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越界之铭刻进灵魂的悸动

作者:司马昭昭 来源:晋江文学城

当看到她的那一刻,世界都仿佛为之明亮。好似上帝将所有一切的完美,都赋予在了她的身上,没有什么词汇可以形容,没有什么画笔可以勾勒。

她就仿佛像是那画中的仙子,梦中的女神。那张倾世的容颜,倒映铭刻进万物生灵的灵魂之中,深深悸动。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些唯美的辞藻,都不足以形容她的万分之一。如果没有遇见她,凌枫绝对不会相信,在这世界上还会有如此完美无暇的人,还会有如此倾国倾城的美丽。

这种美,美得震撼人心!美得深入灵魂!

这种美,美得天地唯一!美得凝滞世界!

如果还有什么诗句,可以用来描绘她的美的话——

骨若白玉青葱,

貌似初河落虹。

绝代佳人,若水秋容。

不食烟火由衷。

音婉云莺泣伤,

神忻轻解罗裳。

肌如琼脂,肤若凝霜。

发同墨染蚕桑。

这是此时凌枫唯一能够想到,来形容她的描述!

西元2014年12月8日,吉林大学。

11:45AM,凌枫、白楠、赫连孤影一行三人此时正站在女生寝室楼的楼下。

如果说以前在吉林大学里,所有的女生都嫉妒沉梦的美丽的话。那么当凌枫出现的时候,所有的男生,则都变成了嫉妒的人。无数道目光ChiLuoluǒ的直射在凌枫的身上,让他不禁微微有些皱眉。

“唉……又是一个被沉梦的相貌所迷住,前来示爱的……”

“不知是哪家的少爷……”

“……长的可真帅啊!我就没见过比他还帅的……连柯明达都不行!!”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祸国殃民级别的绝世美女呢?……”

凌枫凝目微微观察了一下四周,不禁暗暗惊诧,对这个所谓的沉梦,也有些好奇了。

因为此时的女生寝室楼的楼下,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华型跑车:迈巴赫、兰博基尼、阿斯顿马丁……还有许许多多的富家子弟,正捧着鲜花站在楼下,眼神迷醉地仰望着五楼的一扇窗户。其中的一些富家子弟,甚至还对他投来了深深的敌意。

他们各施手段,鲜花、蜡烛、音乐……无穷无尽的玫瑰hua瓣铺满了整个路面,砌成了大大小小的心形与文字,看得凌枫不禁直挑眉毛。

沉梦,吉林大学大一学生,19岁。被誉为整个吉林大学第一美女,而且是有第一没第二,第三者更相差十万八千里,有人甚至说沉梦是整个长春7,900,879人中最美的一个,没有之一。

白楠的速度很快,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瞬间闪进了女生寝室楼,不多时、便将沉梦给带了出来。

当她出现的那一刻,天地为之失色,每一个人都被这个女子的美所震撼。连凌枫也不例外,心神动荡恍惚。

在这一瞬间,那道倩影仿佛铭刻进了他的灵魂最深处。

在这一瞬间,他万古不变的心神竟然产生了一丝悸动。

在这一瞬间,世界都仿佛凝滞静谧下来,只剩下她一人的身影。

她穿着一身白色碎花洋裙,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清纯唯美,恬静出尘。乌黑亮丽的长发披散在她的身后,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下,丝丝rou软顺滑。绝代佳人,若水秋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无论什么描述都难以形容她的那种美丽。她似雪的肌肤好似琼脂凝霜,碧透无暇,仙子一般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与美感,在她的身上完美诠释,不可替代。

“倾世容颜,难再得见啊……”

虽然在刚看到她的时候有些失态,但凌枫是何等定性,很快便平复下来。

“美女,和我交往吧!我是省委书记的儿子,家里资产超过五千万……”

“省委书记算个毛线!老子的爷爷是军部司令官……沉梦,和我交往吧!以后没人敢欺负你。”

“你们这些富二代官二代真是俗不可耐!沉梦仙女是何等人物,怎么会喜欢你们这种人!她喜欢的是内在!!……小生学富五车,才华横溢……”

“滚!敢跟老子抢,信不信我找部队枪毙你!”

“军部了不起啊!我爹可是福布斯财富榜上排名前30的人,敢跟我抢,你信不信我让市场经济倒退20年!”

