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谭宗明同人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苗条的巴旦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吃饭的时候,小月拎了满满一食盒各种好看又营养的小食,慈爱的对苏三少说:“三少爷,不知道哪些对您胃口,所以都备了些,您刚醒,身子骨要多补补,能多吃就多吃些。”

苏慕儒看也不曾多看,钟宁快步走去小月身旁,扯着她的衣袖到一旁说:“月姨,当初说好来冲喜的,如今他已经醒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他们离得并不远,这话都落入苏慕儒耳中。他侧脸看去一眼,不是一眼惊艳的女子,却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大概也就是耐看。特别是穿着素衣,发饰也简单的除了一根钗轻轻挽住,并无半点其他多余首饰。

而且他发现她耳垂很好看,脖子线条优美衬着更好看,这也是总结出她耐看的其中依据吧。而且他发现她连个耳洞都没有。

心里想着不知哪里找来的女子,他平日见的人少,除了家人,就是下人,想到家人,心里越发难受了。

钟宁的请求,小月做不得主,便对她说:“你这事儿,我要回禀了小姐,看小姐的意思才行。”

知书可怜巴巴的看着钟宁,脸上露出舍不得的表情,可这哪轮到她一个下人说话。

侍候苏三少爷用餐之时,苏三少看着满桌子摆满各式小碟,却没有胃口。随意的拿着筷子,缓慢而小口的咀嚼,空气里净无半点声响。

知书静静的站在一旁,钟宁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个人坐在屏风后的软榻上,只想着快点离开这里吧。

苏慕儒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对知书说:“让她出来吃饭,免得饿死了我苏府又要多添一个新鬼。”

接着步出了屋子,知书立刻去喊钟宁,桌子上本就摆了两副碗筷。她想着三少爷必然要和三少奶奶一起用餐,她自然不敢再同桌了。

钟宁当然也饿了,苏慕儒的话她自然听到了,见他走去院子里继续发呆。立刻出来塞几口吃的。

知书可怜的望着她,小声的问道:“三少奶奶,你真的要走吗?”

钟宁看她的模样,心里也生出不舍,可这里跟她没有半点关系,她没有什么理由待下去了。反正早晚要走的。

“知书,你以后别叫我三少奶奶了,叫我钟宁吧,这儿不是我的家,我还要去找我娘亲。”

她心里甚至有些怕那个苏慕儒,本就没有觉得自己和他有什么夫妻关系。

知书眼睛蓄满了泪,“三少奶奶,你是好人,三少爷也是好人,他温文尔雅、人也生的俊美,你一定会喜欢他的。”

知书说的这些,钟宁反正没看出来,她也不纠结这个。待她离开,这儿的一切又和她没关系了。

苏大夫人每日都要诵经一百遍,以示诚意。小月约摸着时间差不多,就去回禀。

苏大夫人院里专门摆了一间佛堂,里面檀香袅袅,木鱼声声绕梁,小月侯在一旁,见苏大夫人完毕,立刻上前搀扶起她。

苏大夫人单手捻着一串佛珠,轻声柔和的问:“慕儒吃了吗?”

“三少爷用了一些,大概刚醒的原因,没什么胃口。吃的不多,不过小姐不用太担心,三少爷醒来就是好事,慢慢会好的。”

苏大夫人轻轻点头,在小月的搀扶下离开佛堂,向自己屋内走去。她的日子大体都是等啊盼啊。

小月又说:“小姐,钟宁刚刚和我说她想离开。”

苏大夫人止住了脚步,看了看昏沉的天,外面再大的太阳,彷佛都穿不透苏宅的阴云。

“你怎么想?”

