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东宫宠妾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小蜜蜂嗡嗡响 来源:晋江文学城

舒云宜躺在床上昏迷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他耳边破口大骂。

等她醒来开始养伤的时候,骂人声又变成了絮絮叨叨的唠叨声。

“你这一天天的,早中晚三餐不拉地来我这里做什么。”舒云宜实在受不了了,开始赶人,“外面没生意了吗?”

玄明堂的少堂主玄子苓正襟危坐着,盯着人喝汤的眼神不动。

“生意本就不大好,还少了你这么一个神医,可不是要气死我了。”

“别人打你,你不会躲吗?”

“我家小黄不是人,但舒家一定就是狗了,沽名钓誉的狗。”

“依我看,你离开也好,本来待你就苛刻。”

“把你打成这样还要你去救人,骂他狗都是辱狗了。”

玄子苓一股子气撒到现在还没撒完,有空就在舒云宜面前碎碎念。

念了三日都不嫌烦的,一日三次带着三餐准时送达。

“小黄,你家主人真的好吵啊。”舒云宜喝完粥,撸着床边趴着的小黄狗。

小黄用脑袋拱了拱她的手心,甩了甩尾巴,趴下去不说话。

“啧,你这人就是烦。”

玄子苓气得直瞪眼:“对了,你哪找的丫鬟啊,个子也忒高了些,不过干啥啥不会,吃饭第一名,叫她给你换药,那手打摆得我都看不下去了,然后给你煎个药还给我煎糊了,这就很见鬼了。”

舒云宜不解地看着他,无辜说道:“什么丫鬟,红袖没跟我出来啊。”

“就那个很高的粉衣丫鬟啊,很高很高的那个。”玄子苓比划着手势,重点强调高这个词。

“玄郎君在说我吗?”门口传来一个笑脸盈盈的声音,音色低沉,少了些柔媚却也多了点温柔。

背对着她的玄子苓突然抖了一下,听着这个含笑的声音,莫名觉得气短,摸了摸鼻子:“没有没有,药煎好了吗?”

“好了。”

舒云宜看到一个高挑纤细的女子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女子五官深刻,眸色浅淡眼睛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粗布麻衣,木钗素髻,虽样式简单,但任谁看了不得感叹一句好一个异域美人。

“你是谁?”她吃惊地看着面前的人。

“不是你丫鬟吗?”玄子苓撸着脚边的小黄,抬头惊叫。

两人惊疑的视线落在粉衣女子身上,那女子也不害怕,越发笑脸盈盈:“自然不是啊。”

她放下药碗,眉心微皱,脸上顿时多了丝愁苦之色。

“我名叫叶离情,本是剑南道人,为躲避战乱南下入了京都,想要找寻一个差事,却不料被坏人拐进江府,多谢三娘子,这才能平安逃出来。”

舒云宜和玄子苓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要不要相信这番说辞。

“那你可曾登记在册?”舒云宜勉强抽出一个重点问着。

登记在册的丫鬟仆役若是随意离府,轻者要受三十仗责,重者可是要丢了性命的。

“还未来得及,府中也不知为何突然忙得很,到处都是穿着黑衣服的士兵,没人管我,我这才借着三娘子跑出来的。”

叶娘子眉宇间笼着愁绪,水波流转,温柔似水,最是忧愁不过。

“那就算了,我看你个子高,力气大,很合适去抗药,不如就留下来抗草药吧。”玄子苓大大咧咧地说着。

叶娘子脸上笑容一僵。

“她一个娘子如何和外面的兄弟一起,我这几日身边缺个丫鬟,不如就跟在我身边。”舒云宜善解人意地解围着。

叶娘子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越发僵硬。

“郎君郎君,外面来了好多好多黑衣卫。”药铺的小工连滚带爬的跑进来。

他眼睛瞪得极大,两条腿抖得不行,扶着门框才勉强没有摔下去。

玄子苓吓得直接站了起来,大惊失色。

“黑衣卫怎么来了,我可没有作奸犯科,窝藏罪犯,以上犯下,我可是良家妇男,不会来找我的吧。”

能出动黑衣卫那可都是灭满门的大罪。

玄明堂只是京都一个名不经张的药店,突然来了黑衣卫自然乱了起来。

“别怕,黑衣卫行事嚣张,无所顾忌,若是你真的犯事直接闯进来了,那会给你这么多时间叨叨,想必是冲着我来的,我随你走一趟。”

舒云宜掀开被子起身,对着叶娘子说道:“给我更衣。”

叶娘子大概是吓坏了,一张脸崩得像是拉满弦的弓,多一点力气就能崩断。

她同手同脚地上前,拿过衣架子上的衣服,慢吞吞地给人穿上。

那双修长白皙的双手落在舒云宜的腰间,那腰盈盈不堪一握,被衣裳细细地裹着,露出一丝弧度。

“没伺候过人吗?”

