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阳界阴司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三月友安 来源:17K小说网

话说齐鲁两军先后从卫国过境,一路上快马加鞭,风驰电掣,与卫国百姓秋毫无犯,卫军也未采取行动,只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卫国,进入郑国境内。

得知齐鲁两国大军压境,公子违大惊失色,慌忙召高渠弥商量对策,高渠弥说道:“君上有所不知,家贼难防,我听说祭足那个吃里扒外的老东西引狼入室,勾结齐鲁两国讨伐我们,这次来专门为你大哥姬忽报仇,我们都让他给骗了。为今之计,攘外必先安内,唯有先抓捕祭足,稳住国内人心,再与齐鲁两国一较高下。”

话音未落,密探来报:“启禀君上,大司马,齐鲁两军已经兵临城下,祭大夫不知去向。”高渠弥大怒:“没想到这老贼比狐狸还狡猾,跑的比兔子还快啊。他是什么时候跑的?快请原繁将军前来见我,马上备战。”左右兵士说道:“原繁将军已不知去向,可能也跑了。”

公子违面如土色:“大司马,这叫寡人如何是好啊。”高渠弥说道:“原繁和祭足老贼是一伙的,末将估计他和祭足一起溜走了,这两个人都靠不住,只能靠咱们自己了,末将愿誓死捍卫君上,以报答君上知遇之恩,请君上随末将一起突围,末将拼尽全力也要保护君上杀出重围,逃往晋国,以图日后东山再起。”说完,他便与大将孟阳及众军士一起护着公子违冲出城外。出城后未走多远,迎面碰上齐国公子纠率领的一百辆战车。

高渠弥勇猛异常,公子纠是文弱书生,根本不懂战术,很快败下阵来,匆忙率领军车后撤,高渠弥和公子违率军一路追赶,公子纠无路可退,附近也没有齐国兵马接应。

高渠弥狂笑道:“难道这就是齐候的长子吗?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啊,只要能活捉公子纠,我军也许还有一丝胜算。谁愿意活捉公子纠立头功啊?”副将孟阳说道:“末将愿打头阵,请大司马保护好君上,末将愿将公子纠擒来献给大司马。”说完,继续追赶公子纠,公子纠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此时,鲁国大司马曹沫率鲁军战车及时赶到。公子纠匆忙喊道:“卫军来势凶猛,请将军救我!”曹沫说道:“公子莫慌!你暂且退下,末将替你挡住孟阳,敝国国君上马上会过来接应。”说完,指挥鲁国战车杀向孟阳。

曹沫力大勇猛,孟阳抵挡不住,很快败下阵来,孟阳想要夺路逃跑,但为时已晚。曹沫追上孟阳,手起刀落将他击杀,卫军溃不成军,四散逃窜。高渠弥急忙收集残兵,力图最后一搏。鲁庄公率领鲁军大部队赶到,公子纠连忙感谢曹沫和鲁庄公:“多谢鲁候,曹将军救命之恩!”鲁庄公说道:“都是自家人,纠儿哥哥不必客气,不知舅父和小白哥哥在哪?寡人要与齐国会师,共同讨逆。”

公子纠说道:“公父在后面,说是先让我率领一百辆战车试试郑军锋芒,然后再让小白过来挑战郑军,最后由他亲率连称将军和管至父将军击杀郑国昏君和逆臣。不想高渠弥来势凶猛,我兵败差点当了俘虏,幸亏曹沫将军及时赶到。”

话音未落,齐襄公和公子小白率军赶到,公子纠羞愧难当,鲁庄公立刻上前迎接齐襄公。齐襄公不停责骂公子纠:“你是怎么搞的?身为长公子居然不知如何统领军士,不懂战术,指挥如此无方,损兵折车,一百辆兵车居然抵挡不住高渠弥残兵,还让孟阳追的到处跑。要不是鲁候和曹沫将军赶过来救你,我恐怕就见不到你了,算了,我指望不了你了,现在该让小白出战了,小白,你立刻率一百辆战车,击杀高渠弥,擒拿公子违,我和鲁候在这里为你殿后。”公子小白说道:“儿臣领命!”说完,率军直奔高渠弥和公子违。

