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三千世界交易所第五章

作者:东兔 来源:晋江文学城

等楚盛喝完牛奶,郑轩说:“盛哥,等会儿去飙车?”

“无趣。”楚盛说。

“那玩儿什么有趣?”

玩儿什么有趣?

楚盛盘着腿,单掌抵住下颌,思考的模样有些像上课认真思考的小孩,与方才拿刀的狠厉模样大相径庭。

“玩儿什么都没趣。”楚盛撩了下额发,露出光洁的额头,精致的眉目。

到了他这个年龄,什么都玩儿了个遍,什么对他来说都失去了兴趣。

郑轩正想说话,楚盛的手机铃声响起来。楚盛接起电话。

“你去哪儿了?”

“在外面。”

“你爷爷过生日你还到处跑,赶紧回来!”

先前楚盛待在宴会里太无聊,郑轩说有人在他的地盘闹事,本来交给郑轩处理就行,但正因楚盛无聊,他才特地出来的。这会儿他爸让他回去,他当然不会再返回去。

“你儿子现在有事。”楚盛翘起二郎腿。

“什么事比你爷爷的生日还重要?赶紧回来。你爷爷刚才还在念叨你。”

思及爷爷,楚盛忖了忖,收起手机就走。

“盛哥,这才来呢就走?”

“回头见。”楚盛掏出车钥匙,大步走出包厢。

楚盛回到楚宅之时,宾客已经散尽。楚妈一见他进来,立即道:“靓靓。”

楚盛歪进沙发里,应了一声。

靓靓是楚盛小名,因为楚盛一生下来就精致得跟个女孩似的,楚妈就给他取了这个小名。

他问:“爷爷没在?”

“刚才累着了,已经休息去了。”

拿着报纸的楚爸走过来,说:“爷爷生日还出去瞎混。”

楚盛托腮,“爸你这可不是冤枉我吗,我这是出去做正事了,哪里就瞎混了。”

楚爸睨他一眼,“你这小子,你爸我我还不了解你。”

“回都回来了,还说什么说?”楚妈瞪楚爸,将插好吸管的热牛奶递给儿子。

“你就可劲儿宠着他吧。”楚爸被妻子一瞪,冷哼道。

“靓靓是我儿子,我不宠他,我宠谁?”

楚爸无语,瞥了一眼在喝牛奶的儿子。

这小子,从小到大被她妈宠,被他爷爷宠,宠成个无法无天的纨绔性子,成天不干一件正经事。

二十一岁了,没想着继承家业,倒跑出去自己折腾,所有吃喝玩儿乐的产业他都要掺一脚。

好在他虽然看起来没干一件正经事,却又在这些不正经的产业里干得风生水起。

这小子就是没把聪明用在正经行业里,还是玩性未收。

楚爸叹气,只盼他早些收起玩性,做点儿正经事。

楚盛吸着牛奶,慢慢地停下来,拧眉看了牛奶片刻,他把牛奶放下去。

“靓靓,怎么不喝了?”楚妈讶异。楚盛丢下一句喝饱了就回了房间。

入夜。

楚盛胳膊枕在脑后,弓起腿,右脚搭在左膝上,盯着天花板摇晃许久。

抓不住的一丝奶香若有若无的在嗅觉里盘旋,他停止摇晃右腿。

那女的,喝的什么奶?

第二天,楚盛让人把叫的上名号的奶全部让人准备过来。

一一闻过之后,没找到他想要的。

闻过所有叫的上名号叫不上名号的奶,还是没找到他想要的味道。

他盯着手中才开封的奶,像扔球一样扔进垃圾篓里。

=

日暮西沉,霞光漫天。

阮香香才离开学校大门,一辆车就飞速行驶到她跟前。她吓了一跳,而后见车窗缓缓降落。

一张熟悉的面容从窗子里暴露出来。

她微愣,只听他道:“你喝什么奶?”

阮香香有点懵,“什……什么?”

他将横着肌肉的胳膊支在车窗上,问:“我说,你平时喝什么奶?”

虽然不知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阮香香还是回答:“我家里的牛奶。”他当然不会说是自己指尖的牛奶。

“你家里什么牛奶?”

