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分手了别把锅拿走啊之第三章(3)

作者:宿千苓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三章

……都过去了。

顾杨缓缓回过神来,深吸口气,伸手摸了摸裤兜处鼓起来的烟盒,刚准备伸进去拿烟,就被机甲AI“呜啦啦”响起来的警报给打断了。

“本机甲是禁烟机甲,顾杨中将。”

“……”

顾杨讪讪的收回了手。

“我没想抽烟,八号。”

人工智能温柔地反驳:“不,您想。”

“……”顾杨叹了口气,起身按下了舱门开关,“我走了。”

“好的,顾杨中将,下次驾驶我请至少穿上作战服以保证安全,另外,少抽烟,注意身体健康,祝您生活愉快。”

顾杨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不伦不类的衣服和脚上趿拉着的凉拖,含混着应了一声,把他的八号收起来,重新拿出了联机,慢腾腾的往自己恩师的休养小院里走。

这个时间点,老夫人就算要殴打元帅应该也殴打得差不多了。

顾杨这样想着,随手接下了一个对战申请。

顾杨在这个联机平台是相当抢手的对手,偶尔前往军部的时候,也总有同僚凑上来说他宝刀未老之类的话。

顾杨觉得自己可一点都称不上老,但他已经在后方呆了十八年这件事却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他专注的打着对战,眼看着战局逐渐明朗,自己的突击队伍如同狩猎的狮群一般扑出去,撕裂了对方的侧翼,主力部队紧随冲上,一通肆虐之后扬长而去。

赢了。

顾杨的嘴角微微翘了翘。

他按下返回键,看着这个饱经风霜的联机,决定今天回去就找勤务兵给他换一台新的。

顾杨低头收好联机,刚一迈开继续前进的步子,就察觉到一股毫无遮掩的灼热视线落在了他身上。

仿佛有什么东西将他悄然笼罩,透着一股黏腻的蜜糖香气,却又带着与这甜蜜温柔的气味截然不同的滚烫。

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难以遗忘的梦境。

顾杨抬头环视一圈周围,最终目光落在三楼一张敞开的窗户上。

没有人,但白色的窗帘被风轻轻撩起来,悄悄探出一丝白纱留在了窗台上。

顾杨拿起终端,打开摄像头对准了那个窗口,放大,看到飘出窗户的窗纱上有非常明显的压痕。

三楼,从左边数起第四间病房。

304。

顾杨想了想,发现正是他前两天捞回来的那小鬼住的病房。

“……”

哎,造孽哦。

顾杨缓缓地放下终端,仿佛无事发生一般,垂着眼转过身,没精打采的趿拉着凉拖,哒啦哒啦的走了。

顾杨到达老元帅修养的小院时,发现两位老人正在商量关于如何安置那位凌秋的事。

——哦,准确来讲,是谢凌秋了。

这话题并不适合他旁听。

于是顾杨走进小院,看了一眼坐在院落石桌边上相对下棋的老夫妻两个,懒洋洋的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干脆的抬脚进了屋。

他直奔放置饮品原料的地方,打开了柜子,白皙却并不显单薄的指尖在一排放得整整齐齐的盒装原料上扫过,动作熟稔,有条不紊的按照元帅夫妇主治医生的医嘱,给两位长辈配好了药茶。

然后他偏过头,透过窗户看了一眼正小声交谈的二老,随手摸出了裤兜里的烟,一不小心带出了之前那颗老夫人塞给他的薄荷糖。

顾杨看了掉到地上的薄荷糖一会儿,慢吞吞地把烟盒放了回去,弯下腰,捡起滚了老远的薄荷糖,拆开包装塞进了嘴里。

桌上两个泡好了的饮品的杯子闹着袅袅的热气,顾杨并没有马上把它们端出去。

他安静地待在饮水机边上,靠着墙,盯着天花板发呆。

对于谢凌秋没有拒绝老元帅伸出的橄榄枝这件事,顾杨并不意外。

事实上,有脑子的都不会拒绝老元帅的邀请。

能够贯上一个“谢”的姓氏,或者跟老元帅扯上那么一点两点亲近的关系,对于这个年轻人往后在军部的前途而言,百利而无一害。

天赋与才华,勤奋与努力。

若这四者皆备,再加上一分背景,只要军功足够,前路几乎就是肉眼可见的坦途。

跟曾经的他一模一样。

“啧。”

