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你是长夜,也是灯火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岁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姜泾予,你要是再不醒老爷子就要带着拐杖来敲你了!”

病床上的人无知无觉地合着眼,没有一点反应。

那天小陈买好书后姜泾予带着人赶往和人约好的咖啡馆见面,他手里有一个和法国对接的项目,施冠是重要的对接人员。

对方提出要求,只有找齐书单上的所有书籍才愿意帮他去和法方谈判。

姜泾予在期限之内完成了对方的要求。

咖啡馆坐在约好座位上的男人握着咖啡勺柄缓慢地搅了搅,右手撑着下巴,视四周人为无物一般,听到开门声和脚步声才舍得分一点目光给桌子上死物之外的东西。

除了小陈之外姜泾予还带了其他人赴约。

姜泾予扬下下巴,示意小陈把书送给施冠。

“施先生,这是您要的书,都齐了。”

施冠抬眼看一眼桌上的书,又马上低下头,好像这要求不是他提的。他不说话,只沉默地看着桌面。

姜泾予皱眉看一眼腕表,指针滴滴答答行走,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在这里逗留。

他跨步上前,问:“不知道施先生满意不满意?你要的书都找到了。”

施冠搅拌咖啡的右手动作顿了顿,紧抿唇线,依旧没有开口。他想要反悔,从姜泾予这里得到的利益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求。姜关钦开出了更高的价格。

可是他惹不起姜泾予。

长时间没有得到回答,姜泾予突然有种预感,这次事情不会这么顺利。

他正这样想着,背后不远处正有人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

直觉一般,姜泾予回头,姜关钦晃悠悠地走过来:“真巧啊,弟弟。”平平淡淡的一句问候却难掩得意。

姜泾予了然,他没有生气,只勾唇笑了笑。

他说:“施先生,恐怕不能再合作了,这些书算我送给你的礼物。”

姜泾予大概有些不耐,话落扯了一下领结,衬衫衣领敞开。

他转身就要走。

施冠迅速抬眼瞧看姜泾予的背影,心底惴惴不安,手指用力地握着咖啡杯。事到如今事情已经和他没有直接关系,他是两兄弟斗争中的牺牲品。

日后若是姜关钦不能庇护他,等待他的就是姜泾予的制裁。

姜关钦冲上前扣住姜泾予的肩膀:“我的好弟弟干嘛这么急着走?还没和我这个哥哥好好打过招呼。”

为了钳制住姜泾予,他手上用了十成十的力气,没想到姜泾予没受到半分影响,轻松摆脱了他的掌控。

姜关钦把手收回来,气急败坏:“不知道弟弟缺了施先生准备怎么办?父亲那还等着弟弟大展身手呢!”

姜泾予脚步突兀地停下:“我劝‘蒋’先生不要多管闲事。”说完这句话他倒也不急着走了,反而转身淡漠地和姜关钦对视。

他在“姜”字上咬字音重了一些,听起来倒像是“蒋”字的音。

果然,姜关钦被这句话戳到了痛处,当下瞪眼瞧着姜泾予,嘴巴开合,恨不得也说些戳姜泾予心窝子的话。

最后他却只能气势不足地大喊一声:“姜泾予!!!”

姜泾予眯了眯眼看着他,皮笑肉不笑地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弧度。

“这个称呼就对了,蒋先生不要乱认亲戚,我只有两个姐姐,不是什么猫猫狗狗都能称得上是我哥哥。”

纠缠了二十七八年的恩恩怨怨,姜泾予早就知道他这个哥哥的命门在哪里,是什么。

越是私生子,就越发在意自己私生子的身份。更不要提现在连姜家族谱都没有上,身份证上还只取了姜姓谐音的“蒋”字的姜关钦。

姜关钦扯住姜泾予的领带,表情狰狞,又觉得有些不妥,装模作样地帮姜泾予掸了掸肩膀上根本没有的灰尘。

他贴近姜泾予的脸,咬牙切齿地说:“恐怕弟弟不知道,瞿小姐要和我订婚了,你觉得父亲会委屈瞿小姐吗?”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见姜泾予向他低头。

可惜姜泾予没有随他的心意。

姜泾予:“祝你好运。”

姜关钦最讨厌姜泾予板着脸跟他说话,高高在上蔑视一切,是觉得他这种私生子就该比他踩在脚下吗?!他的血哪里比姜泾予卑贱?!

撕开了表面上虚假的和谐,姜关钦不愿意再维持表面的平和,他一拳来势汹汹地冲向姜泾予的面门。

姜泾予也不是吃素的,借住他的拳头后顺势将姜关钦的胳膊拧到背后,疼的姜关钦“哎呦哎呦”地直叫。

“姜总……”

“别过来!”

