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小城市的小日子之表姐(下)(5)

作者:兰瓜芽儿 来源:晋江文学城

荣安堂内,方才还和和乐融融的气氛凝滞起来。对此,刘五娘似乎毫无察觉,反而一派天真地问道:“郡主身份尊贵,理应我们姐妹前去拜会才是,怎么能劳驾郡主亲自前来呢?“

老王妃冷笑:“七娘可尊贵的很,如今连我都唤不动了。”说着唤来赵嬷嬷,问道,“春莺呢?怎么还不见回来?”

春莺是赵嬷嬷的女儿,赵嬷嬷是老王妃身边的老人了,对老王妃的脾气再清楚不过,此时一听老王妃的语气,就知道老王妃动怒了。她斟酌着回道:“春莺去嘉乐院请郡主了,应该很快就到了,要不奴婢唤人去路上接郡主和春莺一程?”

老王妃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赵嬷嬷给身后的小丫鬟打眼色,让她去路上找春莺,催她们快些回来。赵嬷嬷心中暗叹,其实春莺出去的时辰并不算久,只不过老王妃一沾上王妃和郡主的事情,就特别容易生气。

很多事情都是当局者迷,老王妃年轻时才智双全,几乎把当时还是世子的宸王逼到绝境,黎阳县主那样精明强势的人,也在老王妃手下吃了不少暗亏。可是最终还是宸王技高一着,攀上了当今圣人,老王妃的算盘到底还是落空了。李嬷嬷在侯府时就伺候在老王妃身边,这些年来亲眼见证了老王妃嫁人,受宠,得势再到失势,在李嬷嬷看来,老王妃实在没有必要继续和宸王与王妃死磕,毕竟宸王继承王位十余年,如今儿女双全权势滔天,和宸王对着干委实没什么好处,不如和宸王服个软,老王妃毕竟是他的嫡母,宸王总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给嫡母难堪。然而她一个奴婢都懂的道理,老王妃却始终想不通。可能越是聪明人,越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吧。

李嬷嬷心里唏嘘,她虽然心疼老王妃,但老王妃如今越发偏激,饶是她都不敢硬劝了。就比如今日派春莺去找郡主,李嬷嬷就非常不赞同,郡主那可是王爷王妃心尖尖上的人,何等尊贵的身份,如今为了两位寄住王府的表小姐,哪里值得派人去主院把郡主唤过来,两位表小姐去给王妃郡主请安还差不多。李嬷嬷心里焦急,偏偏她的女儿为了讨老王妃的欢心,还屡次给郡主使绊子,简直就是嫌命长。

李嬷嬷退出屋子,正打算亲自去寻不成器的女儿,就看到春莺一个人绕过回廊走过来了。李嬷嬷往她的身后看了一眼,皱起眉头,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郡主呢?”

春莺遇到了去接应她的小丫头,一路是跑着回来的,此时还有些气喘,她一边顺着气,一边说道:“王妃不在内院,郡主不肯来。”

李嬷嬷的眉头皱的越发紧,她还想细问,就听到屋内传来了老王妃的声音,“可是春莺回来了?进来吧。”

春莺深深吸了几口气,来不及和母亲细说,就要往内屋走去。

春莺从李嬷嬷身边走过时,李嬷嬷捏住她的胳膊,狠狠掐了一把,用眼神示意她不要乱说。春莺吃痛地揉着胳膊,满心不悦,敷衍地点了点头。

春莺走到内屋,先给老王妃见礼,然后甜甜地问候了两位表姑娘,这两位是老夫人的娘家表小姐,可一定要伺候好。

老王妃从春莺进屋后脸色就很难看,沉着声音问道:“七娘呢?怎么还没来?”

春莺心里斟酌了一下言辞,小心地回道:“郡主正在嘉乐院习字,不便离开。郡主还说,待王妃回来后,自会随着王妃一起来给夫人请安。”

老王妃重重拍了一下凭轼,满屋子的娘子侍女都垂下了头。

“她真是越发轻狂了,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这话没人敢接,虽然老王妃是王府身份最高的人,但如今王府实际掌权人乃是王妃,而且小郡主可是从一品的宗室贵女,虽然现在还没封号,但品级上已经和那些正一品的外命妇不差什么了。她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编排从一品郡主的不是。

六娘是老王妃的嫡亲孙女,这种时候,也只有她敢拉着老王妃的袖子,娇声道:“祖母,莫要生气。前几日舅父送了我一只臂环,听说是西域来的稀奇物件,祖母你看,六娘戴着好不好看?”

