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天玄殿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喝可乐的炸鸡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朝会过后,云昭寺又恢复了过往的宁静。

“师兄,好无聊啊,”智和咬着一块糖人,看着冷清的寺内,身后是一片诵经的声音:“为什么寺里一年只有一次朝会啊。”

净初安静地在后方打坐,智和年纪小,心思也还未静下来,诵经时总是坐不住的,恐被智通打小报告,叫师父责罚。净初就带着这小家伙,借故出来,买了几个糖人便哄住了。

“师兄,我们能不能下山去啊,总在山上待在太无聊了。”见师兄没有理自己,智和便悄悄地到了净初身边,将那糖人放在他的鼻子下面。

终是被扰乱了,净初方才睁开眼睛,摸了摸智和的小脑袋:“怎么了,在寺里没有意思吗?昨日不是才去了后山,捉了两只兔子吗,今日就玩腻了?”

智和回想那两只兔子,又想起后山的净慧师叔,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撇了撇嘴:“那两只兔子刚刚捉回来,就被净慧师叔发现了,还向师父告了状,讲了我好一通,还罚我没有用晚饭。”

听到这里,净初的脑海就想到了,身强体壮,满脸横肉的净慧师叔,提溜着小小的智和去向师父告状。不禁轻笑出声,见净初笑自己,小朋友立刻就不干了,连糖人也不吃了,只*气不再理他。

见小家伙真的生气了,净初才哄他:“好啦,好啦,知道你不开心,改天我去同师叔要几只兔子给你玩。”小家伙还不开心,仍堵着气,净初也只得笑笑又说:“那等除夕,我求师父带你下山玩。”

这样,小家伙才逐渐开心起来:“那么我们就说好了,师兄可不能骗人,我们拉钩。”

净初伸出手指,勾上了智和的小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遍谁就是,是大猪头。”

就这样才便了了智和的心事。

“哦,我说是谁在晨起诵经时偷懒,原来是你这小家伙。”智通揪起了智和的小脸,看见他手里的糖人又讥讽了起来:“还在这里吃什么糖人,昨日还没有被师父罚够吗?”

智和拍开他的手,将糖人藏在身后:“师父本来就不用我们早起诵经的,我又不算是偷懒。而且,而且师父都罚过我了,净慧师叔都没有说什么,跟师兄有什么关系?”

见智和顶撞他,智通拧起了眉毛,又要去掐他的小脸,却被净初拦住了:“师兄,昨日智能报上来,说后厨的炭火数目有些问题,师兄还是查一查比较好。不然,年末查账,师父那里可不好回复。”

净初看着智通的脸逐渐黑了下去,阴沉着一张脸,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净初与智和,便冷哼了一声离开了。

看着智通愤愤不平,拂袖离开的背影。

净初只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净初越级成为监寺,本就让智通气愤,心里十分地不平衡。净白为了安抚他,也为减轻净初的负担,就将后厨的事物交给智通打理。

云昭寺里面寺人众多,偶也有信徒留宿,餐食需求巨大,后厨反而成了容易捞油水的地方。至此,智通才安分下。

不过这件事,倒也成为智通的一大软肋,平日里净初也不会提起,如今他揪着智和不放,才提起来,看见智通一副不服气的模样,也只得摇摇头。

再回身看过去,智和的眼圈都红了起来,净处才焦急俯下身子,替他拭去泪水,摸着智和已经冒出小毛刺的圆脑袋,轻声安慰:“好了,不难过了,本就是我们先做错了,偷拿了净慧师叔的兔子,落了他人的口实。”

“既然做错了,就要承受犯错后的惩罚。师父罚是惩罚,智通议论你,也是惩罚。日后不犯错了,也就不会有惩罚了。”

智和瘪着小嘴,抽抽搭搭地说:“可是,就算我们不犯错,也会遭人非议的。就像师兄你,明明什么也没有做错,智通师兄也会在背后同其他师兄弟议论你。难道那些胡话,也要忍耐,也要改正吗?”

