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越VS重生 所谓伊人之第九章

作者:天国之扉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九章

“人太多,桥是守不住的。”张剑对吉米说,“我们去那里守。”张剑指着内圈栈道,“你们那边,我们这边。”桥的两边是栈道,这时候一人一边守着是最好的。

内圈栈道很窄,只能一人行走,两人相对方向走过都需要侧身的那种,这种情况下有一个人在前面顶着,后面的根本没人攻击的到。顶在最前面的对手也只会是一个人,但是只要这人失败马上就会有其他人顶上来继续攻击,所以顶在外面的显然会是最辛苦的。

吉米的人率先去了属于他们的栈道,当所有人站在栈道上时最外面并不是吉米,而是另一个人,他就站在栈道口往里十几厘米的地方。张剑这时候发现,之前投降的那部分人都跟着吉米走了,现在吉米人数多过张剑他们。

张剑想了一想,“所有人过去,快点,”手指着属于他们的那一段栈道,杰克站在他边上,女人们一个接一个走了进去,“别走太深,”张剑补充了一句。朴素在队伍中间位置,前面已经走了5个女人她是第六个,在走到张剑边上时候,问了一句,“这时候还要女士优先吗?”没等回答就走了,安娜在她后面,看着张剑说“你太帅了,我会爱上你的。”大笑着走了进去,后面的女人听到了,也哄笑着。直到最后一个女人进去以后杰克看了一眼张剑,张剑点头示意让他先进去,然后是张剑最后一个走近了栈道。

张剑并没有和对面的人一样守在栈道口,而是往里走了一米多。对面的大汉看到了指着张剑对着后面的人笑着不知道说什么。张剑也没管这些,拉住杰克问“之前我做诱饵时候绑定了你的木人,现在你可以绑定回来了,我不需要了。”“就在这里结束吗,这次测试”杰克拿出了木人,张剑脸向外,背对着杰克说“之后应该还有点问答环节,毕竟这也是测试的一部分。对了,你找找,有没有门可以进去的,这事你亲自做。”张剑指了指身边的巨大建筑物。没多久杰克就回到了张剑背后,“有一个门,关起来了,观察孔里面看进去里面是个大房间,教官都在里面。”“果然这样,”这早就在张剑的预料之中。

现在外围栈道人已经多了不少桥上也已经站了不少人,看到张剑他们进入了内测栈道也跟着想进。

首先吉米那边已经打起来了,有几个人开始推那个大汉,而大汉在后面的队友的帮助下稳稳的顶住了。那些人一看进不去,开始动手拉大汉,大汉由于站在了太外面,能直接手抓到他衣服的除了正面对他的人以外还包括了桥上当然人,这样他面临的处境就很惨,一个人对付4.5个人,只有一会时间大汉就被拉的双脚离地,斜着向着栏杆外被拉出去,随着拉的越来越高他有半个人都被拉出了栏杆,而随着他的姿势,在桥上更多的人可以拉到他的衣服,手,大汉身后的人一直在帮忙拉回来,这时候眼看再拉着要被一起拉出去了,放开了手,于是大汉被扔了下去,大汉身后的队友一看这种情况想往后退,被挡住了,退不了,没多久也被拉了出去掉下高空。这个时候吉米看到了大喊退后退后,最后几个人才开始后退,由于金属建筑物是圆型的,内测栈道围绕着建筑物也是圆型的,所以在他们的位置并看不到前面发生了什么,这时候听到了声音连忙后退,一连退了十几米才停下。整个队伍都退了十几米留出了很长的一段栈道,桥上的人赶紧补位走了进去。

同一时间张剑这边也被推搡着,不过张剑早有预料,留了1米多的距离,桥上的人摸不到他,正面站在他前面的是一个矮个子男人,想把她往后推,又推不动,张剑背后也是有人顶住的,不过张剑终于直到被挤在中间是什么味道了,这种滋味绝对不想再有第二次。

