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游星过客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一川 来源:飞卢小说网

当我们回到了一片石,意外见到了清明长老。他是不放心山上的工程,赶上来视察一下。小獴反应土中埋有很多的石块,打洞时需要不断清理出去,若碰到一些地下巨石,还得改变隧道方向,绕过大石。因而工程进度要打折扣。清明长老的到来,正好可以给他们做些具体指导。

我们几个刚回来的赶紧上前打招呼。“长老也上山来啦,参见长老。”

我说:“山上风险很大,我们已经损失了太多的精英,长老应坐镇山下,指派年轻同族与我们联络就可以了。”

“巫师”说:“若有要事商量,可以通知我们下山去找您。”

“不打紧,不打紧。论躲避危险,我这个年长猫鼬更是个老游击队员了。”清明长老挥了下右臂。

“老虎攻击年长猫鼬比较常见,还需多加防范。我们以后还是以信息传递为主,等地道打通,到时面议就方便多了。”我还是坚持安全第一的意见。

“你们说得有理,有理就要听取呀,啊?哈哈哈。”清明长老笑完接着说:“我这次来呀,要给你们说个不利的消息。”

清明长老看我们都在洗耳恭听,就说:“我于昨晚紧急召集了众长老开了一个夜场会议,想商榷打虎大计。但他们都只对建设地下庇护所感兴趣,拒绝讨论任何有关武力对抗老虎的议案。还试图通过一个今后不再理会付诸打虎的所有类似提案的决议。我对此气愤地使用了否决权。”他见我们露出丧气的表情,又安抚我们说:“不过呢,你们也别情绪上受什么影响。长老会里就是这样,很多情况都是好事多磨,每个议题的通过都是要经过艰苦的听证、磋商、辩论、妥协和变通,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磨和过程了,我还会继续争取他们的支持。”

“可他们的抵制态度都很一致,我们担心仅有您一个在长老会里独木难支。”我审慎地说。

“昨天是我把事情想简单了。我也确实着急想一蹴而就,指望通过一次开会就马上出个打虎决议,结果欲速则不达。我应该事先找几个与我相知的长老私下做过交换意见,在会下说通了他们,就不会让我一个在会上唱独角戏了。我下次开会前,预先做好大部分长老的思想工作,达成共识,剩下几个顽固派反对,也就不足为虑了。到时再召开大会,来个多数通过。”

“这样的程序还需要多久?我们可能等不及了。老虎每天都在杀生,多拖延一天。。。。。。”我说。

“这个我很清楚。我已经想好了,如果实在不能得到长老会的全体支持,为了争取宝贵时间,我就绕开他们,以我和志同道合的几位长老以共同名义发起打虎倡议,使全族的猫鼬都知道长老会里也有支持打虎的声音。民众还是会去掉顾虑,踊跃响应打虎的。最多不超过两天时间,我就会拿出成果。”

我们看着清明长老,点头表示理解。

清明长老说:“我猫鼬一族非打虎此举不得求生存。请你们相信我。我会倾全力而为之。”

“只要有长老会的长老站出来支持我们,我们就会得到尽可能多的同族积极响应。”我很有信心地说。

“我们共同努力吧。这里已经没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了。我这就回去,张罗下一步的安排。”清明长老说。

“如此,便请长老路上多加小心。”我和大家与清明长老作别,一直恭送他至一片石的边缘区域。

“我看要不让‘长腿’陪您一起下山吧,半道上也好有个照应。”我向“长腿”看去。

“长腿”马上会意说:“对,让我陪长老您一起走吧。万一遇到老虎,我还可以引开它。”

“不用,真是不用,我的腿脚也很好使呀。碰到老虎,我就上树、钻洞,总之对付得来。”清明长老坚持自己独行。

“实不相瞒,长老,我也是饿了,到了山下,也好吃个饱。”“长腿”的这个借口,教清明长老不好再说什么了。

于是,我们目送他们两个消失在了山间密林中。

我和“巫师”一边往回走一边回顾着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唉,今天少年派那里出现了反复,长老会那里又毫无建树,我们面对的都是啃不动的硬骨头哇。”我忍不住发了句牢骚话。