“这便不是惩罚了,这便是他们不肯积德行善,随意诬害他人,这是他们的过错。所以,那些话,更不必在意。那些传入耳中,首先要思索,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其他的,不过是跳梁小丑,无端的把戏罢了。”

“那就不管不顾,任由他们欺压吗?”想到隐忍的师兄,智和心中无端泛起酸味,实在是叫人不舒服。

“跳梁小丑终有踩空跌下之时,对这样的人下手,不过是平白脏了自己。不如等待着,将他高高捧起,跌落之时。”听见这话,智和惊异地抬头,看着仍旧挂着平和笑容的净初,不知为何,明明是艳阳天,智和竟生生出了一背的冷汗,便只得又底下头去掩饰慌张。

净初看着智和垂下的脑袋,思索着自己的话是否吓到他了,便又开口:“今早师父叫我收拾行囊,怕是要一起出去,这次带上你好不好?这样也不必叫你等到除夕了。”

“真的吗?太好了,师兄对我最好了。”智和听到可以下山,也不再细想净初的话了,且将糖人塞到净初手中,就兴致勃勃地冲回厢房,收拾行囊。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转移话题,便就什么也不想了。

看着智和远去的背影,又发觉时间还尚早,便在去静心院的途中,又拐去了后山一趟。

春去秋来,不过短短一瞬间,昨日还在盛开的花儿,一时竟有了枯败的迹象。

净白并不想其他修法者,喜欢花儿久开不败,便靠着些微弱的法术,维持着盛开的假象。他更喜欢叫花儿像人世间一般,历经盛放与衰败,如此方为伦理有道,生死有常。

仔细地给满院的花儿浇了水,净白才放下心来,安静地等自家徒弟。其实这次下山,本是不想带净初的,一来人世间凶险,二来实在是寺内离不开人。

但是,自从庄淼的事情之后,净初便不再同意自己独自出去,此次也是强烈地一定要跟着起,实在是拗不过他,只得叫他安排好寺内的事务,同自己一起下山。

想着那净初那孩子,自打做了监寺,便总是一本正经的,寺内的事务也压着他喘不过气来,还有智通也常给他气受。

虽说,净初也不怎么同智通计较,但那孩子的性子也不是软弱的,若是智通过分,怕是也不会有好结局。

二人的恩怨其实由来也久,是昔年旧怨,本是小事,只是未曾解决,倒也成了难以停止的愁怨了。

自从驱雷目现世,奉天教出现,自家师父就彻底云游世间。因着师父那揍性一年也不会回来一次,便就将住持传给了自己,甚至那刚收不久的小徒弟也硬生生塞到自己门下。

本来净初就是鹤雏的徒弟,同净白是师兄弟,但是不靠谱的鹤雏将云昭寺都丢下来了,更何况这个一时兴起收的小徒弟,都一股脑丢下来。

那时寺里人丁稀少,大师兄净明失踪,净慧师弟又是个只对灵物有兴趣的,自己带着智通与净初两个人。

寺内事务众多,智通又因为净初年纪小,不肯叫他师叔,时常欺负他。不过,争气的是,净初聪慧异常,虽然行事稚嫩,当仍可以将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

净白有心培养他,但是净初的身份与礼法不和。正当净白不知所措时,倒是师父,大手一挥,将净初直接安排在净白门下,做了亲传弟子,而之前本是大弟子的智通也只得屈居第二。

这也是为何智通看不惯净初,就连那之前师傅懒得更改的净初的名号,也会拿出来嘲笑妒忌。之前净白也有心敲打智通,但毕竟觉得对不起那孩子,因为自己的缘故,硬生生挤下去了那孩子的位置,便就一直没有太过责备他。

不过,净初也争气,不但没有受到智通的影响,反而让云昭寺蒸蒸日上,就连对智通也可以宽宏以待,甚至会尊他一句师兄。就这样,过了几年,在净初还未及冠时,净白就将大权下放,叫净初做了监寺,为了补偿智通,将较为简单的采买给了他。

二人就这样,倒也勉强和谐地相处下去,手心手背都是肉,净白也不再掺和他们的恩怨了。

净白偏过头去,看到了远远地向静心院走来的净初,杂乱的思绪倒也安静下来,果然还是这小子最叫人心安。

净白轻笑了一下,目光随着净初一步步走来,那身影由小及大,恍惚地仿佛看见当初小小的人儿一点点长大。从一个小土豆,逐渐长成了一个翩翩少年,看着那逐渐清晰的俊秀的少年容貌,净白不自觉的嘴角浮起了欣慰的微笑。

看着师父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傻笑,净初的脸登时红了大半,原本清冽如甘泉般的声音也柔和下来:“师父,行囊已经打点好了。”

“哦,哦,”净白回过神来,略有尴尬地别过头,轻咳了一下说:“那就准备出发吧,时辰也不早了。”

