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沿途风景都是你GL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新年小桃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闻人府内并不像其他府忙着准备花神宴事宜,仍然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少年盘腿坐在马车上等他们,并感叹:“闻人府还真是,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他们都是一副关我屁事的样子......”

“景祁!注意言辞。”景巍仁出声喝止他,话音刚落就见少年一个翻跃下了马车,冲着从闻人府出来的几人跑过去。

“熏儿!”

“表叔叔!”

闻人熏被他一把托起转了个圈,嘻嘻呵呵笑个不停。

景祁看向闻人复和闻人宴:“表哥好,熏儿就跟我一辆马车啦。”

闻人复笑着说:“随你,不要让她闯祸就好。”

“嘿嘿,不会的,那人我就带走了。”景祁抱着闻人熏跳上马车,随后闻人宴和闻人复夫妇也上了各自的马车准备离开。

深知这个宴会容易被乱牵红线的闻人钰对此避之不及,决心装病在家里,赏自家的红梅。

闻人宴踏上马车时正巧沈离经的马车从旁路过。

她经过沈府自然是要看一眼的,谁知道刚掀开帘子一角就撞见闻人宴。

四目相对,她的心跳都漏拍了一下,迅速放下帘子坐回去。

红黎小声问:“小姐看到何人?”

沈离经还没从刚才的一幕回过神来,想起来竟觉得闻人宴的眼神越发清冷。偏偏就是那么一眼,若是以前觉得他是古板,现在就是冰冷疏离,比小时候还让人感到难以接近。

沈离经:“好死不死,竟是闻人宴?”

桑采惊呼一声:“丞相!小姐你看到丞相了?”

她的惊呼声不仅是惊讶,还有一丝好奇和艳羡,惹得红黎都对她侧目。

沈离经一点也不奇怪连桑采都仰慕闻人宴,他从小名就冠京城,也不管是形容什么的,凡是能能想到的好词都往他身上加,以往每次听人夸赞闻人宴她都能学到些新词,女儿家暗中钦慕他,男儿对他半是嫉妒半是羡慕,何等风光的人。

闻人宴的名声在百姓口中也是传得神乎其神,就算哪天民间传他坐地飞升成仙也不奇怪。

沈离经是觉得不公平,她以前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名字,行事作风离经叛道不在乎旁人口舌,无非谣言传得过分了就抓个源把人揍一顿,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现如今她死了这么多年,闻人宴的名声奔着光风霁月举世无双去。她倒好,净是说她为人乖张胡作非为的。

红黎见沈离经的面色不好,也未多问。

闻人宴在经过那不经意的一瞥后也未生出什么疑虑来,只是在看到那双眼睛时眉心微皱,很快面上又不见半点波澜。

沈离经不担心任何人能凭一双眼睛认出自己,数年过去,能记得她模样的人少之又少,而记得她眼睛的人也都在一夜间被大火烧了个干净。

马车一路晃晃悠悠,沈离经坐得头昏脑涨,马车一停就迫不及待往下跳,晋堂扶着她下马车。

待她脚刚落地还没站稳,身后闻人家的马车也到了。

闻人家的马车向来是往低调宽敞做了去,可这木材贵重,怎么看都觉得是奢华。红黎回头再看一眼自家马车,顿时有了心理落差。

沈离经心想怎得哪都是他们家的人,简直是避无可避。

“小姐,该进宫了。”红黎扯了扯她的袖子,声音细弱蚊蝇。“你知道怎么走吧,要不跟着他们?”

沈离经瞪她一眼:“你家公子还不至如此蠢钝,我们走。”

宫门口有崔远道的人来接,沈离经也就跟着走了,晋堂和其他车夫有专门的地方侯着。

景祁抱着闻人熏跳下车,看到前边的姑娘忍不住疑惑:“怎得还有哪家小姐像我们一样来晚?她们不都是忙着献花去吗?”

闻人复:“哦?这么说你备了花想去争一争头彩?”