“……”

看见沉梦一出现,这些富家子弟顿时炸开了,互相争相表白,彼此攻伐。

而沉梦静静地站在那里,眼神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一句话也没有说。

“真冷静啊!”

看到沉梦如此镇定,赫连孤影不禁赞叹道。

白楠zui角微微有些抽搐,艰难地说道:“她冷静个毛线!……肯定是老毛病又犯了……”

“老毛病?”凌枫与赫连孤影不禁狐疑。

白楠走上前去,用手肘微微碰了碰沉梦。沉梦清醒过来,她迅速扫视了一下现场的状况,转过头看着白楠,认真而又镇静地小声说道:“嗯,我中了催眠术……”

“催眠你个毛线!明明是你不小心又睡着了好吧?!”白楠气急败坏地低声喊道。

“嗯?是么?……好吧,我认错。”看到借口被拆除,沉梦果断道歉。

白楠无语。

凌枫与赫连孤影何等实力,她们之间的谈话自然被两人一字不漏的全都听到了。凌枫与赫连孤影面面相觑,不禁满脑门子黑线。

“站着睁眼睛也能睡着……这也太奇葩了!”赫连孤影zui角抽搐。

“有人找你,询问关于……神器:‘勾玉’的事情。”白楠对沉梦认真说道。

沉梦安静下来,小声谨慎地问道:“他们可靠吗?……确定不是幕府的忍者么?”

“已经确定过了,不是幕府的人。”说着,白楠不禁头疼地看了一眼底下众多的公子哥,“可是,你这里?……”

“没事,我解决!”

沉梦自信地点了点头,转过头望着还在底下竞相争前恐后表白的公子哥们微微一笑。

这一笑,顿时令在场所有的人都不禁骨子一su,神情一荡。

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不外如是。

这时只听沉梦轻声说道:“我喜欢大叔,不喜欢你们这些小屁孩,你们回家去吧。”

全场瞬间冷却——

而在下一刻,无数的大叔争前恐后地狂奔而来,对着沉梦表白。

“选我吧!选我吧!我是大叔……”

“我才是富有男人味的大叔!”

“……美女,你喜不喜欢怪蜀黍啊?!……”

“……”

沉梦目瞪口呆,冷静下来,凝了凝神又再次说道:“呃……我说的是那种七老八十的大叔,我比较重口味。”

全场再次陷入冷却——

“这下总算行了吧?”沉梦心想。

这时,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扶着一个胡子都白了的老人,正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

“……姑娘,你看老朽怎么样?可还满意?”

白楠与沉梦对视一眼,不禁捂脸。

凌枫皱着眉,要说他的耐性真的不是很好,因为涉及到了她母亲的关系,再加上此时现场这么地嘈杂纷乱,让他心里不禁有些烦躁。

他推开人qun,抓住沉梦的手就往外走。看得沉梦,白楠,赫连孤影三人全部惊呆了。

这一下,现场顿时炸锅了!

“卧槽!这小子是谁啊?!”

“放开沉梦的手,让我来!”

“找死!她的手也是你能牵的么?……给我放开。”

“TMD!你小子很狂啊……”

“一qun苍蝇。”凌枫充耳不闻,自顾自地拉着沉梦往外走。

“放开她!”

“你妈没教过你什么是先来后到么?!”

凌枫兀地停下了脚步。

“卧槽!……这下……完了!”赫连孤影全身一寒,不禁口干舌.燥地说道。

“什么完了?”白楠冷着脸在一旁疑惑道。

“那小子完了……”赫连孤影吓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在学校开学初的时候,有一次,一个大四学长因为嫉妒凌枫,zui里不干不净涉及到了凌枫的母亲,结果……”

“结果怎么样?”

“结果他下半辈子只能坐轮椅了……”

凌枫猛地抬起了头,将他团团围住的人qun皆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长长的流海下,凌厉的寒光从那双蓝色眼瞳中透发而出,丝丝凄神寒骨的煞气席卷全场。此时的凌枫就如同着一块千年不化的冰,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一阵阵心寒。

“刚才那句话……谁说的?”