小月一路也是思量过的,苏大夫人一问,她就说道:“论起家世背景,她自然是配不上三少爷,当初也是没办法才将错就错,如今三少爷醒了,她即不愿留下,也不是咱们苏府不仁义。她走了也好。这样还可以再给三少爷配个门当户对的妻子。”

苏大夫人继续向自己屋内走去,边走边说:“嗯,咱们苏府娶妻一向是要求对方是书香门第,老太爷也一直这么叮嘱。钟宁那丫头虽然家世不符,不过性情温和,我看着心里也喜欢,这次慕儒能醒或许真有她的功劳,她若真的想走,我们也不好勉强。不过,慕儒刚醒还需要人照顾,还是等上一段时间再让她走。你这段时间再托媒人给慕儒寻个匹配的妻子。如今我也只盼慕儒尽快给咱们苏家开枝散叶。哪天去见老爷的时候,才能安心。”

小月闻言,连连点头:“还是小姐考虑的周全。”

钟宁在别院等着消息,坐在屋内着实压抑,偷偷在门内侧观察苏慕儒。见他单薄着身子立在院里,院里寂寥,明明什么也看不到,他却站着一动也不动。看着看着钟宁就心疼起来。

小月没传来大夫人的决定,入夜,钟宁有些不知所错,钟宁平日都睡在屏风后的软榻上,因为苏慕儒没醒,她倒没什么感觉。如今与一个大活男人睡在一个屋,她心里莫名有些怕,偷偷跟知书说:“知书,晚上我去你那屋和你睡,可以吗?”

知书倒是很想和钟宁一起睡,多个人壮胆总是好的。可心思一转,若是钟宁和三少爷真的结为连理,那不是最好的结局吗?

“三少奶奶,大夫人没发话,您就还是我的三少奶奶,要是让大夫人知道我让你睡我那屋,我就会被赶出去的。”

钟宁不忍看知书为难,只好歇在软榻上,透过屏风她看到苏慕儒回到屋内,躺回床上,就这样盯着对面的动静,一直到抵挡不住困意。

再醒来天已微亮,忽的惊醒,立刻起来躲在屏风后探头看向床上,只见苏慕儒侧脸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钟宁心里担心,会不会又昏睡不醒了,立刻猫步走过去,见他双眼紧闭,便轻轻伸出手指去试他的呼吸,她曾见过别人如此探吸断定生死。

手指刚伸过去,就看见苏慕儒突然睁开双眼,吓得钟宁往后倒退几步,捂着胸口瞪着眼睛看着苏慕儒。

苏慕儒掀开被子直视她,她衣衫不整,想来昨夜应是合衣而眠,发丝杂乱,起来必然仪容未整就过来看他死没死。这丫头,打哪儿来的?

“打水给我洗漱。”苏慕儒毫无表情的命令道。

“哦”钟宁立刻跑出门外,大口呼吸着。她不怕鬼竟怕人。

人家把她当丫头使唤,她也不介意,反正住这里白吃白喝也不好。出出力气也没什么。

今日大夫人来探望苏慕儒,苏慕儒依然无甚欢喜表情,仿若熬日子而已。

钟宁期盼的看着苏大夫人,苏大夫人见苏慕儒不理她,有些落寞的拉起钟宁的手,“孩子,你的想法,小月已经告诉我了,你放心当初我给你的承诺依然有效。慕儒刚醒,你们好好相处一段时间,要是真的看不上我们家慕儒,这儿就是你的娘家。回头你娘有了消息,就是我的姐妹,要是不嫌弃住到苏府和我做个伴,苏府就是她的家。”

钟宁忙说:“不用了,大夫人。”

大夫人并未让她将话说完,“孩子,我打见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能做我的儿媳妇最好,毕竟女儿总要嫁出去的,你和慕儒若真的无缘夫妻,就做兄妹,你也知道我本有五子二女,现在只剩慕儒一人,我心里……”

钟宁看大夫人伤心欲绝的样子,不忍再伤她心,逐点头:“好,我答应你。”

大夫人拍着钟宁的手,含着泪笑着说:“真是好孩子,以后喊我娘。”

钟宁许多年没喊过娘,一声娘喊出来,就跟着哭了。她很想有家人。

钟宁心里想着好好照顾娘的孩子,便真的像个小丫鬟一样照顾着苏慕儒。苏慕儒脾气不好,常刁难她,并凶她,她也只能忍了。

至少苏慕儒胃口开始好了,人也开始长肉,整个人精神了,人也越来越挺拔了,知书也常常对钟宁说苏慕儒的好话,最简单的就是苏慕儒生的好看。

他端坐在书案前认真看书的时候,特别好看,可是苏慕儒要是发现了,就会皱着眉头吼她:“不许看我。”

钟宁只好转头,待他不在,她便借着整理的样子,翻看他看的书。她看不懂,只觉得一个个字像在跳舞一样。

苏慕儒会突然出现并冷哼着:“看得懂吗?”