舒云宜被她突然环腰的动作吓了一跳,从深思中回神,看着叶娘子整个人动作僵硬,鼻息间是那股熟悉的味道。

她原本紧张的心倏地一松。

“双手白皙略带薄茧,想必之前也是好人家的娘子。”

她随意一扫,笑说着,安慰着紧张的叶娘子。

“可会梳发?”她坐在铜镜前,看着倒映在镜中的人。

叶娘子摇了摇头。

舒云宜也不强求,自己拿了个梳子,简单地挽了发髻。

“帮我提个药箱,以备不时之需。”她出门前特意嘱咐道。

叶娘子咬牙,只好提着药箱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玄明堂的外院站着的将军依旧是熟悉的番将军。

番将军高高伫立在庭院,好似一颗笔直的劲松,苍天而立。

黑色的铠甲被镀上一层盛夏的金光,白皮绿瞳的异样,异常高大的身形。

外院的下人早就被吓得躲起来。

“三娘子。”他敏锐地感觉到舒云宜的出现,扭头对着她竟然颇为友好地点点头。

舒云宜受宠若惊,越发觉得紧张,站在不远处不再上前。

“不知番将军今日又是为何而莱?”她强调一个又字。

番将军握剑,步步紧逼。

舒云宜眼皮子一跳,下意识后退,直到撞到后面叶娘子怀中,这才堪堪停住脚步。

“小心。”

叶娘子轻轻松松提着巨大的药箱,顺手揽着她的腰,把人扶直,低声说道。

“三娘子不必紧张。”番将军站在一米远的地方,露出的一双深绿瞳孔格外深邃。

“你要做什么?”舒云宜色厉内荏地呵斥着。

番将军站在不远处,竟然弯了弯眉眼,眼角露出一丝笑意:“太傅有请。”

舒云宜不是是被他的笑吓到了,还是他的话,一时间呆愣在这里,呆呆地看着他。

“请。”番将军收了浑身煞气,伸出一只手,彬彬有礼的模样。

“太傅找她做什么?”玄子苓挡在她面前,壮着胆子质问着。

番将军不笑的时候,眸中带冰,眉含煞气,冷淡地注视着人的时候,好似一把刀直冲你的心飞去,能把胆小的人吓得连做一月噩梦。

玄子苓不幸就是胆小的人,但还是勇敢地站在舒云宜面前,瞪着他。

“黑衣卫办事,闲杂人等走开。”他冷漠地说着。

两侧的黑衣卫立马一左一右把人强制抬走,轻轻松松,好似拎起一只小鸡。

“哎哎,你们怎么回事,私闯民宅就算了,怎么还不让我说话……呜呜呜。”

喋喋不休的玄子苓被一把长/枪堵住嘴,浑身扭成麻花也没挣脱开黑衣卫的桎梏。

妈/的好气!

玄子苓悲愤地看着舒云宜被人带走。

“那个是她的丫鬟啊,让她的丫鬟跟着她走啊。”他扭头突然看到叶娘子站在远处没动弹,连忙大声喊道。

黑衣卫果然是最是尽忠职守,带着浑身冒着冷气的叶娘子上了马车。

“别怕,你反正也没登记,江府不会有人发现的。”舒云宜见她脸色不好,细声细气地安慰着。

叶娘子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来。

舒云宜五日三进江府,前两次都是浑浑噩噩,今日有了精神,打量一番后这才感叹江家奢华。

门匾上的江府二字,鎏金字体,硕大而耀眼,笔锋行云流水,肆意逍遥。

门口蹲坐着两个石狮子虎虎生威,气势非凡。

开门的还是柴叔,番将军被挡在门外,舒云宜只好独自一人带着叶娘子入内。

两人乘着乌篷船逐渐靠近内院,一顶茅草凉亭逐渐出现在两人视线中。

凉亭简陋中带着雅致,正中的六合亭笔迹端方。

两侧的对联书法行云流水‘皎月放空聊憩息,清风徐拂足淹留’。

六角上的脊兽乖巧的蹲坐着,其中一角挂着一个小铜铃,风一吹就叮铃作响。

凉亭中坐着已能下床走动的江太傅。

他依旧整整齐齐地穿着长袖长衫,脸颊带着无血色的苍白,唇色发青,一看便是大病初愈的模样。

叶娘子站在岸边不动,对着她可怜兮兮地说道。

“这些大人物当真可怕,我看那大人好得很,也不需要娘子诊脉了,那我就在假山后面躲一会。”