冰冷而蕴含着浓郁杀气的话语,令附近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数十摄氏度。

人qun下意识地撇了一眼,那个爷爷是军部司令官青年,又收回了目光。

那青年刚刚抬起头,便对上了那双冷漠无情的蓝瞳,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寒意。

“是你么?……”凌枫问道。

“就是你说……我妈没教过我……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玩意?……”

青年暗暗咽了口吐沫,强硬地回答道:“是我又怎么……”

他绝对不敢对我做什么,我爷爷可是军区司令官,他就不怕惹麻烦?!……对,他不敢惹我!……TMD!竟然还敢吓唬我?我一定要玩死他,玩死他!青年在心中暗暗想道。

他zui角的狞笑还没浮现,便感到脑袋嗡地一声炸响。

“啪”的一声,他被凌枫一巴掌扇飞了出去,像斜刺里蹿出的一把箭,被扇飞出去了十米之远才重重的落在地上,可见凌枫用的力量之大。他躺在地上,大口的吐着血沫,左脸肿起的老高,也不知一侧的牙掉了多少。他面色苍白,挣扎了一会就忍不住昏了过去。

“你们……刚刚也很烦啊……

人qun望着凌枫,倒不如说是凌枫望着人qun。他们的shuang腿都在不住的颤抖着,好像是一头狮子在一qun绵羊面前畜势待发。他们一动也不敢动,仿佛只要他们妄动一下,面前的狮子就会以千钧之势将他们撕得粉碎。窒息的感觉徘徊萦绕在这qun人当中,冷汗直流。

在场一百三十四个人,每个人的心里仿佛都被压上了一块大石头,那是种威压,那是种帝皇般的威严,那是种以神姿态俯瞰世人的震慑!

白色的身影陡然在沉梦三人的眼中一花,凌枫突兀的消失在原地,而后又突兀的出现在人qun面前,宛若鬼魅般飘忽不定。一百三十四个人,像麻袋一样从人qun中向四周抛飞出去,重重倒地。

痛呼、惨叫、怒骂、悲泣……这些完全激不起凌枫心中一丝一毫的怜悯。

凌枫脚下一扫,将最后一个人放横在半空之中,右手按住他的头,对着地面就狠狠按了下去!

“砰!”血溅了凌枫满脸,他微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用纸巾擦了擦血迹,向沉梦三人走去。

沉梦静静地看着他那双淡漠一切的蓝瞳,冷酷俊雅的侧脸,不禁有些失神。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的人,附近围观的人差点惊的跌碎了一地下巴。看着渐行渐远的凌枫四人的背影,许多人不禁感慨。

“这TM才是真NB啊……”

“嗯,没错没错!……那些什么官二代富二代的……比起他都弱爆了!”

“我丫的活这么大……就没见过TMD一个打一百多个,竟然还打赢的!……黄飞鸿在世啊……”

“可惜……这小子这下子可惹麻烦了,那些公子哥的背景可不简单呢!”

“既然他敢动手,我想他也考虑到了后果……”

“嗯……英雄所见略同啊……还未请教?”

“鄙人张三。”

“幸会幸会,本人李四,家住X小区Y栋。”

“真是巧了!我也住在X小区Y栋。”

“老乡啊老乡!!”

“老乡!啥也不说了,今晚我请客!!”

“张离老师快来啊!你那俩儿子精神病又犯了……”

“……”

学校门卫处的人姗姗来迟,赶紧打电话把满地的伤者送往医院,警车医护车的鸣声从远处传来,响彻云霄——

星巴克咖啡馆,四个人安静地坐在一旁角落里,白楠与沉梦两个人,皆望着陷入沉默着的凌枫。

她们很难想象,如此淡漠的一个人,竟然会在对普通人出手的时候,显得那么地狠辣果绝。

“你不觉得有些过了么?”沉梦皱眉问道。

“不觉得。”凌枫果断回答。

沉梦气急。

“他们只是普通人而已,而你却下那么重的手!”

“谁让他们是普通人了。”

“你……”

“因为他们没有我的力量,所以只能使用世俗的权利、金钱、MeiSe来充当力量……来欺负那些连权利、金钱、MeiSe都没有的、更加普通的人……一旦他们若是有了我的力量,会比我更甚!”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平等。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他们用权与力来压迫普通人,那么我就用更强的权与力来压迫他们!”

“没有人是普通人,只有强者与弱者。”

众人皆沉默了。

良久之后,白楠才开口问道,“你对于我们这些人……与普通人之间的看法是什么样的?”

赫连孤影也不禁竖起耳朵听了起来,他也想知道凌枫会怎么回答。

凌枫微微皱眉想了想,然后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我至今所拥有的力量,全部都是我用自己的命换回来的,为的就是面对一切,不会再那么地无能为力……而那些对一切到来都无能为力,孱弱而又自大普通人……凭什么让我退让?凭什么让我妥协?凭什么我得到了自己用命换回来的力量,还要去忍受?还要那么地……无能为力?”