“那是自然,赢了是要给我们小薰儿的,”他低下头笑眯眯的,“熏儿说是不是啊。”

闻人熏正扯着他的衣缘往上攀,又被闻人复给扒下来,把她放到地上。“该自己走了。”

她一落地就撒开双腿往前跑,几个侍从不需吩咐也就跟了上去。

这时沈离经仍是不慌不忙,一路上繁花似锦,她随手折几支献上去交差便好。

“小姐,那有棵垂丝海棠。”红黎提醒沈离经,她往那看过去,海棠花含苞吐萼,茂盛得挤在一起,她院子里的西府海棠这么一对比,除了树高大粗壮些以外,竟是半点也不如人家。

“就它了,我自己去挑个好枝,你和桑采在这看着。”沈离经说罢就提了裙子朝花树走过去。

花枝压得低,她寻了两眼便伸手去折那支合意的,谁知刚一掰,就听两人急着叫她。

“小姐!”

沈离经把花枝往身后一藏,就见一小丫头迈着短腿跑过来,人还是熟悉的人,一大堆人追着她跑的场景也很熟悉。

“又是你?”

闻人熏抬起头,眼睛一亮:“小婶……”她立刻收回去,又叫道:“姐姐……”

沈离经没听清她先前的话,只当小孩子是口误,并不多想。但闻人熏都跑过来了,怕是其他人也近了,她得赶紧离开。“啊?姐姐有事先走了。”

“姐姐我也要花。”闻人熏指着她身后的海棠。

红黎和桑采看向沈离经,两人都不知所措了,闻人熏身后一堆家仆看着呢,正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她们小姐。

哪个正经小姐花神宴当日在皇宫偷花的,传出去定是要被人笑话的。

沈离经手一僵,看向红黎的眼里满是不知所措:“……”

“你让旁人折吧,姐姐真的该走了。”沈离经不理会,赶忙加快步子,谁知闻人熏却扯着她的衣袖不放。

闻人熏身后的侍从装模作样让她放开,表面上拉也不肯拉一下,红黎和桑采也不敢动手。

沈离经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小孩子向来是不敢缠着她的,她也从没想到小孩会如此棘手,还是闻人家的小姐,闻人家不是最讲涵养吗!

这方还在僵持,另一方也赶到了。

沈离经穿了一身浅鹅黄衫裙,外面还滚了一件绣花白色斗篷,斗篷是常见的款式,绣了几只栩栩如生的蝴蝶上去。

景祁甫一开始便对她好奇,这时便走近了打量她。“熏儿?”

“表叔叔……”闻人熏的小手松开了,指着沈离经。“我也要花。”

景祁这才注意到沈离经的手背在后面,衣袖遮掩间隐约露出粉色。他想起这姑娘一直不仅来得晚,身后的婢女也是两手空空。

其他几人也走近,停在这里看着他们。

闻人复:“何事?”

景祁指了指沈离经:“哦,不知是谁家的小姐,去攀了枝海棠,熏儿便闹着要罢了,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沈离经此刻真的想裹紧她的斗篷立刻离开,她是怎么也想不到是以这种方式和故人相遇。

闻人复好整以暇地打量沈离经,面上还是一副笑盈盈的亲切样。“不知姑娘是……”

带路人弓了身子说:“禀正议大夫,是新任中书舍人的胞妹崔氏。”

闻人宴穿着的白衣上绣有银色暗纹,光线变幻时才明显,看似朴素却实为奢华贵重,这上好的皎月银丝也就只有皇家每年得到不足一百钱的上供,闻人宴的外袍就绣了不少,当真是把钱穿在身上。

沈离经偷偷打量闻人宴,却不知他也在看她。

“中书舍人……崔远道?”闻人宴微微皱眉。

“正是。”

沈离经低着头站在带路的侍从后面,决心装作没见过世面胆小如鼠的深闺女子。

一旁的景祁去帮闻人熏摘花回来了,看到沈离经低着头一副被吓坏了的模样,忍不住说道:“表哥,不要为难小姑娘了,八成是第一次进宫不懂得礼数,随手折了花。”

沈离经瞥了他一眼,说人折花不知礼数,他偏也去折一枝。

桑采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贵人,本来对丞相满心倾慕的她,此刻却身子微颤地立在一旁,连头也不敢抬。

景祁看她瞥自己一眼,倒也不生气,乐呵呵地说:“你要献什么花上去呀?”

沈离经看了眼海棠,他惊愕地愣了片刻,还有点不敢相信。

“就这?”说完后他回头看向闻人复。“表哥,你说这姑娘是谁家的?”