山体的震动一直在被金属棒传导到金属建筑物上,而山体的震动则更厉害了,这时候已经快让人站不稳了。所有人都在大声呼喝,往桥这边挤。

张剑站的位置是早就经过计算的,在这里离桥一米多,最多也就站5个人,再往后桥宽度是两米,就两米位置全部站着人往张剑位置推加起来也就10几人的样子,其他的人由于桥和内测栈道的角度是没有办法使力的,更何况现在的情况是所有人都在挤,除了张剑身前几个幸运的挤上栈道的,其他人已经被挤得贴在桥头金属墙上动不了了。

张剑之前的几个人看看挤又挤不进去,也就不挤了,他们现在的情况已经足够安全了。

这时候站在栈道口连接桥的人被扔下去好几个,情况和吉米那边的大汉是一样的,然后这个位置反而没有人去了,空着。

张剑这边稳定了下来,吉米那边就热闹多了,之前因为一下子退的太多了,他们那边栈道一下子涌进来几十号人,这些人站到了这里就不想再动了,站稳以后东张西望,而桥上的人还在被挤眼看挤的不行了,向着吉米这边栈道打过去,和栈道上东张西望的人打斗起来,不时有人被人推下栈道,掉下天空。

卡擦巨响突然出现,山体上出现了很多裂纹,人群知道不能再等了,都疯了一样开始开始挤,张剑看到这种情况,猜想最终时刻马上要到来了,和身后的杰克说“让他们把木人人集中起来,在后面找一个空地集中存放木头人,让木头人有地方可以构筑身体,这些话传下去。”杰克并没用听清,他在看外面山体皲裂,在杰克之后的女人听到了,连忙传了下去,杰克也听到了,忙将自己的木头人递给了后面的人,一个接一个传下去。

山体大块石头掉落,有些砸在了外围栈道,栈道也在一段一段的掉落,很多还在栈道上的人一起掉落。

疯狂的人开始不考虑后果的进攻起来,甚至有人爬到了桥栏杆上,站在栏杆上向着张剑这边扑过来,一米多的距离并不远,他们奋力一跳就能跳到张剑头上,然后抓住张剑的衣服,头发不放。

张剑头发本来就不长,这会一会头发已经快被抓光了,头上血淋淋的,脸上也被抓破了。

他面前的男人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好不容易将拉着他衣服的人推出栏杆掉落出去,他就被后面的疯狂击打头部,感觉到压力,想要转身,又转不了,后面的人顶在他背上,将他牢牢的和张剑挤压在一起,这时候他也只能动手对着张剑打了起来,几下以后发现张剑是正面对着他的,张剑双手和他一样高举,有很大的活动空间,攻击张剑头部的手每次都被挡下,只能抓着张剑的肩膀上的衣服,上身侧转,想要将张剑扔下栈道,这时候又有一个人在桥上栏杆上站起,奋力一跳,从上方压了下来,张剑和男人停手一起将头顶上压着的人扔了下去,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张剑发现外圈栈道已经完全没有了,山体也没有了,现在情况就是这个建筑物悬空在天上,内圈栈道和连接桥还依附在建筑上,不过桥因为失去了一边的支撑,已经向下歪斜,还在桥上的人开始向下滑,靠桥体中间的由于没有地方借力,一转眼就滑落了很多,他们互相拉扯着衣服,将本来还能站稳的人也拉的向下滑落,只有靠近桥栏杆的,用手抓着栏杆,稳住了身子,抵抗着别人的拉扯,有一小部分勉强没有掉落。

已经没有再互相攻击的必要了,放开各自的手,向外看,这时候张剑已经明白了,这个建筑就是整个浮空岛的关键,浮空岛就是通过这个建筑与岛相连的金属棒飞行在天上。失去了外面山体的保护,这时候高空非常冷,而且风很大。“难道最后是耐力测试吗,看谁坚持到最后。”张剑心里猜测。

一声轰鸣,桥本来还是斜着角度,这次完全垂直了,桥身砸在金属飞行器上产生了巨大的金属音,金属共振将整个栈道震荡起来。

张剑感觉脚下一滑向着桥的方向滑去,是桥掉落引起的巨大惯性使得张剑脚下栈道靠近桥这部分的支撑被拉扯断裂,桥向下掉落了一些,整个金属桥全完就依靠桥与栈道连接处的一些不知道是螺钉还是焊接,或者其他什么力量支撑着,使得内部栈桥靠近桥部分有一段也被拉扯断了支撑,开始向下倾斜,正好就张剑脚下的地方。