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姜总,也不知道是在叫兄弟两个的哪一个。姜泾予一反常态,罕见地发了脾气。一声大喝,吓的谁都不敢动弹。

如果姜泾予脱了西装,其他人一定能看到他手臂上因为过度动力爆出来的青筋,就藏在他略显小麦色的肌肤之下。

他忍姜关钦很久了。也很久,没打过架了。

跟着两人过来的都是些工作中的下属,不敢贸然上去拉扯,只能眼睁睁看着两兄弟打架,干巴巴地叫几声“哎呀,别打了”,然后姜关钦从一开始的挣扎反抗到最后被姜泾予压在地上打。

姜泾予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外套脱了,右手指缝里都是姜关钦的鼻血,白衬衫袖口也被少量血液浸湿。

景象惨烈,终于有人决定不能这么继续下去。

姜泾予下手很重,似乎要把姜关钦往死里打。

连姜关钦的求饶都被姜泾予打回了肚子里。

就在属下犹豫之中,之前坐在座位上没动弹的施冠十分突兀地冲了过去,手里握着从隔壁桌顺来的酒瓶,没喝完的酒还还在瓶子里晃悠。

终于,姜泾予停下了他的暴行,失去意识之前回眸是施冠握着酒瓶惊慌失措的脸。

姜泾予伸手摸自己的后脑勺,掌心沾满了血。

时间这一瞬仿佛停止,所有人都没有动弹。

直到姜关钦从嘴里吐出了一块碎牙。

“呸——”他也吐出了一嘴血。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应该有门牙的地方,现在依旧空空如也。

姜泾予这个孽种,下手真是毫不手软。

然而对方现在已经倒下,伤势比他还严重。

“姜总……”这是施冠在叫姜关钦,他表情皱皱巴巴的,还拼命想要对姜关钦笑出来。他打了姜泾予,是为了救姜关钦,姜关钦必须要保住他。

姜关钦看看跌躺在身边的姜泾予,泄气般在姜泾予身上踢了两脚,恶狠狠地瞪了施冠一眼,上前打了他一个巴掌。

“你他妈逞什么能?!啊?!你他妈知道你打的是谁吗?你还敢开瓢,想吃牢饭不用这么做,老子直接送你进去!”姜关钦并不领情,姜泾予被打成这样,他都不知道能不能和平收场,“都他妈看什么戏,给我打120和110。”

姜泾予很快被救护车接走,姜关钦来不及处理自己的伤势先给他妈打了电话。

虽然他父亲姜东流嘴上不说,可姜泾予不是谁都能动的,何况这么多年姜关钦没有上族谱,依旧需要夹着尾巴做人。

等到姜关钦打完电话,姜泾予的人已经跟着救护车走了。

施冠神情恍惚,直接冲到姜关钦面前给他跪下。

“您要是不救我,我……我,可能这辈子就毁了。”留下案底他以后要怎么办?

他跪的用力,“咚”一声膝盖砸在地板上,头深深地低下,悔恨不已。

姜关钦却急着撇清这件事情和自己的关系,说:“你做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没了你姜泾予也打不死我,反而是你,做事不给自己留退路,自救多福。”他没有半分动容,跨步离开施冠身边。

在陆西槐不知道的地方姜泾予头部做了个微创手术的,手术结束之后仍在昏迷。

办完签证陆西槐找到最近的甜品店买了一块三角蛋糕和一杯奶茶,搭乘公交的过程中浅褐色的奶茶在杯壁上撞来撞去,陆西槐盯着奶茶沉思。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吃甜食。

也许是上辈子他一个人守着陆爷爷的病床,觉得自己走投无路,呆滞地吃下临床小朋友分给他的生日蛋糕时。

是自己已经无法拯救自己。

厚厚的糖霜像是他人生难过了那么久的一点慰藉,他无比地希望生命中的灾厄过去。

回家后陆西槐曲腿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暮色昏黄,抬眼能看见弥散的云层被夕阳染成绯红,垂眼楼下一排排路灯亮起。

