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伴你逍遥[倚天杨逍同人]我错了,求你原谅我

作者:沉渊有鱼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王瑞心中郁闷,自己的老婆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他,这不能不让他感到做人的失败,感觉自己很可悲!

不过,算了,一切的一切,都到此为止了!

只要家族完成他的要求,他马上就走,离开这个他得不到任何信任的鬼地方!

他要履行与爷爷的约定,继承家族万亿财产,同时履行家族义务!

王瑞心绪起伏,舒雅还是不放过他道:“我告诉你王瑞,你可不能借高利贷,你会害死我和彤彤的!你懂不懂?”

王瑞摆摆手:“不是高利贷!你不要胡思乱想,还有不要问了,我说不是就不是,我不会害自己的女儿!”

说完,他再也提不起一丁点儿兴趣跟舒雅理论。

这时,医院里一大群医生急匆匆朝他们走过来,走在最前边的居然是医院的老院长庞博!

老院长曾经是人民医院的第一把刀,就算现在退休返聘做了行政,也依旧德高望重!

他手底下培养出来的优秀主刀不下百人。

他是桂市,乃是整个江南省医学界的传奇人物!

他来到王瑞跟前,居然放低了姿态:“请问,您是王瑞王先生么?你好你好,我是这里的院长,我叫庞博!我立刻带着我们院最优秀的主刀医生亲自进手术室,用最科学最合理的方案进行手术!您请稍等……”

一名德高望重的老院长对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用“您”这样的敬语,在很多人看来都十分违和,特别是老院长身后的一群白大褂,一个个面面相觑。

看着院长带着几名中年主刀进入手术室,王瑞多少松了口气。

一个小时后,庞博带着几名中年主刀走出来,还报喜说:“王先生,令爱第一阶段的手术非常成功,我们已经采取了最好的手术方案,您放心,令爱现在状况十分良好。”

“接下来,我给您两个十分中肯的建议,一是立刻转院,转到京城的大医院进行接下来的手术,毕竟,那里有更好的手术条件;二是邀请京城的专家来我们医院会诊以及飞刀。”

王瑞不太懂这些,试着问:“你是权威,如果让你替我做选择,你的选择是?”

院长立刻道:“我会选择留在这里进行接下来的手术,毕竟长途奔波对患者不利,就在刚才,我已经接到了京城医科大附属医院高院长的来电,他们已经派出最好的外科大夫乘专机过来,还有协和医院,301医院也都已经派出专家,所以……”

一旁的舒雅紧张得不行,打断说:“庞院长,我的女儿伤得很重么?为什么……为什么闹这么大动静?”

王瑞也十分想知道彤彤的伤势,不由忐忑的望向庞院长。

庞院长有些尴尬,忙摆手解释:“王先生,您……您别误会,令爱的伤势并不算严重,至少,不会危及生命,之所以兴师动众,是因为用最好的专家进行会诊和手术,可以保证最好的术后恢复!”

“您可能不知道,外科手术是个细致活儿,专家和非专家手术效果都是不一样的,专家更注重肌腱、血管、神经等等方面更加精细的修复。”

“不瞒您说,我和这些专家一样,都接到了死命令!必须让您的女儿百分之百恢复健康,百分之百没有任何的后遗症,百分之百就跟没受伤前一样!所以……”

王瑞道:“好了,我明白了,就按你说的办。”

说完,王瑞转向完全呆愣住的舒雅说:“就听医院安排吧,我相信庞院长会做出最好的安排!”

舒雅点头,随后惊愕道:“庞院长,真的可以百分之百恢复到没有发生事故之前的健康?刚才……看到彤彤的伤势,可吓坏我了。”

庞院长小心翼翼道:“不用担心的,看起来是伤得不轻,但是处理好了会恢复健康的,不瞒你们说,要是没办法恢复你们女儿的健康,后果很严重!所以,没有谁敢懈怠的。”

“后果?”舒雅惊愕的盯着庞院长,又回头看了看王瑞。

庞院长叹了口:“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头,总之,如果没办法百分之百恢复你们女儿的健康,别说是我,就是京城大医院那些院长和专家全都要下课!”