顾杨舌尖轻触着嘴里沁凉的薄荷糖,圆形的糖果在口腔中滚动着,微痒,还带着点不知从哪里泛出来的酸苦味道。

顾杨等了好一会儿,直到茶水杯上飘着的雾气变得细微而模糊,偏头看了一眼外边两位长辈已经停止谈话开始下棋了,才直起身来,端着茶水出去。

结果他刚一出门,就听到他的老师说道:“那小子说想跟随顾杨学习。”

顾杨脚步一滞,手里端着两杯茶为难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迈步往前走去。

“我不行的啊。”顾杨懒洋洋地将茶水递出,坐在旁边空闲的椅子上,“我都十八年没去过前线了,哪有什么能教给那小鬼的。”

“训练场没见你少去,军部平台的胜率也没见低多少。”老元帅没好气地反驳道。

作为顾杨的老师,谢与老元帅是相当关注自己这位半路折戟的学生的。

顾杨是他这一生最满意最骄傲的学生,也是他这一生最大的遗憾。

星际社会实在算不上太平。

土地和资源的争夺、星际盗匪的骚扰、外敌入侵、灾祸防备、新宇宙的探索……这些都是需要大量的武装力量去完成的。

各个国家的军部的力量庞大无匹,但在分派出去之后,依旧显得捉襟见肘。

眼看着顾杨这个天赋极佳、前途无量的不败战神在风头正盛的时候退居了后方,对于蒙雷帝国的军方而言,这是一个无可估量的损失。

顾杨本该在他所热忱的疆场上肆意纵横,成为帝国的守护神,为帝国子民猎取战果与无上的荣耀。

但这一切都在顾杨觉醒了预知梦的天赋之后戛然而止。

遗憾、可惜、不甘。

这些情绪哪怕过了十八年也依旧令人如鲠在喉。

“你不是一直都维持着将级的训练强度吗?”谢与元帅说道,“对战方面,哪怕是你那个接任了第一元帅的师兄,在模拟平台里跟你打也是十场九输。”

“模拟作战跟前线哪能一样。”顾杨没骨头似的坐在凳子上,“我不会教人啊。”

“用不着会,我收你当学生的时候也不会教人。”谢与元帅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药茶,“你想想我跟你师母当初怎么教你的?”

怎么教的?

顾杨回忆了一下,发现满满当当的全都是被暴打的记忆。

“……”

这……不好吧?

顾杨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有点担心自己这一拳下去,还是个伤员的谢凌秋直接暴毙当场。

“小年轻皮糙肉厚的,训练完过一天就活蹦乱跳了,哪需要那么担心。”谢与元帅说道。

“……行吧。”

顾杨想起昨晚上的梦,知道他就算是拒绝了这里,之后也肯定会有别的事情促使他跟谢凌秋熟悉起来,干脆就此接受了。

这感觉就有点像国家分配对象。

顾杨一边想着,一边问道:“他怎么会想要跟随我学习?”

“军部里崇拜你的小年轻可不少。”老夫人端着茶水,看着神情颓丧没精打采的顾杨,忍不住说道,“你对自己稍微有点自觉。”

顾杨自己在退居后方之后就不太往军部去了,但常年与军部亲密往来的两位长辈,却没少听那些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年轻军人一口一个顾中将怎么怎么的,试图从他们这里搞到一点顾杨的最新动向。

现在的年轻军人多多少少都对传奇中将顾杨充满了憧憬和崇拜,毕竟顾杨是目前唯一一个靠军功升上中将,个人履历上却没有一条失败记录的人。

这个战绩前无古人,往后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来者。

就算是见过顾杨这副不修边幅毫无干劲的样子,这群小年轻也能自己套上一百八十米的滤镜,张口就跟人吹顾杨中将不拘小节自由奔放。

所以谢凌秋张口就说想要跟随顾杨学习这件事,谢与元帅实在不意外。

顾杨挠了挠头,觉得老师和师母这话实在有点夸张。

明明那些军士看到他之后都挺正常,最多就是有一点点见到上级的紧张。

顾杨看着桌面上的棋局,看着二老在棋盘上厮杀了好几个来回之后,才后知后觉地问道:“那谢凌秋他住哪呢?”

“出院了就跟你住,方便。”老元帅头也不抬地说道,“你房子不还有仨空房间呢?”