阮香香想了想,说:“是我家里人做的。”

阮家有牧场,专产鲜奶,天然无杂质的鲜奶过滤加工过后供阮家人饮用。

他摸摸下巴,颔首,开车离去。

留在原地的阮香香一头雾水。

阮妈得知楚家大少爷楚盛要买她家里的牛奶,不明所以,她问阮爸:“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阮爸抬抬眼镜。他们没收钱,送了几大罐刚制作好的牛奶到楚宅。

楚盛迫不及待地打开牛奶盒,却没有闻到自己期望中的香味。

是不是搞错了?

他的食指敲着牛奶盒,神色郁郁。

再一次在小门前被那辆车拦住,阮香香困惑不解地看着从车里走出来的男人。

“你喝的这牛奶?”他从车里掏出一个牛奶盒。

“是啊。”

他蹙着眉心,忽然俯身,凑近她,吸吸气,低喃一句,“怎么不一样。”

他像一只探长脖子的兽,鼻尖在猎物上左嗅嗅,右嗅嗅。

两人近在咫尺,他的脸快要贴到她衣服上。

从没有和陌生异性挨这么近的阮香香面红耳赤,绯色侵袭过她整张脸。

“你……你干什么啊。”她急忙后退。

楚盛举起牛奶,说:“你真喝的它?”

她与他拉开距离,说:“对。”

思忖片刻,楚盛说:“跟我去一个地方。”

对于他突然转变的话题,阮香香有点反应不过来,继而警惕地望着他,“我不认识你。”

这人好奇怪,先是问她喝什么奶,问完就消失了,结果今天又出现,说这些奇怪的话。

她眼神戒备,活像他是一个坏人的样子让楚盛嗤笑了一下,“现在不就认识了?”

阮香香语窒,不想再跟他多纠缠,“我不跟你说了。”话音落下就转身。

“你跑什么跑。”楚盛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掌心下温软滑腻的肌肤让他顿了顿。

阮香香慌忙甩开他,却没甩开。

“你……你放开我!”她像发威的小兔子,表情凶凶的,声音却软绵绵。

见她这副模样,楚盛不禁起了玩性,故意逗她,“哦,我不放又怎样?”

“我告你骚扰我。”她抿紧唇。

向来被人捧着,没人敢忤逆自己的楚盛第一次被人威胁,兴味盎然地哦了一声,依旧不松手。

见她双目微红,快要掉眼泪的模样,他愈发觉得有趣。

阮香香挣脱不开桎梏,大脑急速运转,说:“你要我去什么地方?”

“怎么,你愿意去了?”楚盛意外。

“嗯,不过,你要先放开我。”

楚盛捏捏掌下温软,松开她。岂料他一放开,她就跟兔子一样一眨眼就溜出去老远。

目视她急乱奔跑的身影,楚盛滞了下,随即放声大笑出来。

他的笑声传到跑远的阮香香耳畔,她骂了句神经病,赶快走远。

阮妈见阮小南一边吃巧克力一边盯着门口,笑道:“还有一会儿才能回来。”

阮小南闷声道:“要是我也和姐姐在一个学校就好了。”

“还有几个月你就能和姐姐一所学校。”

他快幼儿园毕业,等他一毕业就能去一中小学部。

阮小南掰着指头数,“1、2、3……还有好多好多个月。”他真想快点毕业啊。

阮妈轻抚他的脑袋,视线落在他手中的巧克力上。这段时间小南都是吃香香做的巧克力,从前爱吃的那些巧克力碰也不碰了。

也不知是真这么好吃,还是因为是他姐姐做的他才喜欢吃。

闻见巧克力浓香,她捏起小半块,正要吃,却被阮小南抢去。

“这是姐姐给我做的!”他像护食的小崽崽,把巧克力藏到身后。

“妈妈吃一块都不可以吗?”

阮小南很纠结,最后掰下小半块,极其不舍地说:“只给这么多。”

“你这孩子。”阮妈对他的抠门行为哭笑不得。她将小半块巧克力放入口中。

入口即化的软滑在她舌尖炸开,香甜蔓延至四肢百骸,整个人如同浸泡在馨软的云朵里。

阮妈从来不知道巧克力还能这么好吃。她怔怔地舔舔嘴,回味方才的滋味,随后说:“小南,再给妈妈吃一块。”

“姐姐说,每天只能吃五十克。”阮小南撅嘴。

阮妈一噎,说:“妈妈又不像你,每天都要吃,来,小南,再给妈妈吃一块。”

“不行的。”

“行的。”

“妈妈你们在说什么行不行?”阮香香的声音倏然响起。阮小南眼睛一亮,说:“姐姐你终于回来啦,小南等你等了好久。”

“等我做什么?”