“嗯,诸事不顺。”“巫师”也无奈地苦笑道。

“待会儿,要不要我们再去找一趟那孩子?”我有点沉不住气了。

“今天就不去了。明早去吧。我想,事情会有转机的。沉住气。”“巫师”平静地着看我。

“好吧,好吧,沉住气。我们不妨去帮小獴他们几个打洞吧。”我指了指施工工地那边。

“嗯,好主意。打洞不需要动脑筋。这样也许心里就不烦了。”“巫师”发话赞同。

“你能做到呢?唉,我或许就是个操心的命。我这会儿不想少年派了,可又惦记上了清明长老那里。”我自嘲道。

“我也不知咋的,从清明长老他们一走,这心里就开始打鼓。可别半道儿撞上那家伙。”“黑嘴”随便跟了一句。

“黑嘴”这乌鸦嘴。

“黑嘴!我指的是清明长老开会的事儿,你想哪儿去了?”我跳起来嚷道。

“黑嘴”不好意思地挠了下头。“嗐,我就是那么一说,呸呸,就当我放个屁好啦。”

“清明长老自会妥善处置。你我大可不必多虑。其实,我们争取到了清明长老也就足够了。”“巫师”的话透出其对清明长老抱有极大信任。

“你要这么说的话,我确实心里放宽了不少。大敌当前,管它什么长老会不长老会的。这民主啊是个好东西,可就是权力太分散了,想法太多了,遇到个大事吧,议而不绝,急死你算。”我内心无限惆怅。

说话间,我们来到了施工洞口。工程效率异常的高,这半天儿工夫,小獴他们已经把洞打得深不见底了。

照例留下“黑嘴”放哨,我和巫师钻进坑洞,发现里面已经被开拓出能容纳两三个猫鼬并排行进的通道。这个宽度也很适合双向作业,一边向里推进深挖,一边同时向外运送渣土。施工的猫鼬们分作三班倒,一拨儿挖,一拨儿运,一拨儿歇着,一切进行得有条不紊。

我俩把正在挖土的小獴和另一个打洞的猫鼬替换下来,亲自甩开爪子猛干。对未来地下之城的憧憬,使我们干得分外起劲。小獴虽被我俩替换下去,但没休息,仍在我们身后向洞外推运渣土,再靠外面的同族梯次推出,直到将打洞产生的碎土石彻底排出洞外。

由于洞越打越深,施工队的原有成员数量显出不足,需要招呼更多的帮手上山参加打洞。小獴让一个轮休的猫鼬下山找清明长老求援。

我们在洞里交换着打洞技巧,相互借鉴着彼此的长处,打洞的经验也就更加完善,打洞效率又进一步提升。

挖着挖着,我感到前肢顶端有些生疼,忙缩回手来检看,发现自己原先尖尖的指甲已经被磨秃了,要是再挖下去,就要磨破皮肉了。恰巧这时“巫师”也像是触了电一样缩回前肢,不敢再挖,忙不迭地用嘴舔自己的前爪。我凑过去一看,情况跟我一样,指甲秃了。

小獴仿佛知道我们出了什么状况,拍拍我们后背说:“行啦,你俩该出去休息了。换我来吧。”

我觉得自己浑身还有的是力气呢,怎奈指甲磨损得有点出乎意料。这活儿干得有点意犹未尽呀。我抓起小獴的前肢,查看他的指甲,虽也有略微磨损,却是保养良好,仍堪大用。这是何故?难道他这方面的基因就比我们强大?

