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宿主只想谈恋爱之第十章

作者:肎之 来源:小说阅读网

耿一铭和余休迅速达成一致,在一片虚无中,驾船前往印象之中那处“幽蓝之眼”的所在地。下方的海水已经消失了,也没有办法真的开船过去,耿一铭只好用烟气包裹住整艘船,缓缓移动。

与方才战斗时的状态不同,这个空间不会被恶意破坏,维系起来就轻松多了。以耿一铭的能力,等闲撑个三五天也不在话下。他放松下来,也有时间重新打量旁边的人了。

不得不说,身边站着一个魔教教主,比站着一个余休压力大多了。就算脸一样,也不像是同一个人,倒像是余休的一个什么双胞胎兄弟。耿一铭看他处理自己的伤口,忍了半天,实在忍不下去了,问道:“你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态?这算精分吗?”

余休正在研究自己那把变了颜色的剑,闻言抬起头。“精分?难道和之前的我差别很大吗?”

耿一铭:“……”讲真你的每一根头发丝都和以前不太一样呢。

被那双沾染着邪气却满是笑意的眼睛注视着,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心底骤然烧起来,耿一铭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不怎么对劲,精神有些亢奋,也可能是紧张,呼吸都在不知不觉间放缓了。

“我只在小时候用过这个力量,我师父发现我的血脉可以激活血魔真言,让我试过,不过很快就叫停了。力量太大,那时的我掌控不了,而且三观还没建立起来,容易变成嗜血无情的大魔头。”余休的声音轻缓,魔教教主说出来的话仿佛带着天生的蛊惑,“你懂的,在小孩子眼中,有时候残忍只是等于好玩。”

“那现在就没问题了吗?会不会还有什么不好的影响?”耿一铭还是有些担忧。

“至少我现在没想靠这种力量征服世界,算是合格了吧?这个样子的话,大概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可能两三天?”余休忽然凑近耿一铭,在他耳边暧昧地吹了口气,“怎么,变成这样就不认我了吗?”

“别闹……”耿一铭伸手捂住那只耳朵。

气流带起的温度很是微妙,有点痒。

耳朵和心里都是。

介于外面的副本已经消失了,没有任何参照物,两人只能根据感觉判断“幽蓝之眼”的位置。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靠谱,毕竟他们两个这些日子以来在这附近探了无数遍,闭着眼睛都能找到。

“到了。”耿一铭将船停在虚空中。他皱着眉,散出几缕烟气探索了一下四周,不出意料,仍是大片大片的虚无。

余休问道:“没有异常?”

耿一铭摇头。

余休走上船首,向下望去。烟气包裹住船体,除了白茫茫什么都看不见。他转过身,叉着手臂靠在船栏上。“异兽被干掉了,我们却没能出去,反而被困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这让我有了个新的想法。”

耿一铭点了点头,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余休说道:“这个空间似乎不是那家伙的,而是一直以来独立存在的。异兽只是凑巧发现了这地方,然後改造了它。我们需要重点关注的是另一件事,这个副本和咱们的世界,二者之间有个非常关键的相通点,或者说是,交界……”

“二月三十。”耿一铭立刻接上了他的话。

“对,这个奇怪的日子。它代表了什么暂且不提,非常特殊却是一定的。我们都和这个日子有联系所以能进来,你的漂流瓶写上了这个日子所以能出去。现在我们想要出去,必然还要靠这四个字阿。”

“可问题在于,一旦我在字条上留下更多的内容,哪怕多一个字,那瓶子也送不出去。”

余休忽然挑起唇角。这个笑容充满了强大的自信,在他不自觉便流露出几分邪意的面容上,更是显出惊人的魅力。“没关系,我们就用这四个字,再扔一次漂流瓶。我有个预感,只要漂流瓶破开空间回到现实世界,抓住那一刹那间的空间缝隙,我就可以把它扩大,带着整艘船出去。”

这个想法,十分可取。

耿一铭眼睛一亮。

自己的实力不足,根本就不可能做到,所以忽略了这个思路。先前的余休兴许也做不到,可现在的他实力大增,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没准……这就是上天注定留给所有人的出路。

“就这么办!”