庞院长表情显得有些沉重。

“下课?什么意思?”舒雅疑惑。

庞院长道:“哎,下课说好听点是退休,难听点就是引咎辞职!而且是谁都保不住!”

“啊?”舒雅再次一脸震惊,她望向面色平静的王瑞,她知道,这可能跟王瑞有关!

他还记得一切都没转机之前王瑞说过的话,想来,这就是他说的会妥善安排彤彤的治疗这个情况。

再一想到王瑞给他汇了一百万,以及对她的叮嘱,舒雅整个人如坠梦中!

她自以为了解王瑞,可现在……她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了解!

王瑞究竟从哪里弄来的钱,又是怎么能大动干戈惊动了那么多的人,还威胁上了这些大医院的领导和专家,要知道,京城跟桂市隔了十万八千里呢。

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看着一脸平静的王瑞,无数的疑问在她脑海中盘旋。

可是,任她怎么想,都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王瑞蹙眉,淡淡道:“庞院长,你别管那些威胁,只要你能治好彤彤,我保你没事!”

王瑞说得铿锵有力,透着王霸之气。

庞院长额头上冷汗淋漓,点头:“我明白的,王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一定尽力……不,是尽全力绝对完成任务!”

庞院长两鬓斑白,地位很高,却对王瑞十分恭敬又忌惮的点头哈腰,让人看起来十分的不解。

王瑞摆摆手:“行了,你去对接那些正往这边飞的专家吧,我女儿彤彤就彻底拜托你了。”

庞院长如释重负,刚想带着一众手下离开。

就在这时,一阵喧闹从远处传来,所有人蹙眉,心想不知道这是医院么?吵什么吵?

这时,就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眼镜男蓬头垢面的跑过来,一边跌跌撞撞的跑还一边问人:“请问王瑞在哪里?听说他在医院,请告诉我他在哪里?求你们了……”

心急火燎的问了几个人,他突然看到不远处的王瑞,整个人立刻眼睛一亮,颓废之中好像看到了希望。

他跑着来到王瑞跟前,突然“噗通”一声跪在了王瑞跟前!

“王瑞,王瑞……我错了……你原谅我……你原谅我啊!”他有点激动,头居然开始磕起来。

一旁的舒雅看着眼前跪地的男人,一脸懵,惊愕道:“你……你是宏光科技的高总?”

舒雅认识这个磕头的男人,在一次高端酒会上,舒雅见过对方,当时对方俨然是酒会的主角,受人瞩目的明星,他风度翩翩,侃侃而谈,张口谈的都是国内外经济形势,犹如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当然,她还从很多旁人嘴里听到关于他的很多传闻,说他白手起家,短短几年就创建了一家很了不起的科技公司,而且,他本人还善于经商,短短时间就完成了公司的资本积累,很快就能成功上市。

当时,她对他敬佩得五体投地,还偷偷拿自己那个废物老公跟他对比,结果,王瑞输得一败涂地!

可是现在,这样光芒四射的人居然跪在了自己的废物老公面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宏光抬起头,看了舒雅一眼,立刻被舒雅美丽的容貌给惊住,他下意识诧异说:“你……你是?”

舒雅高兴道:“我叫舒雅,我是阳光财险的业务经理,我曾经在文华酒店的高端酒会上见过您呀。”

舒雅面对高端人士,还不自觉的用上了敬语。

高宏光“哦”了一声,原来只是一个保险业务员,算了,漂亮是够漂亮的,可现在他哪有闲情逸致管什么美女?他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了,有那个闲情,还不如磕头求王瑞的谅解!

他不再管舒雅,转向王瑞继续磕满了三个头,才求道:“王瑞,我对不起你,我不该觊觎你的盛阳科技,我更不该恶意收购它,你原谅我好不好?我可以保证,我现在就把盛阳科技还给你……你只要,只要放过我,别让我破产,别让我去坐牢好不好?”

王瑞摇头,平静道:“你破不破产,坐不坐牢关我什么事?你该不会认为,我一个你眼里的废物,还能把你搞破产吧?”

