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回到属于我的地方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Allen丁帅 来源:纵横中文网

“啊~吃得好饱。”凯勒布弥尔眯着眼睛躺在草地上,心满意足。

“没错。”加里安也惬意地应了一声,“您真是个出色的猎手,殿下。”

如果不是凯勒布弥尔狩猎的本领和她凶猛的胃口一样惊人,那么精灵们今夜是绝不能如此潇洒地享受烤肉的,感谢精灵们永远不会长胖的体质!

“不用谢,举手之劳,就当是我今天让你们担惊受怕的赔礼了。”凯勒布弥尔懒洋洋地回答道。

尽管凯勒布弥尔的战斗天赋已经够惊人的了,但凯勒布弥尔最擅长的武器却并不是长剑,而是弓箭,毕竟她从未参加过真正的战役,却经常外出狩猎,这与瑟兰迪尔恰恰相反。

所以在加里安听说在哥布林山洞里凯勒布弥尔拿着瑟兰迪尔的剑到处砍人而瑟兰迪尔使用的武器竟然是凯勒布弥尔的弓箭时,他完全无话可说。

“我当初学射箭还是我表兄吉尔加拉德教的。”凯勒布弥尔回忆着,“不过我怀疑他只是为了找个东西分散我的注意力,因为那时我天天缠着他,而他说只要我能射出十环就带我出去玩。”

“对,左肩对准靶位……右手扣弦,稍微往上一点……拉弓时不用使出全身力气……好了,就这样,松弦,第一次成绩不好也没什么,这很正常……”吉尔加拉德心不在焉地指导着凯勒布弥尔的动作,心思还全都在林顿的公务上。

十环。

吉尔加拉德:“……”

“对于第一次射箭来说,我的表现还不错?”凯勒布弥尔眨巴着大眼睛,天真无邪地问。

“可是那应该只是巧合吧?”加里安忍不住叫道,他可算明白为什么凯勒布弥尔毫不怀疑瑟兰迪尔能瞬间学会射箭了,“第一次射箭就能完全射中,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那当然只是巧合。”凯勒布弥尔哈哈笑道,“怎么可能那么厉害啊?我又不是瑟兰迪尔陛下那样的天才。”

瑟兰迪尔:“……”

“后来我再射第二次时,箭就完全脱靶了。”凯勒布弥尔说,“不过吉尔加拉德还是得带我出去玩,因为我确实射出十环了。”

“……”这是怎样逆天的运气啊。

“哎呀,不过那时候我太老实了,竟然跟吉尔加拉德说那次不算数,就很认真地开始练射箭了。”凯勒布弥尔回想起过去,后悔不已,“天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练习,大概练了大半年吧,才确保再也不会射出十环以外的成绩。”

她突然不再说下去了。

加里安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下文,忍不住问:“然后呢?”

“然后?然后吉尔加拉德遵守承诺带我出去了,但你猜他带我去了哪?伊瑞詹!我以为他会带我去森林或者原野那种地方玩的,结果他竟然带我去了伊瑞詹!”凯勒布弥尔抱怨道,“要不是凯勒布理鹏送了我一把弓,我肯定饶不了他们两个!”

她又不说话了,转过身去背对着瑟兰迪尔他们,吸了吸鼻子。

加里安心情忐忑地看了瑟兰迪尔一眼,而瑟兰迪尔一言不发。

又过了一会儿,夜深了,精灵们渐渐睡去。

“您也休息吧,陛下。”加里安说,“我守着夜。”

“不用,你睡吧。”瑟兰迪尔说,“我现在正好不想睡。”

加里安一开始有点惊讶,但他略带担忧地看了一边的凯勒布弥尔一眼,摇了摇头:“好吧,您准备休息的时候把我叫起来就行了。”

然后他就拿着毯子缩到一边去了,没多久,微微的鼾声就响了起来。

四周完全沉默下来,火堆里的火星发出噼啪一声,溅了开来。

瑟兰迪尔看向凯勒布弥尔,她侧卧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一尊雕塑。

瑟兰迪尔知道凯勒布弥尔肯定没有睡着,知道凯勒布弥尔没准正在一个人偷偷抹眼泪,知道凯勒布弥尔为何伤心,却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她,甚至不知道是否应该安慰她,或许凯勒布弥尔更希望没人发现这件事呢?瑟兰迪尔本来也不是擅长安慰别人或者哄女孩开心的人,当面对的人是凯勒布弥尔时就更加手足无措,思虑重重。