张剑用手拉住栏杆,背后的杰克也拉住了张剑的衣服,才让张剑稳住了身子,不过张剑面前的男人也拉住了张剑的衣服,使得自己稳住的。

风很大,张剑依靠着杰克的力量和手扶栏杆的力量才勉强支撑,这时候扶着栏杆的手在风的作用下已经开始麻木,力量越来越小,身后的杰克也被拉着向下滑,已经半个身子离开了正常的栈道。杰克脚下的栈道还是完好的,倾斜的栈道在张剑脚下开始的,张剑由于背后人的拉扯本来还能稳住,但是栈道的倾斜一直在向张剑蔓延,很快张剑脚下也完全倾斜了,倾斜正在向杰克脚下的栈道蔓延过去,张剑知道不能犹豫,对着杰克喊话“放手,后退,快。”杰克放开拉着张剑的手,快速后退。他脚下的栈道支撑也在这时候断裂,张剑和拉着他的男人一起掉落下去。

掉落时的冷风让张剑完全张不开眼,他觉得灵魂要飞出来了。

张剑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栈桥上,边上几个女人看着他,不远处是杰克他们一伙,“怎么回事”张剑边问边起身,一个女人回答,“你复活了,你的木人在这里。”张剑知道什么情况了,杰克的木人并没有重绑,还是绑定的他的,“现在什么情况”张剑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测试还没结束。不知道怎么样才结束。”大家只能一直等,高空很冷,这样非常的受罪。跳着脚搓着手取暖也无济于事只有几分钟时间已经有人受不了,开始跳下栈道,这样使得栈道空旷了不少。身边的女人实在受不了了,将口袋里几个木人交给张剑说,“我看你还能坚持一会,你拿着,这里面有一个是我的,千万别丢了。”说着跳了出去,没有一分钟,张剑手里的木人就有一个亮了起来,张剑将木人放在地上,几分钟后变成那个跳下去的女人,女人笑着告诉张剑,又能抵抗一会了,说着也不说话,保持体力了。吉米那边有个人看到这种情况,颤抖着脚步过来,手向张剑口袋伸来,张剑发现了后退了几步,一脚将这人踢倒。

这个男人被仰面踢倒,他的双手应该是冻得麻木了,几次都没用手把自己撑着坐起,也不能翻身,只能躺在地上。

张剑蹲下,他发现蹲下以后风小很多,原来栈道外的栏杆是不透风的一整块金属,能挡住不少的风。看着这个躺下起不来的男人,张剑问他“怎么样,需要帮助吗。”“能帮我个忙吗,把我扔下去?”这个男人问。“为什么?”张剑有点诧异,“只是一场测试而已,跳下去就结束了,如果还能活那就最好了,如果真的死了,反正也不是没死过。”男人回答的很坦然。张剑接受了他的说法,确实有道理,不过他现在不会这样去做,实在不能坚持了再考虑吧。

将男人拉起,“对不起,刚才想要抢你的木人,”男人说,“实在有点受不了了。人到了绝境所做的事有时候回想一下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了什么。”听起来像道歉,不过语气却好像是宽慰他自己的。“我叫老杰克,谢谢你,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见面。”男人对张剑说。

“张剑,那边也有个叫杰克的。”张剑指了指身后。男人大概想笑没笑出来,僵硬的脸抽搐了一下,将身体背靠着栏杆,将重心顺着身体向上移动,头向后翻出了栏杆掉落出去。

张剑扔在坚持,这种寒冷仿佛要将体内所有的热量抽走。从复活到现在已经经过了大约10分钟了,张剑已经感觉不到身上还有一丝的热量,在这段时间里面又陆续有人复活,手里的木人只剩下最后两个了,张剑看着木人,大脑中知道,只要绑定了自己,然后在复活一次,凭借着复活回到身体状态的巅峰,他又可以坚持很长时间。

