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不想当女校霸[穿书]在线阅读第6节

作者:觉酉星 来源:晋江文学城

赖嬷嬷走了,留下父女两个倒有些尴尬,林如海还保持着刚才与女儿稍微显得亲密的姿势,对他来说有些熟悉又陌生。黛玉长这么大,他不说经常抱她搂她,可这样女儿还躺在床上,他就过来看望的情形很少,当然,黛玉生病的时候例外,但那时候有贾敏在前,林如海也就是站在一旁慰问关切几句话而已。

官宦人家姑娘自小都有奶娘嬷嬷教养长大,林如海贾敏都是那样的人家出来,黛玉是她们盼了多年得的头一个孩子,生怕委屈了女儿,把这些规矩体系都做的十足十,但也少了不少的天伦之乐,父女母女之间也多了些莫名的隔阂。

这也不独林家,这个时代有钱人家皆如此,呼奴唤婢是身份的象征,小主子与奶娘亲近多过生身父母却也是事实,只因为碍于各种礼教规矩,亲生父母与子女之间反倒不好亲近,说话谈心。

林如海虽说把黛玉看的与众不同,甚至还给他请了先生“假充男子”教养,但父女之间相处也还是按照规矩模式来,这样坐在女儿床头抱着她说话的事情,以往都是贾敏才会做的事情。

不仅林如海,就林黛玉也感觉到这样的场景陌生又违和,在心里,她是渴望这样的父亲,这样的场景只在病中出现过,但那也多数是母亲的怀抱,她也知道,随着年岁的增长,父亲的这种亲近也只会成为奢望。

感觉到女儿身体的僵硬,林如海叹息一声,赖嬷嬷到了,他留住女儿的可能越来越小,不说妻子临终托付,就赖嬷嬷的手段,这小小的孩子哪里抗得住,黛玉被说动了,他也不会坚持伤了女儿的心。

岳母如此安排,恐怕就是若是来了主子,都不一定能够把黛玉接走,所以才派了身边的老嬷嬷来,只要说动黛玉,他就没有办法拒绝了吧?

“玉儿与新来的玩伴相处可还好,”林如海也不知道要女儿说什么,让她别听那老货的挑唆,留在家里陪伴老父,他也知道,自己公务繁忙,留在家里的时候屈指可数,别说黛玉,就是贾敏还在的时候,一旦忙起来,十天半月的歇在书房不进后院难与她见上一面,更别说女儿黛玉了,他偶尔思念妻儿忍不住抽空去看望,女儿多数也是歇下了,难得与她说上两句话。

林如海也知道女儿翘首以盼希望与父亲多见几面,也尽量在空闲的时候多陪伴她,但他能做到的时候太少,所以,也只能从旁的地方来弥补,衣食住行不说了,那都是最好的,起居坐卧不输与公主;给女儿淘换礼物甚至西洋货哄她高兴;知道女儿喜爱读书,给女儿请先生;知道女儿寂寞缺少玩伴,与贾敏商量给她找小丫头陪伴玩耍等等。

“还好,”黛玉应道:“她也不知道此时与父亲说些什么,过去,有母亲在的时候,与父亲见面总是先一番,“父亲睡的可好”,“父亲用了些什么”,“父亲最近忙些什么,”公式化的问题,当然,也有过与父亲讨论书上的故事,典故出处的时候,父亲总是耐心的回答讲解,但那样的时候太少,可也极为温馨。

黛玉贪恋那种温馨,所以越发的喜爱的读书了,她喜欢父亲夸赞她读书聪明不输男儿,黛玉知道,父亲在赞扬她的同时也有着些遗憾,遗憾她的聪慧,可惜不是男儿。

黛玉自然知道父母期盼儿子的心的,她也希望自己能够有一个,不仅是父母原了希望,她也一样多了一个依靠,多了一个可以疼爱的人,父亲总有忙不完的公务,母亲有家事要打理,与她相处的时间都不多,她还常年卧病,总是要静养,连父母都刻意回避生怕打扰了她休息。

然父母和她好不容易盼来的儿子,兄弟却没有保住,她不是没有看见父母眼里的悲伤失望,母亲甚至因为弟弟的离去而垮了下去,在她心里,自己总归是抵不过那只来了世上三年的小儿子。

父亲心里也是遗憾的,可他心里还装着他的公事,所以他还活着。

黛玉有时候想,其实父亲没有自己恐怕也会活的很好,就如同母亲担心的那样,父亲还可以续弦,可以生下儿子女儿。

一旦父亲再娶,他们就有了亲亲热热的一家人!

