小点慢慢回过神来,紧紧地看着前面,好

  • 一锤定神第9章在线阅读

    省城的夏天是无比炎热的,天公好像发烧了,室内气温竟达35度以上!太阳似火球一般,炙烤着大地,空气闷热无比,地面滚烫滚烫。狗躲在阴凉处,伸出长长的舌头“嘘嘘”地喘着粗气,知了使足了劲,“知了,知了!”地叫唤着。路旁的树无精打采地站立在那,没有一丝风,树叶纹丝不动,上面落满了厚厚的灰。一个夜班上完了,马

  • 玄幻之神兽大熊猫第三章

    第三章:姐妹这应该叫……打蛇打七寸。沈微微在柜子里面翻了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了一个上锁的小木箱。沈微微照旧用那根在沈四明的屋子里面翻出来的铁发夹捣鼓了一番,就把盒子打开了。里面并没有沈微微以为的很多的钱和票,沈微微拿出来大致数了数,一共二百八十七块钱,和一些票。沈微微皱眉。按理说,不应该啊。她虽然一

  • 我复活了神话在线阅读第十章

    俞暖曾经是不喜欢等于被等的,但是就在她刚刚转头的一刹那,她突然觉得,人的潜意识是喜欢等的。预知不到的未来总是让人期待又惊喜,兴奋又刺激。她有一段时间特别痴迷小王子,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写道:“如果你说你在下午四点来,从三点钟开始,我就开始感觉很快乐,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来越感到快乐。到了四点钟的时候

  • 重生之现代至尊在线阅读第七节

    无飘回到房中,渐渐的也平复了心境,一抬眼,发现父亲不知什么时候竟出现在身后。“爹”无振兴走到了无飘的床上,坐了下来。看到父亲坐下,无飘也坐在了父亲的身旁。“你从小就聪慧,凡事一点就透。在修炼一途更是走的比我当年更早。”说道这,无振兴眼中出现回忆之色。“当年,在你爷爷的期盼下,我和你大伯三叔我们三兄弟

  • 痴情最无聊之活下去

    是什么?……是什么!你倒是说啊!短刀阴着半张脸狠狠地瞪着检非违使。怎么的,感觉他的手感不好就要灭他口吗!如今的状况可是自己手里有武器,如果要打起来可不一定谁会赢!短刀呼吸变得稳定了起来,他缓缓压低身子,双黑的眼眸紧盯着对面面上丝毫没有动摇的打刀,就在这时,他脚尖突然微转,身子顿时像柄箭冲了出去——恩

  • 时空神戒在线阅读第9节

    昏暗的房间。只有一盏油灯照亮。偌大的chuang上只有许琰一个人在躺着,至于抓来的红袍安莲,只能睡在地毯上。作为奴隶,这已经是最好的待遇了。按照希嘉丽等人的建议,都想着绞死来自半兽人军团的安莲,蛮族复仇的心理。毕竟人类与半兽人的仇恨,绝不仅仅那么简单。镇上之所以没有一个壮年男人,都是因为征兵参加对半

  • 都市之神豪皇帝之JOKER(1)

    江城站在那道光束之前,难得有些紧张和犹豫。这是他作为玩家最重要的时刻——领取自己的第一张卡牌。领取后他就要进入第一场**,再没有拖延的机会了。眼前光束闪耀着明黄色的光,直通明亮的天际,却并不刺眼,冥冥有着要人将手伸入其中的呼唤。江城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于是那光彩就落在他漂亮的浅灰色眼睛中。数秒后他深吸

  • 综武:藏剑叶英在线阅读第三章

    江曼觉得自己活的特别讽刺。她在“创州集团”工作的这几年,江曼不认得童沁,如果不是江斯年娶了童沁,江曼还是不会认得童沁本人。童沁是集团董事长童刚的女儿,27岁。高中毕业童沁就生活在深圳始终没回青城,直到结婚的前一个月才随他搬回。江曼委屈,他脚踩两只船踩的很稳很稳,稳的在骤雨到来之前愣是没有让她闻到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