钟宁只好红着脸低头忙整理,是啊,她不认字,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那日整理床铺,不小心将苏慕儒的书掉到床下,趴在地上伸手去够,却够到一个盒子,拉出来一看是一个小木盒显然有些年头了,上面落了许多灰。

拿着抹布擦了擦,锁已生锈,扣子松动,一碰就开了。里面竟是小孩子的玩具,弹弓,石子,还有一个“钥匙”样的东西,钟宁睁大眼睛,将它拿起来用衣袖擦了擦,一把银制十字形“钥匙”样的东西,上面有很奇怪的花纹。

钟宁拿着“钥匙”和弹弓,往事漫上心头。

她有限的记忆里除了部分模糊的娘亲,还有一个小哥哥。

延伸阅读

先科净水器加盟  http://www.holymugs.com/b06z.shtml
先科净水器加盟详情先科企业作为一家具有规模经济的高科技企业,其成功与发展得到了党中央

wl加盟  http://www.holymugs.com/pqp6.shtml
wl滴胶手机支架总部坐落于有着“各省市制造工厂”之称的东莞市的高埗镇冼沙工业区,公司

家顺加盟  http://www.holymugs.com/phin.shtml
家顺毛绒公仔是容城县家顺毛绒玩具加工厂旗下产品,总部是毛绒玩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花田溪酒业加盟  http://www.holymugs.com/bg9q.shtml
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花田溪酒业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中高端白酒的企业,集白酒的研发、生

紫妮蓉服饰加盟  http://www.holymugs.com/glbg.shtml
1983年8月在台湾注册的商标品牌ChiTai,20年来,同时于两地大陆台湾注册“紫

瑾色阿胶糕加盟  http://www.holymugs.com/byiy.shtml
日照市飞常美商贸有限公司注册于2015年,是一家集品牌产品,线上线下销售,电子商务于

妙妙乐加盟  http://www.holymugs.com/as2e.shtml
温州妙妙乐游乐设备有限公司,生产各种游乐设备与教玩具,产品适用于超市、游乐场、商场、

玉兰墙纸加盟  http://www.holymugs.com/sqj4.shtml
玉兰墙纸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广东玉兰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位于广东省东莞市,成立于1984

龙鹰奢侈品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holymugs.com/uwvg.shtml
合肥龙鹰皮具有限公司经过十多年砺炼发展,以各大商场(金鹰国际、商之都、家乐福、北京华

金棕榈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holymugs.com/boee.shtml
金棕榈装饰装潢加盟详情杭州金棕榈装饰设计机构一直致力于公寓、别墅、店面、办公楼、娱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和天道有个轮回在线阅读五颗灵果

    “灵果,灵气!你说的这些名词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啊?”段小风一脸茫然的看着姗姗。“啊,你居然不知道!”姗姗像看着外星人一样的看着段小风:“灵果你不知道也就罢了,可你怎么能不知道灵气呢?我们现在在武馆里学的就是灵技的基础,将来必须有灵气与之相搭配才可以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这些都是家喻户晓的常识,你怎么能

  • 我的厚脸皮女友《长生诀》

    “额,随,随便,你想笑就笑吧!”看到李修远的刀锋,寇仲立刻秒怂!有些讪讪的后退几步,下意识的远离他!“拿来吧!”李修远冲着寇仲伸手,非常干脆利落。“什,什么?”寇仲愣了一下,手下意识的想往身后摸去,不过,又生生止住了动作!“书!”李修远没好气的翻翻白眼,还在这给他装?“额,什么书?这是夫子借给我们,