闻人宴:“中书舍人,崔远道。”

景祁把她手里的海棠扯出来,略有些无礼的举动让几人都皱起眉,他立刻解释:“你要真把这个献上去可是害死你兄长了,献花要送整一棵的,哪有人同你一般,折枝残花交差。”

沈离经:“啊?”不是这样吗???

景祁:“这么说你是没有备花?”

她是真的没想到,毕竟一开始想着,若有人想献些桃李海棠总不能搬一整棵去吧?

疑惑着,她往一群人身后看去,隐约就有几人抬着一整棵玉兰……

皇室的人当真越发神经病。

现在这情况,她也不好就地挖一棵。

看她这反应确实是一无所知,景祁觉得好笑,好心说道:“你若愿意,我吩咐人帮你备一棵也是来得及的。”

闻人宴一直默不作声地看着她的眼睛,闻人复好奇地打量自己的弟弟,又看向沈离经,最终还是摇摇头笑而不语。

“谢公子好意,大可不必如此,家兄想必已经备着了。”她真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和这家人继续周璇。

景祁还想再说什么,闻人复拍了拍他的肩,止住了他。

“小女还有事,先走一步,失礼了。”沈离经如是大赦,拉着红黎二人离开。

闻人复凑近面色如常的弟弟耳边,小声说了句:“怎么,这个又是何处像她?”

闻人宴低垂着眸子,面上沉静不起波澜,眼睫却轻微的颤了颤。

延伸阅读

从零开始之无尽致郁童言  http://www.yunfankui.cn/neki.shtml
第六章童言铭宇集团顶楼董事长办公室秦助理毕恭毕敬的站在大大的办公桌前。Wayne紧紧

快穿之反派女神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yunfankui.cn/a3xj.shtml
林潇和白雪在古玩街逛了一下之后,看没有什么更有价值的东西之后,白雪爷爷买翡翠的钱也到

指富为婚之十凶,饕鬄?【求收藏】  http://www.yunfankui.cn/n9jc.shtml
猩红的波动打散了十万里笼罩天际尘烟。帝俊,祝融,共工,龙凤麒麟三族族长定睛望去。鲲鹏

重生之男神养成守则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yunfankui.cn/66ph.shtml
最后按照甄逸说的粮食价格,给甄逸了一个订单:粱米两万石、黄米六万石、粟米五万石、谷物

所亡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yunfankui.cn/abdp.shtml
******我是回到现在的分割线******分明已经来到了学校的大门前,抬头便可看见

女神改造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yunfankui.cn/yzc1.shtml
余峰一看见儿子,立刻开启了说教模式:“你说你这小子至于吗?第一次参加比赛游成这样已经

道心魔痕之第九章  http://www.yunfankui.cn/si6b.shtml
饭后骆清尘要去洗碗,萧云恒拦不住,便跟过去帮忙。萧云恒炒完菜后,就把淘米水倒进锅里烧

天敌声控,我海豚音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nfankui.cn/bxii.shtml
见盘天这么说,盘古低沉了一会儿,慢慢的说道:“这个东西没有了,只有这么多,这些都是鸿

[综]万物听令在线阅读忆劫——前尘往事  http://www.yunfankui.cn/gvqw.shtml
玄明,非常诚恳地对八人说:“各位前辈,您们真找错人了,我也根本不认识您们,而且我也绝

NPC大魔王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yunfankui.cn/s4ro.shtml
千年前,江湖上有一组织横空出世,他们神出鬼没,一向以锄强扶弱、除魔卫道为己任,一时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嫁给偏执狂第6章在线阅读

    陈浩想了想这些,说道:“好吧,我答应你的请求,但是前提是我要有哪个实力帮助你。”石头人紧接着说道,:“那是一定啊,吃了我这颗丹药,只要你努力修炼,我不敢保证你可以达到武神三级,但是你是可以达到武神一级的,但是前提是你必须比别人努力十倍的进行修炼。”努力的修炼,这个陈浩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因为在以前,

  • 雷天子在线阅读第八节

    将秦嫣儿送回家之后,林浩心情大好的向叶家走去,毕竟他可是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啊。“叮,万界垃圾站有新垃圾,请主人尽力处理”一道神秘的声音在叶铭脑中响起。“什么,这是做好事有好报吗?又有新垃圾”林浩身形一顿,马上加快速度跑入家中,进入房间,锁的门,躺在床上意识进入空间。再次进入空间,林浩直接张口道:“开

