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总裁乖乖别追我之如此绊心

作者:丹妮弗 来源:晋江文学城

题记:又到花事匆匆时,不语零落,落红皆胡尘。春去秋来无意绪,朱颜镜里过韶光。不恨春愁细慵慵,只恨香散,吹不成音圆。几夜东风笙箫过,如此绊心花月西。

一勾新月红黄而又如水,泪珠似的迷迷濛濛,宛转在沉长的夜里。万盏灯明下,胡琴咿咿哑哑的拉着,听着胡琴拉出的曲儿。雪梅闭着眼,靠在垂花墙上,轻轻嗅那苍凉的空气,看着天光依旧漫漫的流逝,过往中的回忆仍荡在心头......

一长条板凳上只有叶武师独身拉着胡琴,坐在落寂的四合小院内。胡琴的曲儿缠绵地飘出来,缠绕于心头,仿佛要落下来,戛然间却消失得无影踪。她一回头,看见叶武师悄默声的站在身旁,微微一笑,“今儿是腊八,家宴还未散,姑娘怎么来了?”

雪梅手里提着紫檀嵌螺钿莲花式长方提盒举给他瞧,“我不来您哪有这么好的吃食?”又指了指提盒,“我知道习武之人素爱养生,这‘朱门酒肉臭’的毛病尽是食不消化,今儿是正日子全是主素的菜,您且尝尝鲜,开化开化。”

叶武师忙接过提盒,“您知道我有过午不食的习惯,还费这些心思做什么?如今不比在家里,姑娘可要处处小心周道,莫让主家挑剔了才是。”把手向院里一伸,做了个请的手势将雪梅让进了院内,舀一瓢水沏上了茶,坐定下来又道:“我知道姑娘心里难受,有些话不能向外人道。说句放肆的话,我把姑娘当自家闺女看,您若受一点委屈我都觉着对不起老爷......”

雪梅听了这话怎会不伤心?她心里悒悒的,眼圈里盈盈地濛出一丝水雾,跟着两行热泪掉了下来,“我年纪虽小可这么一路经历过来,也渐渐懂了好些人情世故。自咱进这明府以来,谁好、谁坏我都看在眼里,分明心头。”她叹了一声,又道:“我自知做人要常怀感恩之心,毕竟人家收留了咱们,有了安稳的日子。他们现在碍着老太太,即同情又可怜我,怕只怕时候久了难免遭人嫌弃,这真是‘风摧败叶一时散,水漫浮萍随处生’正如我的心一样。”

叶武师静静的低着头,脸上透着一丝淡淡地愁,“实在想想总巴着人下巴颏吃饭,看人眼色过活确实憋屈,也不是咱的傲骨。只盼再过几年,宫里有选秀的时机,将姑娘一送选便可熬出头了,如今也只有韬光养晦,总得要一忍再忍呐。”

雪梅听到这里,不禁涩涩苦笑,“选秀的事我竟不敢想呢。‘一入候门深如海’宫女子又有几个是好命数的?”

叶武师放下手里的茶盏,定定地瞧着她问:“如果为着老爷,姑娘可愿进选?”雪梅听到这话,两眼竟呆呆地发怔,像是陷入了沉沉的思绪。

正在这时,花菍提着灯进得院内,见了叶武师忙蹲身一福,又上去搀起雪梅,“姑娘想什么竟恁么出神?您可别忘了公子还等咱们放灯呢。”雪梅心愁意慵的答应了声,便辞过叶武师,随着花荵出了院子。

花菍扶着雪梅顺着汀溪园一径来至沁林西苑,才驻了脚便问:“不是在园子里放灯么?怎么就回去了?”

花菍答:“这会儿等园子放灯还早呢,咱们回去自个儿放。”雪梅心里有些纳罕,也并未说什么,只是由着花荵引着她进了沁林西苑。

这一步迈入垂花门,她便不由一愣,见那院子里火光烛天,再一细看满地下燃着烛火,院子中央又放了两排祈天灯,而容若负着手竟站在其中。这样的气氛里,她的心犹如初上的明月从交织的云雾里慢慢地透出来。这天上地下煌煌烨烨似星流点点,像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样,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昏黄的烛光曳来曳去地随风摆动,水一样映在眸子里,影绰绰的现出一点点浮光来,陶醉了他,亦是醉了她,两人远远地凝视着对方,愈发说不出的别样滋味。

雪梅低了低头,幽微的光从下颏照了上来,那两片樱樱红唇生得俏皮,愈发衬出她那白皙无暇的脸,她莞尔一笑,似是打破了许久的沉寂,“今儿是怎么了?这一出接一出的,是要唱折子戏么?”