见孟阳战死,高渠弥知道齐鲁两军势不可挡,连忙保护公子违,率领残余战车步卒夺路逃窜。公子小白率齐军全线追击,很快冲散卫国战车和步卒,将高渠弥和公子违团团围住,高渠弥见大势已去,立即拔剑自刎,在临死前向公子违道别:“永别了,君上,微臣不才,保护不了君上,只有来世再报答君上大恩了。”

公子违大声痛哭道:“大司马,你杀死我大哥,拥立寡人,你是郑国的逆臣,但却是寡人的忠臣,你曾经同寡人说过,不求与寡人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与寡人同年同月同日死,寡人不会让你孤独离世的,请大司马等等寡人,寡人愿与大司马生死相随,寡人现在就来陪伴你。”说完,立刻拔出身上佩剑自刎。公子违和高渠弥战死,公子小白振臂高呼:“公子违昏聩无能,高渠弥生性残暴,郑国大臣和百姓深受其害,所以我齐鲁两国戮力同心,发义师讨逆,如今郑国昏君逆臣皆畏罪自杀,我齐鲁两军不愿伤及无辜,郑国各位将士无需为二贼陪葬,请尽快停止无谓抵抗。”郑国残余兵士于是纷纷向公子小白投降。

此时,有一个年轻女子走向前来,直接跑到小白兵车前叩拜:“多谢公子,公子英明神武,勇猛过人,帮小女子报了杀父之仇!”公子小白愣了半天,心想:“哪家姑娘这么漂亮?见到这位姑娘,我真是三生有幸啊。”见小白不说话,年轻女子连忙再拜:“多谢公子。”

小白羞红了脸,支支吾吾问道:“姑娘赶紧起身说话,为什么要谢我?”年轻女子说道:“小女子是郑国先君昭公姬忽的女儿,我叫姬婉儿,高渠弥这个逆臣贼子三年前犯上作乱,杀死公父,拥立我三叔公子违篡位,他们本想杀死我,是祭足大夫救了我,悄悄让我隐姓埋名,在他府里以下人身份呆了三年。”公子小白说道:“原来如此,祭足大夫现在何处?听说他已经逃跑了。”

姬婉儿说道:“公父生前只有我一个女儿,没有儿子,所以祭足大夫和原繁将军听说齐鲁两军讨伐郑国,已经在五天前悄悄离开郑国前往陈国,准备迎接我四叔公子婴归国继位新君,这两天他们应该可以赶回郑国。”公子小白问道:“那姑娘现在在郑国还有其他亲人吗?”

姬婉儿答道:“已经没有了,现在只有奴家一人了。”小白说道:“若无其他亲人,姑娘可否考虑和我一起去齐国,郑国先君,你的公父曾帮助我们齐国抗击蛮夷,他与小白祖父及公父交情均颇为深厚,姑娘到齐国后也可以有个照应。”姬婉儿说道:“多谢公子美意,请公子容婉儿再考虑考虑。”当天下午时分,祭足和原繁率领兵车护卫着公子婴从陈国赶到郑国都城荥阳,公子婴遂即继位,当即宣布减免赋税,郑国多年来混乱局面也初步安定下来。

公子婴、祭足和原繁感谢齐鲁两国兴师伐罪,恢复郑国秩序,并设宴款待齐鲁二君及各位将领。齐襄公志得意满,兴高采烈地说道:“姬违,高渠弥二贼祸乱郑国,惹得天怒人怨,官民共愤,人人得而诛之,我齐鲁两国也为此忿忿不平,遂略尽绵力,兴师讨逆,替贵国除贼,而今贵国新君登基,可喜可贺,我两国愿与贵国永结盟好,不知郑伯意下如何?”

公子婴大喜道:“求之不得,我郑国多年来政局不稳,国君几经更替,我三哥公子违和那高渠弥专横跋扈,苛捐杂税已令民不聊生,眼下郑国民生凋敝,急需休养生息,多亏齐候,鲁候匡扶正义,使我郑国社稷得以保存,寡人非常乐意与君侯及鲁候歃血为盟,今后如有差遣,郑国愿效犬马之劳!”

