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朕不是这样的汉子甜二

作者:邹涅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朱红楼阁,隐于人间。

黑夜中的如梦令一如既往的灯火通明。

这两日魔界、神界大咖纷纷来此小住,新任楼主砚璟有些心慌。

砚璟乃是一只万年小鬼,因在鬼界都城酆都安分守己且因缘立下过几次功被鬼帝无影派来人间做了这处如梦令的楼主。

如今六界已经祥和了几千年。这种现象,前所未有。

据砚璟所知,此现象乃是从新天帝玉泽登基后开始的。

九重天与魔界二帝——玉泽与攸栎不知为何突然休战,并且达成了有关协议,在人间各处建立“如梦令”,供过往臣民小憩落脚,也同样负责监视六界妖魔神仙是否有违规行为。

但随后二帝又为由谁掌管如梦令而争执不休,最后反而由玄灵山掌门和翕上神提议由鬼帝无影选派鬼界臣子前往人间掌管如梦令。

神仙妖魔百万年之争,鬼界一直中立。

由鬼界掌管如梦令,再合适不过。

二帝这才甩袖默认同意。

晚间,砚璟在大殿内正在计算近日的收入时,和翕一身白衣现身于楼内。

砚璟见状连忙走出柜台,上前躬身行了礼道了好:“如梦令楼主砚璟见过和翕上神。”

和翕温和地回了礼,道:“本君是来见陛下的。”

砚璟恭谨道:“请上神随砚璟往这边走。”

片刻后,砚璟将和翕带到玉泽屋前便行了礼离去。

和翕得到请示后入内又是行了一礼,才道:“和翕有一事不明。”

玉泽剑眉星目、容颜俊朗,看见和翕随即示意不必多礼。

玉泽坐于榻上细细品茶,闻言带着淡淡的笑意道:“何事?”

和翕皱眉道:“三万年来,攸宁用灵力温养徽音残魂碎魄方令她三魂七魄重聚,如今附身于人类身上,若是宁漪身死,徽音当何去何从?”

玉泽微微一笑,道:“看来你已经算出宁漪身死的日期了?”

闻言和翕神色沉重,点了点头。

玉泽放下茶盏,起身道:“那就要看魔族舍不舍得了。”

和翕抬眸看向玉泽,不明所以。

玉泽点明:“攸栎手上有一只上古神兽。”

和翕恍然:“朱雀?”

玉泽笑道:“朱雀可浴火重生,纵使是魂飞魄散的仙神也可借朱雀之灵丹浴火重生直入上神。”

和翕道:“攸栎如今也在这楼中,我现在便去找他。”

玉泽摇了摇头道:“就算是攸栎愿意把朱雀给你也无用。朱雀乃是上古神兽,五行主火,若想取其灵丹需先入其体内,再受无烬火吞噬或许可行。”

闻此和翕的脸色刹那间变为灰白。

当初五方天帝之一青帝的小徒儿容潮曾入无烬渊,便散去数十万年修为,魂飞魄散。

而朱雀乃是由无烬渊孕育而生。

其体内无烬火可想而知有多难破。

玉泽微微蹙眉道:“攸栎身为攸宁大哥,想必之所以一直没告知其此事并非是不愿意交出朱雀,而是不想看着弟弟无谓牺牲。”

见和翕一言不发,低眉耸肩,玉泽沉声道:“徽音一事,孤会去处理。和澄如今执迷不悔,你当做好心理准备。”

和翕闻言少有的身体一颤。

周五早晨,阴沉沉的天空令人心情莫名低落。

宁漪出了寝室楼便瞧见李攸宁在阶下,暖色的目光望着她。

宁漪想起自己昨日的行为,耳朵微微红起。

“早安。”李攸宁轻轻柔柔笑了笑。

“早安……”宁漪莞尔。

李攸宁与宁漪并肩走在前往一食的小道上,宁漪目光微微流转。

暗淡的乌云渐渐散去,丝丝阳光透过梧桐枝叶斜斜的洒照在他们身上。

“你到底是不是人?”