或许若不是知道凯勒布弥尔倾心于埃尔隆德,瑟兰迪尔还能再大胆一些,然而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恪守礼仪,沉默寡言了,因为瑟兰迪尔很清楚,尽管凯勒布弥尔的单恋注定无望,但只要她还爱慕埃尔隆德一天,她就一天不会考虑其他人的追求,甚至对其远而避之,而瑟兰迪尔绝不希望这种情况在他和凯勒布弥尔间出现。

所以,瑟兰迪尔踌躇了半天,最后能做的,依然只是在心里叹了口气,默默再次把手帕递到凯勒布弥尔面前。

起初的两秒钟,凯勒布弥尔没有任何反应,但随后她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了瑟兰迪尔的手,翻过身来望向他。

“我真想他们。”凯勒布弥尔的眼睛在篝火映照下闪着水光,声音也带着压抑的哭腔,她又说了一遍,“我真想他们两个。”

瑟兰迪尔沉默片刻,轻声开口:“睡吧。”

“晚安,瑟兰迪尔陛下。”凯勒布弥尔勉强牵动了一下嘴角,放开瑟兰迪尔的手,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瑟兰迪尔却仍然毫无睡意,耳边传来凯勒布弥尔均匀轻微的呼吸声,侧眼望去就能看见她被火光照得红扑扑的脸颊,他就那么出神地发了好一会儿呆,时而面无表情,时而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月亮已经升到了西边,加里安猛然惊醒,赶他去休息,瑟兰迪尔才合上眼。

接下来几天的行程都很顺利,不过凯勒布弥尔还是难以抑制自己的好奇心,每天到处东跑西跑,起初还慑于瑟兰迪尔的而有所收敛,后来发现瑟兰迪尔并没有要责备她的意思后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好在总算没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到了大绿林后凯勒布弥尔的日子过得十分舒畅痛快,她日夜都在茫茫森林中行猎漫游,探寻着这片广袤的森林里每一条隐秘的小道和溪流,有时瑟兰迪尔会陪着她,但更多时候她都是独自一人纵马疾驰,把其他侍卫远远甩在了后面。

而除了独自深入森林,凯勒布弥尔也格外喜爱西尔凡精灵们的星光宴会,当然,她有什么理由不爱呢?热闹的晚宴,欢快的舞蹈,璀璨的星光,热情的精灵们,最重要的,香气四溢的烤肉和其它美食,这简直就是为凯勒布弥尔量身打造的节日,而凯勒布弥尔靓丽的容貌与悦耳的歌喉也为此增光不少。

唯一让凯勒布弥尔心存不满的,就是瑟兰迪尔不许她多喝多卫宁,那是一种味道很好的烈性酒,瑟兰迪尔本人非常钟爱它,但却绝不允许凯勒布弥尔每次喝超过一小杯的量,任凯勒布弥尔如何撒娇耍赖也不妥协,而凯勒布弥尔在别人的地盘上到底不敢太过造次,看瑟兰迪尔这一次没有松口的意思后就识趣地放弃了,下次继续努力!

所以,当木精灵们又一次举办了盛大的宴会,而瑟兰迪尔等了半天竟然也没等到凯勒布弥尔腆着脸皮来找他讨酒喝后,他竟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起来了。

“凯勒布弥尔没参加今天的宴会吗?”瑟兰迪尔问加里安。

“殿下?宴会开始时我好像看见她了啊。”加里安大着舌头回答瑟兰迪尔,“或许是先回去了?”

“怎么可能,她不最后一个走就不错了。”瑟兰迪尔的眉毛跳动了一下,想了想,问加里安,“今天为什么举办宴会来着?”

“……啊?”加里安喝得晕晕乎乎的,想了半天后,不太确定道,“好像是因为今天是最后联盟之战胜利一百周年?”

哦,他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瑟兰迪尔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起来。

“不过这就是个由头啦,举办宴会哪还用什么理由?这是正好赶上了,不然肯定也能再找个别的出来……”加里安絮絮叨叨,瑟兰迪尔挥挥手让他走开他也不以为意,转眼就投入到了下一轮豪饮中。

当瑟兰迪尔找到凯勒布弥尔时,凯勒布弥尔并不惊讶,因为这处视野良好却隐蔽的观星地还是瑟兰迪尔告诉她的。

“晚上好,瑟兰迪尔陛下。”凯勒布弥尔礼貌地打招呼,“我占了您的地方吗?”

