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方先生,你命中缺我!第九章

作者:落樱不落尘 来源:17K小说网

将给太子的回信封好递给东宫的侍从,待人离开李承泽把桌上刚送来的折子扔给谢必安:“不用准备了,宫宴不去了。”

照理来说这宫里的新年宴会他是不能不去的,他试探着递了一个手指扭了走路不便的折子竟然准了,看来宫中那位是真的不想见他。

这其中想必太子也出了不少力,自上次出宫后他与太子的逐渐恢复了书信来往。

主要是他单方面怀念从前,顺便委婉的从各个角建议太子早点登基,太子各种拒绝让李承泽不要害他。

他们那父皇是一定会偷看的,他觉得他二哥就是想要他死,太子心累极了。

也多亏了这些信,庆帝才明白他这个老二是多有文采,全篇不带一个骂字把他从头到脚的骂了一遍,用词犀利铿锵有力到他产生了他才是儿子的感觉。

一天一封连续半月词都不带重复的,感情缩在窝里就憋坏水骂他了。

重点是信中就没一字提到他,想发作都没有理由,也只能忍了下来去找太子的麻烦发发气。

被骂了半个月后,庆帝也心平气和了,再接到太子和二皇子传信的消息时,直接说信以后不要再往他这送了。

他堂堂一国皇帝,为什么要主动去找骂,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在察觉到这点后,太子试着在信中问了一些关于李承泽势力的事,只要他问李承泽都回答,一来二往就变成太子追着来信了。

拜他所赐,太子在宫中过的那叫一个水深火热,信中的抱怨越来越多,像李承泽想的那样。

今天往信中多放了一株忍冬,李承泽走到窗边推开窗户看着院中的雪景。

等到了春天,范闲就要入京了,那时才是真正的破局之时。

再忍过这个不难熬的冬天就好了,李承泽正要勾起一个冷漠的笑,窗户啪的一下从外面关上了。

谢必安抱剑出现:“殿下,风大。”

看着眼前喜庆的大红窗花,刚才那点气氛全没了,李承泽也不想对着窗花摆出一副运筹帷幄的表情,无语的放下作势用的空酒杯:“你去哪?”

“练剑。”谢必安最近练剑越发的勤了,也不走远,就在屋外随时能听到李承泽声音的位置。

“不行,就在屋里练。”他不能出门,谢必安也别想。

趁着谢必安不在非要出门赏雪,结果就那么一会李承泽就病了,现在被谢必安全方面监视病没好前出门是别想了。

“是。”只要不涉及李承泽的身体,谢必安都很听话。

屋内热,李承泽都只穿了薄薄的春衣,谢必安即使换了夏天的练功服,还是出了一身的热汗。

本来没打算看的李承泽,在见他汗湿了衣服贴上身后反而来了兴趣,放下书撑着下巴专心的看了起来。

按皇子规格修建的居室够大,但是避开室内的摆设后也没给谢必安留出多大的地方。

所以不能避免离李承泽越来越近,近到李承泽可以看见从他眉梢掉落的汗珠。

李承泽不爱动,他讨厌身上染上汗的味道。

可当这个人换成了谢必安后,反感就变成了另一种意味。

呼吸,腹腔填满空气中的味道,吐息,再卷着舌缓缓吐出。

舌尖划过上颚,变成了摸不到的痒。

手指在桌上轮回敲打,李承泽在等谢必安把剑练完。

就是,稍微等的有点难耐。

好在谢必安没有让他等多久,很快就收了剑招走了过来。

“殿下?”谢必安原以为李承泽是要吩咐他做什么,记得李承泽喜净还特意离远了些。

李承泽站起来绕到桌前,低头打量跪坐着的谢必安,从他的颈部一直滑到他放在大腿上的双手。

他想看。

李承泽在他面前蹲下,勾开他湿透的衣襟,指尖刚伸进去就触碰到一片湿热。

找到打发时间的乐子了,手心贴上湿漉漉的胸膛,李承泽笑着说:“必安,脱了。”

延伸阅读

凯特琳洗衣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se15.shtml
凯特琳洗衣拥有一批业的洗涤技师队伍,通过对不同服装面料的洗涤技术进行研究,服装的质量

皮哥哥日式男士个性情感饰品配饰连锁专卖店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b7uq.shtml
皮哥哥日式男士个性情感饰品连锁专卖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定位于“男人装备运营商”的新锐

中法网学校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gp3d.shtml
企业介绍中法网学校是国内驰名的司法考试培训机构。自2000年开始,以中法网为依托开展

爱尚妮私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yai3.shtml
暂无

丽斯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pib9.shtml
丽斯儿童自行车是河北省平乡县丽斯童车厂的产品,其公司是一家从事儿童自行车生产开发和销

行行行珠宝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u421.shtml
深圳市行行行实业有限公司创立于1993年,是一家集钻饰镶嵌首饰、彩宝镶嵌类、3D硬千

宏象干洗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pi7q.shtml
人们现在的生活越来越方便快捷了,所以在生活中有很多的行业兴起就是为了满足大家的生活需

中福世福汇大酒店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u5n6.shtml
上海中福世福汇大酒店是上海中福集团所属的一座高星级的大型商务酒店。酒店位于上海市黄浦