六娘口中的舅舅乃是嘉勇侯世子,二夫人便出自嘉勇侯府。此时女子与娘家关系要比后世密切的多,回娘家小住也是常见的事情,所以六娘时不时就会从嘉勇侯府收到一些奇珍异宝。六娘最爱在众姐妹面前装作不经意地露出她的新玩件,即使同是宸王府的娘子,身份也是尊卑有别,而她,自然是极尊贵的那一类。

刘五娘看了看屋内默默无言的众位王府娘子,悄悄觑了一眼老王妃的眼色,进王府以来心底隐隐的自卑突然就消散了。她眯起眼睛,像许多得宠的姑娘那样笑得娇俏天真又胜券在握,对老王妃说道:“姑祖母,你就不要生气了嘛,反正我们现在又不走,郡主早来晚来都一样。”

就算是王府的贵女又怎么样,在姑祖母发怒的时候也只敢装哑巴,还不如她刘五娘在姑祖母面前得势,也没什么了不得的。

有了刘五娘的开端,在座的其他几位娘子也跟着说软话,老王妃面色渐渐转晴,冷哼一声,说道:“也罢也罢,终归你们还是孝顺明理的,这才是王府该有的样子。”

大娘笑道:“还是祖母教的好。”

而老王妃口中不孝顺不明理的七娘容思勰还在宽敞明净的房屋里写字,她都不用派人去打听,就知道荣安堂怎样埋汰她。容思勰知晓她那“祖母”看大房不顺眼,看黎阳尤其不顺眼,连带着对她也没什么好脸色。七年过去,容思勰早就见怪不怪,既然老王妃和二房看她不舒服,那就随她们说去吧,反正她们就连骂人都只敢暗搓搓地影射她。

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但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容思勰心情颇好地停下笔,观察自己刚完成的这页楷字。宣朝盛行楷书,而且在多年的发展中法度井然,自成体系。容思勰临摹的,便是此时最富盛名的颜体。

方才写字时还不觉得,此时搁下笔,容思勰觉得后肩颇为酸涩。她抬手锤了锤肩膀,向侍女问道:“阿娘还未回来吗?八郎现在在何处?”

阮夜白回道:“王妃尚在全院,小郎君许是去花园玩了。郡主尽可放心,小郎君身边时刻都跟着人,不会出什么磕碰的。”

容思勰点了点头,黎阳治府极严,她和容颢真身边的下人都是挑了又挑的,绝不会让小主子落单。她放下心来,又感觉有些无聊,说道:“今日练了一上午的字,不想再练了,但也没什么其他可干的……”

容思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屋外的人打断,“七娘,既然你现在没事情,那和我去马场玩吧!”

容颢真气喘吁吁地跑进来,额头上还带着汗,双眼倒是极亮,期待地看着她。

容思勰和他从小就待在一处,哪能不知道自己的同胞兄长在想什么,她对着容颢真粲然一笑:“你去马场玩了?我记得阿娘不久之前才说过不许你去马场。现在阿娘阿父都在家,今天你的胆子大的不得了啊。”

容颢真被容思勰说中心思,扭捏了一下,拉着她的袖子,自以为悄声说道:“七娘,阿娘不会骂你,你和阿娘求求情,咱们俩一起去马场骑马玩。二兄现在就在马场,骑马射箭,好不威风!咱们俩也去吧!”

容思勰毫不犹豫地拒绝:“你想去的话你去和阿娘说,别拿我做挡箭牌。”

“走嘛,去马场多好玩,整天待在屋子多无趣!”

两人正在说悄悄话,屋外突然传来黎阳的声音,“什么无趣,你们俩又想闹腾什么?”

容颢真被狠狠吓了一跳,他特意压低了声音,没想到正巧被阿娘听到了。容颢真想起阿娘的手段,整个人都蔫了,糊弄道:“没什么,阿娘你听岔了。”

说完看了容思勰一眼,自觉颇有心机地说道:“阿娘,方才七娘说她想去马场玩,我陪她一起去吧。”

屋内看完全场的侍女忍不住掩袖低笑,容思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丢人感,白了容颢真一眼,替他圆场道:“阿娘,听说二兄现在在马场,我们想去马场看二兄骑马。”说完怕黎阳不放心,特意补充道,“阿娘你放心,我一定看着八郎,绝对不让他上马。”

黎阳毕竟是经历了多年宅斗的人,她扫一眼屋内众人的神情,便大概猜到这是怎么一回事。黎阳微微笑了笑,“你们兄妹俩,倒是一个比一个心眼多。”黎阳眼神向书案扫去,“我离开时留下的课业,可完成了?”