鲁庄公说道:“我鲁国与贵国世代友好,贵我两国历代先君曾多次结盟,休戚与共,愿鲁郑两国友谊长存!”公子婴说道:“多谢鲁候美意,寡人也正有此意!”于是三国再次结盟,齐鲁两国正准备各自班师回国,公子小白前去祭府与姬婉儿道别,姬婉儿恋恋不舍,公子小白也一时感觉难舍难分。

祭足见两人情投意合,便尽力撮合:“小白公子仪表堂堂,婉儿公主貌若天仙,真乃才子配佳人,郎才女貌,天上一对,地上一双,值此我三国再续盟好,老朽不才,愿斗胆**之美,为二位在两国君上面前保媒,以使齐郑两国之盟锦上添花,不知二位意下如何?”公子小白赞叹不已:“多谢祭大夫美意,小白感激不尽!”

姬婉儿说道:“公父逝去后,我在郑国早已无依无靠,多谢祭大夫这些年照料小女子,小女子不愿再麻烦祭大夫了,若公子不弃,奴家今生今世愿陪伴公子。”公子小白受宠若惊,连忙说:“小白愿照顾公主一生一世,请公主准备准备,跟小白去齐国。”

祭足大喜,赶紧将这件事情告诉齐襄公和公子婴。齐襄公笑逐颜开:“如此甚好!郑国先君昭公一向与我齐国交好!寡人的儿子能娶到他的女儿实属三生有幸!不知郑伯意下如何?”

公子婴想到若能将侄女嫁给齐国正好能使自己得到一个强大的靠山,于是连忙说道:“齐候所言甚是!小白公子与婉儿百年好合,实乃珠联璧合,作为叔父,寡人也为婉儿感到高兴!祭大夫又为寡人立下一大功!能将婉儿嫁于齐国,敝国深感荣幸之至!”于是在公子婴和祭足大力支持下,郑国宫殿宫里宫外张灯结彩,准备姬婉儿出嫁之事。

延伸阅读

二手油脂化工设备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p3im.shtml
环海二手油脂化工设备购销公司主要销售产品有:二手榨油机,膨化机,饲料膨化机15-30

华绣江山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p6n6.shtml
华绣江山十字绣一直坚持以质量和服务为重。坚持做到每一件产品都是精心之选。产品小到一根

享骑出行共享电动车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uyhv.shtml
享骑出行共享电动车隶属于享骑上海享骑电动车服务有限公司:用心做产品,真心做服务。拒绝

春哥猪蹄饭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gwz0.shtml
暂无

养君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d72n.shtml
养君保健酒从中药浸酒的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已发展到利用萃取、浸提和生物工程等现代化手段,

华师妙笔少儿作文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s20i.shtml
“华师妙笔作文”是教育部直属重点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的科研转化项目、基础教育

兆胜建材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p6vf.shtml
江苏兆胜建材有限公司是兆胜集团的核心企业,创立于1996年,致力于保温行业橡塑保温系

银发美中老年用品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gg2s.shtml
老年人是一支全新的生力军,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老年用品毕将销量节节高各省市各地,未

速比坤自助洗衣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u84d.shtml
速比坤自助洗衣是旗下的AllianceLaundrySystems公司是世界上比较大

美宝莱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gnb1.shtml
佛山市顺德区晶宸化工有限公司座落于中国珠三角洲经济中心,享有“涂料之乡”美誉的顺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炮灰渡劫之一拳秒杀【第二更】(4)

    非但陆冲感到惊险万分,就连直播间的观众也都为陆冲捏了一把冷汗!“噢噢,太危险了,主播你还是别玩了吧。”“2000鱼丸走起。”“主播演的太逼真了,3000鱼丸……这一波刺激。”“5000鱼丸……主播勇气可嘉。”“8000鱼丸……主播好淡定的样子……”……人气飙升,快速冲破了900。这势头……目测很快就

  • 源能武装之楚南处男?(3)

    不知过了多久,林知秋痛苦的睁开眼睛。脑子里感觉好像多了些东西,乱七八糟的,而且头疼的要死。努力的用胳膊撑了身子,可惜只撑起半边身子便“扑通”一下又重重的落在床板上。努力地的扭了下脑袋,看到床头挂着大红色床帘,窗户是花格纸糊的。家具居然都是红木的!作为一个神偷,林知秋绝不会认错红木木料的。可……这年头