  • 时光荏苒幸好我们能相遇荀彧的打击

    “忠知主公为忠身体考虑,然这是忠分内之事。”“公务我多处理些,现在多为内政之事,志才还是下去休息吧!”“忠,还是选择留下来帮主公吧!”“我只会劝一次,这么明正大的偷懒,机会可就这么一次,到时真正开战,就有的忙了。”“诺。”戏志才朝曹小瞒拱了拱手,转身离开。曹小瞒走到戏志才的位置上跪坐下来,瞬间曹小瞒

  • 天气之刃第七章 心系恋人(1)

    天娣这几天睡不好。昨天晚上她彻夜难眠,心里虽然说要把有水忘掉,可有水的影子总是在她眼前闪烁,挥之不去。临近天亮,她忽然想起今天是有水的生日,她似乎没有作多余的考虑就翻身起chuang,要回塘坑村去走一趟。天娣作出的选择非常明智,毕竟她就快要嫁人了,若然不到场向有水祝福几句,缓和她和有水之间的关系,恐

  • 守护天使之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清扫了境内的敌军以后他们立即召开全体会议,当然全体也就他们三个人,他们要商量怎样里开这个小世界,他们将这个神秘的小世界称为“神秘岛”。他们来这个神秘岛已经一星期了,由其是在探知这个世界只有一市这么大的面积以后他们无时无刻不想着离开这里,但他们要消灭岛上的敌军彻底掌握整个神秘岛岛才有可能找到神秘岛上隐

  • [霹雳]师风者,乱一切之始

    火葬场内,卿沐楚一脸无表情地看着隔离房的大火不断燃烧,感觉被烧掉的不只是母亲的肉体,还有她那颗已经麻木不仁的心。卿沐楚双手将自己越抱越紧,恨不得将自己揉碎,随母亲一起离去。这一刻卿沐楚突然想起,小时候的自己大哭一场后,弯着那大大的眼睛天真地对她妈说,“妈妈,以后我也要向你一样,每天都笑着,我以后不会

  • 重生后我有人撑腰了在线阅读第七章

    星期六,非常难得的,天放晴了。虽然晴朗的天空并不能温热冬季的春城,但是却让人们的心情无限的好。昨夜叶冬在粥铺守到了十二点,也没有再次遇见初恋,凌晨一点之前,叶冬都在出租房周围压马路,却也不曾继续邂逅。下一次的缘分却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叶冬已经准备好了今日要送的花束,一束鹅黄色的九十九朵玫瑰,卡片也已经

  • 三国之天下大志之雇你当保镖

    究竟在看什么,或许只有李青心中自己清楚,可是好景不长,还没有看两眼裙下风光的李青立刻被身后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提醒,让他明白,现在不是专注偷窥的时候。收回目光的李青立刻行动起来,跟随者林秋秋的步伐,朝着别墅二楼疯狂奔袭。就这样,林秋秋在前面一边大叫的同时,拼命的奔跑,李青在其身后紧追不舍。就在两人进行着

  • 大唐;我被砍就变莽第9章在线阅读

    婉儿在崇仁宫前厅着急死了,主儿又喝醉,这次喝醉倒不没那么安静,简直把崇仁宫给闹翻了。下面的人都乱套了,又不敢碰着主儿,所有人都围着怕主儿撞着,但又不敢真的拽着她。江左左这会儿早已经迷糊了,满脑子是男主那狗东西让她‘随便’,她随便什么啊!江左左气得就想大拆了这崇仁宫,他不要了就不要了,这崇仁宫也不给他

  • 梦想世界在线列车内的肃清

    无论何时何地,资源都是引发战争的关键因素。叶穆的血肉可以说是无限的肥料供给,但是血肉的生长是需要时间的,果子的生长也是需要时间的。叶穆的血肉确实可以促进果实生长,但效果终究有限,他一个人身上一共才有几两肉?换而言之,如果将人数控制到一定的范围,他们可以靠着叶穆的血肉作为肥料滋养果实生存下去,永远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