陆西槐纤长结实的手臂环住自己的大腿,脸颊靠在膝盖上,忽然有些悲伤。

姜泾予对他很好,好到乍然回到两年前陆西槐会有些不适应现在的生活,却能够有安身立命的资本。他并不知道重来一次自己应该怎么面对姜泾予。

怎么相识,该以哪种身份。

尽管对于双方来说这是一场等价的交换,陆西槐却很难很难不对姜泾予抱有谢意,是姜泾予拉了他一把,他才能从黑暗的地带爬出来,承受着无比的痛苦仍然有力气站在阳光下。

世事变迁,谁能想到造化弄人,他现在,是在一切还没开始的时候。

在阳台上呆坐,鬼使神差地陆西槐想起了一部电影。

一个阴雨天,屋外狂风呼啸,那天陆西槐收到他的高级翻译资格证书。松懈下来的他终于有时间去看姜泾予强烈要求他去看的某部电影。

影片声音他调的很小,陆西槐抱着他的鲸鱼玩偶侧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迟钝的闭眼睁眼,陆西槐抱着玩具的力气越来越大,眨眼的频率也越来越慢,三十分钟后他毫无睡意,甚至坐立难安。

这是一部**题材影片。

陆西槐心底很焦躁。

他想把电影关掉,却又很难把影片关掉。

夹杂着影片里角色的台词,陆西槐听见自己心里在强调,他和影片里的主人公不一样,对方是钙,他,可以不是。

他可以不爱任何人,不和任何人在一起。所以他不是钙。

这影片像是挥动着利器的死神,要扒开他心底隐藏着的那些秘密,难以启齿的,肮脏的,执意要宣判他的罪行——在他还以一种尴尬的身份跟姜泾予在一起的时候。

感情上没有共鸣的时候陆西槐可以自欺欺人,生理需求总是要比情感需求好糊弄。但领略过美好的话会让人觉得黑暗难以忍受。

他迟钝地按下暂停键,颤着手指给姜泾予发简讯:我可以不看那部影片吗?

姜泾予:不可以。

电视机屏幕定格在两位主角坐在夕阳下沉默无言的镜头,陆西槐不能把电视关掉,他抱着自己的鲸鱼回到卧室看书。

姜泾予很快驱车回来,看到电视屏幕上的画面了然。陆西槐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

他站在门口脱下沾着雨丝的外套,回来的太匆忙没有带伞。

姜泾予走进卧室坐在创伤,俯身把背对着他的陆西槐抱着让他枕在自己的大腿上。

“为什么不想看?”他手指捏住陆西槐的耳垂搓了搓,陆西槐对性向问题十分抵触,他知道。

想到这里姜泾予觉得他可爱又好笑,忍不住叹了口气。

掩耳盗铃一般,陆西槐一直暗示自己,他是走投无路了才不得不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他不是自愿的。

延伸阅读

博特朗加盟  http://www.malicebooks.com/xwuv.shtml
博特朗婴儿用品位于江苏省徐州市经济开发区,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集婴儿游泳设备研发

雨弘·卡特莱斯护肤品加盟  http://www.malicebooks.com/yowe.shtml
雨弘·卡特莱斯护肤品,创立于1999年,集研发、生产、销售,培训为一体,一直致力于传

中昊加盟  http://www.malicebooks.com/pls1.shtml
中昊儿童乐园总部是幼儿园小博士滑梯、课桌椅、午休床、蹦蹦床收纳柜、游乐场设备等产品生

依云化妆品加盟  http://www.malicebooks.com/xg16.shtml
依云化妆品郑重承诺:愿与社会各界真诚合作愿为八方客户竭诚服务愿为的经济建设做出积很的

美舍雅阁加盟  http://www.malicebooks.com/u1za.shtml
200多年的辉煌历程,造就了IMIOME(美舍雅阁)傲视群雄的好品质。无论是产品的内

神农茶叶加盟  http://www.malicebooks.com/u5te.shtml
随州市神农茶业集团是一个集茶叶种植、加工、内外贸易、茶具、茶

卡瓦洛加盟  http://www.malicebooks.com/y3cs.shtml
卡瓦洛服饰坐落在经济繁荣的中国桐乡,地处上海、杭州、苏州三市之间,主要交通干道有沪杭

吉星雨加盟  http://www.malicebooks.com/g8zy.shtml
吉星雨坐落于番禺区星力动漫游戏产业园,是一家集游戏软件研发、生产销售和场地合作经营为

英美艺术教育加盟  http://www.malicebooks.com/qdb.shtml
19世纪伟大的文学家罗曼罗兰说过——艺术的伟大意义,在于它能显示人的真正感情、内心生

爱一心加盟  http://www.malicebooks.com/yrfe.shtml
爱一心箱包主要生产学生包双肩背包箱包电脑包双肩背包等各种箱包箱包批发订做箱包,订做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人迷的我被蛇总缠了腰恶魔女王莫甘娜