容若随手拎起一盏祈天灯,走到她身前说:“妹妹若想瞧戏后面好多着呢,未尝不是余韵。”

雪梅默默颔首,低头间却见容若手上覆着裹布,她不禁愕然,忙抬起他的手问:“哥子的手怎么了?只一会儿不见的功夫竟弄成了这样?”

容若抚着她的手,轻描淡写的说:“只是擦破点皮,无碍的......”

说到这里,只听春望站在远处,急忙说出原故,“哪里只是擦破点皮,我们公子为着姑娘高兴,不想假手旁人竟自个儿去制灯,哪成想被那竹条割了很深很长的大口子,流出好多血来,把灯围子都浸染了大片血浸,看着怪吓人的。”

雪梅不由得眉头紧蹙,心里一阵微颤,“都怪我,害哥子弄伤了,还叫你费这么多煞心思的事儿,我真不应该给你添麻烦。”

容若听了这话有些着急,双手覆在她的肩头,“你别听他混说,他平日就爱小题大作。你又不是不知我,素日就爱弄这些小东西,那是为着猎奇。恁么多年又跟着武师骑马搭弓熏习技艺,也是大伤小伤不断,区区竹藤条子又能奈我何?”他讪讪一笑,“倒是妹妹你知道心疼我了,这么说来这灯算是制对了。”

这话说的难免露骨,这样的话语、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神情好像都在向她传递牵缠的情执,是这样的么?家逢巨变,使她平生那一点点骄傲土崩瓦解得灰飞烟灭。越是触手可及的幸福,她越是害怕,从而生起许多挫败,泡沫的心容不得一丝触碰,虽然他情真意切,她亦是贪恋着希冀,可是,终是胆怯。

雪梅定定地瞧着他,目目相视下玄妙深微,漫溢出许多火光来,从而陷入缱绻的困境里,霎那间眼神慌张闪过,她微微低着头躲过了他的注目,但于痴缠中她已走投无路。

霎时寂静了很多,迫于尴尬雪梅的眼睛停滞在祈天灯上,见灯上绘着殷红鲜焕的梅花,一朵朵红梅似珊瑚般在丛丛枝桠中红而发亮,周遭余雪霜态,傲立其中,更显得相得益彰;一点一点的金丝蕊心衬托着红得娇艳的花瓣,像是嫣然于空谷,离尘于蓬莱。她略略地瞧着周遭的灯均是白梅,唯有这灯围子上却绘着红梅,想必是落了血渍的,可着几滴血,巧夺天工般地绘上了几朵红梅,方好掩过去。

雪梅触动得掖了掖泪水,“想必这红梅定是哥子的杰作了。难得画得这样精致,不可不无几句题跋以志其盛。”

容若点点头,着春望取来笔墨,她绾绾淡绯色衣袖,笔酣墨饱在红梅落白处挥袖执笔。

上写道:咏红梅

霜夜寒草带重门,玉琢冰洁亦砌魂。西子捧心血容时,自恐孤瘦独开迟。香黏花枝满红衣,胭脂浣汐落烟霞。何如独占画新骨,丝丝冰影半微酸。

容若细细看了,斟酌半晌便道:“妹妹做得好。只是看了这句‘自恐孤瘦独开迟’好是好,只是少了意趣,何不如‘自恐孤瘦逐寒朝’来的好呢。”

雪梅听了咂摸一下滋味,不禁连连点头,“就是了!这样一改过来方就恰当了,还是哥子想的极好!”

不知何时,院落里的祈天灯亮了起来,阶梯似的形成两条火龙,浮沉之中时明时暗。雪梅看着天空繁星熠熠,蓦地回首却见容若燃亮了那盏绘有红梅花的祈天灯,光晕照在她的脸颊上,瞬时被映得通红。她一撒手,祈天灯便冉冉飘升,宛如双龙戏珠,嬉游于沉沉的夜空里,光灿而又夺目。

雪梅仰望天上的月亮,脸色慢慢地沉了下来。忽地敛衣,郑重而拜,“阿玛、额娘——芙儿想你们,真的是好想!想得心疼,快要窒息了!阿玛,额娘,女儿虽曾从学,不遵范训,父母教令,多不依从。家逢巨变女儿又无力荷担,不肖子孙,碌碌无为!然女儿深受二老慈恩养护,心内惶恐,不知何以为报。如今,忆念父母不知何趣,想以至此,或悲或啼总不能安,女儿唯有对这月上的中天,十拜父母,以报大恩!”

