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鬼喊捉鬼第三章在线阅读

作者:云长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沐阳站在玄羽堂大门外,突然记起,好像是一年前,在他们学校的圈子里,有一阵子刮起了玄学风。

那时候,因为在城北文化创意园里,开了一家玄学馆,馆主还是个颜值爆表的大帅哥。

因为跟周围的环境形成了很大的反差,附近又都是好奇心重的年轻人,所以,那时候玄羽堂的名字热闹了好一阵。

不过,后来大家习以为常,觉得就是一间普通的玄学馆,而且,那个馆主整天一张**脸,大家伙都有些不喜,渐渐的,也就没什么人提起了。

沐阳回头看了看正在还车费的路平安,突然想起,好像那时候流传的,这玄羽堂的馆主就是姓路。

嗯,这副跟别人都欠他钱一样的欠揍脸,十有八九就是馆主了。

沐阳一边想,一边看着路平安点了点头。

“你发什么神经?跟我进来。”

路平安眯缝着眼睛,扫视了一下沐阳,然后冷着脸,走进了玄羽堂。

沐阳跟在后面进了玄羽堂。

玄羽堂的大门玄关处,是一副珠链。

沐阳拨开珠链走了进去,迎面就看到一只长得十分肥胖的黑猫蹲坐在正对着大门的柜台上。

在黑猫的旁边还放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金色招财猫。

那黑猫的眼睛黑溜溜的,正紧紧地盯着沐阳,长长的尾巴正百无聊赖地挥动着。

黑猫的毛发很亮,泛着油光,很明显平日里伙食不错,额头上有一小簇火苗状的白毛,尾巴的尾端也是白色的,显得黑白分明。

黑猫从柜台上跳了下来,慢慢地走到沐阳身边。

沐阳看到黑猫的四只脚都是白色的,他想起之前听人说起过,这个样子好像叫做四脚踏雪。

黑猫在沐阳脚边转悠了一会,就跑进屋里。

沐阳也跟着走了进去。

玄羽堂里面的布置古色古香,不过,整体的摆设很简单,就是一个会客厅,摆放着一套红木家具。

除此之外,并没有特殊的地方,跟沐阳想象中的玄学馆很不一样。

沐阳进去的时候,路平安并不在里面,那只黑猫蹲在茶几上看着沐阳。

沐阳一边扫视周围的环境,一边偷瞄黑猫的举动。

不知怎么的,他觉得这黑猫似乎颇通人性。

会客厅的左边有一个房间,这时,房门打开了,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沐阳透过门缝看到里面放满了各种法器,有桃木剑,铜钱,铜镜,红线,黄符等等。总之,他在电视上看到过的道士用来降妖除魔的法器,那房间里好像都有。

“你好,请问你是?”那年轻人笑呵呵地跟沐阳打招呼,随手关上了身后的房门。

“是路平安带我来的。”沐阳笑着说。

“噢,原来是师傅的客人,快请坐。”年轻人听了沐阳的回答,马上招呼沐阳坐下。

师傅?

路平安居然还有徒弟?