可是她呢?似乎,只有了她自己!母亲虽然一再说外祖母会对她好,还有舅舅,舅妈,表兄他们,可是这怎么一样呢,他们姓贾,自己姓林,自己总归还是局外人。

一问一答,父女两个又陷入了沉默,各自有着自己的心事,各自有着自己的顾忌,所以,父女之间的相处,还不如不见,至少,见不到的时候还有一份互相牵挂!

好在一个声音打破了室内的沉默,外面一个娟丽的声音问道。“姑娘你醒了吗?”

“醒了,进来吧,”黛玉也如同解脱一般,急忙应声。

小狐狸应声而入,她来了这么久,除了黛玉睡觉的时候,几乎与她都是形影不离,但也只是几乎,她与黛玉相处得太好了些,不谙世事的情况就落在了有心人的眼里,于是,那些老嬷嬷就开始在黛玉耳边嘀咕,说要教她些规矩,礼仪什么的,黛玉从小就在规矩里长大,对嬷嬷的建议深以为然。

小狐狸不爱换衣,不爱吃饭,不爱讲话,不爱招呼人,一坐下就可以半天不动,当然,她也有十分有趣的故事讲给黛玉听,黛玉说不上小狐狸有什么不好,可她也知道,这只是在她面前,若是与外人相处,小狐狸这就是没有规矩的表现,会被人耻笑的。

虽然小狐狸比她大,但小狐狸个子娇小,个子还没有黛玉高;且比黛玉还不幸,只剩下孤身一人,所以黛玉很自然就把自己当做了姊姊,自然承担了教养妹妹的责任,于是,便劝说小狐狸接受各种教育,甚至以身作则的给小狐狸做示范,当老师。

小狐狸非寻常人,不说过目不忘,只要她愿意,功力足够的话,她甚至可以把这些日常生活当做影像记录下来,就如同她母亲留给她的传承一样,可惜,她现在功力不够,但人类的这些所谓礼仪,也不过熟能生巧罢了。黛玉也算是个尽职尽责的好老师,小狐狸一番模仿下来,不说成为黛玉那样把规矩刻到骨髓里的大家闺秀,至少能够算得上行为举止规范的小家碧玉了。

这也怨不得狐狸,她已经学的十分的用心了,可兽毕竟与人有差别,骨子里的那点桀骜不驯容不得她十分刻板的把学到的东西做的一板一眼,如同尺子量过一般。

好在,小狐狸总是妖,尤其还是狐妖,身上带着一股人类说没有的狐媚,虽说年纪小,可却是天成的,所以那种并不十分规范的礼仪倒是让她带着种随性,自然天成。仿佛,她做出来的动作才叫规矩、礼仪,这却又不是任何人,甚至黛玉都不可以模仿出来的了。

小狐狸与黛玉在一起待着的时间太久了,就少有自己的空闲时间,所以只能趁着黛玉睡觉的时候去修炼,可黛玉黏她黏的紧,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要和她一起,导致小狐狸只能在白天黛玉睡觉的时候找个没有人的地方练习,好在有母亲的传承在,她修炼不成问题。

黛玉觉浅,她今天看黛玉服药睡着了才出去,估计着黛玉差不多该醒了才回来,不想屋里却有旁人的气息,稍一辨别,却是黛玉的父亲,不过,似乎不止他一个,还有旁人,但味道已经淡了许多,是中途来过人又走了,这人却是这府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看来是黛玉经常念叨的她外祖母家的人来了。

进门前先打招呼就是来到这里新学的,小狐狸听见应答才进去,“请老爷安,”小狐狸进来自然是先给林如海请安,举手投足间竟然让林如海都看呆了去,可以说,虽然不是刻意,可小狐狸身上的狐媚天成却是挑战男人的定力,虽然她还是一只未成年的小狐狸而已。