接下来,他回舱里把所有人叫到了甲板上。万一力量不够,带不出去整艘船,至少也要把人都带出去。以防万一,耿一铭安排所有人穿好救生衣,还把潜水用的氧气瓶给拿出来了。所幸余休为了探索“幽蓝之眼”准备了不少,人手一个是足够的。

“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这是唯一的路,我和余休会尽力保护大家。”

也许是他们两人的淡定影响到了其他的人,他们也保持着基本的冷静,就连活成食死徒的戴恒林和动不动就暴躁的程昱兴都没什么异常情绪。再说了,都已经上了贼船了,不满意就下船阿?!

还没有谁敢不满意的。

余休准备了一个新的漂流瓶,从口袋里一叠的“二月三十”里摸出一张塞进去。

“所有人都扶好。”他最後叮嘱一句,确认其他人都紧紧抓住船栏,这才重新站到船首。余休同耿一铭对视一眼,将手中的漂流瓶轻轻向外一抛。

瓶身破开雾气,在虚无中向着未知的地方不断“漂流”。耿一铭能感受到瓶子那曲折而无规律的路线,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追着它不断移动脚下的船。

白色烟气牢牢包裹住船,唯有正前方浅淡些,能透过薄薄的气体看到瓶子与“虚无”。虚无是一成不变的单调灰色,无穷无尽,无大无小,无远无近。漂流瓶置身成片的灰,隐约有种诡谲的宁静。

余休手执血剑,死死盯住前方的漂流瓶,只等它破开空间,重返现实世界的那个瞬间。

这样一路追踪,也许两小时,也许更接近三个小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光是站着就足够累了,别提还要一直集中精神。耿一铭不得不出言提醒其他人,千万不要放松警惕。

之後过去仅仅几分钟,前方的瓶子忽然模糊了一下。

那变化太过微忽,如同看某样东西看得太久突然间的一瞬眼花,却瞒不过始终死盯着它的余休。几乎同一时间,漂流瓶所处的虚空悄然打开了一道漆黑深邃的缝隙。像是虚空中缓缓睁开了一只窥视的眼,尽管只是细细一线,却仿佛能透过这只眼,连通它背後的另一重空间。

就是现在!

余休眼中闪过一丝专注狂热的光芒,他猛然抬手,一剑斩下!

磅礴浩大的红光带着破空的气势与尖啸,与漂流瓶同时消失在空间的缝隙中。闪亮的红色被那一线漆黑吞噬,只见那道缝隙颤抖了几下,骤然放大。四周灰色的虚无如潮水般褪去,黑色铺天盖地,笼罩住整艘船,也笼罩住船上的所有人。

这似乎没什么不对。不管是余休或者耿一铭,都很认可这样的展开。当副本和真正的世界不再严丝合缝,他们自然也不可能像来时那样,一点变化都察觉不到就换一个世界。

“大家小心!”耿一铭抓紧最後的时间提醒了一句。

在黑暗彻底吞噬掉光明前,余休下意识地伸出手,拽住了自己近在咫尺的搭档。

他们一起跌进黑暗。

余休在眼前恢复光明的那一刻,立刻发现了问题所在。

手里空空如也,本来应当被自己抓牢的耿一铭不见了。

他看向四周。这是间十分简陋的小屋,单看摆放的那些家具器皿,应该是古时的某个朝代。反正他历史不好,哪个朝代也认不出来。余休发现自己的手是半透明的,好像变成了一个魂魄。不过,自己并不是真的死了,而是这个地方本身有古怪。心念一动,他便像真正的魂魄那样飘了起来,穿过土墙,在这屋子内外转了两圈。

没有人。

耿一铭自然也不在。

他皱起眉,那邪气挑起的嘴角也不再有先前的弧度。

余休试了试,自己仍然能够驱使血剑。似乎也没什么外在因素困住自己,这种感觉,就像身处一个巨大的谜题,显然得先解了谜才能继续。左右无事,他就在这地方闲逛起来。

这里应该是……海边空无一人的小渔村。所有的房屋都没有破损没有血迹,物品完好,甚至还有几间屋里摆着简陋却温暖的食物,正等着谁来吃。一切都非常自然,只除了“没有人”。余休看得见,却什么都碰不到,平白无事当了一回鬼,这感觉倒也新奇。

兴许只是建造这地方的那个意识没有放“人”进来吧。但不管怎样,存在即合理,这地方既然被建造出来,就一定是有目的的。只是,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正在沉思中,有人的说话声随风穿过唦唦作响的树丛,从村庄後面传来。

线索来了!