呵,还真是稀奇。

沐阳笑了笑,从善如流地坐到椅子上。

“早饭买好了,你快去吃吧!”年轻人对黑猫说。

那黑猫扭头看了看年轻人,又回头看了看沐阳,然后,从茶几上跳了下去,老神在在地向会客厅的后面走去。

黑猫推开了会客厅后面的一堵墙,走了进去。沐阳这才发现原来那是一扇门,只是那扇门并没有门把手,外表看起来跟周围的墙壁一模一样。

那门是安装了弹簧的,黑猫进去以后,就自动关上了。

透过门缝匆匆一瞥,沐阳发现会客厅的后面有一条走廊,不知道通往哪里。那走廊尽头有一个拐角,他猜想里面应该还有很大的空间。

仔细想想也是,从厂房的外面来看,这里面少说得有上千平方,可这会客厅再加上刚才左边的那个放满法器的房间,满打满算也绝不会超过一百平方。

沐阳看着处处透着怪异的玄羽堂,心中莫名有些不安。

过了一会,路平安拿着一本看起来很旧的书从那扇奇怪的门后面走出来。

“跟我进来。”路平安跟沐阳说了一句,就走向了那个放满法器的房间。

沐阳跟着路平安进了房间,看着房里稀奇古怪的东西,感觉十分有趣,便东摸摸,西摸摸。

刚开始他还有些顾忌,在偷瞄了路平安几次,看路平安正在翻着那本旧书,并没有阻止他的意思,他就玩得更起劲了。

路平安吩咐徒弟拿来一碗清水的时候,沐阳正拿着桃木剑在装逼。那架势就差在额头上写上“神棍”两个字了。

“快过来。”路平安冷冷地看了沐阳一眼。

沐阳放下桃木剑,走了过去,十分好奇地看了看那碗清水,暗中猜想这到底是要做什么用的。

“手伸出来。”路平安左手拿着一把小装潢刀跟沐阳说。

沐阳当即怔了一下,马上就想到了清水的用途。

他立马摆了摆手,讪笑着说:“我不介意多个儿子,你直接叫我爸爸就行,滴血认亲的环节就免了。”

路平安眯缝着眼睛,扭过头冷冷地看着他:“手。”

沐阳拼命摇头,双手不断摆动,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在怒吼着:我不要。

可能是因为两人刚打过一架,所以,沐阳对于路平安要在他手上动刀子这事是拒绝的。

“手。”路平安的脸冷如冰霜。

沐阳看形势不对,立马转身就逃,结果刚跑到会客厅,心脏就一阵揪紧,疼得他差点刹不住脚,险些就跪了下去。

靠,忘了这个了。

沐阳咬着牙,手捂住胸口,心里不断骂/娘。

“你,是,傻,子,吗?!”路平安捂着心脏,咬着后槽牙,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话,脸色臭得想杀人。

“师傅,你怎么了?”他的徒弟看到眼前的情况,紧张地问。

路平安向徒弟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臭着脸走到会客厅,从后面抓住沐阳的后脖领子,将沐阳拖回房间里去。

靠,靠,靠!

沐阳被衣领勒得差点喘不过气来,脚下一直乱蹬,双手不断往后拍打路平安,想要挣脱束缚。

路平安被他闹得心烦,手上轻轻一抖,一道小电弧从掌心发出,电得他咿呀乱叫。

沐阳被路平安拖到了桌子边放下,他立马翻身站起来,一跳后退一米多。

“靠,你居然电老子,你变/态啊!”沐阳大声喊道。

眼睛快速地扫描路平安,没有看到□□。

靠,他刚才拿什么电我的?

不管了,敢电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我就不姓沐!

报仇的念头刚起,沐阳作势就要扑向路平安,准备跟丫的死磕。

路平安不慌不忙,伸出右手,掌心向上,几道细小的电弧在掌心跳动。

沐阳这时才突然意识,刚才路平安电他,用的不是□□。

他,他,他/妈/的居然会发电!!!

我去!

沐阳惊讶得张大了嘴巴,指着路平安,想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要么乖乖过来,要么我把你电晕了拖过来。”路平安说。

好汉不吃眼前亏!

沐阳自知打不过身上自带发电机的路平安,咬了咬牙,把手伸了过去,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路平安冷着脸用装潢刀在他食指上划了一道小口子,滴了好几滴血到那碗清水里。

然后,便开始念咒语,完全没打算理会他那根还不断流血的手指。

路平安的徒弟很机灵,马上跑了出去,过不了一会就拿来了一条创可贴,给沐阳包好伤口。

沐阳看着自己的伤口,瘪着嘴,瞄了瞄路平安的动静。

沐阳看路平安在念咒,觉得很无聊,便跟路平安的徒弟聊起天来。

经过了解,沐阳知道,原来他叫丁子凯,是苏城大学大二的学生,比路平安小不了几岁。

之所以会认路平安为师傅,那故事就得从一年前说起了。

丁子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他的老爸老妈在雅城是赫赫有名的实业家。

不过,丁子凯是独生子,从小到大,他的爸妈因为忙于事业,一直都没时间陪他。再加上,丁子凯为人天真善良,或者说某种程度上有点傻气,所以一直没什么朋友。

一年前来苏城上大学的时候,不知道怎么了认识了几个校园混混。

刚好那时,玄羽堂很火,于是他们就忽悠丁子凯到玄羽堂里面偷东西。

当然了,他们给的理由当然不是偷东西,只是说要让丁子凯证明自己的胆量,让丁子凯到玄羽堂里面把那尊放在前台的黄金招财猫给拿出来。

丁子凯听说,只要把招财猫拿出来,自己就能跟他们做朋友。而且,事后他们会把招财猫给送回去。

丁子凯仔细一想,这样做,玄羽堂不会有损失,自己又能交上朋友,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丁子凯就在一天深夜,自己闯入了玄羽堂。