小獴看出了我的疑惑,不问自答:“你们这是生平第一次从事打洞作业,可打洞的家伙什儿不配套。你瞧,我的指甲,跟你俩的不一样。为了适应长期挖洞,我这指甲都换了N多茬儿了。”

“你是说,你原先的嫩指甲早就磨完了?经过多次再生后,现在长成了硬实无比的专业打洞指甲?”我恍然大悟。

“这就叫功夫。咱俩没那个金刚钻儿,揽不了打洞活儿,至少是眼下,比不了小獴。”“巫师”也释怀地笑了。

“哈哈,你俩被磨秃的指甲会很快长出新的来,而且会比以前要坚实。只要通过不停地刺激磨砺,你俩终究会长出像我的一样坚硬的指甲。”小獴很有经验地说。

“术业有专攻,打洞不仅需要技术,也要有长期积累的功夫。”“巫师”又开始耍他的嘴皮子功夫。

小獴说道:“我刚才见你俩兴致很高地来打洞,不便阻拦,但知道你俩撑不住多一会儿。‘巫师’说得对,术业要有专攻。”

“那我们的专攻是啥?哪有猫鼬不打洞的?”我似有不甘,甭说,打洞这玩意儿还挺上瘾的。

“我看呀,你俩还是去专心想想打虎的事儿。这里就交给我小獴好了。”小獴拍着自己胸脯。

“小獴说得对,咱俩也该去看看少年派这会儿钓鱼钓得怎样了。”“巫师”提起了正事。

“对,我俩专攻的是少年派。打洞这事,以后再从长计议。”我也被他俩点悟了。

“为了猫鼬的未来,我们一起努力!”我把手伸向小獴。

“一起努力!”小獴和我的手紧紧相握。

“一起努力!”“巫师”也发出共鸣,搭过手来。

当我和巫师走出地洞时,日头已经偏西。这一天过得好快呀。

继续留下“黑嘴”放哨,我们向凉亭跑去,只争朝夕。可没忘路上小心谨慎提防着四周,保证不被老虎偷袭。

到了凉亭,我们看到的少年派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蔫蔫地低着头坐在地上,手里握着根枝条,无力地抽打着身边零落的野花。不远处草丛中传过来阵阵海腥味儿,那一定是从他钓上来的海鱼身上发出的。

我和“巫师”相互对了下眼神,靠近了少年派。

“我说嗨,鱼钓得怎么样了?看来,不太合老虎胃口呀。”我轻轻地挖苦了一下他。

少年派连头都没抬起来,继续着自己手里的无聊动作。

“瞧你,没一点怜花惜玉的素质。得了,得了,那花儿们又跟你没仇,”我说着跳到了少年派的腿上。

“你们都别来烦我了,好不好?PLEASE。”少年派一脸的不胜厌烦。

他越是这样,我们就越不能一走了之。

“无论你走与留,我们都还是朋友。”看到原本无忧无虑的少年派现在一脸愁苦的样子,我也有所不忍。

“你心里有什么郁闷,可以说给我俩听。朋友就是用来分享快乐和分担忧愁的。”“巫师”的话挺动听,反正打动了我。

我动情地望着少年派那张年轻的脸:“说出来吧。派。”

少年派哭了。

他哭得很伤心,以致脸部都扭曲了。我和“巫师”第一次见到人类哭泣,不,那是嚎啕,声泪俱下的那种。

“他连哭的样子都那么帅气。人类堪称是完美的生灵。”我心里这样想。

“巫师”看来也有点不知所措,只是呆呆地盯着看少年。

等少年派发泄了稍许,口中带着哭腔说出了几句:“呜呜。。。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可为什么却彼此容不下?呜呜,可恼的老虎为什么偏爱吃猫鼬不爱吃鱼呢?。。。呜呜呜。。。”

多了不用说了,我和“巫师”至此全明白了。老虎不接受少年派改吃鱼的建议。猫鼬的名字依然被它保留在主食菜谱上。

我跳上少年派的肩,温柔地触摸了一下他长满蓬松黑发的头,算作安慰,可同时在心里更坚定了驱虎的决心。

“这孩子可真能哭哇。”我这样想。

“巫师”无奈地瞅向我。

他看我,我又该看谁?继续看少年派哭?不,我去看看鱼。长这么大,还没尝过鱼是啥滋味呢!