  •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在线阅读第5章

    什么都当过唯独没照顾过孩子的灼零在第二天果断的……为食物来源而苦恼了。他自己无所谓,数据身体不进食也没什么大碍,可某个大龄儿童现在……沉思中的灼零头也不回的将某个游荡到这里的异兽一袖子掀飞了。乖乖坐在一旁的捂着肚子不出声东影眼睛霎时间亮了起来:大哥哥好厉害。看着面板上东影因为饥饿Debuff血量恢复

  • 麒麟狂少在线阅读第6章

    风晓看着眼前的戴眼镜的秃头肥胖男人,不禁感到一阵无语。看他那虚浮的脚步,就知道是一个被酒色掏空的人。“你就是风晓?”肥胖男人推了推眼镜说道。“我就是!”风晓淡淡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犯了什么错?竟然还敢这么理直气壮?信不信我开除你!”肥胖男人见风晓那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顿时恼火起来。“抱歉,根据我的了

  • [网王]置换反应之第八章(8)

    “唯一,把方子都给我找出来吧,我学习下然后在准备看看怎么酿酒。”文丽一直都认为学到脑子里的才是自己的,空间里的东西是在太多了,文丽就想起什么学什么,最好做到精通。“唯一,给我做碗皮蛋瘦肉粥还有一碗大米粥,就事儿把韭菜盒子给我包好。”煎韭菜盒子还是要自己做的,让人怀疑的事儿文丽是不会做的。吃完午饭文丽

  • 混元天书在线阅读第10章

    苏圆用了三千多买了一部手机和卡剩下的就去银行存了起来,毕竟自己吃宋景瑞的喝宋景瑞的还用不到自己花钱(虽然是作为猫的时候)。“去干嘛呢?吃火锅吧。”苏圆惨是真的惨,回国到现在都没有空闲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于是她拿到钱第一个事情就是:去!吃!火!锅!毛肚,肥牛,鸭血,鸭肠我来啦!!!!!苏圆走进了火

  • 格雷庄园在线阅读第四节

    “杜宇先生,您的东西要明天才能够运过来,但我们在别墅里给您准备好了换洗的衣服,希望您能够喜欢。”跟在杜宇身边的军情局少校李晴,对着杜宇说道。“没关系,这些衣服已经够我穿了。”杜宇看着衣帽间那一屋子的高档衣服,非常满意的说道。“对了,杜宇先生,您的直播间已经解封,关于您拯救人类文明的信息,现在网上已经

  • 明月永夜在线阅读第2章

    被撞了后背却一点儿都不生气的喻文柏眼睁睁看着小姑娘自虐似的咬紧了牙关,唇角都咬出了鲜血。他不就问了一句她成年了吗,至于这么大反应吗!眼瞅着喻文柏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凶狠,小姑娘抖得幅度更大了,喻文柏舔了舔嘴唇,有些控制不住心底奔涌而至的火气,随即一声吼,“你在干什么!”阮白被吓了一跳,连咬嘴唇都忘了,嘴

  • 重生后和孽徒真香了在线阅读第1章

    “啪嗒!”“咔嚓——”随着清脆的响声,方毅踩着散落的玻璃碴子上,在充斥着血腥味与硝烟味的房间里前行着。他攥着仅剩一发子弹的转轮手枪,一步步走向那具血ròu模糊的尸骸。雨生龙之介,这个曾经的杀人魔已经化为了一滩血ròu模糊的渣滓,11.43毫米口径的子弹,彻底撕开了他的身躯。头颅化为碎渣、脖颈被狠狠撕

  • 女配攻略手册第六章

    从院内的井内打起一同水,随后脱下衣服就淋了下去,冰冷的井水瞬间让余楚精神了许多。体内灵气微动,一股热浪从内而外的散发而出将身上的井水蒸发,很快全身又恢复了干爽的状态。一旁何瘸子的房门打开,今日的何瘸子难得将自己收拾干劲,原本灰扑扑的衣服已被换上了一件黑色的唐装,显得斯斯文文,丝毫没有平时那般腹黑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