“……哦。”顾杨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他倒是没什么所谓的领地意识,从贫民窟爬出来就把自己送上了战场的人实在不讲究这个。

“那我先回去收拾一下。”

“等等,这个你看看,回去顺便带给凌秋去。”谢与元帅说着,把放在一边的档案袋交给了顾杨,“说不定再过上几十年,他能变成第二个个人履历上没有一条败绩的将级。”

顾杨闻言,伸手拿过了那个档案袋,直接打开来。

上边是更新过的谢凌秋的资料档案。

顾杨稍微扫了一眼,发现谢与元帅给谢凌秋请了长达三个月的假期。

用的是养伤的名头,但知道些内情的顾杨还是明白,这是老师需要一个季度左右的时间,用来摆平谢凌秋的身份改变之后所牵扯的麻烦。

以及,让情报部门在这期间去查明谢凌秋以前的身份经历,是不是能够让他真正的走入军部高层里来。

而这三个月里,他光荣的成为了这小鬼的保姆。

“对了。”老元帅叫住了顾杨,神情带着那么一点点心有戚戚的意味,“如果可以的话,试试他有没有觉醒什么天赋。”

顾杨觉得这大概是老师被他突然觉醒预知梦,搞得军部安排脱节而造成的心理阴影。

他点了点头,拎着档案袋起了身。

顾杨从上午出门到现在,泛着浅淡紫色的天际已经被恒星烧成了一团火焰,顺着云层扯出一缕缕橙红紫粉的夕色,瑰丽十分。

顾杨就着夕阳的光亮把谢凌秋新的档案翻完,看着新档案上把谢凌秋人生前二十年的一切全都掩盖成了“贫民窟居民”。

什么**实验,什么人造人,什么DNA片段溯源,通通消失得一干二净。

只有干干净净的从入伍开始的记录。

顾杨把文件收拾装好,慢腾腾的往住院部走,寻思着三个月的时间,也足够情报部门去把谢凌秋以前的事情翻个彻底了。

他绑好档案袋的封口,走到住院部楼下,看了一眼家属往来显得有些热闹的正门,转头拐了个弯准备从人少的侧门进去。

结果这弯刚一拐完,顾杨就看到了坐在住院部楼下公园休息椅上的身影。

夕阳将大地笼罩在一片深深浅浅的柔软颜色里,靠坐在休息椅上的金发青年手里拿着一盒药杯,正微微皱着眉,十分苦恼的看着它。

药杯的盖子已经被拧开了,迎着风可以闻见些许从其中飘出的苦涩气味,夹杂着几丝甜腻的蜂蜜香气,在这一小片天地里悄然浮动。

谢凌秋。

顾杨摩.挲了一下手里的档案袋,正儿八经的打量起眼前的青年来。

谢凌秋的身高资料上显示是一米九二,比顾杨这个往人群里一戳就一览众山小的一米八五还高出不少。

他身躯修长,病号服下露出来的小臂肌肉紧实流畅,只是在过于宽松的病号服的遮蔽下,实在看不出那健康有力的痕迹,甚至于显得有些病弱的意味了。

而谢凌秋的身体比例,在顾杨看来几乎是吹毛求疵也找不出问题的完美。

大约是人造人的关系,除了那张审美差异而永远无法达成完美的脸以外,仿佛每一个构成谢凌秋这个人的要素,都是被细心打磨雕琢过才被安装上去的一般。

但即便是审美差异,也没有人能对谢凌秋的脸说出一个“丑”字来。

帅气,阳光,俊朗——或者是别的什么赞扬的词汇,堆放到这个青年身上,完全是不为过的。

顾杨的目光顺着对方的脸一路向下,最终停在谢凌秋动作间掀起了衣角的腹部。

那里还缠着绷带,渗出了几丝嫣红的血色,那小鬼却像是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一样,身体微微前倾,将手里的药杯倾斜。

这小鬼想把药倒掉。

顾杨意识到这一点,他抬步走了过去。

青年终于发现了身边有人,抬头看了过来。

“呀,顾中将。”

谢凌秋打了声招呼。

他的声音宛如一块棉花糖,甜腻柔软得过了头,像极了一片被蜜糖浸透的羽毛,飘飘摇摇的上扬着,又轻易的要随风而去。

他与顾杨对上视线的漂亮蓝眼睛中盛着一滩浅海,在浅海之上睫羽剪碎了恒星投下来的艳丽光纱,晶亮的碎片零零散散的落在晨雾散去的蔚蓝里,清凌凌的泛起了波光。

“好久不见。”青年高兴地说道。

顾杨闻言,微微一怔,带着些疑惑:“我们见过?”