道出心中质疑,宁漪屏息等待李攸宁的答案。

自从李攸宁出现,宁漪便经历了很多不可用常理解释的事。

受伤的指尖、酸痛不适的身体恍然间完好如初,李攸宁不会觉得饿,也不懂得人情世故。

太多的不正常。

闻言,李攸宁随着宁漪的脚步停下而停下,注目其否定:“不是。”

他不会欺骗,最不会欺骗她。

果然。

宁漪忽然抬眸笑道:“该不会是神吧?”

李攸宁看着她清亮的双眸,面色复杂,缓缓否定:“我不是神。”

李攸宁本以为宁漪闻言会面露失望,谁知对方却嫣然一笑,似乎并不在意他是什么。他回之以微微一笑。

上午宁漪有两节单证课。

教室里有三大列座椅,宁漪坐在第二大列第二排第二个位子。

原本她是习惯于坐最边上的,但是今日李攸宁陪她一同上课,他便坐在了她原本的位子。

这节专业必修课硬生生被老师讲成了水课。

教授口中一句股票一句买房,总言而之便是“钱钱钱”。

临下课,教授一句提问,昏昏欲睡的学生顿时惊醒大半,“哗啦啦”翻书的声音在纷杂哀嚎吐槽声中荡漾。

宁漪偏头便见李攸宁正眸色暖暖看着自己,旋即抿唇一笑低眸看向书本,祈祷教授不要点到她。

这两节课,她完全不知教授所云。

“那位**学来回答一下国际货物买卖交易过程中双方使用信用证的所需流程吧?”

循声,宁漪抬眸。

教授道:“对,就是宁漪你旁边的同学——长得这么好看我还没见过,答得好我就不计较你一直以来逃课的事了。”

宁漪在课上一直表现较为突出,以至于几乎每门课程上到一半左右,任课教师都能记住她的名字进而认识她。

宁漪:“……”

闻言,全班七八十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向李攸宁。

独特的气质、出色的样貌瞬间吸引不少“粉丝”。

惊奇的嘀咕声与逃过一劫的庆幸声在教室里交杂。

“订立合同、申请开证、开证、通知、审证、交单、议付、索偿、偿付、付款赎证。”

清冷的声音不缓不急。宛如夏日的流水清凉、冬日的温泉清澈。

与宁漪所记的笔记一字不差。

片刻后,班级里响起一阵掌声,不绝于耳。

教授感叹:“记忆力不错嘛!坐下吧。叫什么名字?”说罢教授拿出点名册,做出寻找的动作。

“老师!他是宁漪的男朋友,不是我们班的!”

不知是谁忽然大声道了一句,全班一阵吵闹欢叫。

宁漪:“……”

教授无奈,缓解尴尬道:“好吧,宁漪眼光不错,给你加分!”

闻言宁漪偏头看着李攸宁,抿唇而笑,脸色微潮。

李攸宁面色坦然,看着她温和一笑。

梁静嘉原本在寝室呼呼大睡,可是中途被朋友微信call醒来。

揉了揉模模糊糊的双眸看清照片的人后梁静嘉瞬间清醒,连忙穿衣下床洗漱。

化完妆梁静嘉麻利的从单证课教室后门溜进去,可是越待在这个教室她脸色越发难堪。

下课铃一响,如释重负的学生陆陆续续逃离教室。

宁漪和李攸宁走在后面。

宁漪和笑出了鱼尾纹的教授道了“再见”后才偏头小声问道李攸宁:“你怎么记下我的笔记的?”

李攸宁微微扬唇:“你忘了?我不是人,我可以看见书本内的文字。”

宁漪:“……”

正当宁漪两眼弯弯忍住笑意之际,身后一道尖细声传来。

“宁漪你给我站住!”

走道内,来来往往踩着点上课的学生闻声纷纷停下脚步,向出发声音的方向投来打量的目光。

梁静嘉冷着脸,一双眼神如吃人的老虎怒目斜视着宁漪。

李攸宁看见梁静嘉旋即蹙起眉头。

宁漪不自的苦笑,该来的还是会来。

人们总是被意外吸引目光,从而忽视周遭的变化。

和翕无声无息突然出现在大厅,快步穿越人群走上前。

梁静嘉看着李攸宁发出质问:“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什么货色!”