张剑坐倒在地上,用最后的力气将最后的木人扔在了不远处,开始闭眼等待。听说过人在最冷的情况下,会将全身所有的热量提供给脏器,使得自己感觉很热,热到不行,必须脱光衣服,不过这只是听说而已,何况这里是**世界。

开始了胡思乱想的张剑已经停不住了,就连木人使用变成安娜和朴素他也不知道。想起了过去,想起了儿子,儿子是领养的,儿子的父亲是在战场上救了他命的班长,想起来暗恋的文艺兵和厂里做工时候认识的小师妹,这些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张剑用尽所有力气睁开眼,他猜想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睁开眼看看了,他看到了安娜和朴素坐在他的斜对面,栈道很小,一个坐在左边,一个坐在右边,脸向着他,安娜是典型的西方女性,相貌有明显的北欧特点。朴素则是东方人相貌,她说过她是朝鲜人,一个完整的朝鲜,没有分裂的朝鲜,她为什么要骗他。

身上已经没有感觉了,闭上眼的张剑等待结果。大脑中最后呼唤管家“管家,我还能醒过来吗。”“我不能告诉你,你就当你又死一次好了,据我所知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进行这个测试的最后一轮。”管家说。张剑好像从他的语气里面听出了什么“意思就是还有可能复活是不是?”“是的,但不一定是你。”

张剑不理他了,又开始回想过去,直到不能在想。

延伸阅读

胧朦工艺品加盟  http://www.adrenalinet.com/a60d.shtml
宁波胧朦工艺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专门研发和生产毛线工艺品,针织玩具,针织工艺

新月水晶影像工艺品加盟  http://www.adrenalinet.com/dg4b.shtml
水晶玻璃产品加工基地和原材料的集散地,是各地闻名的水晶之都。浦江是水晶彩像(又称水晶

柳安堂加盟  http://www.adrenalinet.com/6ki1.shtml
深圳市柳安堂健康养生管理连锁集团有限公司是集中医技术服务、中医中药治疗、中医技术培训

舒艺十字绣工艺品加盟  http://www.adrenalinet.com/akak.shtml
舒艺十字绣工艺品是重量级DIY品牌产品,是一家从事十字绣设计开发及生产营销的型企业。

宏发机械加盟  http://www.adrenalinet.com/xk12.shtml
本厂生产各种机械设备已经有三十余年.对机械的设计及制造有一定的能力.宏发机械专注于塑

张志豪加盟  http://www.adrenalinet.com/p6rc.shtml
张志豪家纺是临沂市兰山区张志豪家纺销售部经销商品,总部主要生产小家电、家居小家电、电

卡洛芳瑞银饰加盟  http://www.adrenalinet.com/b138.shtml
卡洛芳瑞银饰加盟_公司简介卡洛芳瑞品牌始创于2003年,总部设于广东珠海经济特区,主

达一科碧加盟  http://www.adrenalinet.com/afvx.shtml
达一化妆品:1968年法国植物科学家凯文Kevin博士成立QUEBE植物美容实验室;

肤美极加盟  http://www.adrenalinet.com/arwp.shtml
品牌创立时间:2012年11月28日品牌介绍:肤美很总部以“肤美很奇迹系列”开始策划

绿魔方硅藻泥加盟  http://www.adrenalinet.com/hmj.shtml
绿魔方硅藻泥隶属于吉林省绿魔方硅藻泥有限公司,绿魔方一直秉承着健康环保的发展理念,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弹指问天在线阅读自以为是

    其实现在的苏清涵,对胡杨的表现也很失望。所以面对赵海燕的劝说,她并没有反感,甚至第一次觉得,妈妈说的有道理。就在这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医生从病房走出,手里还拿着好几张片子。看到老医生后,苏世荣最先起身迎上去,“师父,我儿子的情况怎么样了?”眼前这人,正是苏世荣的老师父,市医院内科有名的专家刘老。面对

  • 黑夜之声在线阅读投胎投的好也是本事

    宽敞的大街上。一个身穿布衣的少年,拦住了一位美少女。“布兰妮!你不要太过分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你将来一定会为此后悔的。”少年的双眼中充满了怒火,脸上一副坚毅的表情,看向身前的身影,大声叫喊起来。有着一头红色卷发的美少女,一双大眼睛里的目光随着少年的话语,越发的冰冷。“砰!