刚开始在撬门的时候,也着实紧张了一把,后来发现玄羽堂的大门居然没有锁上。

那时候,他还在为主人家如此疏忽大意感到很担心。全然没有想过,那是路平安专门给他留的门。

原来,丁子凯在去偷拿招财猫之前,已经在玄羽堂外面转悠了好几天,早就被路平安知道了。

路平安有心整他,也不拆穿,还专门给他留了门。

这要是换成其他人,一看到门没锁上,多半会觉得事有蹊跷,先收手观察清楚再说。

可丁子凯没有,他见门没锁,猫着腰就走了进去。

事后,路平安知道前因后果之后就猜想,这小子估计压根就没有觉得自己是来偷东西的。

虽然,同样是偷偷摸摸,可是,“偷”跟“借”还是有区别的。

觉得自己是来“借”招财猫的丁子凯进了玄羽堂之后,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柜台上的黄金招财猫。

将那尊黄金招财猫抱在怀里,他想要往外走的时候,却发现找不到门了。

就这样,他一直在玄羽堂里面转悠,直到天亮,路平安报了警,警察来了以后,将大门打开,他才发现自己竟然离大门那么近。

事后,警察察看了玄羽堂的闭路电视,看到了非常诡异的一幕。

那丁子凯抱着招财猫在玄羽堂里面转悠,不断地在会客厅和前台来回走动,有好多次都走到了大门附近了,可以说伸手就能碰到大门了。

可是,那丁子凯偏偏又掉头走了开去,看那样子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大门就在他眼前。

调查此事的警察看到视频后,再联想到玄羽堂是做什么的,立马就将路平安奉为仙人,只觉得路平安高深莫测,是一位神通广大的高人。

同样将路平安奉为仙人的还有丁子凯,他本来就有所怀疑,他是天真但不傻,玄羽堂的大门跟前台距离有多近,他早就知道。

可是,偏偏那天晚上,他找出口找了整整一夜,愣是没找到。

后来,他看到视频后,立马就惊为天人,觉得路平安那就是一个超级大神。

警察调查了整件事后,觉得丁子凯是大学生,而且本意并不是想偷东西,纯粹是被人忽悠了。

那伙忽悠丁子凯的人也被叫去调查,结结实实地被训了一顿,还被学校记过。

警察觉得这事主要是孩子贪玩,不想耽误丁子凯的前途,再加上玄羽堂也没有损失,就打电话给路平安,看看路平安怎么说。

路平安整人的目的达到了,他也没想将丁子凯怎么样,便答应放丁子凯一马。

丁子凯写了保证书后,就被放了出来。

放出来后,这小子居然立刻就来到了玄羽堂,要拜路平安为师。

路平安自然是不肯的,他没心情,也没那时间收徒弟。

这丁子凯倒是韧性十足,被拒绝后,也不气馁,天天跑到玄羽堂打扫卫生,给路平安端茶递水。

丁子凯曾经上网问过网友,要怎么做才能打动师傅。

本来网友们的回答还是相对朴实的,说的无非是诸如:坚持到底,端茶递水,用诚心感动师傅之类的话。

后来,在一个网友问了丁子凯有没有足够的钱,并且得到丁子凯的肯定回答后,画风就突变了,楼一下子就歪了。

在一众回答里面,有一条点赞数最多,那就是:直接送红包,一个不行就两个,还不行就一直送,送到行为止,这才是最有诚意的方法了。

前面说了,丁子凯是一个很单纯,很天真的人。他觉得送红包,那是对师傅路平安的羞辱,他的师傅路平安才不是一个庸俗的人。

可惜,路平安并不知道这些事,不然他一定会说:我就是一个非常,极其,超级庸俗的人,你直接送钱给我就对了。

后来,在丁子凯端茶倒水了两个月后,路平安看他很有诚心,关键是为人善良没什么坏心眼,便答应收他为徒。

沐阳听完丁子凯的故事,不由得点了点头,露出赞赏的笑容,然后,他问丁子凯:“你很有钱是吧?”