好在林如海也非常人,昨天林如海带着黛玉去寺庙给贾敏做五七,并没有带着小狐狸一起,所以,这才是他第二次见到小狐狸。上一次太过匆忙,且还是他刚从老家回来,心思有些乱,要不然也不会听说小狐狸是受过妻子恩惠的人就草率的决定把人送到女儿这里,这在以往,谨慎的他至少也要把人送到庄子上调\'教观察一段时间才会把人放到女儿身边,“最近姑娘身体大好,你做的不错,”林如海首先给予了小狐狸陪伴在黛玉身边的功劳的肯定,但语气里也带上了些上位者的威压,想的就是敲打她一番,别看她年纪不大,可女儿比她还小,看她对黛玉的影响程度,一旦她起了不好的心思,绝对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毕竟小狐狸的来处一片空白,无论他用什么渠道都查不出来她的来历,似乎她就是凭空而来。当初他草率的令管家带了小狐狸到黛玉身边,回头就反应过来自己的冒失,自然是要派人去查小狐狸的来历的。他就这么一个女儿,不可能放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在她身边,却没想到,不论他用了多少人,动用了什么渠道,都找不到她的父家母家,这是他官场生涯头一次。

以往他们查证某些可疑的人,即便是异国人,只要时间足够,也会追本溯源找到他的老根。

然这姑娘来历太过奇怪,空白到无迹可寻。

令他不得不想到别处,万一是某位皇子派来的人。

他可是知道,一些暗卫和做某些特殊事情的人都是从小培养的,那些人在这世上就算是死人,只有需要的时候才会给他们来历身份,像小狐狸这个年纪,虽说有些稚嫩,却也不是不可能。

要不是这孩子哄的黛玉身体渐渐好了起来,也从来没有发现过她对黛玉有过不利的地方,那些嬷嬷丫鬟们的刁难也逆来顺受,他说不得早就把她从黛玉身边带走了。

令他好奇的事,小狐狸竟然一点都怯场,甚至,从她身上散发的一种抵抗的力量,甚至在反噬!反噬,这是一个新鲜词,他自然领会过来自上位者的威压,那种气场,甚至他这种官场打滚多年的人也不得不战战兢兢,可在他看来,这小姑娘身上的这种反噬的力量,远远超过了他的主子。

“你到底是什么人?”林如海呵斥道,条件反射的先把女儿搂在怀里,他不好意思说的是,他刚才竟然感受到了窒息,虽然只有一瞬,也正是因为感觉到了危险,他才因为一个父亲的本能把女儿护在了怀里,奇异的是,女儿在怀,那种威压反而没有了,不,不是没有,空气中依然流动着那种令人难受的压力,但女儿身上却似乎包围着一种安抚的力量,他那种威压减少的感觉,却是来自女儿身上。

似乎,这小丫头对自己的女儿没有任何恶意!

相反的,她在保护黛玉!

犹如醍醐灌丁一般,林如海瞬间明白过来,或许她所说的报恩,并非空话,自己是不是应该相信她,虽然她连自己都有防备,但她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女儿黛玉!

“父亲,爹爹,”林黛玉没有想到林如海会冲小狐狸发脾气,急忙维护劝解道:“小胡丽是好人,爹爹不要凶她,女儿喜欢她,把她当亲妹妹,不,当亲姐姐的,”黛玉情急之下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也打破了父女这半年来的隔阂,原来黛玉都是在公众场合唤林如海“父亲”,私下里都是喊他“爹爹”的,自从贾敏病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林黛玉再也没有喊过林如海“爹爹”,林如海自然也没有注意过,贾敏病后,他里外忙的团团转,那里顾得上注意女儿喊他什么,等妻子去后,他倒是发觉了女儿跟他的疏离,可连他自己的心态都没有调整过来,也有些怕见女儿,跟女儿为数不多的见面,更是连话都少说,所以,也没有发现或是在刻意回避这种称呼带来的改变。

林如海心中一涩,女儿为了替外人向自己发出真情,可想也知道,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有多么的不合格,这个小姑娘才来不到一个月就得到了女儿“亲姐妹”一样的情意,自己呢,还是她亲生父亲,如今却与她生疏隔阂至此?

林如海心中一软,那种所谓的威压就卸了下去,然后来自对方的压力也瞬间消失殆尽。

林黛玉也感觉到了这种轻松,虽说小狐狸刻意把她保护了起来,但来自父亲身上的那种紧张敌意她还是感觉得到的,急于缓和父亲和妹之间关系的她从父亲怀里挣出来,介绍道:“父亲,她是胡丽,女儿的好朋友,好姐妹。”

林如海如今已经不诧异女儿为何会把一个身份不明的小姑娘当做朋友、姐妹了,这迷一样的小姑娘你很难把她但下仆。林如海知道一些特殊身份的人,身份高低可以随着需要随时变换,当然,那种所谓的上位者的威压和下仆的卑贱甚至都被他们表演的淋漓尽致,可这小姑娘身上除了仙就是贵!