我从少年派的肩头一跃而下,直奔闲置一旁的海货。

“这鱼的味道应该很鲜的。老虎不吃,我吃。”我故意说给少年派听。

“喂,老兄!看不出来你还好这一口儿?”“巫师”在我身后喊了一句。

“咱俩刚才干了半天体力活儿,你就不饿吗?”我回应着“巫师”,脚下却不放缓。

少年派不哭了。他好奇地问我:“你们也能吃鱼?这满地的黄瓜青豆不也很好?”

“我们猫鼬这点儿跟老虎一样,无肉不欢嘛。”我笑着走到了海鱼跟前。

那是三条个头比我还大的金枪鱼,鳞片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养眼的海蓝色幽光。这鱼足够我带回去供养小獴他们吃上好几天的。可怎么带回去呢?先不管它,吃饱再说。

我还没等抡开腮帮子用餐呢,猛觉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稍微恢复过来一点意识的时候,听到了少年派歇斯底里地狂呼“No!No!放下!”。我马上确定自己是在老虎嘴里了。

难道说我跟老虎嘴有缘吗?这怎么二进宫了呢?不谦虚地讲,我这经历还真不是一般猫鼬能做到的,包括人类。

老虎的一颗大牙还是毫无例外地顶在了我下半身关键位置上,痛点不可描述,令我一时生无可恋。痛苦和恐惧联袂席卷了我的心灵。或许被老虎咬碎的那一刻,痛苦和恐惧才会彻底消失。

“嘿!老虎,要动口,就快点,给老子来个痛快的!”我知道自己反正没好了,豁出命做临死一吼,为这个世界留下一句响亮的名言。“巫师”会向同族传说我的英勇事迹的。

可能这句话反倒救了我的性命,老虎把我吐出来了。嘘。。。这是我的“二进宫又二出宫”独有阅历。你们这些看官见过幸运的猫鼬,可没见过像我这样幸运的猫鼬吧?

老虎大概是想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猎物。它大概也没见过命悬一线还自求速死的疯子。他瞪着精光暴射的虎目死盯住我,可能不太确信,刚才咬在嘴里的是他食以为常的猫鼬。

老虎虽然暂时嘴下留情,但不见得就决定放过我。我面临的危机还没得到解除。

“你已经吃饱了,不是吗?还要滥杀无辜你才称心?!”少年派立在不远处质问老虎。他左右环顾,意似要找什么东西。

“嗨,我说老虎,我们可是派的好朋友。你若伤害了‘大个儿’,我想派可不会原谅你。”“巫师”紧张地注视着猛兽,为了防备老虎继续行凶,想拿这话稳住它。

站在老虎嘴边,强自镇定的我脑子里飞快地转动起来,回忆着刚才和“巫师”跟少年派都说过了什么话。

想来,这老虎就压根没离开,在不远处潜伏着呢,备不住偷听了我们刚才的对话。应该是还没提到正事,我就被鱼吸引走了。不过,就算是刚才我俩说过什么对老虎不利的话,那现在也得一推六二五,打死也不能认。。。吃了我也死不认账。我心里这么盘算着打定了主意。

少年派总算是找到了一件趁手的家伙——自己改制的钓鱼竿。那钓鱼竿原本就是驯虎竿。

“走开!离开这里!”少年派冲着老虎怒喝。“你吃饱了还闹事!?”