“啊?”高宏光愣了一下,说:“不……不是你?”

紧接着,他笃定的摇头:“不不不,就算不是你,也一定是你的朋友,他们真的好狠,马上就把我的宏光科技搞破产了,这还没完,他们还把我查个底掉,他们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啊!”

“哦?谁这么跟你过不去?我得好好感谢感谢他。”王瑞心中高兴,不由调侃了一句。

高宏光垮着一张脸:“王总,您就别逗我了,现在并购盛阳科技已经被终止,我的宏光科技还莫名其妙进驻了工商和税务等查账查漏组,他们恨不得一天之内就要把我公司的黑历史以及我的黑材料掀个底朝天,我是彻底完了。”

“他们还说,还说要是不跟您道歉,求得您的原谅,他们绝对会把我弄进去蹲大牢,就算几年后我出来,也会让我只能做个讨饭的乞丐,靠乞讨度日……王总,我求你了,别让我蹲大牢,别让我做乞丐,给我一条生路吧,我错了,真的错了,你原谅我……”

延伸阅读

红楼之泼皮之苹果变跑车(2)  http://www.huapaotu.cn/gkkz.shtml
第二天清晨,准点出现在皮具公司打卡的苏爽看起来心情超级爽。虽然昨晚她睡得很晚,眼圈下

都市之万界预测网之神机妙算(下)  http://www.huapaotu.cn/n76u.shtml
“观姑娘面色如白银,皆是福贵人,观姑娘眼色如……”这刘半仙还真有江湖骗子潜质,几乎是

原谅我,我只是只猫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huapaotu.cn/gzs7.shtml
翌日。许多人还沉浸在昨晚的狂风暴雨之中,一个东北虎逃跑的视频却早已刷爆了朋友圈。不知

探险俱乐部前世的心结解除了  http://www.huapaotu.cn/acev.shtml
当玫逸看见面前的灵石放出明亮的光芒,“树干”上挂着无数冰蓝色的小球时,一下子愣住了,

穿越之妇星高照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huapaotu.cn/d174.shtml
应皓轩不服气地反驳:“姐,你不也把暑假作业留到最后几天才写吗?”“那是因为我一整个暑

孤岛求生之第二章  http://www.huapaotu.cn/p6yq.shtml
偌大的泳池,洛汐闭着眼飘在水里。秘书见抓不到人,转身出去恭迎老板了。过了一会儿进来两

人间炼狱之第八章(8)  http://www.huapaotu.cn/n8q3.shtml
杯里浓白的奶盖下沉,逐渐和红茶融为一体,墙顶的音响缓缓泄出某首轻音乐,旋律很像曾经学

服软先生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huapaotu.cn/s9qi.shtml
第19章陷害人见沈佳玉不信,天佑一脸语重心长的摇头叹口气,以过来人的语气,继续说道“

他去往未来(星际)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huapaotu.cn/6mbv.shtml
“大人,”枭小狐上前一步,疑惑不解,“刚刚左大人的话是何意呢?难道说就凭那个臭丫头能

终极教师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huapaotu.cn/z04.shtml
即使自己狠心甩开吴萱伊的小手,那又有什么用呢?自己一个女人即使上去了也添不了几分力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少年四大名捕同人无情之一生一世解...解决了?!

    “法器?!”看到这面铜镜的片刻,在众人正疑惑不解的时刻,一旁的赵师兄突然大惊道。哗,听到这话,顿时这些宗门弟子都不淡定了,也忘记了现在的处境,一个个交流起来。“法器?赵师兄没看错吧,怎么会有法器?”“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法器的,也没看出法器有什么特殊之处啊?”“应该不是法器吧,但是这可是赵师兄说的,

  • 种田.农家日常第10章在线阅读

    戚若木目光闪动地盯着酒柜上那只彩绘玻璃蝴蝶,低声道:“戚若木,一个人。你呢?”“卫景平。”卫景平望着戚若木,认真地说:“我叫卫景平。”卫景平望着戚若木泛红的脸,喉结不太自然地滑动了一下,然后他向调酒师要了杯伏特加,低头一饮而尽。伏特加火烧一般独特的口感就像燃料,彻底扬起了他心头的火。卫景平抽出一根烟

