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抬水棺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陆晓天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时之政府论坛——五虎退板块

【热】同僚家的五虎退契约会变亮吗?

【1l】菜鸡审神者:如题,刚刚楼主给五虎退检查契约,然后发现代表老虎的契约正在持续增亮,两分钟不到闪瞎我眼睛。除此之外一切正常,楼主新人,在线求助。

【2l】退宝赛高:持续增亮?没见过啊,楼猪等等,我家小退就在旁边,我去检查一下。

【3l】菜鸡审神者:大佬我等你的好消息啊!

【4l】青江的刀装:楼猪你说不定能发现五虎退的秘密啊!

【5l】清光光是我闺女:这里新人,求问楼上五虎退的秘密是什么?

【6l】鹤丸在我身下:楼上你去看看五虎退板块那个常年飘红的帖子就知道

【9l】阿尼甲和他的弟弟:五虎退……我听我朋友说政府内部正在测试五虎退极化通道。

【10l】爷爷的月亮:真的?!!退退要极化了吗?!!!

……

【125l】退宝赛高:一会不见聊了这么多啊(汗颜),我是二楼,楼猪我刚刚检查退酱的契约,代表伴身老虎的那条纽带的确在增亮,但是没有楼猪说的那么亮。

【126l】白格:哇,这里好热闹的样子。关于小退的契约,平时都没有什么异常啊,为什么突然会增亮?

【127l】秃头婶婶在线肝刀:惊现大佬!膜拜!

【128l】五虎退的小老虎:楼上你别装好吗?你自己明明也是个大佬

【132l】菜鸡审神者:我才一会不在你们居然讨论那么多啊,所以突然增亮到底有没有问题啊,别吓我啊我只是一个菜鸡而已!

【134l】白格:楼猪如果担心的话,要不要加入一下我的群?私聊啊

【134l】五虎退的小老虎:出现了出现了!小白的不靠谱行为!

……

论坛上一片热闹,青衣却真的有点慌了起来。邮箱一亮,那位论坛名白格的审神者向他发了消息。

【你好,群号******,里面的审神者都对你家五虎退的异常很好奇,或许他们能帮助你。】

哎,好吧。希望群里有他想知道的答案。

*

今天饲主的任务是畑当番。我跟着饲主来到田地,另一位负责畑当番的刀剑男士三日月宗进已经……额……不在这里。

今天要进行播种的工作。,饲主拿了种子,勤勤恳恳开始干活。

饲主本来就娇小,往田边一蹲,莫名十分凄凉。这家审神者居然压榨童工!仗着我饲主不会拒绝别人就欺负我饲主!我看着饲主纤细的身影,耳边仿佛听见了“小白菜~地里黄~没了爹~没了娘”的歌曲。

太惨了,我饲主真是太惨了。然而我却没办法帮助我的饲主。我郁闷的用爪子扒拉两下,除了把爪子边边的毛弄得一团糟以外没有任何办法。我在心里默默决定下次看见审神者一定要挠他两爪子:让你压榨童工。

我被饲主抱到不远处的庭院,饲主给我洗干净爪子,笑的向含了糖一样:“谢,谢谢小虎帮我,但是,但是请让我一个人完成吧!”

傻孩子哟,别人家小孩,谁会去种地的。我心塞的蹭蹭他,深刻觉得饲主真是太容易被忽悠了。

我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刀也一样。

饲主去干活了,那我要去做什么呢?我推开来找我玩的另外几只老虎,随意晃悠着。

这座本丸人不多,送出去了出阵远征队以后就没什么人了,偌大的本丸空荡荡的。

“嗷呜——”身后老虎的声音由远及近,然后我就被撞了一下。

“嗷呜?嗷嗷嗷嗷?”虎大?你干嘛撞我?

“嗷呜……”对面的小老虎委屈的垂下耳朵,表示这不是它的错。

“嗷呜,嗷呜嗷呜。”没事,你自己去玩吧。这只老虎蠢蠢的,我有点心软。我伸爪子按着它的脑壳轻轻推了推它。

“嗷呜!嗷呜嗷呜嗷呜!”小老虎顿时欢快起来,用爪子指着前面,一通嗷呜。我可不知道它要说什么,莫名其妙的歪着头:“嗷呜?”