“啊?”丁子凯眨巴着眼睛看他。

路平安用沐阳的血做试验已经弄了很久了,还是没有结果,他摇了摇头,叫丁子凯把血水倒掉,再重新盛一碗清水进来。

看到这里,沐阳心中就知道不好。果然,当丁子凯重新端了一碗清水进来之后,路平安向他伸出了手。

路平安没有说话,不过意思非常明确,继续!

沐阳咬了咬牙,心中非常愤怒,于是......

再次乖乖把手伸了出去。

他本来以为路平安会撕开创可贴,谁知道,路平安直接拿起装潢刀,在他的中指上又划了一道小口子。

“我靠,你干嘛?!”沐阳瞪圆了眼睛。

“人的指尖血,每根手指每天只能取一次血,不然就不灵了。”路平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沐阳半信半疑,想要反抗又深知自己那三脚猫的功夫,绝对打不过一个会自己发电的死/变/态。

于是,只能是默默流泪,任其宰割。

路平安滴完血后,再次念起咒语,丁子凯则又跑去给沐阳拿创可贴。

过了好一会,路平安再次摇了摇头,让徒弟重新换一碗清水。

重新向沐阳伸出了手。

沐阳脸上笑嘻嘻,心中mmp,再次咬着牙把手伸了过去。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试验之后,路平安还是摇了摇头,让丁子凯把血水倒掉。

“靠,你故意的吧?!”沐阳看到后,骂了一句,扬了扬自己贴着创可贴的十根手指,“十次啦,再下去我非得血尽而亡。”

说着说着,他扶着额头,假装头晕:“哎,我,我头晕,糟了,会不会破伤风?”

“那点伤口不会感染的。”路平安冷冷地看着他表演,然后,叹了口气,“不试了,以后再想其他方法。”

“那我岂不是不能回家了?”沐阳问。

路平安看着他:“你说呢?”

沐阳脑中快速转动,在“离开很可能当场心脏病发”和“留下可能被路平安整死”这两个选择上,不断来回跳动。

最终,他觉得留下来虽然可能被路平安整死,但总好过离开马上就死。

更何况......

他看了看路平安。

我离开,他也会死,他怎么也不可能放我走吧?

于是,脑子里两个想法经过一阵激烈的搏斗之后......

沐阳非常光棍地说:“我饿了,吃早饭吧!”

说完,就自顾自地走出了房间。

沐阳看着会客厅后面那扇特殊的门,想起,刚才那只猫就是去里面吃饭的。于是,他走了过去,想要推门进去。结果,推了半天也推不动,那门好像被黏了强力胶一样。

他明明记得,那只猫进去的时候非常轻松,而且,路平安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也没费什么劲啊!

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进门姿势?

沐阳模仿了一下刚才路平安走出来的样子,假装手里拿着一本书,面无表情地推门。

门依然纹丝不动。

或许......

沐阳趴了下去,模仿黑猫的动作,四脚着地,刚想把头凑过去推门。

门开了。

一只肥胖的黑猫从里面走了出来,刚好迎面碰上了他。

一人一猫,面面相觑。

黑猫明显被吓了一跳,身子微微拱起,两颗眼珠子死死地盯着沐阳。

“你在干嘛?”路平安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看到眼前这幅奇怪的画面,顿时有些错愕。

这时,丁子凯也从厕所里出来,他刚才去厕所倒掉血水,把碗冲洗好,出来就看到沐阳趴在地上跟黑猫“亲密交流”的情景,一时之间莫名地觉得对沐阳有一种亲切感。

又有一个人对大师兄这么好了,连交流都模仿大师兄的样子,这才叫做互相尊重呀!

丁子凯心中对沐阳的敬佩之情再次上了一个新台阶。

沐阳扭头看了看路平安,马上从地上站起来,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笑着说:“没,没事啊,我在研究这个,这个地板,对,这个地板的颜色不错,嗯,赶明儿我家里也得铺上这种地方,好看。哈哈哈......”