“不,我是来找你的。”瑟兰迪尔看着凯勒布弥尔仿佛平静无波的样子,略有迟疑,“我以为,你今天可能会有点心事。”

“谁不是呢?”凯勒布弥尔往一边挪挪,给瑟兰迪尔腾出了地方,“那场胜利的代价太惨重了。”

虽然索伦被击败了,但也有无数的精灵与人类为此付出了生命,这其中就包括凯勒布弥尔的表兄吉尔加拉德和瑟兰迪尔的父亲欧瑞费尔。

“但您放心好了,我今天晚上不会哭的,最近我好像哭得太多了。”凯勒布弥尔自嘲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静下来发呆,就会情不自禁地想掉眼泪。”

瑟兰迪尔当然明白凯勒布弥尔如此沮丧的个中缘由,但他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沉默。

“对了,这个还给您,我洗干净了。”凯勒布弥尔掏出瑟兰迪尔之前给她的手绢,递给他。

瑟兰迪尔瞥了一眼:“不用了,你留着吧。”

“啊,那我可得好好保管,这可是您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凯勒布弥尔却万分认真。

瑟兰迪尔一下子后悔了,对于第一份礼物来说,这未免也太寒酸了。

“或许我真的跟这条手绢有缘,总觉得之前好像在哪见到过一模一样的,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凯勒布弥尔盯着手绢,锁起眉头陷入了沉思。

“一条手绢而已,大概都是大同小异的。”瑟兰迪尔下意识遮掩道,说完以后却又觉得自己欲盖弥彰。

好在凯勒布弥尔心思单纯,一点也没觉得瑟兰迪尔的话有哪里不对,反倒点头赞同:“您说的也是。”

于是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看似就这样揭过了,瑟兰迪尔却又有些失望起来,他到底是希望还是不希望凯勒布弥尔想起那个晚上的事情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们就那么安静地半倚半卧在那里,仰望着星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很长时间都没人说话。

“宴会好像快结束了。”透过层层枝干绿叶传来的欢声笑语渐渐弱了下去,瑟兰迪尔开口说道。

“可是我还想再在这待一会儿。”凯勒布弥尔说。

“嗯。”瑟兰迪尔应了一声,也没动。

这下凯勒布弥尔有点不好意思了:“您不用在这陪我的,陛下,我一个人没关系的。”

“没关系,”瑟兰迪尔含混地回答,“我也很怀念我父亲,他也是在最后同盟时战死的。”

“哦,这样。”凯勒布弥尔点点头,恍然大悟状。

直到与瑟兰迪尔分别后,凯勒布弥尔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不对啊,欧瑞费尔陛下不是在最后战役前七年的达格拉平原之役中英勇牺牲的吗?难道她记错了?

不过这时候凯勒布弥尔完全没反应过来,还反过来安慰瑟兰迪尔节哀顺变。

“谢谢,我会的。”瑟兰迪尔面色不变地道谢应下。

凯勒布弥尔望着瑟兰迪尔,突然说:“如果我也能像您一样坚强就好了。”

瑟兰迪尔怔了一下:“什么?”

“虽然我刚才才安慰过您节哀,可我自己都知道,那只是一句标准的客套话罢了,听到的人的痛苦并不会因为这一句话就减轻一点,伤心的人还是会伤心。”凯勒布弥尔说,“可是同样是失去亲人,您就表现的比我镇定的多,如果您刚才没说,我完全不会察觉到您的忧伤。”

瑟兰迪尔有些哭笑不得。“这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凯勒布弥尔。”他说,“你现在就很好。”

“只有不懂事的小孩子才能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然而凯勒布弥尔不以为然。

瑟兰迪尔知道自己无法驳倒凯勒布弥尔,本来他们也说得都没错,凯勒布弥尔向往瑟兰迪尔的成熟稳重,而瑟兰迪尔珍惜凯勒布弥尔的直率通透,都只是羡慕对方身上自己可望而不可及的那一面而已。

“是这样,”瑟兰迪尔想了想,对凯勒布弥尔说,“每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不妨就到上面来看看星星,就会感觉像是看到了你正在思念的人一样。”

“呃,您是说死后的亲人会化成星星守护着我们这样吗?”凯勒布弥尔说,“这招在我一百岁前对我可能很管用,但我现在已经知道了,精灵死后灵魂会去到曼督斯殿堂等待审判。”