“师父,可否先等一下。”净初焦急地拦住净白,慌张间,露出来了怀中的两团雪白的小家伙。

看见那两个小家伙,净白便懂了,便又坐下:“是要等智和,对吧?”见净初低头不语,便又说道:“带上那小孩子也好,也是有趣的,小朋友还是不要总待在山上的。”

净初听着,只是浅浅地点了点头。

“这兔子,实在净慧那里偷的?”看着那雪白的兔子,净白不自觉地询问到。本是打趣的,净初反而赶忙解释:“不是,是换的,用一瓶三神还识丹换的。”

“无妨的,即便是偷的也没关系,小的时候,我不也时常带着你跟智通去偷那些小家伙,等净慧跳脚了,才将东西换回去,常挨那小子的骂。”净白一改往日的模样,对着自家小徒弟也大方起来。

净初也回想起来,兴致高涨地说:“对啊,那是总是智通最厉害,跑得快,也机灵,也只有他没有被净慧师叔抓到过。而且,智通还……”忽而,净初像是想到了什么,便不再言语了。

净白看出来了他的心思,却也只能轻轻拍拍净初的肩说:“他虽是不够良善,终究不是坏人,看在一同长大的情分上,还请你答应师父,无论何事,无论你做何种决定,也一定要留他一命。”

“我会的。”净初低下头,掩盖了晦暗不明的眼。

坐了片刻,智和也拖着自己的小包袱来了,满满的兴奋与激动。

“好了,别太激动了,师父还在呢?”净初将怀里的兔子递过去,看着智和满心欢喜地接下,又替他理好了衣衫,仔细嘱咐着。

智和倒是不以为然,师父才不会怪自己呢。昨日,净慧师叔将自己拎过来,师父立马接过自己,护在身后。虽说罚了自己的晚饭,但是也默许了自己偷吃静心院里的芙蓉糕,师父还是很喜欢自己的。

将兔儿安置好以后,智和才抬起来稚气的脸,奶声奶气地问:“师父,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望都。”

延伸阅读

橡盾科技轮胎安全升级加盟  http://www.a-aabyss.com/srxv.shtml
橡盾科技轮胎安全升级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北京东恒嘉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橡盾科技shan

浩立加盟  http://www.a-aabyss.com/nws3.shtml
浩立营养品系英国BYOU健康产品企业在中国大陆设立的代理销售进口婴幼儿营养品的的全资

百顺汽车快保加盟  http://www.a-aabyss.com/si2m.shtml
百顺汽车快保隶属于河北百速恩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是国内个专注于汽

典尚靓汤加盟  http://www.a-aabyss.com/un2u.shtml
典尚靓汤养生火锅独特原创出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火锅配方与技术,以满足人们对健康、养生、

佳塑加盟  http://www.a-aabyss.com/pqfq.shtml
佳塑制品公司位于广东广州市荔湾区,主营一次性塑料杯;一次性塑料碗;一次性纸杯;一次性

香锻寝室加盟  http://www.a-aabyss.com/y3ze.shtml
香锻寝室材质上则更偏好具有适宜时尚的且永不过时的全棉材质;在风格至上则充分考虑到室内

奇运生连锁药店加盟  http://www.a-aabyss.com/yo9b.shtml
奇运生连锁药店拥有3000多家终端客户,销售网络遍及各地10多个省、市、自治区并走出

煜成要账加盟  http://www.a-aabyss.com/s8ab.shtml
加盟郑州后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自助洗车机四大优势:一,投资少,降低客户投资风险;二,

宝贝计划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a-aabyss.com/gsm1.shtml
暂无

法婴特婴儿山羊奶粉加盟  http://www.a-aabyss.com/ao6i.shtml
法婴特婴儿山羊奶粉,“法婴特”是法国FIT集团针对中国宝宝特别研制的婴幼儿奶粉品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之星辰大帝华夏f歼998超音速战斗机部队的拦截!【求收藏求鲜花】

    嘣、嘣、嘣!!!!不停的有不知道什么东西被扯断的声音传出!竟是在北方军区司令那还缕着胡子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往下狠拽!就连好几根胡子被他生生扯掉他都完全不知!过了一会儿,他终于缓过神来!“小王!马上通知F歼998战斗机部队!全体出动!务必要将这个不明飞行物拦下来!”听到司令官的命令,那个警卫员虽然