林如海不知道为何自己会给她一个“仙”的评价,似乎,她身上就有这么一股仙气,第一眼,看到的是个精致漂亮的小姑娘,再看下去,却只能看到她身边的一身光环,她本人的相貌倒是影影绰绰看不清楚了。

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都说真龙天子身有龙气保护,可他也没有从天子身上看到过这小姑娘身上的异象。

林如海更不会臆测这姑娘是某位天子遗留在民间的公主了,毕竟,连天子身上都没有她身上这种异象。

或许,她真的是仙不是人!

想到刚才小姑娘带给自己的威压,林如海突然有了个主意,他重又抱回女儿,安抚道;“爹爹不会伤害她,只是你困不困,先睡会儿,刚好爹爹有话交待她几句。”看着女儿质疑的目光,林如海妥协了,原本他是想要避着黛玉的,可在一想,让黛玉知道也好,便道:“爹爹知道你娘让你去荣国府和外祖母过些日子,可是爹爹想告诉你,爹爹只希望是你自己愿意去才去,并不希望是因为别人希望你去你才去,”林如海看着女儿,殷殷道:“父亲只希望你做你喜欢的事情,而不是因为别人的意愿去做任何事。”

虽然林家的未来还要黛玉去承负,可作为一个父亲,他总是希望女儿按照自己的心意快乐的活着,不为了任何人的野望,利益而委屈自己。

在一个父亲的眼里,女儿总是还小,未来又是那么的沉重,自己总归还在,让她尽量的多快活几年是几年吧!

延伸阅读

[柯南]等待曙光之送礼(2)  http://www.duinuan.cn/p1bx.shtml
辰香殿里,杜婉若正低头刺绣,小言掀帘进来,忙上前阻道“宝林,这等粗活,还是交给奴婢吧

他那么狂那么宠之公主的新欢  http://www.duinuan.cn/ph22.shtml
公主很喜欢她的暗卫,不仅因为他帅,还因为他很知趣。知趣,就是听话,公主让干什么,他就

亲爱的鬼王大人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duinuan.cn/668n.shtml
西门府中,一名男子身穿白色风衣,一副偏偏公子的样子。斯斯文文的坐在主坐之上,仿佛自己

你多哄着我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duinuan.cn/n7ht.shtml
韩紫雨精致的脸蛋顿时布满寒霜,娇.声怒道:“混蛋,你在说什么?!”“李默,你信不信我

如果世界曾颠倒黑白再次回谷  http://www.duinuan.cn/ahin.shtml
一行七人迎着灿烂的阳光向着小别墅走去,一路上林白和锦言不时的眼神交流着,默默的表达着

爱你繁花满枝头在线阅读去巴利安  http://www.duinuan.cn/ybp1.shtml
第八章去巴利安直升机停在了机场,因为要直升机跨越大洋飞到意大利是显然不可能的,而费德

十年沉渊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duinuan.cn/see6.shtml
没想到,自己以为是平静日常的世界中,也存在着这样的生物啊……倒是自己精神上有些松懈了

秋风斗虎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duinuan.cn/sw76.shtml
楚翘准备好了缓解失眠的香包。萧湛的头疾与失眠是常年积累下来的毛病,传言是当年皇太妃逝

觞剑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duinuan.cn/sva4.shtml
因为太过惊诧,她们的音量甚至比台上的陈老师还要大。陈老师被她们的声音打断,有些不满地

(全职)那家伙退役后每天都在搞事笄礼盛典  http://www.duinuan.cn/g8nn.shtml
故事仍在继续,笄礼盛典的吉时还未抵达,芸萱也就遂了苏玉的愿,娓娓而道。烟雨楼中,已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凰邂逅在线阅读第8节

    刘渊看了眼郭嘉,知道他认同了自己的说法,便道:“此番前往洛阳,吾只做一件事。”“买官!”三人异口同声,只有典韦没有反应,在大块吃肉喝酒。“哈哈哈,英雄所见略同啊!”刘渊哈哈大笑道:“此番寻了yan人张让,献了珍宝钱财,弄个县令郡守,然后积蓄实力,只待天下大乱!”“呵呵,二位有没有兴趣助我一臂之力?”