容思勰立刻示意侍女将写满了大字的宣纸奉上,走到黎阳身边,满面笑意地给亲娘献殷勤,“阿娘,你去了这么久,累不累?外面日头这么大,有没有把阿娘晒着?”

黎阳没有理自己的闺女,她翻了翻手中的宣纸,其中一份笔力尚弱,但胜在勤勉,练习了很多页,进步斐然。另一份虽然粗糙,但好歹把她的要求都完成了。黎阳原以为以容颢真的定力,写完两页就不错了,没想到他四页都写完了,黎阳嘴上不说,但心里对幼子幼女的表现已经相当满意了。

这时候容思勰还拉着袖子和黎阳求情,“阿娘,我们在嘉乐院练习了一上午,手都酸了,我们就去马场活动一下,有二兄看着我们,我和八郎绝对规矩的不得了。”

黎阳顺着容思勰的话应了下来:“也罢,既然你们想去,那就去马场活动活动筋骨吧。先去换一身利索的衣服,带好下人,去了马场一切听你们二兄的,绝对不可任性。”

容颢真欢呼一声,高声说了声“谢谢阿娘”,便像一阵旋风般跑了出去。容思勰也和黎阳道了谢,欢欢喜喜去西厢换衣服了。

大宣骑马之风盛行,贵族女子精通骑射的也不在少数。长安街上时有衣着鲜妍的女子骑马游街,娇声嬉笑,乃是长安最靓丽的风景。容颢宗和容颢南早就开始学习骑射,容思勰心里羡慕了很久,没想到今日黎阳便松了口,允许他们亲自尝试。

容思勰换了一声白底紫纹的胡服,让侍女把她的发髻打散,换了一个便宜骑马的发型。她还在屋内打理,就听到容颢真在门外说道:“七娘,就是换一身衣服,你怎么要这么久。”

容思勰隔着门瞪了容颢真一眼,拒绝理他。

待二人走到马场时,容颢南已经接到了下人的报信,他修长的手指捏了捏眉心,真是头疼,阿娘把两个小魔王交付给他,这可有的麻烦了,早知道,今日就去萧府骑马了。

虽然心里这样想,等到容思勰和容颢真到达马场时,容颢南还是尽心尽力地帮二人挑马,一边嫌弃,一边手把手教他们如何操纵马匹。

弟弟妹妹真是麻烦。

而容思勰的心理活动就完全不同了,这是她第一次自己骑马,当下全是新鲜感。她驱使着小马驹慢慢前行,内心忍不住夸赞自己简直习武奇才、一学就会,此时的她甚至觉得,她其实走得是武侠风。

在容思勰幻想自己马上英姿时,她并不知晓老王妃正在荣安堂指责她骄纵无理,她的姐姐们或者顺水推舟,或者低头不语,唯独没有人替她说话。

不过幸好没有人替她说好话,不然让老王妃知晓她还有心思骑马,恐怕又得气得头疼。

延伸阅读

快捷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gwdb.shtml
PFT快捷洗衣加盟连锁独有的结合IT行业的会员洗衣制代表国内外明的洗衣经营潮流能够支

胜天阳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pvm1.shtml
胜天阳汽车坐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沁芹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xm26.shtml
沁芹汽车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汽车坐垫、方向盘套、靠垫抱枕、脚垫,后备箱垫、装饰品销量节

劳芬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dc8y.shtml
劳芬吊顶背后是嘉兴劳芬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和海盐科拉米克劳芬厨卫电器厂,老厂创建于200

潮尚优品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s1tf.shtml
暂无

睿鑫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n2sy.shtml
睿鑫汽车用品是嘉兴市经开塘汇睿鑫汽车用品商行经销商品,商行主要经营汽车各类灯具的升级

星畅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dtt5.shtml
星畅日用品总部主营的是衣架、裤架、领带架、衣架、丝巾架、珠宝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AOK奥净洗衣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u8cs.shtml
AOK奥净洗衣:1、用很少的投资让你真正体会到优良严谨的经营管理模式,国际知名品牌的

惠众保健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x0nf.shtml
惠众保健始终坚持以天然药用植物及中草药的研究开发和生产销售为企业的发展目标,运用传统

梦祥银饰加盟  http://www.dog-house-resort.com/g6s4.shtml
河南梦祥纯银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祥公司/梦祥银饰)创立于一九九九年,是一家集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途璀璨在线阅读第四章

    “在伟大航路的入口有一座颠倒山,那里的水是从下往上流的。呐,那里的事情,具体的让香克斯给你讲吧。”“鱼人们生活的鱼人岛在海底一万米的位置,那里不仅仅有各种美丽的人鱼,还有超大,一根胡子就有一个水缸那么粗的海王类。啊,我也没和它们战斗过,具体的让香克斯给你讲吧。”“在遥远的天空之上,有一座笼罩在云彩里