  • 夫君是条龙之甘宣亭会(7)

    第七章甘宣亭会远方的雪从高高的山峰中吹过,带起几层白色的雪浪,在黑暗中翻滚而来,将上一层雪覆盖。梦里,琴瑟和鸣,在耳边回荡,那人从黑暗中慢慢的走了过来,熟悉的场景,让她又一次的遇见。还是那天,还是那个人,可再醒过来时,一切却都不见了,只有孤独的自己躺在那冰冷的木榻上。想开口说什么,可声音却变得沙哑,

  • 穿越火线之生化潮汐之无酒不食

    过了几日,邱澈的功力非但没有恢复,反而感到真气一天天从体内散去,心慌不已——这是为何?慕青最早救我那日,我并未感到如此气虚,而今体内居然大不如前,莫非是——慕青那小子再次害我?不,他一个小捕头,没有什么功夫,也懂不得多少武功,怎可能用药吸我真气,若想抓我,便早抓了去,何必如此大费周章。邱澈苦思冥想,

  • 侯门娇妻(穿书)在线阅读第7章

    卞鸦这些天很着急,世子连续多日不曾露面,眼下已是第十五天了,他经常在坊市转悠,甚至在之前的巷子口整夜整夜地等,还是不见世子人影。身为谍子,对卞鸦来说,隐藏自己的身份才是最重要的,这决定了他不能大摇大摆地去皇陵找李朝歌,只能被动等待。卞鸦决定,若是明日再见不到李朝歌,就往蜀州传消息,看看首领怎么说。心

  • 18号公馆在线阅读第一章

    呼~呼噜~蓝星,2074年7月14日,一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内,一名年轻男子正在一张有些发霉的木床上睡得正香。滴答~滴答~只看见一根泛着褐红色的生锈水管,其中水滴不停的溅落在地。啪~“大爷,这驱蚊药屁用没有,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白叶在睡梦中感到脸上有些痒痒的,朦胧中一巴掌扇在了自己脸上。白叶:自幼吃百

  • 99年人类反击作战回忆录之收服

    “我去!”方圆惊呼道:“老大,你竟然这么厉害!”叶辰拨开两眼冒光的方圆,对孙朝阳道:“你在我眼中只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有些事我还不确定,如果我查出来那件事的真相的话,我想你会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孙朝阳吓得连连后退,脸色巨变,心中震惊不已,“难道去年的事情他发现了?”“老大,要不要我找人教训教训他?

  • 快穿吾之商铺在线阅读第6章

    凌霄跨出了身下的棺材,踏在灰烬墓地的地面上。“这里就是灰烬墓地,我终于自己亲身来到魂世界了……”凌霄深呼吸,清楚地感受到了真正来自墓地的泥土和腐败的气息。“连气味都做的这么逼真。”凌霄自言自语道。抬起头,天空依旧是那么晦暗和单调,两侧的峭壁也跟从前没有什么差别。接下来直接向前推进吧。凌霄把头盔仔仔细

  • 末代天策之第四章

    情人节过了之后,陈月依旧天天来幸福花店报道。王瀚晨虽然感激,但也越来越替她揪心了。按理说,初三那寒假叫寒假吗,聊胜于无的七八天时间罢了,眼下估摸着早就已经开学了。人家那边学校里复习的如火如荼跟打仗似的,而他家陈老师却还这么闲云野鹤的......也不知她心里是真不急还是装的不急。他也是纳了闷了,调查组

  • 异界之农家记事在线阅读第一节

    繁华的商业步行街上两旁灯火摇曳,人们带着繁忙工作后放松下来的这份惬意,嬉笑着穿行于商铺食肆之间。这时在步行街上却出现了一个跟周围气氛不搭调的身影,只见一个灵动的身影快速奔跑穿行在人群中:“拜托,借过,借过。”越过人群,嘴里还不停地给自己打气:“快跑,快跑!安雨希你一定可以的,加油!”距她身后不到一百

  • 奋斗吧,白莲花(快穿)在线阅读第8章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推演孙悟空的命数了,之前每次都是一样,孙悟空最后无论如何都会成为一枚棋子,然后在各方势力的控制下踏上西天之路,但这次,结果不一样了.....“难道说,有人遮掩了这只猴子的因果吗?会是谁呢?难道是女蜗?”灵宝天尊最先怀疑上了女娲娘娘,毕竟谁都知道孙悟空是由女娲娘娘当年补天留下来的五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