年轻人脸上的愉快一滞。

顾杨看到落入那对蔚蓝色眼中的那些光亮接连熄灭,最终只余下一片被瓢泼雨水灌得模糊不堪的冰冷深蓝,汹涌而沉默地注视着他。

过了半晌,谢凌秋才重新开口,依旧是那一口软绵绵的音调:“您不记得我了?”

他话音刚落,顾杨倏然挺直了背脊,垂眼看向了自己脚底下。

谢凌秋的影子不知何时悄然的蔓延开来,漆黑的阴影毫无声息的缠上了顾杨的脚踝,像是吐信的蟒蛇,死死的绞着落网的猎物,将他向下拉扯着,像是要将他拖进那宛如黑洞一般的影子中去。

意识到这大概算是一场袭击的顾杨迅速掏出武器,直接顶上了谢凌秋的额头。

谢凌秋坐在椅子上,被武器顶着额头却看不出丝毫的紧张感。

漆黑的暗影跟这个浑身都跳跃着明亮与温暖色泽的年轻人交.融着,竟然一点也看不出违和之处。

他满脸无辜的举起了双手,对顾杨说道:“我没有恶意。”

顾杨一顿,感受到始终向下拉扯着他的阴影顺着他的腿爬了上来,此时正磨磨蹭蹭的表达着冷冰冰但十分明确的亲昵,心中忍不住咂舌。

昨晚上的梦里可没见过这一出。

现在的年轻人,都玩得这么花的吗?

延伸阅读

绿藤木门加盟  http://www.ferrisomogyi.com/a0u7.shtml
是一家专门从事室内门及装饰材料开发的综合型建材企业。自2000年成立之初的默默无闻,

科力印业加盟  http://www.ferrisomogyi.com/nbll.shtml
浙江科力印业新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是中国印章行业协会副会长单位、中国文教体育用品行业协会

boby布艺加盟  http://www.ferrisomogyi.com/dov3.shtml
boby布艺工艺品是金华市真心工艺品有限公司在多品牌发展战略中的一个连锁加盟品牌,真

洁诚干洗店加盟  http://www.ferrisomogyi.com/6hfg.shtml
洁诚干洗店加盟品牌至今已在干洗行业中拥有多年的发展历程,产品和服务都得到了消费者的好

圣鸽电器加盟  http://www.ferrisomogyi.com/bjfr.shtml
圣鸽电器加盟_公司简介浙江圣鸽电器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10月1日,是一家股份合作

银河星节能灯加盟  http://www.ferrisomogyi.com/6gwg.shtml
湖北欧立普新能源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低耗、环保、节能光电技术研究、生产和销售的龙头

古月加盟  http://www.ferrisomogyi.com/n7kj.shtml
暂无

航星加盟  http://www.ferrisomogyi.com/gynv.shtml
设备设备设备酒店设备设备设备设备酒店设备

上膳问鱼烤鱼加盟  http://www.ferrisomogyi.com/ubdg.shtml
上膳问鱼烤鱼是杭州膳轩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主力品牌。以时尚、品味为主题,结合个性、绚

盛澳加盟  http://www.ferrisomogyi.com/xafx.shtml
盛澳干红葡萄酒是一家经营好法国红酒的进口商。一直以来我们以的眼光苛刻的条件选择进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引鬼体在线阅读第二节

    睡了一觉起来日影已西斜,用热水洗漱过后换了身干净衣裳,沈双阙只觉得神清气爽。她心情很好地掀开帘子,发现大哥二哥大嫂还有小长安都一脸凝重地围着桌子坐着。见她起来了,二哥回过头,有气无力地冲她招招手。沈双阙连忙凑过去:“怎么啦,中午不还好好的吗?”大哥沉默着递给她一个红檀木盒子,想说些什么,先长长叹了口

  • 心痕.之计划(4)