“你教我的曲子我会弹啦,我要弹给你听。”

“你学会了?”

阮小南拉着她往琴房走,“我去弹给你听。”

阮妈才把他忘在茶几上的巧克力拿到腿上,就见他折回来,抱起巧克力,说:“妈妈不许偷吃!”

阮妈:“……”

琴房里,两只老虎的旋律在空气里飘扬。琴声戛然而止,阮小南一脸期待道:“姐姐我弹完了。”

“小南真棒,一个音也没弹错。”

“姐姐再教我别的曲子。”

“好。”

“先弹一遍给你听。”

阮小南双手捧脸,亮亮的瞳仁定视她。阮香香酝酿情绪后,按下琴键。

柔和抒情的曲调从她指下一一析出。半开的窗外吹进微风,吹起她披散在肩后的长发,浮动的波浪蔓延到她的裙摆。

站在门边的阮妈在悠扬的琴声里凝视阮香香。香香的钢琴老师说,她天赋很好,短短一个月就能掌握那么多技能。她一开始还不信,后来她听到香香弹琴,才相信老师说的话。

现在的香香,完全是她想象中的女儿该有的样子。她真是满意地不能再满意了。

当阮香香早上进入学校之前,再一次看到那天那个神经病,她赶紧要刷卡进入学校,却被他一拽。

“站住。”他把她扯过来。

她扭着身体避他,“你干嘛!”

“找你帮个忙。”他挨近,又像一只兽一样在她身上嗅来嗅去。他有些变态的举动让她神经一炸,“我不帮!”

“那可不行。”他的手指触碰她的衣角,同时对她说:“我又不吃人,你怕个什么?”

“你!你变态!”

他轻笑,手指从她衣角往上挪。阮香香凛了凛,本能地抬起脚,一脚踩在他鞋子上。他没设防,稍微松开她。她抓住机会,迅速挣脱。

她那点力气踩根本没踩疼楚盛。楚盛笑了下,低头看刚才从她衣袋里抽出来的软帕。

刚才在她身上扫了一圈,只有这个适合带走。

闻闻帕子上浓郁的奶香,他驱车离开,径直来到一个地方,将帕子递给穿着白衣的人,说:“做出这个味道的牛奶。”

昨天他本来想带着她来这里,直接让人闻着她的香味做出一模一样的牛奶来。但她不愿意。他只能用这个方法。

延伸阅读

莱姿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niz.shtml
以匠人精神为号召,集结了一支受过国际一线奢侈品品牌专业培训的资深高级工匠团队,成功解

慕葵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nk16.shtml
暂无

欧美龙洗衣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gpg5.shtml
四川万邦欧美龙洗涤服务有限公司是专职化、标准化、规范化的现代化新型洗衣加盟连锁企业,

景诚珠宝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uj7i.shtml
佛山市景诚珠宝有限公司创建于1999年初,是一家集珠宝首饰设计、研发、生产、批发销售

千色彩绘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dpoh.shtml
千色彩绘十字绣是由香港艺华国内外贸易有限公司授权负责国内品牌设计生产销售的总部并与美

洁诚干洗店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670m.shtml
洁诚干洗店加盟品牌至今已在干洗行业中拥有多年的发展历程,产品和服务都得到了消费者的好

缘来你在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glnw.shtml
缘来你在手机套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及外贸公司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缘来你在手机套

洁西卡干洗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xj4.shtml
衣,时尚潮流从不间断地激荡着我们的生活,让我们在应接不暇中惊叹和感恩于这个时代。衣袂

碧肤春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d72k.shtml
西安碧肤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内一家专职研发、生产祛黑痣、祛肉痣

晨阳水漆加盟  http://www.creativeinspirationspaint.com/6y8e.shtml
河北晨阳工贸集团有限公司是集水漆生产、电子商务、家政保洁、建材贸易及工程施工为一体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精的尾巴之终极END之国际风云动!(求收藏,求评价)

    “S级绝密情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听到这句话,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凝重的神色。秘密情报按照重要的程度,一共可以划分为S、A、B、C、D五个等级。其中,S级最为重要,D级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S级秘密情报,在整个武器控制情报办公室只有他——杜勒斯才有权限开启!“噼噼啪啪!”……杜勒斯不敢怠慢,当即就打开手