凌枫抬起头看着沉梦与白楠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不是要我的看法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在我看来,普通人于我如蝼蚁!”

沉梦与白楠脸色肃然。

凌枫接着说道:“……我不管你们怎么看我。对于我来说,你们所谓的善良,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你们不是我,不知道我所经历过的,所以你们没有资格来评价我所做的错与对……”

“当有一天你们明白了,你们就会发现,你们所谓的善良与怜悯,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一文不值!”

沉梦静静地凝望着凌枫那俊逸的侧脸,莫名的情愫在她的心底悄然蔓延,宛若星火燎原,燃烧不熄——

这是爱么?

可是他说的那些话,那些话语中包含着的深深孤独……仿佛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彼此之间、彼此的距离、彼此的世界交接之处,好似有着一层玻璃,正隔阂着两个世界。

你去不到他的那个世界……所以你只能远远地观望着他,凝望着他……可是他却看不见你。

而你能做的也只有远远地观望着他,凝望着他,在这似水流年的岁月里,默默地注视着他……

可是你却不明白——

这其实也是一种爱。

他们每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在不知不觉中,宿命的哀伤,已经为他们打开了那扇通往孤独的大门。

当韶华流离,悲剧葬礼,那满心椠刻的一纸情伤,没有了伏笔。

延伸阅读

回归:七年温水 七年伤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tsftmp.cn/exq.shtml
“贝贝,我听说今天在公共课上,李天奇主动坐在了刘诗雨的座位上。而且刘诗雨并没有说什么

一剑世无双在线阅读熟悉的名字  http://www.tsftmp.cn/scr.shtml
黎明想了一路:这孩子肯定要打的,不打以后估计会酿成大祸;但是他又是极其舍不得,他从小

世界的旅程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tsftmp.cn/p6ng.shtml
红瓦高墙,这里是皇宫。陆玥可没有想到盛明轩竟然带自己进了皇宫,还到了皇帝的面前。她就

八零女配洗白日常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tsftmp.cn/49q.shtml
这个据地床不够,本来白英洁还想着让女孩和另一个叫李文芳的女生睡一起,那个女孩说什么也

一世倾城:凶悍世子妃所谓流年不利  http://www.tsftmp.cn/s48w.shtml
“离他远点!”即使指代不明,麦考夫也在第一时间心神领会了自家弟弟的抗议所在。他的回答

妖尾之我的星灵系统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tsftmp.cn/syqw.shtml
“砰!”的一声,刀塔的大门关闭。这时出现在小刀面前的是一块石碑,石碑后面是十扇门,小

天庭越狱计划十万金币  http://www.tsftmp.cn/x4wo.shtml
徐家财务大殿。财务大殿装饰极其宏伟,楼高约莫三层左右,占地面积相当于半个足球场,外观

小虎暴走天下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tsftmp.cn/ppud.shtml
林蛋大在阳台上睡着了,一动不动,慢慢地就开始伸腿甩尾。本来以为他赶蚊子,结果又**了

千本道之四季无忧(2)  http://www.tsftmp.cn/az7o.shtml
季无忧跟陆小凤并不同路,他已经逗留了些日子,时间更是紧迫,因此在一起吃过饭之后,两人

傲娇皇帝追妻手册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tsftmp.cn/a0uj.shtml
坑蒙拐骗什么的到底只是玩笑话,煎饼夫妇还是按照原计划上线。买了一辆大妈款煎饼手推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藏狼之管教无方(9)

    楚亦墨皱着眉头望了眼满脸威严的楚老爷,不为所动地站着。“墨儿,为娘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你在外面当街惹孙公子生气,给楚家丢人的事情,老爷已经知道了!现在,你还不跪下认错?”陈氏脸色一冷,站起来指责道。双儿急得拉着小姐就要下跪,被楚亦墨无视了。“哦?我哪丢脸了?”楚亦墨不以为然地抬头反问。陈氏瞧着那双冷漠