舒云宜不疑有他,就点点头吩咐道:“那你不许乱走,江府这么大,你若是被抓起来我可救不了你。”

她板着一张小脸,瞪着眼,吓唬着。

叶娘子连连点头。

舒云宜这才独自一人朝着凉亭走去。

“三娘子。”江太傅抬眉看向盈盈而来的舒云宜,这一看,脸上笑容一怔。

“太傅。”舒云宜低眉顺眼,行礼请安。

“坐吧。”江太傅回神,伸出青白的手指,指了指一旁的位置,面容慈祥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我观你年纪轻轻,学医几年了。”

“十年。”

“五岁便学医?倒是耐得住苦。”他有些吃惊,随后脸上笑意真切几分,不由赞了一句。

舒云宜低头不语。

“我听玄默说了你那日的事情,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对于针灸之术颇有见地。”

太傅慈祥地注视着面前的少女,目光深远,连笑容都极为温和。

“小女有幸得了几卷高人的医书,其中有一卷正是针灸之术。”舒云宜细声细气地回答道。

“可是素问?”

舒云宜吃惊地抬起头来,不加掩饰地震惊。

“玄默说你的手法很像素问里的,前几日害你受累了,我沉珂多年,不曾想这次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太傅温和地说着:“我这条命多亏了你,杏林有三娘子这等后起之秀,令人欣慰。”

就在舒云宜在江府闲坐的时候,一道圣旨光明正大地出现在舒家门口。

“找,找舒云宜?”舒长卿茫然地站在烈日下,看着黄门身后一排长长的红色箱子,眼皮子直跳。

“正是,还不让三娘子接旨,官家还在等老奴回去呢。”传话力士等了许久也不见三娘子来,便有些不耐烦。

“自然自然,只是不知所谓何事?”舒长卿塞了一小袋银子到传旨力士手中,笑问着。

力士捏了捏荷包,脸上也露出一点笑意,看着永宁侯也和颜悦色了不少。

“自然是好事,三娘子治好了太傅,可不是要得官家天大的奖赏,您瞧,这后面的都是给三娘子的。”

舒长卿脸上笑容一僵。

延伸阅读

妮维雅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asrc.shtml
广州市越秀区新时代百货商店是一家化工的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化妆品,

丰盛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pvtz.shtml
丰盛婴儿玩具致力于各种婴儿系列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制造企业。主要生产0-3岁儿童

中蓝潜水泵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ppw3.shtml
天津中蓝泵业有限责任公司位于天津市津南区双桥河工业园欣发路8-1号。大区域位于天津市

元高分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uvmb.shtml
品牌简介:元高分项目是四川元高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整合大数据、云计算

哥仑步户外用品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btno.shtml
哥仑步户外用品加盟详情福建哥仑步户外用品有限公司位于中国国,福建哥仑步户外用品有限公

大樟树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xdek.shtml
大樟树蜂蜜经销批发的宽叶雀稗、七叶一枝花、罗汉松、银杏、红花檵木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

LIKE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pf4j.shtml
LIKE婴儿车是一家专注于儿童滑板车、滑板、学步车制造生产的外向型企业。“十年的光注

TFN蒂法妮珠宝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sy0f.shtml
TFN蒂法妮珠宝是专业从事黄金、K金、铂金、钻石、翡翠及其它珠宝饰品的生产、加工、批

汉霖宝贝早教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bqzn.shtml
山西汉霖宝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汉霖宝贝全日制早教与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多位儿童心理学与教

特种包装机械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pktq.shtml
天津特种包装机械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坐落于天津滨海国内外机场空港物流加工区,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雨歇微凉在线阅读第1节

    春寒料峭,满院寂寥,仅有桃花三两枝。“四弟,你这是怎么了?自从上次从马上摔下来之后,就一个人就闷在院子里烧火?”一位身穿华服,留着两撇胡子的男子,对着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道。“就是啊!烧的整个院子都是烟气灰尘!”旁边一个华服男子也道。然而这少年却是不理不睬,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就走进了自己的院子,关上院