“嗷呜~”它干脆推着我走,表示想让我去那里。另外三只小老虎也跟上来,推搡着我走。

我:被虎淹没,不知所措。

他们推着我跑到墙边的草丛,拨开草以后出现了一个刚好让老虎通过的小洞。“嗷呜嗷呜~”虎大率先钻过去,在墙那边招呼我。

好吧好吧我钻过去,感受到身后的小老虎一个劲顶我,我有点不情不愿的钻过去。啊啊啊本少爷终于沦落到钻狗洞的地步吗?

我本以为钻过去之后是一片草地或者是什么,万万没想到,墙的那一边是春天。

???我退回去,秋天,我钻过去,春天。

卧槽!本少爷发现了一个任意门、不,任意洞!

本少爷有点兴奋,这个洞可能让虎上瘾。我愉快的钻过来钻过去,和我一起的四只小老虎仿佛被我传染,于是变成了五只老虎穿过来,五只老虎穿过去。

咳咳!!!等我反应过来我在做什么的时候我已经钻了好几遍了。我到底在做什么啊!我捂住脸,这么幼稚的事情,我十岁就不会做了!

由于我突然停下来,跟在我后面的小老虎没刹住,我们顿时撞作一团。

“嗷呜——”我直接被撞倒,捂着脸懵半天,一滴水突然砸到我的脸上,冰冰凉凉的。

下雨了?我疑惑的抬起头,居然看见我的饲主——不,不是饲主。应该也是“五虎退”的分灵吧,那位五虎退和我家饲主很不一样。他穿着出阵服,一只眼睛是如血般的通红。我家饲主虽然很羞怯,但是气质非常温柔,很容易让人想到棉花之类柔软的东西。而这位五虎退气质阴沉,身上有我非常熟悉的绝望。

发生什么了吗?我抬头看他,然后猝不及防被少年抱在怀里。五虎退把脸埋在我的皮毛上,我很快感受到湿意。哭,哭了?我顿时僵硬起来。另外四只小老虎好像也感受到五虎退的悲伤,都乖乖的没有发出声音。

于是我就听到了五虎退小声的哽咽。

“小,小老虎……你们回来了吗……”

我安静的当一只么得感情的老虎,有点心疼他。五虎退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家饲主应该是永远温柔快乐的小少年,至少,不应该露出这么一副痛苦的样子。

“我……”五虎退把脸埋着缓了一会,抬起头,对我们露出了一个有点勉强,又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小老虎们,欢迎回来,这次,这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们的……”

噫,我感觉不太妙。

不妙的预感在五虎退抱着我和虎大就走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桥豆麻袋我不是你老虎你不是我饲主啊!!快放下我我们还能做朋友!

……然并卵,我的挣扎直接被镇压了。

五虎退带着我穿过了庭院,庭院没有人,所有的门都静悄悄的关着,花草虽然开的灿烂,空气中却带着,血腥味。我警惕起来,耳朵不自觉竖起,然后五虎退按住我的耳朵,悄声说到:“小虎,小声一点。”

他带着我回去粟田口部屋。出乎意料,外面看起来静悄悄的部屋里面有好几个小孩子。屋子里没有什么光亮,虽然房间很大,但却只有压抑的感觉。有两个小孩躺在床上,他们身上传来浓郁的血腥气混合着药草的味道,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啾!”在安静的房间中,这个喷嚏尤其响亮。

“老虎?”药研藤四郎抬起头,在看到我的时候脸色顿时变了,“退,这是你从哪带回来的?”

“药研哥,我的小老虎,回来了!”五虎退把我放在地上,又急忙把我们放在地上,“药研哥,我,我去接另外三只小老虎……”

然后又急匆匆走出去,还贴心的关了门。

面对药研藤四郎和一个寸头小孩阴沉的目光的我: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身边的虎大似乎也感受到害怕,然后非常迅速的……缩到我身后了。

???

!!!

你不是哥哥吗为什么关键时刻缩到幼弟身后啊!!!