“它就是吃饱了撑的。派,赶它走呀。”“巫师”焦急地催促已经抄起驯虎竿儿的少年派。

“理查德•帕克!”见老虎没有顺服,少年派郑重严厉地喊出了老虎名字。

“什么,什么?少年派刚才是在叫老虎吗?”我和“巫师”第一次从少年派的口中听到了老虎的名字。想不到,这茹毛饮血的孽畜居然有个像人类一样涵养绅士的名姓,实在让我们猫鼬开了大眼。我瞟见“巫师”一脸的难以置信,估计他的心里活动跟我相仿。

“‘大个儿’,听着,你慢慢离开那些鱼。离得越远越好,向我这儿靠拢。”少年派招呼我。“甭怕,它不敢把你怎样。”

我和“巫师”明白了,老虎刚才的袭击不是为了捕食,而是在护食,尽管它不喜鱼腥,但它不容自己的利益受到丝毫侵犯。我去吃鱼还想像贼一样窃走,正好犯忌动了老虎的奶酪,才遇此待遇。对于老虎这种本能行为,同样作为野生同行的我们还是能予以充分理解的。

延伸阅读

西子洗涤加盟  http://www.cadmvtags.com/pto.shtml
一个品牌的价值能否体现,关键在于能否最大限度地为消费者的利益考虑;为此西子一直以来坚

广达加盟  http://www.cadmvtags.com/g5rh.shtml
广达装饰板材在多年的生产经营实践中,注重企业的整体策划,不断完善企业内部管理机制,以

君品保健品加盟  http://www.cadmvtags.com/au3c.shtml
君品保健品是一家从事天然高山植物种植、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新兴实业公司,君品保健

杭州汉语教师资格证加盟  http://www.cadmvtags.com/g3yq.shtml

图有利加盟  http://www.cadmvtags.com/p5re.shtml
图有利国内外电商创业平台(图有利招商介绍地址www.tuyouli.net)携手国内

首信加盟  http://www.cadmvtags.com/au83.shtml
信包装盒总部是重型纸箱、普通纸箱、淘宝用箱、模切箱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富莱尔加盟  http://www.cadmvtags.com/gxih.shtml
富莱尔环保节能工程有限公司是集产品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售后及物业托管于一体的高新

缘于美加盟  http://www.cadmvtags.com/gflo.shtml
即使是科技发达的今天,工业化带来大量的产品,珠宝镶嵌行业仍是以传统手工为主。一双双温

欧美达英文书院加盟  http://www.cadmvtags.com/6r29.shtml
欧美达一直致力于“全日制、浸泡式、超小班”英语培训,精选来自英、美、加、澳等英语为母

流星语首饰加盟  http://www.cadmvtags.com/6w21.shtml
公司简介深圳市采宝首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是集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拥有30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他黑化以后[穿书]在线阅读第十章

    等萧歆进到侧院的时候,才发现院子里已经围了许多人,妾室格格那些都在,一个个的看着倒是都在一旁跟着伤心难过,但有个别,萧歆还是从她们的一闪而过的神情里解读出了别的意思。这会儿她只看在眼里,也没有去声张。林嬷嬷看到萧歆进来,便迎了过来,还主动说明了现在的情况,“太医都换了两波了,一个个都只是摇头告罪,怕

  • [jojo]再说一次房东不是替身谢谢在线阅读第二节

    叶泽从主星孤身来到布鲁克林,在飞行器上度过了数十小时才终于找到陆忱。他将遍体鳞伤的小雄虫带出考核场地,送到艾朗德校医院,按着光子枪亲自守在诊疗舱外,直到接到通讯的莱恩匆匆赶来,才面无表情地上缴武器,走进监察室接受问询。身受重伤的陆忱对此一无所知,他刚被送到医院时状态极其糟糕,整只虫的身体指标在临界点