  • 绝品侠医在线阅读第九节

    应父应母知道了宁笕伊怀孕的事情,对于宁笕伊的态度转眼间就改变了,尤其是应母,对待宁笕伊那是一个小心翼翼。在她这个年纪,当奶奶是很常见的事情,但是应舟这么多年,也没看见对哪个女孩子是非常感兴趣的。本来身边有个李巧儿两人也乐观其间,但是应舟不喜欢,两人也不能够勉强是吧!于是这就成了一个心病。应父应母也不

  • 重生之堕落天使第二个身份

    “我去,我这台将近五十万的主机都救不了你们这群猪队友,你们真的没救了!”陈幕郁闷滴放下鼠标,看着显示器屏幕。上面是一个十人分组对抗**结束后的统计界面……只见上面战绩综合对比分别是,己方:32/20/38,敌方是20/32/29;如果只看综合战绩,那么无疑是陈幕这边更占优势。可在看单人战绩!陈幕的战

  • 短篇合集在线阅读第一节

    冬末春初,新帝初登基,天降大雪,瑞雪兆丰年。一月二十四日,宜丧葬的好日子。长安城内万里雪飘,积雪白花花的、刺得人眼睛生疼。楚府白凝霺一身素衣,三千青丝仅以一根银簪挽起,端着缠丝玛瑙盘。盘子搁着一把青玉酒壶,壶中殷红的酒似女子用的玫瑰花水,沉静地散发着甘甜醉人的芳香。她眼含悲意,声音晦涩难耐:“楚将军

  • (漫威主蜘蛛侠)butterfly洞房

    “真的没事?”苏锦恬淡笑问。语气温柔的能掐出水花来,没办法,这丫鬟胆小的很,双手颤抖,声音都像是要抖碎了,她要再不温柔点,绝对能把丫鬟当场吓哭。可就是这么温柔,丫鬟还是能从她脸上看出来一记“没事你跑进来坏我好事”的不耐烦神情,带着红晕的脸变得煞白,背脊生寒,唯恐苏锦生气,飞快道,“大少奶奶一天没吃东

  • 重生之银影侠天降陨石

    紫风国,流云宗。一间不起眼的屋舍内。“这枚水晶从天而降,却是没有半点损坏,应该不是凡物”一名青衫少年,小心翼翼地捧着一枚水晶玉石,脸上有几分兴奋之色。他手中的那枚水晶玉石,约莫**的拳头大小,通体漆黑,呈现出规整的四方形状。少年名为林羽,年值十四,是流云宗最底层的外门弟子。不久前,他正要返回屋舍休息

  • 转生成了魔王候选人第2章在线阅读

    毫无疑问的,这是一个偏科技侧的世界。但是又没有白泽前世的那些电影小说中的科技那么强大,若说有什么突出的地方,也就是这个强大的虚拟现实技术了,其他方面顶多领先了白泽前世几十年的样子。而且造物主是公平的,在给予了这个世界强大的科技能力之后,在想象力方面这个世界的人简直就是负的!白泽配合着消化的记忆,继续

  • 新手装备也能无敌诡异记忆

    今日前往苏家贺寿的剑蜀山庄弟子,除了周兴云、吴杰文、唐远盈以外,还有赵华与胡德伟。胡德伟乃剑蜀山庄万剑门中的弟子,武功仅次于赵华,在庄中长老眼中,亦是个挺有前景的小辈。胡德伟和赵华一样,都是唐远盈的爱慕者,所以对周兴云讨好美女的举动异常反感。若非杨啸和唐彦忠在场,他肯定不会让周兴云靠近唐远盈……“枇

  • 神月诚耶短篇小说集第十章在线阅读

    天界,瑶池圣山,七彩云宫...“娘,我回来了!”“仙儿回来啦!”花帝从偏殿走了出来,再次见到小芷仙她十分的高兴。“梅妹妹也辛苦了!”“花姐姐,既然小芷仙安全到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梅姨这次是为专门护送小芷仙回天界,并没有打算在天界多待。“妹妹,你总是这样,算了,那妹妹路途保重!”花帝说道,她知道梅姨