品家酒店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6e9f.shtml
潮起品家,梦回天朝品家酒店,以打造国潮风旅居空间为特色,形成独特的酒店文化IP。品家

惠德行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ppg0.shtml
惠德行围裙是惠德行商贸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位于山东德州市庆云县。主营围裙等。在家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巨富:从小说提现开始试探

    温言州更没想到,宋初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宋初抱着茶杯,抬眸看向了温言州,“但是如果你嫌弃我的话,你尽可提退婚一事,我绝无怨言。”宋初在心里叹了口气,现代的人对原主这种行为都不一定能够接受,更何况是几乎等同于被绿了的未婚夫。虽然被退婚很丢人,但是总不能赖上人家,这对温言州来说太不公平了。温言州给自己倒

  • 一不小心嫁给总裁第1章在线阅读

    华夏某不知名网吧,周城正在玩一款4399小**“金庸群侠传”,眼睛杀红的他嘴里不停的传出“嘿哈嘿哈”,他从小便是一名武侠迷,总幻想着自己手持三尺青锋,一剑开天门。当然还有那些武侠小说中的各色美女。。。。。。可惜事与愿违,且看身材,170的身高可以说是二级残废,长相也是平淡无奇。天生心脏病让他最后一点

  • 天下节度在线阅读第一节

    “直接攻击!”“啊…又输了…”在北京市一个平常的日子里,两个少年正在校园里进行卡片**——“决斗王”的决斗。“耶,我赢了!”其中头顶绑着一条绿色丝带的少年得瑟道,“游超!你又输了!”这个家伙叫林佳彦。刚赢了决斗就得意忘形。这边是一个嘟着嘴的少年:“切,赢了有啥稀奇啊?”他不屑地把头一扭,头顶的护目镜

  • Fate/parallel world活的像是广场舞大妈

    唐初夏转头,没什么感情的看了唐乐夏一眼。“没什么。就出去而已。”说完唐初夏就上楼了。唐乐夏立刻跟上来,手一下拉住了唐初夏的手,“初夏,你怎么了?我最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惹你生气了?你怎么是这个反应啊?”“我没有啊。”唐初夏不着痕迹的,推开唐乐夏。唐乐夏看着自己被唐初夏推开的手,彻底的愣住了。唐初夏

  • 黑科技主宰地球在线阅读第9节

    此时的张明亮很高兴,或者说附身在他身上的鬼物很高兴,他发觉自己找到了一个非常适合自己收集凡人气血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他脚下的医院。如果不是借用了张明亮的肉体,一般情况下,鬼物是很难接近凡人聚集的地方的,无他,凡人聚集的地方,阳气自然就会重,阳气重,就会形成“阳火”,“阳火”对与凡人来说,自然有益无害

  • 我的问题幼儿园在线阅读第一章

    轻舟,一个默默无闻,勤勤恳恳偷东西的无名小贼。今天,轻舟一如既往的去王**家里偷东西,正当他郁闷着怎么拿着这么多东西出去时,一个小丫头走了进来。小丫头盯着轻舟看了许久,才吐出了几个字:“安,你果然还活着。”我这是被抓了!?不行,这时候千万不能慌,一定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你这家伙谁啊!哎哎哎的叫多没

  • 李屋有点儿事在线阅读01沧宛

    夜幕毫无预兆的在北荒大陆上拉开,伽木塔尖的夜明珠光芒四射。有人远行,有人靠近,在它的顶端,那是人们对神族一样的向往。人们对于追求望尘莫及的东西,总是有一腔热血。一场场的祭拜,好比要献出自己的生命,只为了站在一个最高点藐视着底下臣服的一切。少年背离它,往东而行,是巫藏的方向。夜明珠的光射的很远,仿佛指

  • 玄幻网游之万界满属性玩家之重生乱世

    第0001章:重生乱世“这孩子,睡了一夜,怎么还不醒呢?”“没事的,他这只是冻着了,身上还是热乎的,又没有发烧,出气也匀乎着呢,说不定一会就醒了。”“哥,你看他多壮实,说不定你都打不赢他。”“瞧他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肯定是个公子哥儿,没有多大的力气。不过他倒挺重的,我昨天背他的时候,就象背了块石头

  • 遗孀不好当[综]第四章在线阅读

    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坐在窗边的乔月看着陆陆续续从办公室里走出的人们,乔月这才意识到是下班的时间了。她拿出手机给公司的主管打了个电话,说了下今天的工作后,组长就让她直接下班了。“忙忙碌碌的生活才是充实的人生。”乔月看着下班的人群有感而发。乔月把笔记本放进了包里后起身来到电梯前。下班时间,要坐电梯的人正

  • 我!能控制时间在线阅读第二章

    北风萧萧,大地一片苍莽。雪花随着北风慢慢飘落下来。先是小朵小朵的雪花,柳絮般轻轻地飘扬;然后越下越大,一阵紧似一阵。地面上,不知何时躺着一个人,随着雪花的飘落,人慢慢地被覆盖了。突然,雪中的人动了一下,渐渐地恢复了知觉。“我这是在哪?”段玉努力回想着,“我不是刚刚抓捕秦琪回警局的途中吗?怎么会来到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