  • 国漫崛起:从罗小黑开始!之跳楼女生(3)

    白衣女孩握着刀刃的手继续往前一送,脸上的笑容甜美,说出的话轻柔而诱惑,“好好睡一觉,醒来就死了。”瘦弱男孩的尸体轰然倒下,眼神带着不甘。白衣女孩抽出那柄利刃,嫌弃地将血液在瘦弱男孩的衣服上蹭了几下。情侣中的女孩吓了一跳,浑身颤抖,死死地抓着男朋友的衣服,埋首在男朋友怀中。男人脸色阴沉,轻轻地拍着女朋

  • 这种世界还是被毁灭掉的好第八章在线阅读

    姜星莱不知道他内心想法,只觉得他冷心薄情、借机踩自己。她很生气,冷笑着回击:“我确实不是姜小姐了,但你们要以为这样就可以看轻我,那做梦去吧!我没做错什么,也不会夹起尾巴做人。收起你伪善的嘴脸,我以后不会麻烦你了。”她说完,扯下身上的外套,摔到他身上,然后,迈步要走。“姜星莱!”他喊住她,急急拽了她的

  • 宙影第三章

    裴初知同样感到意外。但她好歹是个演员,表情管理水平一流,听见这话后也没流露出更多的情绪,只是看了眼会议桌上的电子日历。嗯,今天不是愚人节。剩下唯一的可能……刑野疯了?否则就凭他的咖位,怎么会想不开找她一个十八线炒作?裴初知按住满脑子问号,尽量用平静的目光望向对面。刑野刚好也在看她。白炽灯光笼罩在他身

  • 星际战争在线阅读第八节

    她站起身,目光紧紧凝着面前男人。而话音落下,黑衣男人却是微微俯身鞠了个躬,“不好意思乔小姐,这个我们无可奉告。”说完,他们转身就走了。乔千岑望着他们的背影,心中泛着疑惑与不解,他们分明认得她,可是为什么她问起那个男人的名字,他们却不能告知……低头看着手中的房卡,她也只能抬步离开这里。今天忙活一天也累

  • 御前新赐紫罗裙在线阅读野鸡

    这一路逃荒而来,哪有时间洗漱,多是漱漱口,洗把脸罢了。如今许久没有洗漱了,也合该洗个澡了。本来自己的计划这关键的是水源和种子,如今水源解决了,现在只差种子了,自己的计划就能够实施。一旦自己的计划可行,这整个冬日里头,一家子就不用担心吃食的问题了。第二日一大早后。黄亦云便和黄李氏、二叔两人上山。这日上

  • 我,觉醒一万次!罐里 梦里

    心瞳后悔了。她发现自己做不到她想要的那么绝情。她无法想象自己要怎么面对常青的死亡,自己等了几百万年,难道就是为了让他再轮回一世吗。若是他真的挺不过去这一关,自己又要等多久才能迎来他的下一世?自己还等的起吗……心瞳看向眼前的灯,那是常青的魂灯。常青在里面熬了三天了,三天里,灯苗一直在缩小,但是却在变得

  • 只因我是超级英雄啊拜师

    回到房间的凌风,将刀身擦干净之后,将刀放在了桌子之上,开口说道:“之前的声音……是您吗……”没有任何声音回答凌风。“果然……只是我的错觉啊……”就在凌风失落之时,嗡!的一声,桌上的刀,散发出一声血红色的光芒,此时,之前的声音再次出现,回响在房间之中。“哈哈哈,老夫果然没有看错,就知道你小子心有不甘!

  • 开端月星入侵之大殿授官

    李玉正想着怎么掩人耳目出去找点吃的,突然感觉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不是一两个,而是一队人;不是普通人,而是训练有素之人!训练有素之人?兵来将挡!李玉平静地拿起茶杯,轻酌一口。“咚咚咚”果然敲得是自己的门!身影未动,们却被轻轻打开。门内是一独坐桌旁,安然品茶的白衣少年;门外是一队全副武装,满脸惊愕的官

  • 九鼎之凡人异界行第十章

    米婆子也没想到米仙仙这个闺女这么直接。“说甚胡话呢!’’她清了清嗓子,朝王招弟的方向瞥了瞥,示意她还有外人在呢。米仙仙不以为然,娇声道:“娘你看大嫂干嘛呀,你可是我娘,我找你要银子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我大嫂要是问她老子娘要银子,我也不会说甚的呀。’’“大嫂,对吧?’’对你个头!王招弟眼都红了,一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