  • 主角马甲遍地走之第三章(3)

    张望了眼放在桌子上被丢弃的盒饭,萧远儿再看了眼在床上蹲着生闷气的安然。收好手机,拿手揉了揉安然的脸蛋,道:“走,我带你出去吃好吃的。”“不想去。”还*气的安然低声说。安然的胃口,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今天中午就吃这么一点,萧远儿料定她没有吃饱。看着稳如泰山的安然,萧远儿伸手拉着她的手,试图带着她下来,中

  • 豪门小作精[穿书]第八章在线阅读

    黑衣人嘴角微微上扬,不屑的神情溢于言表:“有实力的人,才能掌握别人生死!就你这个小小的入微?凭什么?九皇子,你想多了!“萧庭也不搭话,一边继续吸收元气疯狂的向人脉冲击,一边缓缓的向黑衣人走去。他知道必须先全力解决眼前此人!若要等其他人过来就很难再有机会了。这些人必须死,必须死!江山如画景,几度为红颜

  • 袖里乾坤[西游后传]在线阅读第4章

    闷油瓶将黑金古刀收回剑鞘,转身走向墓墙,手指在墓墙上摸索着,寻找机关。他不怕古元背后偷袭,通过刚才的打斗,他看得出来,古元空有一身本领,战斗经验十分浅薄。以他的身手和对墓室机关的了解,除非动弹不得或者有三四个同样的高手围攻,否则即使打不过,逃还是没问题的。“诶诶诶,你就这么走了?”古元摸摸后脑勺,龙

  • 黑三角在线阅读第5节

    水杯重重顿在桌面上,李刚面无表情,这个吴奎!白养了!面色苍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好说歹说都要回老家,看来那个叫王实仙的家伙不简单啊!李刚想着妻子的哭闹,心里烦躁,吴奎的身手自己的清楚的,本想让王实仙躺几个月,让他认清在拂晓城不是那么好混的,慢慢再找机会把他打发回自己老家去的,唉!其实李刚对父亲对王实

  • 吝啬大佬的真香打脸日常引子 星月伊始

    “暗无夜,你不要欺人太甚!”只见一个身上披着蓝色龙鳞的少年大喝道。而另一边——一身黑袍、表情冷酷的另一个少年,不屑地哼了一声。“不要打了,你们不要再打了!”青绿色的身体,尖尖的耳朵,宛如精灵一样的少女焦急地劝道:“这对大陆人都不好。”蓝色龙鳞身边站着一位红眸少女,一对如烈火般的羽翼极为耀眼。“觊觎星

  • 创造一个世界玩玩之玉藻猫

    “我回来了!”郭潇推开了房门,然后走了进去。一进门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主公你回来了!”月英十分紧张的问候着,生怕郭潇出门受伤。同时还有可爱缠人的小樱,“大哥哥你回来啦!”小樱见郭潇回来,顿时激动的冲了出去抱住了郭潇。郭潇有点受宠若惊,被萝莉抱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将小樱放下后,郭潇微微一笑道:“这

  • 大汉帝国之破题

    叶辰不认得,这是谁?但是叶敬却认得,这正是他向他二弟报家书的信使,万万没想到...叶敬阴沉着脸,“闵家主,你杀我家奴仆,还送到我面前来,难道你真的认为我的刀不利乎?”闵付则是连连抱歉,“哎呀,这是你家奴仆啊,真不好意思,我还以为这是你家逃奴呢。”看着闵付一脸嘚瑟的嘴脸,叶敬就想站起来,跟他拼了。叶辰

  • 网游之末日天下在线阅读第一章

    公元2236年由于资源缺乏,人类生存受到严重的威胁。同年10月1日以中国为首的国家包括美、日、欧盟,研发的自主网游《世界》为贺国庆将在十月一日正式开放。我是一个普通大学生,叹…现在大学生屁都不是,义务教育教育都是大学。我叫高兴,今年22岁。毕业已经一年有了,我已经加入了失业队伍,父母在农村靠补贴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