她心中酸涩,俯首下去地一瞬泪水不禁涓涓流淌,额头触上了冰凉的地砖,缓缓道:“一拜父母怀胎守护恩、二拜父母临产受苦恩、三拜父母生子忘忧恩、四拜父母咽苦吐甘恩、五拜父母回干就湿恩、六拜父母哺乳养育恩、七拜父母洗濯不净恩、八拜父母远行忆念恩、九拜父母深加体恤恩、十拜父母究竟怜悯恩。”

一片月色下,容若心中叹了叹,眸子里满是深情与怜爱,他搀起雪梅安慰道:“姑讷讷在天之灵定会知道你的一片孝心。依我所想,只要你今后宴然安泰,那便是他们的心愿了。”

雪梅默默地抬头看着月亮,蹙着眉,若有所思地问:“是这样的么?”

容若笃定的点点头,“自古血浓如水,为人父母者无不疼爱自己的儿女,无论天涯海角、无论上天入地,父母疼爱儿女之心,总也是牵肠挂肚,守护佑恩的。”

延伸阅读

邪神落凡误闯冷宫,原来我是弃妃  http://www.vodas.cn/nn6g.shtml
什么地方啊?这么破,诶呀还有蜘蛛网。凝月不免在心里鄙视皇宫原来还有比她住的还破的地方

至尊仙途第四章  http://www.vodas.cn/sfn2.shtml
纳美斯很忧愁,这个雌兽看起来,真的很不好养的样子。脑子不好,分不清野兽和雄兽人就算了

虚拟漫世界之天道传承  http://www.vodas.cn/gaoq.shtml
三天后,衡阳市,中部战区总部。在一个偌大的会议室里,几十个老人坐在椅子上。他们的目光

重生守卫幸福之第十章(10)  http://www.vodas.cn/sjq6.shtml
宋初亭的钢琴演出在寒假的前两天。盲校期末考试已经结束,同学们正在等成绩。这天,她将其

[综]教主大人,您又拿错剧本了!第五章  http://www.vodas.cn/sf1q.shtml
嘴唇贴上吉焱温热的嘴唇,熟悉的感觉侵袭而来,何徐行轻轻的吻着,担心吉焱醒来何徐行不敢

[恶作剧之吻]与你一诺相许主角第一章就死了?!  http://www.vodas.cn/6893.shtml
“林青,你给老娘站住!”“啊呸,你当我傻啊,叫我站住我就站住,没门。”额,现在在大街

末世惊途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vodas.cn/p4av.shtml
被冰冻的小神,听到附近动静慢慢靠近,他的双眼在被冻下还是能看清楚眼前一切,加上身前的

[陈情令]无边光景之打野刀五红  http://www.vodas.cn/g9mf.shtml
“亲爱的召唤师大人!现在你还觉得这些神器的价格贵吗?”矮人老头的声音将还在YY中的张

雷岛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vodas.cn/6svc.shtml
次日清晨,杜妧带着帏帽,穿着袖口竖紧的胡服,骑着她的枣红色温驯小母马,带着十几个锦衣

今天也要混吃等死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vodas.cn/npso.shtml
“你就是柳生?”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小正太站在柳生面前,上下打量着柳生。“是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阿司匹林不孤独之第七章

    刚上高一,她的成绩一落千丈,高中理科学的知识实在在她的接受范围之外,她上的高中是全市排名数一数二的,周围的同学都很厉害,当时她学会了一个单词“peerpressure”(同龄压力),她每天都在这样的压力下备受折磨。还记得刚入学不久,林绫就和函数成了死对头,这是个老仇人了,初中时是压轴题,高中简直整张

  • 谜罪之渊在线阅读第3章

    向荣一向对自己是很有自信的,可是自从遇到君爷后,他的自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更重要的是男人的自尊受到了挑战。向荣最看不上的就是只会用拳头说话的莽夫,虽然小的时候确实为莽夫所害,经历了这几次的事,他决定去练跆拳道,以免日后再次受辱。文君刚一上班,李经理就笑呵呵地走过来啦,拍了拍君爷的肩膀道:“君,你