  • 道可道在线阅读第三章

    被关在铁笼子的时间里,何颜开始尝试思考逃跑计划B。对于强势惯了的何颜来说,承认自己被怪物当成了宠物是件特别不容易的事情。还记得曾经一位室友临时有事让她帮忙照看几天宠物狗,何颜把狗关在笼子里,她坐在笼子外面对那只造型乖巧的贵宾犬说,“你看你多幸福啊,有自己的小房子,粮食和水不断供应,也不用自己拼搏赚钱

  • 萌妻带球跑:丑女时代在线阅读觉醒

    凌家族长的房间内。这里平常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但就是现在,一个少年在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东西。“到底被父亲放哪里去了?”凌枫苦恼的抓了抓头发。“现在回去问肯定不好,我还是再找找吧。”一边说着凌枫又埋头找碧月茶了。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凌枫还在找。一炷香燃尽了。凌枫还在埋头苦干。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功夫不负

  • 恋上嗜血坠天使第四章在线阅读

    时间倒退至夕星茉身死之前五日。凡世朝中尚书府,顾尚书手中握着一本奏折坐立不安。“爹,何事如此愁眉不展。”一个十六七岁的窈窕少女轻轻将刚泡好的热茶送到顾尚书面前。“朝中之事。”顾尚书面色凝重。少女看到了奏折中的落款为夕敏,心中有所了然。“莫非是夕敏奏的关于泽夷的事情?”顾尚书看了看女儿,点了点头,“夕

  • 我在女队吃软饭在线阅读第6章

    恐怕当时清风酒楼内的那个伙计也是他的人,不然那个伙计怎么会知道带头的人就是高文轩呢,又恰巧知道高文轩来了翠玉楼呢!这样看来萧家之内也并不是铁板一块,自己性格急躁,做事莽撞,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被他们算计情有可原。可义兄为人和善,向来与人无争,但这些的前提条件是不能对父亲出言不逊。高嵩必然算计到了如果

  • 大唐:开局长乐来竹林在线阅读第一章

    “啊呀,头……好痛……”唐悠儿感觉浑身都火烧火燎的痛,尤其是头,仿佛被巨大的铁锤用力捶打过一般,痛的几乎要碎掉。“你这个丑女人,不要以为你有皇太后做靠山,我就会娶了你做正房。唐悠儿我警告你,如果你再缠着我不放,就绝对不会是今天撞到头这么简单的事了!”一个冷酷嘲讽的男声响起。唐悠儿用力的睁开眼,一抬头

  • [综英美]每天都在被迫打击犯罪遇险

    王五从军数年,数日之前牛山城妖兽异动,附近的几个村子被妖兽袭击,死伤惨重。作为大周最为精锐的铁甲之师,奉命前来屠妖,恰巧此次离家颇近,斩了炼血境的妖兽后,转道回村探望。这一个刚进村中,还没来得及回家,就听到村中刚发生的噩耗,一打听,父亲此时也正在林叔家。在他记忆中,林叔是一个豪放勇猛的汉子,虽不习武

  • 流年彭城(1)

    义熙十三年底,本意一面经营关中,一面继续进击铁弗赫连勃勃与雁北拓跋鲜卑的刘裕,被刘穆之病故的消息弄得心神不宁——虽然,他离彻底做不了事,还有不止一点儿距离,至少还记得把他一直信任的谢晦,顺手往上提了提:谢晦当日即转任太尉从事中郎,掌管府中的人士铨叙,同年长许多的傅亮比肩;又因着刘裕对他如父如兄那一如

  • 行者琴圣之什么都没有面包重要

    “西姐,你在忙吗?”学妹的来电把我从放空中拉回现实。“没,刚刚外出回来,怎么了?”我声音慵懒的回应。“嗯......西姐,你手里钱宽松吗?”学妹小心翼翼的问。“你要多少?”“给我三千块就可以的,我最近总是带爸妈出去玩,我男朋友出差了,我也不好和他拿钱,等我这个月工资发了立马还你”“嗯,稍后我到家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