李攸宁闻声神色骤然变冷。

赵和翕见李攸宁已然汇聚灵力的右手不过瞬间便要抬起,三步并作两步瞬移至李攸宁面前,快速自然的伸出手搭上对方的手,悄无声息化解对方的灵力。

赵和翕温和一笑,微微颔首,与此同时运用灵力与李攸宁对话示意对方此处不可动手。

李攸宁冷冷的刷开赵和翕,退至宁漪身边一语不发。

“叮铃……”

刺耳的上课铃令众人纷纷回过神,冲向各自的教室。

梁静嘉继而道:“宁漪根本是在利用你!她知道我喜欢你,所以才接近你的!” 说罢梁静嘉打开手机,她早已将那条朋友圈调了出来。

在梁静嘉看来,平日里的宁漪自视清高,根本不屑于和人交往,而她此刻却和李攸宁说说笑笑,不过是因为看到了她朋友圈,知道她喜欢这个男子,一直在找他。想要借此来报复她!

宁漪听着梁静嘉道出心里的秘密,看着梁静嘉手机屏幕上那条熟悉的朋友圈,原本以为的窘迫并未出现,随之而来的反而是轻松,毫无束缚的轻松。

她终于不用被心里的恶念所拘束。

发觉李攸宁与赵和翕的目光,宁漪心中微酸,无力的点了点头,轻笑了下故作坦然道:“她说的是事实。”

当初她看到那条朋友圈便邪念突起,她不想再任由梁静嘉孤立而被动的独自忍受孤独。她想要报复。

原本她是察觉李攸宁的不同寻常,想要借助对方的能力施展报复,不过,至今她仍然没能向对方开口道出此事。

李攸宁看了眼梁静嘉的手机屏幕神色复杂,片刻后转身看向宁漪解释道:“我并没有对她说‘小心’。”

宁漪:“……”

赵和翕:“……”

梁静嘉:“……”

闻言宁漪微微一愣,李攸宁的点是不是没找对?好在她已经习惯了他常常的语出惊人。

正当宁漪、赵和翕与梁静嘉不明所以之际,李攸宁却是皱起眉头,似乎在回忆当日情形。

片刻后李攸宁开口向宁漪解释道:“那日我是对一只流浪猫说过‘小心’。当日路上人来车往,有些乱,我看见一辆自行车从一只流浪猫旁行驶而过,便道了声‘小心’。我……可以和动物通话。”

赵和翕:“……”

宁漪一脸困惑:“……”

梁静嘉身体微微颤抖:“……”

延伸阅读

路业通达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xxrd.shtml
路业通达仪器拥有者可观的利润空间,市场前景广阔,成为广大中小投资者轻松无忧获利的。路

天府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ptvt.shtml
天府豆花于1990年开业,其的味道,低廉的价格,以风味小吃为主的经营模式,迅速热炒京

7车会全国汽车美容连锁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u1xr.shtml
7车会汽车美容是一个汽车后市场服务平台,由深圳市孝益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控股。主营业务有

沅秀孕婴服饰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si0n.shtml
沅秀孕婴服饰招商_沅秀孕婴连锁_沅秀孕婴加盟费_公司简介沅秀品牌创立于2002年,公

小咖哆哆早教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bys6.shtml
深圳市幼稚原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12月,是一家互联网教育软件研发运营公

克林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gw3t.shtml
深圳CLEAN(克林)自助产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集自助电器产品研发、生

天陛王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aqhb.shtml
天陛王保健也是天陛王养生酒广东省总经销商是执行各地级市代理商、经销商、特约经销商等统

燕窝素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dwc6.shtml
燕窝素化妆品防晒.除皱.补水等有很大的疗效,令肌肤自然美丽富有弹性亮丽动人.燕窝素化

玉蓉翡翠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siv.shtml
玉蓉翡翠是东方时尚艺术翡翠的倡导者,我们致力于民族翡翠艺术的时尚升级,以国际化、现代

紫风铃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acre.shtml
紫风铃卡通汽车坐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尊男要考科举之500年后(5)

    公元1636年辽东,清军几度入关抢劫财务粮食人口,被抢的人清军统称两脚羊。一个帐捡漏的毛超帐篷里一个骨瘦如材的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六岁大的孩子,孩子许如的张开眼睛看着母亲说到,母亲我好饿好想吃东西,孩子乖父亲出去挖草根了很快就会回来了,就在这时外面一个搭子大声吼到狗东西走路没长眼睛吗。于是就是拳打脚踢的