路平安抿着嘴,走了过去,来到沐阳面前,将沐阳的身子翻了过去,正对那道特殊的门。

“你干嘛?”沐阳一头雾水,想要扭过身来问路平安。

“别乱动,”路平安将他的身子摆正,“这门被我下了结界,身上需要有特殊的符咒才能进去。”

说完,路平安并起食指和中指,在沐阳的后背上快速地画了一道符,最后,拍了一下沐阳的后心。

“行了,你可以进去了。”路平安说。

沐阳半信半疑地推了推门,发现真的推得动,而且非常轻松,根本没有刚才那种重逾千斤的感觉。

沐阳顺利地推开门走了进去,路平安和丁子凯也跟着鱼贯而入。

而“大师兄”黑猫则留在了前台看店。

整个玄羽堂除了前面的近百平米,外人可以自由出入之外,后面的近千平方都被路平安设了结界。如果没有路平安亲手画符加身,其他人根本就进不去。

虽然,他跟沐阳才认识了一天,而且,两人还曾经大打出手。不过,他能从沐阳的面相看得出来,沐阳绝对不是坏人。

再加上,他现在跟沐阳可以说是绑到一起,不让沐阳留在玄羽堂也不行。

更何况......

路平安看着沐阳的后脑勺,想:能干出模仿阿福的样子,趴到地上推门这种事的人,这种智商应该干不了什么坏事。

沐阳走在前头,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在路平安的心里已经成为一个智商堪忧的智障人士。

他一边走,一边好奇地东看看,西摸摸。

其实,沐阳会做出这种事,还真不能怪他的智商。完全是因为从昨晚开始,一直到来到这玄羽堂,期间所有发生的事都透出一种又古怪又神奇的感觉。

再加上,刚才听了丁子凯的故事,更觉得这玄羽堂处处充满着神奇诡异的气息。

人就是这样,只要开始觉得身边的事情变得很奇怪,那么,接下来无论遇到什么事,脑子里都会自动地往奇怪的方向想。

延伸阅读

丰盈花饰制品加盟  http://www.mgautomobiles.com/an51.shtml
我们工厂自2006年以来一直从事各项饰品开发,其中玩具花是主打产品,魔术花是一种很收

金虎便利店加盟  http://www.mgautomobiles.com/6gip.shtml
山西金虎便利连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虎便利)成立于2005年11月3日,以特许加盟的

柜族生活社区自助洗衣收发柜加盟  http://www.mgautomobiles.com/bi27.shtml
柜族生活社区自助洗衣收发柜加盟详情武汉伊娜尔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坐落

来钱有道加盟  http://www.mgautomobiles.com/ggep.shtml
消费金融产品1:学无忧,技能+学无忧.驾考乐,是针对在校大学生推出的学车分期信用借款

23度不太冷椰子鸡火锅加盟  http://www.mgautomobiles.com/bpzw.shtml
简耶(上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办公地址位于中国第一大城市——魔都,上海静安区天目西路2

英德玩具加盟  http://www.mgautomobiles.com/n08v.shtml
相关宣传中国制造中国创新的代表——英德玩具一度以来,由中国玩具引发的“质量事故”,引

深圳市楼鼎园林景观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mgautomobiles.com/nm5l.shtml

琴舟加盟  http://www.mgautomobiles.com/d31w.shtml
琴舟水晶经销批发的琥珀、水晶手链、石榴石、青金石、天然水晶、毛衣链、戒指、挂件销量节

岚海加盟  http://www.mgautomobiles.com/xje7.shtml
广州岚海服饰有限公司是广州市(服装设计师协会)自营企业。企业创始人曾碧海先生是广州服

澳之康智能家电加盟  http://www.mgautomobiles.com/sp01.shtml
深圳澳之康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节能减排、环境保护、智能家电为主的高科技企业。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带她超神在线阅读第3节

    严家村有山有水有田。山是好山,水是好水,田是好田,理应的鱼米之鱼却一直面临贫穷。不能说皇帝苛刻,事实上当今圣上还是个难得的明君,不铺张浪费不宠信奸臣也从不以莫虚有的原由增加税收,按理如此明君百姓该富裕才对,但苦就苦在天不作美,十多年前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旱托垮了大明朝的经济,又加上田里谷物只种一道及出产