  • 将白莲花进行到底在线阅读成为武替谋生计

    导演带着几个,也急急上前,一边查看伤情,一边赔礼道歉。两个助理扶起萧佳宁,萧佳宁起身走了几步,只感觉腰有点疼。万幸啊!导演心想,要是伤了这位大小姐,赔钱,戏拍不成还是小事,他那厉害的爹,还不把我给吃了。“少杰,少杰”郭佑仪也跑到李少杰身前,“你怎样?”李少杰摇摇头,“没事,腿扭了一下,起不来。”“你

  • 祭司大人请慢走在线阅读第6章

    一路上畅通无阻,威尔和莱恩来到了班德尔城。在城门口,检查员拦住了他们:“你说你是约德尔城的士兵?请让我看看标志。”“头上呢!”威尔指了指德莱文曾指过的地方检查员弯下腰来检查,没有问题后,又问起了莱恩:“好的,没有装控制核心,还是个高级普通士兵,那你旁边的那位呢?”“啊...我是...”莱恩没做好准备

  • 将军的小结巴之初相识与旧相识(3)

    第二天,知晓根据地址来到一个高档小区,进去后坐电梯到了三楼,找到301的标示,确认一下,知道自己来到了目的地。她呼了一口气,清清喉咙,按下门铃。是一个男人来开门,穿着黑色毛衣,整个人显得白净顺眼。这皮相,知晓在心里惊叹一声,真是难得一见啊。他的手放在门把上,礼貌道,“你好。”是昨晚电话里的声音,不过

  • 星风守护传说在线阅读第4节

    莽莽冰原上自然鬼影也没有一个,只有呜呜风声响彻不休。被这场景震了一下,卫斯理在高空中冷静片刻,才沿着简直晃瞎眼的指示箭头,姑且称为指示灯,向前方的冰层埋头扎了下去——外界喧嚣的风声骤然止歇,黑暗覆盖了卫斯理的意识。他心里很清楚,他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大脑里。可是这里,超……冷啊!刚才在外界,零下多少

  • 大唐之无上将军第六章

    明天是苏芸关系很好的表姐高羽菲结婚,正好公司也没有什么通告,她就向学校请了假,回了家乡。晚上她在表姐家住了一宿。“表姐,我真的是好久没有联系过你了,你竟然都要结婚啦。”苏芸有些愧疚的问,毕竟表姐从小陪着她,也很疼她,而她却许久不联系表姐。“我看到你拍的电影了,你忙也是应该的嘛。”高羽菲摆摆手,表示理

  • 洪荒扬眉传在线阅读第3节

    “轩琪雅,你真的姓轩吗?”菱雅记得问这句话的时候,对方的目光总是笑盈盈的。只是她总是觉得有什么东西似乎在她的眼底深处一闪而过。那是一种既闪而逝的情绪,还没等到菱雅去抓住、去感知、去琢磨,它就那么的一晃而过。那个时候,她总是觉得轩琪雅看自己的目光怪怪的,似意味深长,似欲言又止。有那么一瞬间,菱雅竟会觉

  • 枪斥苍穹第六章在线阅读

    到达矿场第一天的闹剧总算是结束,肖深安然入睡。这一觉睡得舒坦,连场梦都没做,很快便过去了,等肖深睁开眼,发觉自己眼前还挂着面月亮,吓了一跳,脑袋往床杆上一撞,痛得他直咧嘴,差点没叫出来。这什么鬼月亮啊?差点把他魂给吓掉。等他捂着额头仔细想了想,他忽然想起这面月亮是易无智画的,就为了让他睡好觉,这多此

  • 海贼之极恶天龙在线阅读第七章

    秋高气爽,碧空如洗,院子里的桂花也飘散着怡人清香。卫若雪站在桂花树旁闻着花香,挥手叫路小满过来折几枝桂花放在房间里。路小满刚上前两步,便看到了从小东苑门口进来的杜鹃。她朝着卫若雪欠了欠身子道,“小姐,少爷回来了,慕容少爷和飞燕捕头都来了,还带了不少桔子回来呢,夫人叫你去前厅。”来到前厅,还未进门,就

  • 史上第一国王在线阅读第7节

    刚出院的张家私生子和他狗友苏家的二儿子才刚踏进小区就让狗咬了,啃了个正着。这俩人正巧是哪天说话最难听的两个。张家私生子名张明,是张氏集团董事长的私生子,张家正房有两儿一女,多出来的这个私生子自然不受待见。但张先生是个传统古板的男人,不能忍受血脉外流,便接了回来。可想而知,张明虽有吃有喝的,可在张家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