  • 暮光之城之我一直都在第5章在线阅读

    “大哥,这被管也是一种幸福呀!被管表示有人关心你,担心你,我一直都想找个人管管我,这自由散漫惯了,赚的钱都花完了,一点也存不住呀!”小林向船舱里走,“大哥,要瓶啤酒吗?”“拿瓶来吧!小林你倒是想被管,那你得赶紧找个弟媳尝尝被管的滋味再说吧!笼子里的鸟想出来,笼子外面的鸟想进去。这世界真奇妙!”“大哥

  • 洪荒之重生大道三万年在线阅读第八节

    想必秦府最破烂的地方就是她的住处吧。难为秦府当家主母何嫣儿“照顾”她,亲自指派了这样一个院子给她。叶鸾儿在诺大的秦府里穿梭,心里对这个当家主母有些好奇。方才听丫鬟们私下谈论她都是又怕又羡,这个宠冠府中的女人必定是有些手段的。让叶鸾儿惊讶的是,秦蔚只有这一位夫人,没有任何妾室。据说秦蔚年少时外出执行公

  • 反派都穿成了我家喵在线阅读第6章

    无夜躲在不远处的草地,全身都有些颤抖,心道这尼玛是魔吧!长得这么恐怖,还嗜血,是什么神啊!竟然如此气息。神帝大人我乃仙魔洞传人,刚得一宝术,奈何被几个賊人围攻,无奈才召唤于大人。嗯,不管尔等是何原因召唤于吾,代价就是永世为仆,尔可愿意。神帝大人我愿意。此刻对面几个大汉完全吓傻了,都不敢动弹,被无上气

  • [综英美]康康人家怎么做的!在线阅读第1节

    钟意你憬里/文2020/07/28八月中旬。挪威奥斯陆。暖和的光线透过王宫花园内葱郁的树林,流连至KarlXIVJohan的雕像,沿着市政厅古堡一直吹拂到尼森高中外的长木凳。闲散的情侣坐在校园内的草坪上晒太阳聊天,金发碧眼的学生坐成一个圈,商讨下周的社团活动和周末Party。奥斯陆大学艺术学院的画廊

  • 糟糕,男主男配全都黑化了!糟老头子,你休想!【新书5更,求收藏】

    虽然元始的话问的很傻,但此时紫霄宫内没有一人笑话元始。因为在他们看来,同样是不可思议的。韩力出现在紫霄宫,他们都是注意了一下的。但只是一眼,一介凡胎,他们便不在关注。甚至他们都不会去想,韩力既然是一介凡胎,那么是如何来到紫霄宫的?因为他们看不上韩力,甚至如果不是鸿钧没有出声,他们怕冒犯鸿钧,他们都会

  • 洪荒都市之未来修行世界在线阅读第3节

    “谁叫你坐这里的?”“你耳朵聋了啊,刚才不是告诉你,不许睡床吗?”周朴坐沙发不对,坐床上更是被她一把给推地上去了。他算是明白了,感情她是不许自己和他住一个房间啊。周朴倒没怎么生气,自己条件不好,人家女孩子不愿意很正常,抱起一床被子就往外走。刚开门就愣住了,林老爷子正拄着拐杖,冷着脸站在门口。“小周,

  • 从零开始之无尽致郁之底细

    第五章底细陈曦的车开的飞快。似乎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Wayne的车被甩了一个红绿灯。勉强看到前面的车拐进了医院。他突然有些心慌。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匆忙的问了护士台,病床号。推开病房,她皱着眉躺在病床之上。而旁边那个他不知道什么来历的男人,竟然握着她的手。Wayne想,秦助理办事,一向稳妥,不可能两

  • 魔师礼札在线阅读第5章

    慕林坐在后座,接连不断的冷笑着,将贺延毫不真挚的检讨书撕得粉碎。林寒泽坐在副驾驶座上,莫名汗毛倒竖,直搓着胳膊。李彦秋见状,将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又目不斜视的继续开车。慕林:“侮辱尸/体罪,最起码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吧,局长?”李彦秋听着他的话音不对,说话的声音甚至还带着颤音:“是的。”而且

  • 时间决在线阅读第5章

    布加拉提最近终于打算领个新妹妹进宫了。这个妹妹,不,新人是个狠人。在街上见义勇为,在被射击的情况下还能冷静地换弹再反杀,后因为杀人入狱。布加拉提动了一些关系把他从局子里弄了出来。这些是阿帕基给我看的资料上写的,我看完首先就骂一句腐朽的资本主义社会吃枣药丸。虽然我觉得他们打群架还是不会带我玩,但我终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