  • 网游之刹时巅峰在线阅读前往宜镇

    第二天,天还没亮,张煜和秀儿就已经起床,洗漱完毕吃完早餐,此时天色刚蒙蒙亮。张煜用手中特制的红缨枪挑着打包好的兽皮和蚕丝,腰中挎着弓箭,蹬着草鞋,随着秀儿,走出北柳村所在的山谷,闯往谷外那未知的大晋王朝的世界去。张煜现在这一天出发是因为村里的猎人每个月的月中,都会组织车队前往宜镇的集市售卖皮毛、采购

  • 大秦之最强韩非之第六章(6)

    第006章老福见李寻欢半晌无言,可到底没反对,心里那是一个热切啊,热切到恨不能星夜兼程赶回苏州去!可李寻欢哪里会允许他这么折腾,只得跟这老人家保证自己不会反悔。正事说完,李寻欢道:“只一条,这件事还得需要玉儿同意,今日先作罢,明日她来请安之时再跟她商议。”这老福不禁道:“这等事,哪里能让姑娘做主?”

  • 打野今天又没告白(电竞)之紫金神血,破而后立(1)

    夜凉如水,清风微荡,只是随风飘散的,却是一股恶臭。这是青阳宗的后山——乱葬岗。借着月光,可以看到,此地乱石横陈,大大小小的垃圾堆积成山,一座又一座。长年累积之下,有些垃圾都已经腐烂,臭不可闻。这种恶劣的地方,白日里都少有人来,夜间,自然更是清冷。偌大的一片区域,见不到一个身影。哗啦!一座小山般的垃圾

  • 被迫转职在线阅读脆香虾干

    ……空气静谧了片刻,山林里不知打何处吹来一阵阴风,本来还觉得惬意的两人,眼下只感觉后背一阵寒意。他们俩特别会看菜下碟,平常遇到性子软的雇主,就故意撂摊子,总能多拿到一两百块的油水。没想到今天踢到铁板了,这么粗的钢筋,就算是他们徒手也掰不弯。更何况是眼前这个看着细胳膊细腿儿的小丫头?真特么邪门了。两边

  • 十世回转第九章在线阅读

    “上汜时节,山青水秀,到城外走一走方是不负春光。”吕蒙正嫌弃地看了一眼老窝在家里看书的崔瑛,意有所指地说。“是,大令,学生以后一定经常出来走走。”崔瑛赔笑道。没办法,崔瑛看的书都是从吕蒙正那里借的,市面上一卷书两三贯钱的价格可不是崔瑛现在能买得起的。崔瑛和吕蒙正说说笑笑,骑着果下马,小半个时辰便到了

  • hp理科生在线阅读第三节

    乔子兮强忍着身体的疼痛,站了起来,她皱紧了眉头,她不想要,不想就这样将自己的身体,交给这个邪魅的暴君,她的清白,她从来都是幻想着留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她缓缓地走上前来,走到烛光正对着的地方,她弯下了腰,缓缓的动手开始解他身上的衣服,烛光照耀在她的脸上,本来就平庸的脸颊,因为沾染了血液和头发的凌乱,而更

  • 龙宫记在线阅读第3节

    何离甩了甩头,暂时放下了脑袋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开始迫不及待地按着那书后半段的功法,感受自己身体中的灵气。才在脑中默念了两行功法的内容,何离就已经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中那渐渐开始翻涌的灵气气流。可见他身体中在地球上已经积淀了二十几年的灵气有多么浓厚了,当年李柏阳穿越的时候大概也是这个年纪。但要把这些

  • RNG最强上路第四章

    这是冬天的布鲁克林。阿希尔呼出一口暖气,白色的雾气弥散在空中,慢慢消散在阿希尔的眼前。站在她身边抱着一个大纸箱子的男人,就是全美国的精神领袖—美国队长。“阿希尔,你……”也许是有太多的话想说,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史蒂夫一时不知从何问起。比如:“阿希尔,你在我离开布鲁克林之后生活的怎么样?”,比如:“阿

  • 柯南之经年悲喜在线阅读第10章

    早上的时候被cc和小芷两个女人缠住,浪费了不少时间,起床之后,霍修就着手打算出海事宜,天龙人出海是一件隆重的事情,要先向世界政府说明,然后世界政府会特地的为天龙人划出一艘豪华的大船,还要从海军本部抽调出部分力量作为守卫。因为霍修的命令,比克已经在短短一天时间内制造了五只娜美克星人战士,虽然体力有些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