  • 网游之风云天下第4章在线阅读

    这次任务棘手,箜丕在森林中了埋伏,又因病发。远看这像鬼火一样渐渐靠近的火把,他的头顶发出细密水珠子,箜丕没有迟疑的在众位手下掩护离开。箜丕体力不支倒下,待箜丕清醒来是在一个笼子里,箜丕看着奴隶市场,脑子空白,他不知道自己是谁,这几日他被奴隶主关着。簿雾处理完事情,要路过奴隶市场,却停下脚步,向一旁奴

  • 小姐何意在线阅读第9节

    “周先生,出大事了!”楼层经理急匆匆上顶层来,尽管明确感觉到了两位Boss之间的气氛不对,但依然硬着头皮对周锦炎道:“二小姐她,她……”周锦炎一听“二小姐”三个字就已经沉了脸。说实在的,有周妊妊这样一个嫡亲妹妹,周锦炎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现在一看经理的表情,他便知道肯定是周妊妊又闹事了,又察觉到旁边

  • 海贼王之天空之主第2章在线阅读

    将将六虚岁的福临童声童气的念着大臣书写的明黄即位诏书,在当年努尔哈赤建造的八角重檐顶的大政殿里,成为了大清国的第三位帝王。大赦天下,大封朝臣,诏命睿亲王多尔衮和郑亲王济尔哈朗辅政。殿里是大礼跪拜的朝臣和金灿灿的盘龙柱,手边的香炉里是袅袅升起的龙涎香。于此天下大乱之际成为大清国“真龙天子”的他,沉默的

  • 引诱小娇妻(重生)在线阅读第四章

    走下黄云山,沿路的风景倒也秀丽,路上的行人也渐渐增多,大多数人都是过来晨运的,而且是老年人居多。寇青羽沿路观察两旁的树木花草,看看有没有可能再遇到一些灵草灵药,但可惜一路上见到的都是一些凡木,就连蓄灵枝这样的伪灵草也没能再见一棵。“看来得去一些深山老林去寻觅一下灵草,都市里能长出一颗蓄灵枝已经是奇迹

  • 独一无二之被贬

    寒冬腊月,风烟萧瑟。红烛摇曳点亮昏暗,袅袅紫烟弥漫朦胧。楚凌玥纤长无力的五指紧攥圣旨,她的一身明黄凤袍散乱,长发垂落遮掩半张清丽面孔。“休书?好一道休书!”楚凌玥美目怒瞪,干净眼白布上道道血丝,“李褚浚,你就是这么对我的?”楚凌玥口含恨意,字字咬牙切齿。她仰头看去,相貌堂堂的龙袍男子端坐华椅居高临下

  • 海贼之最强船长在线阅读第4章

    卫庄苦笑,平素,他自认为可以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今日,却因为盖聂的出现而无法泰然处之,心境的确还不够。见卫庄和鬼谷子下棋完毕,盖聂立刻上前一步,向鬼谷子躬身一礼:“小子盖聂,久仰鬼谷先生大名,想拜先生为师。”鬼谷派和鬼谷子的大名,自春秋时就开始响彻天下了,每年都有许多人挤破头想拜入鬼谷派,但成功

  • 钓个王爷当相公在线阅读第五节

    漩涡鸣人愣了一下说道:“行哈,哈哈,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宇智波乙人说道:“我叫宇智波乙人,请多多指教,嘿嘿。”宇智波乙人一脸黑线的看着漩涡鸣人,刚刚还不是死敌现在这么快就化敌为友,难到这就是传说中嘴遁的杀伤力吗?漩涡鸣人疑惑说道:“宇智波乙人,你是和佐助一个族的人吗?宇智波一族不是灭族了么?”宇智

  • 帝临洪荒第六章在线阅读

    李泰一番话掷地有声,如诛仙之剑,彻底粉碎了李恪眼中最后的不甘。他长叹一声,起身朝李泰躬身一礼,“恪痴活数年,被大梦所困,今日一朝顿解,多谢青雀救命之情!”李泰坦然受了此礼,道,“三哥英勇果敢,酷似父皇,乃一代人杰。无论是父皇还是皇兄,都不吝重用三哥,为我大唐万世不朽之基业奠定基础,青史留名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