余休眼睛一亮,立刻飞速飘去。

然而,当他看见说话的那两个人的时候,整个人都差点炸了。

那个渔夫一样的装束,满脸苦逼的人是戴恒林。而他身边那个穿着一身喜服的——没错甭管哪个朝代像那样从头到脚一身红的除了喜服还能是啥——为什么是耿一铭?!

-To be continued

延伸阅读

我想跟你打网球[综]在线阅读张 拜师  http://www.pikes23.cn/sp3u.shtml
第二天清晨——“嗯,我这是在哪?”莫紫萱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双眼。坐了起来,用手揉了

龙与骑士姬gl升到一级  http://www.pikes23.cn/sa0i.shtml
几个小时之后。被周明叫醒去吃饭。看了下时间已经中午两点了。伸了个懒腰之后往外面走去。

一只狗的十年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pikes23.cn/2kp.shtml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在河边有一个披金戴银的女人,皮肤保护的十分水润,完全想不到她是一

南陌北阡(偶像练习生)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pikes23.cn/a3vw.shtml
韩笑笑倒是没想到,尤觅还会问这种问题,但是,既然拿了人家的工资,而且尤觅都问了,她怎

我的可可西里在线阅读左轮灭队,雷神?(求自动订阅)  http://www.pikes23.cn/p5zr.shtml
对于叶舟有威胁的无疑就是拿mini的,毕竟叶舟身上连一级头一级甲都没有,故此,叶舟抬

斗破三千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pikes23.cn/e7r.shtml
“呵呵,龙骨精,你的攻击不过如此而已,区区一颗紫色的闪电球就想打破我的僵尸真身了,”

香蜜同人当何以琛穿成润玉后之鹜天之名(5)  http://www.pikes23.cn/t72.shtml
第五章鹜天之名颛国,周国。“现在怎么样了?”周兴问道。“回禀陛下,皇后的状态极佳,太

网游之天榜封神之我的妹妹是工口画师?  http://www.pikes23.cn/uhwm.shtml
充满粉红色少女气息的房间里,纱雾用一个趴着的姿势,拿着数码相机对着自己的臀部拍照。龙

[西游]如果这是大圣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pikes23.cn/ab91.shtml
李天华听两老者对话,意识到接下来才是最精彩的部分,顿时聚精会神起来,暂时忘了刚才受的

急诊科大夫黑市  http://www.pikes23.cn/sjej.shtml
再见到雪儿时,她正坐在雷落房间门口的台阶上,托着香腮,皱着秀眉等待着,不时的转过头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捕头(全)白云深处有一人(上)

    前两日我接了个请帖,是那天上的太上老君生辰,心底有些不耻,像他们那样的岁数还一年一年的记着,也不怕岁数太大,记不清楚,反倒闹个大笑话。想是这样想的,但我面皮上却是端着殷勤不过的笑容,谢过了来送贴子的小仙使。我用筛子将干了的茶叶给折腾了个百八十回,见筛子里卷起的茶叶干干净净得没有一丝杂质,才静下心来泡

  • 大佬与他的贴身护卫第一章

    夏天将尽的时节有绵软柔和的风,像是人温热的气息。后台很安静,沈天常抬起头来可以望见窗外最高的树梢上那朵摇摇欲坠的花,是那片树杈上最后一朵。手中的流程图停在那儿有段时间没翻页了,最近的这些工作使他觉得有点累,但是这累却又毫无道理的荒诞,是嘛,最爱的事情,怎么会累。可他的眼睛都好似累得挪动不了。工作人员