  • 启曙第4章在线阅读

    “哇!玄铁匕首,那不就是陨铁炼制的吗!”“基本上算是凡几利器了吧!最近开始不顶用了!”罗真抱怨道。罗真接着又取出来一个老式相机,朝着小悠一拍。“奇异相机,随拍随印,可以拍出一个人的幼年和老年,不过妳小时候真可爱!给妳!”罗真说着就把打印出来的照片递给了小悠。“啊!”小悠连忙把照片取过来,一看还真是她

  • 和美强惨大魔王互穿空手接白刃

    皇宫内院,昏暗房间。“听说这次胡亥寝宫试菜人选,马公公带来叫高要的厨子,厨艺甚是了得哦!”说话之人,身穿三品蓝色宦官服,坐在木椅上,端起一杯热茶抿了一小口。“还请李公公放心,这次试菜我必赢,取信胡亥公子为公公效力。”身材魁梧,却穿宦官服的汉子,躬身回答道。“好好!铁柱,你可是咋家精挑细选的江湖好手,

  • [复仇者联盟]预告片在线阅读s3最强刺客之一

    “劫这么强?”队伍聊天群里。此时上单鳄鱼,发来了一句询问。刚刚的那一波中路残血一秀二,而且还是反杀了大名鼎鼎的国服三大腿其中的两人。真是把队友都看呆了!“S3最强刺客之一!”李秋悠悠的回应了一句。这个**的初期,队友之间的沟通还是很和谐的,不像后来峡谷充满了喷子的传说,所以这个时候的他,还是很乐意在

  • 太子妃的荣华路之解决之法

    陆世康道:“孔大夫竟然也会饮酒?”“我一个男子,会饮酒有何稀奇......”青枝道。“陆某尚还记得你曾随令父出席过我家老太太的寿宴,当时孔大夫可是滴酒不沾......”青枝不知此事,毕竟自己所拥有的原身的记忆有限。想来父亲定是怕自己万一当众喝醉了,再在众人面前生出些女儿之态,如此自己的身份便不好瞒住

  • 将军!小郡主她又爬树了碧血山前忆往昔

    霞围山前往东一百余里两辆三匹马拉的车驾正紧赶慢赶的走着路,从车架上的旗帜不难看出是属于上官家的。伴着清脆的风铃声从车内不时传来老人责问声“我说小蒙怎么还没到啊?我记得是霞围山离都城没多远啊,三天应该到了啊,这都第几天了”“娘——还有外人在呢!你儿子不要面子的吗!”“要不是您非要跟着过来,我估计我们都

  • 我的天下第一女帝在线阅读第7节

    第7章“奴婢有一事不明,小姐就算是要抬举庄姨娘和若姐儿也不能让她参加皇后娘娘的宴会啊。”安若一边给苏菀青捏着肩膀一边说道。倒不是安若苛刻,庄姨娘和若姐儿的身份实在不适合参加皇后娘娘的宴会。苏菀青闭着眼睛无所谓道:“皇后娘娘允许我和二叔府上的小姐一同前去。若妹妹不也是咱们镇国公的小姐?”等到安水走后,

  • 黑暗法王之第二章(2)

    探雪想说此事怕还没到头呢,到底身份有别,有些话她不能说。所以自然而然的认为这一次大长公主又一次被放过。聂笙手指拂过眉尾,明眸异动,跟着朱唇吐露,“过几日朝会结束,该是去探望姑姑了,想来也有两月不见。”这话有些奇怪,探雪不解写在脸上,聂笙却没有解释的意思,“怎么不见绿衣?”她又问。绿衣是同探雪一样随身

  • 穿成男主相亲对象之烧尸(9)

    “那我们就快点烧吧,正好让我看看怎么个烧法。”我坐起来左右找鞋子。“臭小子,你以为烧这个行尸很容易吗?傻了吧你。”听着周青哥的脏话我疑惑地抬起脑袋,一旁胡军哥点点脑袋附和:“的确这个没有那么好烧,那具尸体我们刚刚看了,他并不是死去时化作的行尸,那时候他应该还存在点意识,但那一点意识不足以支撑起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