    “金乌系统绑定宿主,绑定成功。”“检测宿主数据,生成属性面板。”“宿主:林涛等级:火鸦神职:无神通:无神术:无神力:无空间:十立方神器:无信仰:无”“唤醒宿主。”林涛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参加前女友婚礼,不知怎么得罪了新郎,被新郎伙同亲朋好友打死。梦醒之后。林涛发现自己被系统绑定了。“宿主,是否领取系统

  • 女装大佬在线OOC在线阅读帝释天

    第三章第三章帝释天当开学典礼举行完毕之后,时间刚好中午,S中的学生除了个别家庭贫苦的学生,其他的都是有权有势的富二代,这所学校的消费标准也是根据各位大少爷小姐们的标准来标价的,所以这所学校的消费根本就不是那些凭借着真实才能的“贫民”所能负担得起的,只能选着走读,中午就在学校附近解决午饭,但却不会在这

  • 我的叔叔在线阅读第五章

    良久,牌局结束,一行人在饭厅坐下。太太们撺掇着让宋倩聆坐在了俞舟边上。她嗅到淡淡木质调香水混合烟草的气味,忽近忽远。顾太太说:“俞总,你是在英国念的书吧?”俞舟礼貌地回道:“大学的时候在英国。”“巧了,宋太太的姑娘刚从英国回来。”俞舟笑笑不语。陈太太说:“让人家好好吃饭好吧?”“你看,陈太不服了。”

  • 次弈在线阅读第7章

    “子乔?子乔?”“子乔,你怎么了?”洗手间外,张伟用力扭着门把手,根本打不开洗手间的门。洗手间中,子乔在不断喊着,他能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变成了前女友,周围更有着前女友朝着他走来,不断压榨着他的空间。“张伟!救我!”子乔再次喊道。张伟越发着急起来,他后退几步,猛然一脚朝着面前的洗手间门踹去。砰然一声,门

  • 柔软的刺猬在线阅读第一章

    “咚咚咚,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将还在熟睡中的张小凡惊醒,双手揉了揉眼睛下意识的喊道“谁啊?大早晨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张小凡,长脾气是吧,可算逮到你了,该交房租了你知不知道,立刻马上把门给我打开。”一听声音,张小凡瞬间就精神了。看了看手机,现在才刚刚五点多一点,又看看窗外,天色刚刚亮,打开窗向下看了

  • 请叫我主角克星之你点火来我煽风

    “不必或许。”古雨接口道:“普天之下几乎所有生灵都知道,世间生灵之所以能吐纳天地紫气进行修道,乃是因为生灵本身也是天地紫气孕育而生,体内先天就含有紫气,称为紫种。紫种,籽种也,没有种子,便根本不可能修道。这在《拾阶有术》中记载的清清楚楚。而我,便是《术》中所说的那类‘偶有体内无紫者,天之弃也’之人。

  • 高智商大佬穿成豪门废柴在线阅读第5章

    源亦清听到他用沙哑嗓音讲出的话,疑惑的笑了一下:“为什么不敢?”日本东京繁华的商业街上,容貌姣好的少年没有任何遮掩的行走在阳光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他身边流过,多少都会分出几分注意力给他。包括死柄木弔,也是在走出小巷的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个人。他也承认,源亦清无论走到哪里,都应当是最引人注目的存在。但也

  • 网游之雷龙风行我有异能??

    “你们居然还笑得出来!!”看着面前的两人的笑脸,夏俊不由的怒由心生,挥起右拳便冲着那个男人打去。“战狼,虽然暂时对他的能力不清楚,不过千万别让他在这里动手呀!!”美女看着夏俊举拳迎来,便对着身旁边的男人说道。“这点我明白,”被美女称作为战狼的男人点了一下头,就一个箭步移到夏俊面前,用左手抓住了夏俊的

  • 玩家调控师之第四章

    接下来的时间,素本河人狡猾的绕过对他们不利的话题,戴璐也不急不恼,她端起一杯茶。她在等,等一个验证她想法的机会。素本河人们围绕在素本河人代表的周围,他们细细交谈着,时不时的瞥向戴璐。双方已经僵持两个多小时,突然,素本河人代表挥退素本河人,素本河人代表说道,“女士,联邦的订单太大了!恐怕将整个河浅星挖

  • 好惨一棵洗髓草[星际]第三章在线阅读

    童念念鞠躬,这里转身,她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知性又温柔。童念念长得国色天香,走路自带仙气,这会儿背影还带着一些孤单落寞,单就气质来讲,十足吸睛。监控室中,白擎泽本是慵懒地坐在那里看着面试现场,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直到看到童念念转身离开的那一刻,白擎泽才坐直了身子,拿起手机打电话,“刚刚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