  • 灯火阑珊处在线阅读第二节

    剧烈的破碎声,将本来渐起的议论声彻底压制。所有人都盯着她。她却冷笑,毫不在意,“谁阻止你翻脸了?你翻啊!”翻到天边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她还能敢耍什么花样!徐天磊上前一步,似乎有所动作,却被沐云飞及时拦了下来,挡在身后。“沐染晴!你别蹬鼻子上脸,带着你娘的骨灰滚下去。”他是真的怒了。可沐染晴却丝毫不在意,

  • 谛听[无限]在线阅读第6节

    第二天一早,叶小凡坐在院子里,怀里抱着团子给他穿衣服,小风在院子外扎马步,楠楠穿着碎花裙、披散着一头乱发领着大黄狗来来回回地跑。叶小凡给团子扣好最后一个盘扣,拿毛巾给他擦脸,顺便喊楠楠,“楠楠,去洗脸,等会儿我给你扎辫子,你看看你疯的。”楠楠嘻嘻一笑,对着叶小凡做了个鬼脸就跑了。叶小凡抱着团子到大堂

  • 念念又不忘在线阅读小林是个好同志

    闻言,那几个冲上前的保镖急忙又停了下来。虽说叶缺并不是他们的老板,但他刚刚救了老板的儿子,他们自然也不敢得罪。海明远听到叶缺的话,瞬间转头向他看了过去,虽然没有明说,但眼中明显带着询问的意味。远处的林玄昊闻言,也是不免愣了一下。这家伙搞什么鬼?叶缺瞥了眼林玄昊,随后望向海明远说道:“海总,其实……小

  • 肆说之成长

    穿越对李青清来说已经很熟悉了,但是这次没有像以往那般穿越到古代。自己这次来到了民国时期,而且是直接穿到了一个五岁的小姑娘身上,这个身体没有灵根,那么这一世自己就无法修仙了。幸好自己以防万一收集了一些凡人可以修练的功法,即使没有仙法强大,至少自己在这个世界还能有自保的能力。根据这具身体里的记忆得知,李

  • 和简总离婚的日子之第四章

    “行,那我回去了。你们几个注意安全,刘鹰、邵平,你们俩要照顾好我们的三位**学啊!”聚餐结束后,陆云起同其他人道别。“知道啦!”被点名的两个男生没说话,倒是三个女生大大咧咧地说,“老大你快回去吧!一个人注意安全啊!”陆云起笑笑,朝他们挥挥手,独自一人往家里走去。他家就住在学校附近,走路不过十分钟就能

  • 第一次告白之为了什么(7)

    第7章对于《狼烟》整个故事来说,萧绝与严少武在湖面的这场谈话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在这个时候,严少武刚经历了弟弟的去世,对程玄的仇恨让他逐渐偏向萧绝一方并在这场谈话中最终下了决定;而萧绝抓住机会对严少武步步紧逼,要将其纳入联盟。正是这一场谈话之后,几位少帅完成了结盟的最后一步。因此导演对这场戏的情绪细

  • 长亭叫你撒泼

    “咚!”只听一声重物落水的声音,路过小院的丫头仆人循声过来,只看到池塘里溅起的水花,以及在水里不断扑腾着的墨青衣。甩甩袖子,优雅地放下腿,弹了弹长衫,走到池塘边微微俯身对墨青衣说道:“人犯贱才会自取其辱,既然你这么迫切的要求,那我只好降低格调陪你玩玩儿了!”墨青衣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顶着浅涟漪脸皮的

  • 震旦之鸿蒙归一在线阅读女演员的克星!(求鲜花评价票)

    吻戏这一段剧情,属于剧本最为特殊的剧情!全剧中,爱情故事,也就只有秋生和小玉这一段了,算是全剧的亮点所在。为了保证吻戏一次性通过,刘观韦安排了霍扬与王晓凤互相交流一下。说起来,无论是后世,还是现在,这一类戏码都不太容易通过,这其中的道理很简单,毕竟演员之间有时候算不上多么熟悉。另外就算熟悉了,没有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