  • 武道玄神第8章在线阅读

    夜幕降临,前院欢声笑语不断,而萦笙的小阁偏厅中,却一片死寂。萦笙实在是恼大人,所以头一次缺席了大人的寿宴。她搬了个矮凳坐在我边上,眼角还留着泪花,双眸实在是红肿得厉害。“郎中,轻点,轻点。”萦笙不时地嘱咐着,她看着我背上那些鞭痕,又忍不住红了眼。我安静地趴在榻上,任由郎中给我上药,每涂一下,都是火辣

  • 情剑耿耿天外天在线阅读第3章

    堂岛银是一个精干的男人,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厨艺让许多毕业生都不为之佩服,甚至是连远月度假村为了拉拢他,也付出了一定的股份!对于眼前这个男人的出现,王晨的眼中闪过了惊讶之色,同时也迅速的扫了一遍那不属于他的记忆,他想知道,堂岛银帮助他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可惜让王晨失望的是,那些不属于他的记忆根本就无法提

  • 帝神魔之子造物主的权柄

    李然看着手中的银色封面,造型夸张的日记本,陷入了沉思,重生了……作为一个穿越者,李然感觉这一生已经够玄幻,够离奇了,凭借着文化差异,李然用以前地球上的小说,什么斗破苍天,遮天蔽日,武魂大陆,成功成为大神作家,登上作家富豪榜,每年光是版权费就收钱收到手软。也算得上一个成功人士,社会精英。有钱了自然喜欢

  • 垂梦&恋在线阅读第9章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柏安一直住在病逝的老刘头家里,但现在他不想再在这里住了。而经过早上这群人来闹事之后,蒋野也不放心再把柏安自己孤零零的扔在这。信才寄出去没多久,若要行动至少还需要一到两天的时间,但即使就是这两天,他也不想再让柏安自己躲在家里面害怕。于是两人一合计,决定搬家,搬到蒋野家里去。这计划

  • 请叫我神仙在线阅读第三章

    头颅中一阵刺痛。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忽然响起,不知来自何处。林宸本清晰感到,脑海当中多了一股念想,这股念想如同记忆的碎片,丝丝缕缕,似散非散,游荡其中,当遇上林宸本魂魄之时,原本毫无意识的记忆碎片,尽数朝着林宸本魂魄涌去。紧接着,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出现他的脑海当中。画面中,一人手持长枪,脚踏罡风,悬于

  • 剑斗巅峰在线阅读第3章

    赵括认识这支箭,应该说修真界都认识这支箭,但绝对不是应该出现在此地的箭。“天星门的追魂箭……为什么会……”他没说完便闭了嘴。都差点被射个对穿了,再问箭矢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已经毫无意义了,很显然,对方的目标就是他。然而,这不合理啊。天星门的山门距离广开镇十万八千里,很难想象有人会千里迢迢的跑过来就为了

  • 超玄:死亡就会变强第四章在线阅读

    林珞在街对面看着这间新开不久的书屋,注视着大玻璃窗内,那个忙碌的身影。她像欣赏一幅流动的画,不自觉地沉浸其中。她一直觉得,这个城市不大。可当真要在几百万人里找一个人,又如同大海捞针。两年,她通过各种方式,只要是自己能想到的途径均无果。今天,苦苦寻找的结果,就近在咫尺,却让她望而却步。夏天最无法预料的

  • 逆系统少女的炮灰修仙生涯只狐狸团子

    等了一会没有得到一目连回答的狐狸团子瞬间红了眼眶,眼泪在眼眶里凝聚起来,狐狸耳朵耷拉在脑袋两侧,身后的尾巴也没有精神的垂下来,“嘤…不…行吗?”果然…没有毛的的我了就不可爱了…一目连看到泫然欲泣的狐狸团子时连忙说道,“当然可以,吾确实缺一名神使,如果你愿意来当的话,吾很高兴。”听到一目连答应后,狐狸

  • 嚣张草包大小姐第10章在线阅读

    八点半,文修准时踏进办公室,推门的霎那,一愣。办公室的感觉跟平常有什么不一样了,他仔细环视,灰色的窗帘换成了清爽的草青色,灰色的沙发套换成了柔和的米黄,书柜上多了几个陶瓷猫咪的可爱摆件,另外,窗台上的兰花旁,上多放了几盆花,两盆绿萝,两盆粉红的风信子。见文修进来,乔夏挂着献宝般的笑蹦到他面前,一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