药研藤四郎站起来,我这才发现他大腿上绑着的绷带。药研藤四郎目光阴沉,眼睛时不时闪过红光,他走到我面前,然后捏住我的后颈把我提起来。

这时的我只有一个想法:牙白,药丸。饲主我本来还想给你带礼物的可是我可能回不去了QAQ!

“又是那位审神者的新招数吗?”他端详我半天,冷笑一下,显的更加阴沉了,“没关系,至少在那之前,让退高兴一下吧。”

真的,没关系吗?我看着药研藤四郎大腿绷带处冒出来的骨刺,心惊胆战。

就在部屋里气氛僵持着的时候,五虎退回来了。……哭着回来的。

“小老虎……小老虎不见了……我又,没有保护好他们……”

药研藤四郎:退那个是审神者阴谋……算了你高兴就好。药研藤四郎面无表情的摸摸五虎退的头,直接把锅扣到审神者头上:“又是审神者吗……退,别难过,我们会报仇的。”

我:他们应该只是回去了吧,还好回去了还能报个信。

……如果他们的智力能够让他们报信的话。

我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之中。

延伸阅读

我靠阅读成神!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zangzhuaib.cn/xxjt.shtml
等哄好了小姑娘,黄飞凤才想起这里还杵着一个大件垃圾。她一脸不情愿地为双方做了介绍。原

天策大明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zangzhuaib.cn/gcz.shtml
我的心虽然是颗果子做的,一千年来过得浑浑噩噩,从未有过什么伤心难过的时候。如今一个梦

无双灵师第五章  http://www.zangzhuaib.cn/njgs.shtml
手中的书捧了半天,除了那段开头之外,其它的内容亚瑟一个字都没能看的下去。翻了又翻之后

剑域九州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zangzhuaib.cn/6odj.shtml
还是那句话,若不是自己亲身经历的话,真的是不可思议。从现实到二次元,纵然存在维度空间

你大堂兄来了之丧尸女友(求收藏和鲜花2/4)(9)  http://www.zangzhuaib.cn/af3q.shtml
这回的电压足够大,韩芸直接被电的浑身不自觉的抖动,然后掐着凌泽个胳膊也使不上劲,凌泽

独占小弃夫之吃亏的黎漓  http://www.zangzhuaib.cn/peqn.shtml
他三岁跟着父母到滕王府,算来也是半个下人。他父母在王府行事低调,府里那些勾心斗角他们

快穿之影帝有个脑残粉三宝  http://www.zangzhuaib.cn/x19x.shtml
“黎初系统提醒您,您即将跨越边境线离开东方智神世界。根据条款,离开后您此生无法再次进

[全职高手]缄言不语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zangzhuaib.cn/gxid.shtml
九转合一神诀,没又练体功法,只有等到练气才能修炼。最普通的修炼功法,身体柔韧度也不够

渣男之妻子的浪漫旅行之墨玄被耍  http://www.zangzhuaib.cn/aews.shtml
“头,西出口,安全出道有可疑人员,距离你不到三百米!”猴子一边看着监控里带着黑色鸭舌

星神天尊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zangzhuaib.cn/gm3z.shtml
(一)大巴车终于抵达目的地了,大巴车在花城市汽车站里面停了下来,乘客们开始陆陆续续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枪神纪之枪神时代之全剧终 (才怪)

    无法定价?温墨茴有点懵了,但她相信CZ1289的前几任主人里一定也有和她一样的情况的“哦?无法定价?那如何卖出呢?”温墨茴问。“您可以通过商城拍卖行进行拍卖——也可自行定义价格——哔——”原来可以自己定价啊,也好,这支缘起的交货日期还很早,不妨先拿它试试水“确定卖出,定价21.88”“上架中——卖出

  • 超能熊在线阅读第二章

    时间来到了锦玉狐和暗金天马的宿命大战结束整整一千年之后。森罗国,白菊城南城边,金履村。金履村,如果只听名字的话你会觉得这是个相当牛逼滴村,可实际上…….实际上这只不过是白菊城南边儿的小村而已。这个村最大的特色就是造假鞋的特别特别多,甚至做出了产业链,以至于村民们逢年过节的还举办造假鞋大赛,市面上知名