  • 眉开眼笑在线阅读第七节

    “那……哥哥有没有受伤?”凝雪焦急的看着他全身,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叶承影无奈一笑,只好又把她抱起,然后放在之前的位置,点了点她的小鼻子说道:“听哥哥的话,乖乖的站在这里,哥哥保证这次一点事情都不会有。”凝雪还想开口说什么,但终于强忍着没有说出,紧攥着小手看着他。她知道哥哥现在一定在做什么危险的事。叶

  • 大灵咒师在线阅读第十节

    默默坐在角落里,白苋尽量不发出声音打扰面前的这几个人。大概转了一圈之后,菜单才传到她的手上。随便勾了几道,接着白苋抬头对侍者说了声“谢谢”。“不客气。”侍者同样报以微笑。不是传闻孟既庭不近女色么,那这个又是怎么回事?赵总的目光在白苋的脸上转了转,接着就将这个念头给隐没了下去。反正不论怎么说,这都不是

  • 校园禁止相亲!第四章

    Chapter4Mycroft拢了拢身上的毛毯,然后看着天上的星星。认识到自己无聊的数着天上到底有几颗星星之后,Mycroft认命的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他需要工作,否则他会和Sherlock一样无聊致死。而当他打开笔记本电脑的时候,他却忽然顿住了。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上次他裹着毯子看笔记本电脑的时候

  • 凌阳冰宸第6章在线阅读

    我站在船上,照着之前云浅姐给我说的,一步一步的操作着。检查,排除安全隐患,在行启动任务程序。地府渡魂人的工作是很繁忙的,大约有几百万个船只在湖面上航行也不能保证能够用,尤其是到鬼节和鬼潮的时候,连续工作三四个月那还是少的。这次我要渡的亡魂是一个男子,面容粗狂,肥头大耳,奇丑无比,但有一点就比较可以,

  • 锦绣书香风云乍起

    沈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往后的几天墨轩都没有来,直至外面喧闹声,传到冷宫,清沫才想起来今天是太子大婚前夜,按现代那会说就是最后一个单身狂欢夜,清沫翻上墙头,远远的看着那里人头攒动,什么都看不清楚,不自觉的就翻过墙头,走了过去,在距离宴会不远的地方,找到棵树躲了起来,猫着腰看着,不亏是皇家宴会,华丽庞

  • 个性是装死[综]第七章在线阅读

    “车站啊,那可不算近喽,要去津城食府那里坐大客儿,有直通的。”“津城食府?”彭也默念这个名字两遍,为什么这个名字这么熟悉……“恩,对,津城食府,在津城路那边。”刘翠怕彭也不懂这种路段说法,又解释了一遍:“出了二小往东走三个路口就是津城食府咯。”“二小?”彭也有些风中凌乱,这都是哪儿跟哪儿?“是呀,这

  • 【综】八岐大蛇在线阅读第2章

    祁臣从兜里掏出一把铜质带有些花纹的钥匙,熟稔地对准锁孔插进去,轻轻一扭后拉开门,他自然地走入,嘴角微弯,但当他察看了所有的房间,发现空无一人时,他看着大厅指着十点一刻的时钟不悦地眯起眼,长睫掩住了几分愠怒的色彩。祁臣索性坐下,整个人陷进了沙发里,被上方投下的阴翳覆住没有表情的脸因而暗暗的有些可怖,但

  • 蹲最稀有的灵兽第4章在线阅读

    -------------心肺心扉把言敞。心思心事把语唱。思心撕肺思言语,敢问你到底想怎样?-------------那是一片蓝花盈树林蓝花盈随风洒落,好美的景色一个小女孩儿站在蓝花盈中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温暖的微笑“好美啊”暖暖的说完这句话,边说边伸手接住了一朵蓝花盈女孩儿此时正专注的看着手中的那多蓝

  • 药香来袭阴差阳错

    晚上八点,疲惫不堪的孟晓沁呆呆地坐在医院抢救室外的长廊上,旁边陪伴着穆云枭。离他们不远处有几个警察在核实事故信息,孟晓沁和穆云枭已经了解了基本的情况。今天的车祸事故发生得很突然。其中有几辆是迎亲的婚车。当时娶亲的男方曾经找了个会法术的高人算吉凶,说是只要婚车不走西边的路就可安然无恙。所以婚车一直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