“自从努曼诺尔人触怒神灵从而使阿门洲与世界分离之后,维林诺离中土就更加遥不可及。”瑟兰迪尔不急不缓,“这一生,除非我们死亡或者西渡,否则我们和西方的亲族们唯一的联系就只有这片共同的星空。”

凯勒布弥尔若有所思地抬头看向星空。

“这些星辰在亿万年前就被伊尔碧绿丝点缀在苍穹上,凯勒布弥尔,它们见证了中洲所有美好或哀伤的事情,承载了一切纯洁而珍贵的回忆,包括我们对他们的思念,和他们对我们的祝福。”

“啊,这是我听过的最浪漫的话。”凯勒布弥尔感叹道,她的表情变得温和起来,痴痴地望了好一会儿星空,半晌却又叹了口气。

“即便我可以透过这些星星想到他们,”她说,“可一想到有可能我再也不会或至少是很长时间里都不会再见到他们了,我还是感到很难过。”

“这就是为什么星辰距离我们如此遥远。”瑟兰迪尔柔声说,“就算我们再思念他们,都必须接受他们已经暂时离开了的事实。星光固然是美丽而璀璨的,却并不能带给我们温暖,它们只能照亮你的四周,让你看清你身边依然还有爱你并愿意陪在你身边的人。”

他说完以后,很长时间里凯勒布弥尔都没有任何反应,瑟兰迪尔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立刻就紧张起来,略带忐忑地扭头看向凯勒布弥尔,凯勒布弥尔也正好转头看向他,两人目光相撞,顿时都愣了一下。

“您知道吗?”半晌,凯勒布弥尔打破了沉默,语气诚恳,“在这种时候,多卫宁和星空更配哦。”

“……”

“所以我能不能再喝一杯,就一小杯……”

“不行。”瑟兰迪尔果断拒绝了凯勒布弥尔的“无理要求”。

“为什么啊?”凯勒布弥尔不满地叫道,“我三千年前就到了可以喝酒的年龄了!”

“这与年龄无关,你酒量太差了。”瑟兰迪尔说,“如果我让你喝了,明天你肯定就把今天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凯勒布弥尔呆住,半晌才小声嘀咕道:“这您又是怎么知道的啊?不可能是埃尔隆德说的啊,连他都不知道……”

瑟兰迪尔听着凯勒布弥尔幽怨的碎碎念,挑了挑眉,突然就心情大好起来。

延伸阅读

卓洋水晶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swgy.shtml
卓洋水晶招商连锁_卓洋水晶代理_公司简介广州卓洋珠宝有限公司自1998年引进香港先进

红地球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6985.shtml
红地球(广州)化妆品有限公司,——是由红地球化妆品集团2006年10月建立的在华控股

玫瑰园洗衣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savv.shtml
玫瑰园洗衣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优洗洗洗烫设备有限公司是民族第一干洗品牌,伴随着改革开放

阿牛竹草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dxa7.shtml
暂无

华翔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b2i7.shtml
华翔装饰装潢加盟详情合肥华翔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简称“华翔装饰”,是一家专业从事家装、别

鑫星渔具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n0cq.shtml
鑫星渔具是碳素溪流竿、海竿、台钓竿、手竿、手杆等产品生产加工,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炭清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y0ki.shtml
(1)产品效果:消除氮氧化合物的排放,减少PM颗粒物的排放(2)使用方法:直接加入到

缤瑞运动木地板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6i52.shtml
河北缤瑞体育设施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大型专业体育木地板安装生产企业,是集体育木地板生产

伊卡蔓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a5pp.shtml
伊卡蔓女鞋项目介绍:伊卡蔓女鞋总部主营女鞋、单鞋、凉鞋、靴子、马丁靴等。伊卡蔓女鞋总

孚正加盟  http://www.navette-bateau.com/dobj.shtml
是由美国孚龙集团药业有限公司(U.S.AFULONGGROUPMEDICINEIND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被穿越的少年终将成王所谓宿敌

    蔚蓝色的天空上,几朵云漂浮在其中。使得天空并不显得单调,给人一种舒畅的感觉。这是一个和平的世界,所有人都安居乐业的幸福的生活着。这里是关都地区的真新镇。这是一个充满温馨的小镇,有着热情可爱的镇民。在小镇的靠山的地方坐落着一个研究所,里面住着一个博士。他的名字叫大木幸成,是宠物小精灵的研究专家,也是为