  • 生逢灿烂的日子在线阅读上官霜夜

    夜色正浓,皎洁的月光照耀在湖面之上泛出点点微光。湖心的亭子中两男两女正悠闲的赏着月、喝着茶。其中一名男子将茶杯放下心情有些沉重的说道:“这些年西域那边似乎不怎么安宁,侵扰边境的事也多有发生!”“陛下说的是,西域各国蛰伏多年就等着机会一举反攻我国呢!”“西域那边是这样,北方诸国也是包藏祸心已久,这上官

  • 一世修仙半世魔在线阅读第10节

    孟瑶按照之前说好的时间回到了孟家别墅,孟父已经正襟危坐在沙发上,戴着眼镜在看报纸。李晴在指挥着佣人,将新买的一些家具摆放在她心里合适的位置,看到孟瑶回来,也不再管这些东西了,上前去拉着她的手,笑着说,“瑶瑶你可算是回来了,你爸今天可是头一次准时下班,老早就等在那里。别看他一脸严肃,实际上心里不知道怎

  • 墨流修仙第4章在线阅读

    刚一步入烤肉店,阎绳树的耳边便充斥着纷纷杂杂的言语声。店里的生意似乎格外的好呢,心中想着,阎绳树拿眼神到处瞟着,看看自己能不能找到一两位自己觉得熟悉的面孔。“嗯?”很快,他的视线一凝,一股子怒意不知为何突然从其的心中完全爆发了。不过好在他也是两世为人了,在制怒方面也颇有些修为了。强压下自己心中的怒意

  • (勇冒﹢盗笔)一定是我重生的方式不对之总裁找上门(9)

    此时的张天解决了刘冰冰的麻烦帮助破案,刘冰冰把一部分奖金给了张天,张天收好把钱存到银行卡里,如今张天被房东赶出门,张天此时拿着自己的行李,想不到堂堂天师竟然被世俗的打败,系统道:‘’天师是为天下安定,是主人必须的任务,而且主人必定有贵人援助。‘’此时大街之上张天拿着行李在街上走着,此时的蓝氏集团总经

  • 洪荒:纣王的神级选择!第9章在线阅读

    在S市收获不小后,苏寒瑞回到了H市,第一时间接到了货物到达的电话,来不及进空间整理的苏寒瑞赶忙开车赶赴郊外租赁的厂房。刚到厂房就看见几辆大型运货车等候在此,下车走上前就遇到负责人过来说道:“请问是苏寒瑞苏老板吗?”苏寒瑞点点头,“是的,我是苏寒瑞。”“我是晨运公司的负责人,你预定的商品已全部在此,麻

  • 漫漫归途第六章在线阅读

    与童声一齐到的是熊熊烈火,只见红孩儿鼻子嘴巴和双眼中都喷出一股火焰,一颗头仿佛是火焰堆成的一般。他在山上向下俯瞰着大圣和黑熊精,那火焰也如岩浆一般倾泻而下,不过沿途避开了紫竹林里的竹子。黑熊精见状立刻闪身躲到一边,免得被殃及。大圣也赶紧向另一侧闪避,面对三昧真火,即便是他也不敢托大啊。好在那火焰未烧

  • 诛仙凡瑶同人—瑶心如故之第二章

    醒来时四周已经被黑暗包围。这到底是怎么了?巴芙拉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奇怪,明明是酷暑的季节,为什么会觉得冷。这是哪?发生了什么?就在巴芙思索地时候,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却什么也看不见,然后,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耳边:“哦?看来你醒了”这大概是巴芙拉听到过最好听的声音了,它细腻的像丝绸,腔调优雅的

  • 我闯了个假江湖第五章在线阅读

    一道耀眼的霞光的飞逝,如同流星一般眨眼间便消失在视野之中。此时,通过最终考核的流云宗新秀弟子们站在空间梭上,正随着流云宗内务使尤百川等一行人返回宗门,唐羽自然也在其中。考核结束之后,唐羽特意回了一次自己家中,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家人。他记得父母得知自己考核取得第一时脸上灿烂的笑意与赞赏,父老乡亲毫不吝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