    次日,莫海在在家主大厅已经做好了准备,王层站在旁边一脸不善,不久两位就大步走到了大厅,莫海慢慢看向两个人,脸色非常的难看,莫家主你家的惹祸精呢?王层大怒,你们怎么说话,到底谁是惹祸精还不知道呢?云玉脸上挂不住了,开口说道看来你们莫家只会针对小辈,最后几个字咬的很重,我们大人说话有你小娃娃什么事,难道

  • 异界之逍遥邪尊第2章在线阅读

    冬兵起身下去了,可是其他人都没有动。负责人盯着我,我立马下车。下了车后,完全没看到他在哪。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李,不要东张西望了!!直接去下面拦住那五辆车!!”耳里的通讯器传来负责人的声音,带着一点咆哮的感觉。他瞪了我一眼然后带着其他人开着车从公路下去了。我知道,他所谓的直接下是不是沿着山路飞奔而是

  • 武侠之九阳魔君在线阅读第8章

    当裁决者释放出分裂光波的瞬间我们将画面定格,分别看一下几个主要人物的动作:单知之此时正环抱住亚扎;亚扎因受到惊吓头埋在单知之的胸前;树下的哈吉,右手放在腰间的蝎尾鞭上,左手做起跑状,两脚前后分开;兰大彪……还在床上躺着呢;炮老头,此时身体微向前倾,手中的葫芦已经自上而下有一半变成了暗金色;叁的位置此

  • 踏天玄道在线阅读第七章

    “柏雪?”姚斌惊讶道,“她怎么在哪里?”柏雪冲他们喊道:“你们快上来,这里安全!”姚斌看着教学楼底下密密麻麻的丧尸,苦笑了一下,这要他们怎么过去?他正要拒绝,余光突然看到一只丧尸的手从尹天朗侧后方伸了出来,尖利的指甲猛的挠向尹天朗的后颈!“天朗后面!!”姚斌急忙挥动平底锅,想要帮他打掉那只手,尹天朗

  • 血蔷薇的盛开(吸血鬼骑士+新网球王子+驱魔少年+犬夜叉+少年阴阳师)之柳家来人

    第五章柳家来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雷战才醒过来,看着天色都有些昏暗。“啊,,,”就在雷战想要起来时只感觉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但是又有知觉,一个字痛,比在水潭下还要痛,不是剧痛而是酸痛。就连雷战动了下脖子都痛的要死。“师傅,,,老家伙”雷战叫了邱冥子半天都没反映,最终邱冥子还是出来了。好似还一脸疲倦的

  • 我继承了一个精灵国第1章在线阅读

    “大嫂,你不能将烟儿卖给牧家老三,欠你的钱我们会想办法还给你的。”女子哭着对站在眼前看起来很凶的女子说道。“还?说得好听,你拿什么还?就你这家穷的连老鼠都不愿意进,还说还钱。凭你残破的身子,还是你屋里两个?”被称为大嫂的女子看着说不出话来的女子又接着说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大嫂就好心给天儿找个好人家

  • 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始之原生家庭(5)

    十七还主动在扬声器上打字,说他“不是坏人”,是离家出走的时候忘记了拿ID卡。叶藜问他:家在哪儿,要不要她打电话,通知他家里人来接?十七讪讪,说“不记得家在哪儿”。说他在黑石镇郊外,撞上了一辆货车,头部受伤,记忆缺损,耳朵也是来金叶养殖场以后,才慢慢恢复了听觉。叶藜:……?还能咋么样,必须相信他呀,那

  • 我的主角光环不见了第6章在线阅读

    红孩儿收服号山qun妖没费多大力气,只有那三个领头的大妖不服气,想挑战一下红孩儿,红孩儿直接一挑三,很快就把三怪打得服服帖帖的,他们修为虽说不弱,都有天仙修为,但哪里是红孩儿这个太乙散仙的对手,自然不敌。本来洪天见红孩儿建立好根基,也没有危险就准备离开的,但是红孩儿初次离家,又是小孩心性,一个人孤苦

  • 你家棺材又炸了坦白的让人凌乱

    想来这还是娄初凡第一次出差。毕竟还未转正,平时这种代表公司出席的活动,无论如何都不会轮到他。下了飞机,有些嘈杂的机场大厅,到处是西装革履的商务人士,每个人都行色匆匆。他们个个神采奕奕,举手投足都散发着干练与精明,虽然后面跟着的各路人员也是相似的气场,但一看便知是众星捧月。娄初凡因此意识到,自己也是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