  • 和反派杠上以后我哭了[快穿]在线阅读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

    上海的晨曦,弥漫着“生命气体”的浸染,许多人还沉浸在酣睡中,庾杏难得的星期日,起了个大早,在给哥哥煮汤的时候,忽地想起徐厚木,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竟然顺手熬了一份粥,到底是于心不忍,果然,自己还是太善良了,对,太善良了。不过,她心里早准备好了一个小人和一大盒针,小人的背后呢,嘿嘿,就写上徐厚木的名字

  • [综英美]法师穿越超英世界后天真了

    以学业为重,这话说起来倒没什么毛病,只是从谢露口中出来,就难免少了几分说服力。当然,有没有说服力是一回事,能不能起到效果又是另外一回事。虽说谢露这话没什么说服力,但谢露可是出了名的不好惹,所以这话还是很见效果的。窗外那些人看到谢露来了,瞬间便一哄而散。不过,赶走了吃瓜观众,楚天成也没落个清静,谢露随

  • 大佬全是我养的猫[穿书] [参赛作品]传道承法

    文才后退了一步:“师父,我没意见。”秋生笑着说道:“师父,那这么说,我们两个有新的师弟了。”然后秋生走到张承面前:“师弟,叫声师兄来听听。”张承微微一笑:“好的,秋生。”“哇,你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看到张承这么叫自己,秋生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吵张承了,他还要抄写门规,以后你们认识的时

  • 如浪似虎在线阅读嚣张的小王爷

    望京,乃是天凤国最为繁华之地。因四海无战事,如今的天凤国不再仅是崇,亦是崇文。如秦玉柔这般文武全才,必然是极其受到欢迎,当然,像凤浔这种文不成武不就的废物,也会存在。闹市之上,少女一身银色长裙,青丝如瀑,她的脸蛋精致漂亮,怀抱内抱着一只软萌的小奶猫,她从闹市走过之际,周边的那些人都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 娇妻她有双重人格野队无常

    结束天池之旅后,有奶就是娘选了个风景如画四季如春的地方摆摊——秀水街。卖的倒没什么正经东西,主要是用摊位名打广告——真诚代练,来者不拒。坐在他旁边的是钻石卖家,摊位名字和他的正好可以拼个对联——长期收币,童叟无欺。转回另一台电脑,小杀手还在打铁,方筝伸个懒腰,把小号从铁铺里捞出来,算是正式完成了从技

  • 陆夫人有祖传乌鸦嘴麻仓叶王

    退出了叶的房间,白哉靠在墙边。刚才他才注意到,叶的灵力,自己见过。和自己百年前见过的那人几乎是一模一样!但由于两人性格差异太大了,白哉一开始并未注意到。直到看见叶的睡颜的那一刻,白哉才猛然想起他——麻仓叶王。初次见面时,他经历了千年的灵魂依附于一个孩儿童的身体中。由于自身过高的灵力与精神力不是这个弱

  • 妹妹粉穿成影帝的孕妻在线阅读这个男人不简单!

    第10章这个男人不简单!苏秦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才工作四天,竟然就要被开除!这四天来,自己就算不是兢兢业业,但也是勤奋努力了,而且就在两天前,还和双百超市敲定了一份巨额的长期订单!就凭这份订单,给公司带来的收益就不下一个亿!可现在,居然一句话就要把他炒了?公司就是这样对待功臣的?苏秦又是心寒又是愤怒

  • 穿书后我嫁给了科研大佬之小糯丫头

    “扣扣”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随即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小姐,夫人专门挑了一件衣裳给你……”,进来吧,顾轻君懒散的回答到。此时顾轻君正在梳妆台前等候刚刚离开的丫鬟回来给自己打扮,可能是等的有些无聊,顾轻君半趴在梳妆台前玩弄着自己的头发。那丫鬟见本应在这侍奉小姐打扮的丫鬟知夏竟不知去向,便自告奋勇的对顾清

  • LOL:上单女帝!在线阅读第10章

    “繁衍后代?”霍顿对这个词并不陌生,15岁的年龄在烈日帝国的皇族之中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了。“巨人族和王族成员的女人与任何人都是不能发生关系的,只有王族的男人才可以让我们怀孕生育。”拉姆齐回答道。“为什么不能发生关系?”霍顿问道。拉姆齐低下头,略有些羞涩的回答道,“因为巨人族女性是封闭住的,只有王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