  • 九鼎通天在线阅读第3章

    第二章作死羲和看着苏素微微颤抖的手,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是看轻这个人了,隐忍、示弱,她简直运用的炉火纯青。这次的示威怕是迫不及待想要展示胜利的果实吧,越卑微的人就越想要成功的感觉,可惜她来错了时间,碰错了人。羲和俯下身去握住苏素颤抖的手,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苏姑娘,你的这幅模样还是留给谢谦看吧。我真的没

  • 治疗第十章在线阅读

    跟骆煜打完招呼就离开了教室,因为是开学第一天的原因,早上就一堂课,下午又没课,所以我就回到宿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一个人呆到了中午,与淑媛在食堂见面,简单的吃了点,有的时候发现时间过得真够慢的,真希望立马就到了下午。“感觉你心事重重的,有什么重要的事吗?你怎么总是看手表。”淑媛发现支己有些不对劲,不停

  • 无上至界在线阅读第八章

    荀鹿鸣觉得自己仿佛听见耳边想起了滚滚雷声,要知道,他追求陈奚奇这么久,对方每次跟他单独吃个饭都一脸苦瓜相,更别说跟他独处一整晚了。现在,他被告知,陈奚奇背着他跟别的男人走了一晚上,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被绿了。虽然,他在陈奚奇那里始终还没有个名分,但在他心里,那人迟早都是自己的。荀鹿鸣这种人,向来

  • 家教:女王当道要发财了

    看着门口惊恐欲逃的阿紫,袁逍遥是真的郁闷了。欲逃怎么也想不明便,以前那个袁逍遥到底多么禽兽,才能把个小姑娘给吓成这个样子?“你不是吓人?是下流!”“下流?”扭头看着脸色阴冷的徐嫂,袁逍遥无语地眨了眨眼,终于确定了,以前的袁逍遥是个什么人了?不过那是以前啊?哥不是他了啊?可看看徐嫂充满了鄙视的目光,还

  • 最风华在线阅读第10章

    眼看着沈浪的攻击就要击中黑影,却见一小型龙卷风卷着一块巨石直接朝着沈浪撞了过来。“嘭……”天地间似寂静无声,突然间爆发出了一道巨大的碰撞声,之后一道冲击波从两者相交之处爆发开来,将沿途的碎石全部碾为飞灰,石块碎裂,沈浪的身影直接倒飞而回。“噗……”一口献血喷吐而出,沈浪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强大的

  • 一怂到底见杨虎

    杨虎今年岁数并不大,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因为古代人结婚早,很多人十二三就结婚生子了。就算是大家族结婚晚,一般情况下,十五六也就结婚了。因为杨虎是杨彪的弟弟,为了让杨彪获得家族的鼎力支持和全部资源,杨虎心甘情愿的带着妻子和儿子一起南下荆州,担任一个小小的长沙县令。如今,在这长沙,他已经生活了十来年。本来

  • 异世魔法人生在线阅读第六章

    把门口的袋子拿到桌上,苍天瑞的心情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这样的人他也见了不少,总不能为了这种人影响心情。袋子里有几个餐盒,餐盒里装的都是酒吧提供的菜品,苍天瑞尝了尝,味道着实不错,如果平时店里的菜就是这个味道,也难怪生意好。一直到苍天瑞吃完也再没有人来过,东西吃完没什么事做,苍天瑞到了一楼。相比于刚刚苍

  • 辟寒金第6章在线阅读

    “呵呵,我的根骨竟然是天资卓越,这应该和吞噬五丑四鬼有关系,不愧是仙界大阵,不但能吞噬他人血肉精华,就连根骨悟性也吞噬了。”根骨层次划分:愚钝蠢笨,凡夫俗子,天资卓越,一代天骄,绝世妖孽。赵轩现在的根骨是天资卓越级别,已经远远超过普通人了。“融合得到的太阴神功,竟然是先天中期级别的武功,真心不错啊。

  • 夫人,别跑之第七章

    缘分是不可言喻的。一扇门的开合,往往就此决定一个人今后的命运。穆洁看着立在电梯口的陆子钦,右臂微微弯曲,随意自然,手肘处却被人“禁锢”着。林珞瀛做梦也不会想到,陆子钦会出现在这里。更预料不了,他会带着他那倾国倾城的未婚妻到这里来吃饭。穆洁被眼前的一幕刺激到,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脑中一阵嗡鸣之声,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